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妻不可挡征服傲娇总裁,傲娇总裁之妻不可挡

妻不可挡征服傲娇总裁,傲娇总裁之妻不可挡,人不如鳥,這也讓淩冽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但是飯飯卻是在他的肩膀上輕輕晃動,像是百無聊賴地等待著自己主人的完成。

等到淩冽把這些血脈之力全部吸收幹淨,已經到了晚上。

淩冽伸了個懶腰,走出了門外,卻是被突然嚇了一跳,這些從軍方實驗室跟來的科研人員竟然還靜靜地守護在這裏。

搞得淩冽有些哭笑不得:“你們也太執著了吧,是不是我三天不完成,你們就在這裏等待三天呀?”

這時候那個戴著眼鏡的戰士直接說道:“三天算什么,有時候為了等待一個試驗結果,就算是三年又何妨。”

淩冽愣了一下,隨後就認認真真地給這些科研人員靜了一個禮。

其實這世界上並不是只有古武者在修行,科研人員為了完成一個試驗堅持數年枯燥乏味的生活,又何嘗不是另一種形式的修行。

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值得尊敬的人更如繁星一樣。

“你們放心吧,那些溶液我已經處理妥當了,不再有任何的生化威脅。”淩冽笑著說道。

為了力求穩妥,這位眼睛戰士拿著便攜式儀器走了進去,結果正如淩冽所說,那些血包果然都失去了原有的生化反應。

科研人員紛紛告別,淩冽也送到了一段距離。

回到家裏之後,看著空落落的庭院,淩冽放佛聽到了楚香湘的耳語,和奶奶的念叨。

這時候飯飯從屋子裏飛了出來,金光閃閃的羽毛即使在月光下也顯得很好看。

飯飯落在了淩冽的肩膀上,輕輕啄了幾下淩冽的耳垂,淩冽哈哈笑了笑,輕輕摸了摸他的頭。

“還好有你在這陪著我。”淩冽淡淡說了一句,像是傾述,也像是歎息。

第二天一大早,淩冽還沒起床,電話就催命一樣的叫了起來。

他懵逼的接通了電話,裏面卻是康牧之焦急的聲音:“朱本旺帶了個天京大人物回來報仇了,你趕緊過來幫忙!”

電話裏康牧之只說了朱本旺找來了一個天京來的幫手,並沒有說清楚這個幫手是誰。

所以在火急火燎趕往康家的一路上,淩冽一直在尋思,難道是五大家族的人,或者又是官方的什么大人物?

上一次向紅軍那裏來了個蘭姨,就已經讓淩冽很頭大了,但最頭大的應該是向紅軍,因為那個女人根本就不了解豫州的情況,卻只是想著把大權都攬在自己的懷裏,是一個百分之百的權利控。

淩冽可不希望豫州再來第二個這樣的大人物。

當來到康家的招待客廳的時候,淩冽的願望果然被實現了,天京方面果然沒有派來第二個大人物,因為坐在這客廳裏的也算是淩冽的熟人了,她正是賴寒蘭。

看到淩冽走了進來,賴寒蘭明顯也詫異了一下,但她的眼睛裏立即透露出了寒光。

上次在向紅軍的會議上,這位冷面蘭姨就吃了虧,現在她以京城大人物的身份坐在康家,本就是康家的貴賓。

她在這裏說上一句話,恐怕整個康家都要抖上一抖,所以現在這位蘭姨非常的自信,她就是要看看淩冽還拿什么和他鬥。

有蘭姨在後面撐腰,朱本旺更是變本加厲,他直接對著康牧之大罵起來。

“你們不是挺有能耐的嗎,還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真以為我們天京人都是傻子還是咋滴,現在我蘭姨在這裏給我主持公道,你們要是有什么委屈呀,就趕緊給我蘭姨說,省得你們覺得我對康家的懲罰太重了!”

說這話的時候,朱本旺那肥胖的身體來回顫動,他的手指更是一下又一下的點在了康牧之的身上。

康牧之是修行者,就算這個朱本旺再怎么用力點他,他也絕對不可能頂不住這點力道。

但是這個動作本就對人非常的不尊敬,而康牧之在豫州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現在康家的這么多人在這裏看著,還有一些跟著蘭姨過來的社會人士也在湊熱鬧。

那些人其中的幾個,淩冽還是有些印象的,因為他們經常出現在向紅軍辦公室的周圍。

用向紅軍的話說,這種人有用的時候用用,沒用的時候隨他們幹什么,不理睬就是了。

一直沒能獲得向紅軍信任的這些人,似乎終於是找到了另外一條出人頭地的道路,他們已經抱上了賴寒蘭的大腿。

如此多的狗腿子需要一個大腿,而賴寒蘭剛到了豫州的地界,除了跟著他來的那幾位之外,她勢必也要拉攏自己的勢力。

所以兩方人也像是蒼蠅和便便一樣,相互吸引,這兩撥人混在一起,淩冽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驚奇。

現在康牧之的臉色明顯不是怎么好,畢竟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如此羞辱,他康家少爺的臉也不好放。

朱本旺上次在康家出盡了醜相,本是在康牧之的面前不敢造次才對,他如此猖狂,完全是靠著身後得賴寒蘭。

康牧之之所以會吃這苦頭,估計也就是摸不透這蘭姨的底細,他直接給淩冽甩了一個臉色,示意他趕緊幫忙。

但是淩冽卻是不慌不忙的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一邊吃著桌子上的點心,一邊無所謂地問道:“我就是好奇了,剛才朱少爺說的懲罰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朱少爺是公安局還是監察部門,有這么大的一個權力可以懲罰一個家族?”

朱本旺剛要說話,蘭姨卻是先開口:“淩冽,你倒是有一雙好腿,什么事情你都要跑來參合一下,這樣的年輕人,蘭姨我可不喜歡,如果你識相一點,就趕緊跑著玩去。“

雖然賴寒蘭的語氣很平靜,但只要是個人就能聽出來,她這是讓淩冽滾蛋。

只不過淩冽根本就沒有搭理他,而是看向了康牧之。

康牧之這才說道:“根據這兩位的要求,我康家要賠償聘禮價值一百倍的資金,折合現金,也就是十個億。”

聽到這話,淩冽差點從板凳上摔了下去,他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坐正了身子,饒有興味地看著賴寒蘭。十個億的要價差點把淩冽給嚇尿,他和賴寒蘭對視了一會兒,發現這個娘們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當真是要吃定這個康家了。

如此胃口,就算是天京最會賺錢的陸子由,也不至於黑到這種地步。

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賴寒蘭也肯定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

豫州的官場除了邊角的那幾個跳蚤,處於核心地位的袁萬山和向紅軍等人可是鐵桶一塊,不像是天京的官場那樣爾虞我詐。

賴寒蘭的這前三把火注定是沒辦法在官場裏燒起來了,所以她就把自己的目標放在了這些家族上面。

只要震懾了這些家族,那么她在豫州的影響力自然也就跟著上來了。

相對於賴寒蘭的老謀深算,和她合作的朱本旺則是簡答很多,他就是想要人,現在人要不到了,那就要錢。

此時朱本旺還在那裏嗷嗷叫“老子對康牧曦可是一片癡情,天地可鑒!但是你們是怎么對我的,找了這么一個叉腿的小白臉不說,還活生生把我給爆打了一頓,這十倍的賠償就已經是看在你老子康道行的面子上了,不然的話,老子就抄了你們康家!”

這話說出來,康牧之的眼神中突然透露出一道冷光,但朱本旺卻是不怕,現在他有蘭姨撐腰,康道行又不在這裏,憑著康牧之的威望還難以鎮壓他。

“好大的口氣,死胖子你不要逼人太甚!”門口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康牧曦。

看到康牧曦走了過來,康牧之一下子就急了,他趕忙走了過去,對著妹妹小聲說道:“不是給你說過了嗎,在房間裏給我好好的待著,這裏有哥在呢,趕緊給我回去!”

康牧曦因為這件事情被推上了風口浪尖,最近這段時間更是憔悴的狠。

直到淩冽來了,這才讓康牧曦的精神狀態略有好轉,但是康牧之再也不舍得自己的妹妹受到任何傷害。

他把康牧曦往後推了推,希望妹妹聽話,不要參與這件事情,但是康牧曦卻是倔強的閃開。

“哥!現在他們都欺負到家門口了,咱不能再躲著了!“康牧曦焦急地說道。

康牧之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但是現在坐在他面前的這兩個人實在難纏,他一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

在淩冽的印象中,康牧之可不是這個樣子的,雖然有時候這個家夥有點滑頭,但他絕對不是一個怕事的人。

現在賴寒蘭和朱本旺都欺負到家門口了,康牧之竟然連點憤怒的表示都沒有,這實在是不正常。

但淩冽心裏很清楚他為什么會這樣,之所以這么慫,只是因為他擔心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康道行被調任刀天京去,那裏本就是風起雲湧,康牧之不想給父親增添任何的麻煩,現在朱本旺和賴寒蘭都是來自天京,而且還都有著可觀的勢力,如果把這兩個家夥給惹急了,那么遠在天京的父親肯定沒有好日子過。

但是如果再這么繼續下去,康家也只有兩條路可以走,要么是把妹妹給嫁出去,要么是賠償這一百倍的禮金。

這兩條路不管是哪一條,都毫無道理可言。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現在當了家的康牧之更知道十億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

現在的康牧之可以說是進退維穀,而妹妹的突然出現,無疑又增加了他的壓力。

看到哥哥這么痛苦,康牧曦更是怒不可遏,他直接抓起了桌子上的一個水果盤,狠狠地朝著朱本旺砸了過去。

朱本旺本就不是什么古武者,肥碩的身軀更是讓他的行動跟不上節奏,這一下穩穩當當地砸在了他的頭上。

眾人驚呆了,別說是眾人驚呆了,就連康牧之都驚呆了。

這還是自己的妹妹嗎?因為從小身體就不好的康牧曦,本來就不怎么愛動,讓人稱贊的是她的美貌和聰明。

所以動腦子才是康牧曦的特長,動用暴力絕對不尋常,這也打翻了康牧曦在眾人心目中的形象。

就在康牧之不知道妹妹怎么回事的時候,朱本旺正捂著頭哀嚎著。

“哎呦呦,這都是血啊,蘭姨你看到了嗎,這全是血啊!”從小沒怎么被欺負過的朱本旺一時懵逼了,好像蘭姨就是他媽一樣,被欺負了的小孩子自然要找媽媽哭訴。

看著這個兩百斤的大胖子哀嚎的像是一個孩子,淩冽忍住不笑,險些憋出來內傷。

現在的賴寒蘭自然是對朱本旺的反應很不恥,但他們畢竟是盟友的關系,所以這個時候賴寒蘭也站出來怒斥道:“朱本旺可是朱家的獨苗,朱家怎么說也是天京有頭有臉的人物,你們這么做是在自尋死路!”

聽著賴寒蘭的怒斥,淩冽終於站了起來說道:“省省吧您嘞,我現在就給大家科普一下,朱家本是郊區的一個不入流家族,因為一個女子嫁入了聶家當媳婦,這才抱住了聶家的大腿,爬上去一個高官,到現在仍然是跪在聶家的門口辦事情,這樣的家族,何謂有頭有臉,再說了,有頭有臉的家族能培養的出來這種廢物?”

淩冽對朱本旺可沒有半點客氣的意思,這一番話更是把朱家的老底子給揭了個幹淨。

聽到他這么說,惱羞成怒的朱本旺這就要朝著淩冽沖去,但這個時候,賴寒蘭卻是嚴厲說道:“你給我站住!”

朱本旺不敢不聽賴寒蘭的話,也就站著不動。

此時賴寒蘭卻是笑著說道:“這個胡說八道的家夥,不管他說什么你都不要在意,你可不要忘了,這次來這裏的目的就是抱得美人歸,現在已經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了,如果康家不把康牧曦給交出來,那就後果自負吧。”

看著這個老婦女惡毒的笑臉,淩冽真想過去給她一巴掌,但這件事情上他畢竟只是一個外人,想要搞定賴寒蘭和朱本旺,還是要讓康家的人出手。

此時在跟隨朱本旺來到這裏的人中,有一個臉瘦的像是個猴子一樣的中年人背著個藥箱沖了過來。

“公子我是豫州第一神醫,趕緊讓我來給你包紮一下!”瘦猴子卑躬屈膝說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