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跟儿一起打工,妈妈今晚是你一个人

跟儿一起打工,妈妈今晚是你一个人,只要是稍微有點常識得人,那就知道豫州中醫第一人肯定是淩冽,現在淩冽還站在這裏呢,這家夥就濫竽充數,實在是有點過分了。

但都說是富貴險中求,這種街頭郎中走的就是這獨木橋,說不定就一炮走紅了呢。

淩冽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而正在流血的朱本旺卻像是看到了大救星一樣,趕緊拉著瘦猴子說道:“快快快,趕緊給我包紮,你要是包的好了,以後豫州的中醫全都是你負責了!”

這瘦猴子眼看得逞了,立即打開藥箱開始包紮,看起來用的都是中藥,但淩冽卻覺察到,那中藥裏面參雜了不少的止疼藥。”

沒想到這個中醫不僅僅是人假,就連藥都他娘的那么假。

這要是放在以前,淩冽早就上去教他做人了,但是現在嘛,如果把他看做是一個獸醫的話,那么水准還是可以的。

感受著頭上的疼痛沒有了,朱本旺立即豎起了大拇指,連連稱贊。

這瘦猴子更是滿面紅光。

又有了些精神的朱本旺立即挺起了他的那孕婦一樣的大肚子,不再看淩冽,而是朝著康牧曦走了過去。

看到朱本旺正確的選擇,賴寒蘭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滿意的微笑。

此時康牧之愣了,現在保護妹妹就是給父親添麻煩,但是顧忌父親的安全,就要看著妹妹受欺負,這實在是不好選擇。

但他還是毅然站在了妹妹的前方。

朱本旺二話不說抄起了一個板凳朝著康牧之砸了過去,康牧之沒有躲避,結結實實地挨了這么一下。

他沒有後退,然後第二次板凳攻擊再次到來,似乎比剛才更凶狠。

康牧之還是沒有還手,也沒有後退。

如果在父親和妹妹之間沒有辦法選擇,那么康牧之就決定自己來承受這份傷害。

但是站在他身後的康牧曦卻是大哭起來,這哭聲撕心裂肺,只讓人感覺頭皮發麻。

突然,康牧曦從哥哥的腰帶位置拔出了一把短劍,她很清楚知道哥哥的武器一直放在那裏,這個動作也完全出乎康牧之的意料。

手中握著短劍的康牧曦瘋狂地揮舞起來,她把短劍砍在桌子上,砍在牆壁上,甚至是追著人砍,這明顯就是瘋了。

但這個時候,賴寒蘭卻是眯縫著眼睛對著剛才的那個瘦猴子郎中說道:“你不是醫師嗎,趕緊給我看看這個人是不是真的瘋了,如果是故意裝瘋賣傻,我肯定不會饒了他。”

之所以讓人去探測一下,就是因為賴寒蘭也看不出個真假,似乎這女孩是真的瘋了。

畢竟面對著剛才那么大的壓力,對於一個心性還沒成熟的女孩來說,著實是太殘忍了。

但是現在那瘦猴子哪敢靠近啊,這要是走上去,還不得被那鋒利的短劍給砍成兩半。

此時在客廳裏不少人都紛紛出去,要是一不小心被砍了,那還不是得不償失啊。

此時只有淩冽還淡定地坐在那裏,現在還不是他起身的時候。

康牧曦終於拿著短劍朝著朱本旺砍去,嚇得朱本旺屁滾尿流,趕緊躲在了賴寒蘭的身後。

康牧曦繼續砍了過去,這力道可是沒有半點手下留情的意思,看這勢頭,似乎是要把這胖子和賴寒蘭一起給砍了。

但是賴寒蘭這種身份的人,身邊又怎么會沒有高手護駕,立即有兩人站了出來,用武器擋住了康牧曦的胡砍瘋砍。

“去掉她的武器!”賴寒蘭陰沉著臉說道,剛才康牧曦沖過來的時候,她和這個女孩有過短暫的目光交流。

憑借賴寒蘭的經驗,康牧曦確實是已經瘋掉了。

康牧曦被控制了之後,瘦猴子郎中才走上前去把脈,最後的結果和賴寒蘭想象的一樣,康牧曦的脈象混亂無比,是真的瘋了。

康牧之跑了過去,直接從兩個保鏢的手裏搶過來自己的妹妹,他的眼神裏只有對妹妹無盡的憐惜。

這個時候賴寒蘭直接站起來說道:“我們走!”

一行人立即撤離,但也就在這個時候淩冽快步攆上說道:“蘭姨,你這走的也太隨便了吧,康家是豫州有頭有臉的家族,康道行更是天京的重要官員,你現在逼瘋了他的女兒,這就想全身而退了?”

但是賴寒蘭根本就沒有搭理他,而是立即撤退。

看著賴寒蘭和朱本旺憤怒地走開,淩冽的嘴角也露出了微笑。

那些特意來起哄的人,此時也都失望的離開,畢竟他們已經把寶壓在了朱本旺和賴寒蘭的身上,一旦這兩個人得失,那么這些人也都會跟著風生水起。

豫州的那塊鐵通,無論如何都得裂出來一條縫,但是現在,他們的如意算盤完全落空了。

此時康牧之抱著自己的妹妹,眼神空洞。

“傻妹妹,都說了不如你出來了,這些壞人哥哥一個人就能應對,現在你變成這個樣子,該讓哥哥如何是好?“

康牧之的眼神越來越悲傷,但是這股悲傷很快就轉化成了憤怒,他咬著牙看著門口的方向。

“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我一定要讓這兩個人付出代價!”康牧之咬牙說道。

說話間,淩冽彈出了一個小藥丸,直接彈到了康牧曦的嘴裏。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甜甜的聲音再次響起:“嗯嗯嗯,我知道我的哥哥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也是全天下最厲害的哥哥,我們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嘿嘿。”

聽到這話,康牧之瞪大了眼睛,他完全不敢相信面前發生的一切。

自己的妹妹根本就沒有發瘋,此時她正俏皮地吐著舌頭看著自己。

康牧之立即笑出了聲:“什么啊,你這個鬼丫頭,竟然連哥哥都給騙過去了。”

此時淩冽更是笑著說道:“你以為賴寒蘭那個老巫婆是好對付的呀,要是不逼真一點,哪裏能讓他們相信。”

淩冽直接給康牧曦豎起了大拇指,雖然康牧曦剛才的表現有藥物輔助的作用,但主要的演技還是她自己的本事,能夠做到欺騙賴寒蘭的地步,實在是不簡單啊。雖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康牧之還是抱著自己的妹妹,一臉心疼的樣子。

血濃於水,剛才看著妹妹受那種苦,康牧之也是疼到了骨子裏。

康牧曦的臉上自然是幸福的笑,她反而像是一個大人一樣拍了拍哥哥的後背說道:“好啦好啦我的好哥哥,你要是再這樣得話,我就真的嫁不出去了,我男朋友可是在旁邊看著呢!”

這話說的淩冽一愣,他趕緊往四周看了看,這才發現現在的廳堂裏除了康牧之他們兄妹兩個人在,也只有淩冽自己了。

那么這話裏的意思也再明顯不過,康牧之轉過臉來怒瞪了淩冽一眼:“你個王八蛋什么時候勾引的我妹妹?”

淩冽一時間也是哭笑不得,難道自己這是被表白了嗎?

但是他的心裏也清楚,康牧曦這丫頭一直都是古靈精怪,語不驚人死不休,她的話聽聽就好,不用當真。

“我勾引個屁,你只不過是被這丫頭的演技又騙了一次而已!”淩冽憤憤地說道,幫他們解決了這么大的一個麻煩,竟然還出力不討好。

康牧之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但是康牧曦已經轉身逃跑了,她把雙手背在身後,一蹦一跳的跑出了客廳,就好像是個沒有長大的小女孩一樣。

看著這姑娘很歡快的樣子,淩冽和康牧之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准備怎么做,這事情不能就這么過去吧?”淩冽收回了笑容,在康牧之的身邊問道。

“哼,怎么做,那還用說嗎,我妹妹都瘋了,難道我做點出格的事情還算是過分嗎?”康牧之微笑著說道。

現在康牧曦都已經恢複到蹦蹦跳跳的狀態了,康牧之已經知道了妹妹是在裝瘋,但聽他現在話裏的意思,似乎是不打算把真想告白於豫州。

自己的親妹妹瘋了,一個疼愛妹妹的哥哥應該要做的事情,康牧之一件都不放過。

看著康牧之陰狠的表情,淩冽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有時候自己的隊友陰狠手辣,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感受。

就在淩冽想要離開的時候,康牧之突然問道:“那個,我哥哥現在怎么樣了?”

聽到他提到這個人,淩冽笑著只是豎起了一個大拇指,然後揚長而去。

康牧之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個微笑,康偉,這個曾經讓大家很頭疼的男人,最終選擇了正確的方向,跟隨了淩冽。

在外面混到了天黑,淩冽才回家,畢竟家裏只有自己一個人,實在無聊。

但這次回到家門口的時候,淩冽卻是遇到了驚喜,或者說是驚嚇。

看到站在自家門口的那兩個身影,淩冽瞬間愣住了,那兩個不是別人,正式淩風和龍影。

以前要是看到這兩個人,淩冽直接就熱絡地上去打招呼了,但是現在他還真的要好好的觀察一下。

現在淩風和龍影根本就算不上是正常人,准確的來說他們應該算是病人。

上一次為了拯救這兩個人,淩冽可是耗費了不少力氣,之後和那些武王打架,都感覺比平時虛弱了不少。

這兩個人的損傷主要體現在精神的方面,如果把損傷的程度和身體身體損傷畫個等號的話,那基本上就相當於全身粉碎性骨折。

這種程度的傷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恢複的,但既然二狗能把兩個人放出來,就說明他們的情緒起碼是穩定下來了。

觀察了一會兒沒什么異樣之後,淩冽這才走上前去。

“哎呦,我還以為是誰呢,這不是我們的大隊長和龍影大人嗎,什么風把你們給吹來了?”淩冽咧著嘴走了上去。

但龍影卻是冷笑著說道:“剛才看了那么久的時間,難道怕我們吃了你不成?”

聽到這話,淩冽就知道自己的那點小心思被發現了,但他還是不服氣地說道:“在天京工業區的那一戰,你們可不是差點把我吃了嘛!”

聽到這話,龍影看了淩冽一眼,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而淩風更是直接說道:“那件事情我記得,雖然很想住手,但身體就是不受控制。”

淩冽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但他隨後就注意到了什么,猛然抬起了頭問道:“臥槽,什么意思,你是說你們在控制的時候,你們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意識到這個問題,淩冽大喜,他萬萬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而且淩冽能夠確定,不僅僅是自己沒有想到,平原二郎也肯定不會想到這個事情!

這時候淩風繼續說道:“我和龍影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人,我們和普通人的神思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就算我們無法拒絕自己的身體被控制,但是大腦的深處依然會自我保護,並某種程度上保證神思的清醒。”

淩冽當然知道龍組的人都不簡單,但是沒想到龍組的大領導竟然未雨綢繆到了這一步,竟然對成員們進行了這樣的訓練。

但隨後淩冽就笑著說道:“如此說來,別人要是想要從你們的腦袋裏獲取點機密,也是不可能的嘍?”

“當然,在我們的腦海裏機密的優先順序是派在死亡之後的,如果想得到我們的消息,那就必須先讓我們死亡。”

說這話的時候,淩風顯得非常的淡定,但是淩冽卻被震驚到了,想要得到腦海裏的情報,就必須讓他們死亡,但是死亡之後,注定什么都得不到。

這是一個死胡同,也許正是明白這一點,平原二郎才沒有強行剖開他們的大腦,而是讓他們成為戰鬥的傀儡。

“我們有這么重要的事情找你談,難道我們還不能進去坐坐嗎?”龍影看著淩冽說道,這么晚的夜色,淩冽不太能注意到龍影的眼神,但聽這聲音,貌似是不怎么高興。

龍影最討厭的事情就是等人,而今天他們在這裏等淩冽整整等了半天的時間,能高興也就有鬼了。

淩冽尷尬地笑了笑,趕緊走上前去把門打開。

剛一開開門,飯飯就歡快的從裏面飛了出來,在三人的周圍轉悠了一圈之後,直接落在了龍影的肩膀上。

這可讓淩冽捏了一把冷汗,龍影現在的情緒可算不上太穩定,而且作為龍組的一把暗刃,龍影殺人無數。

要是一個不高興把自己最心愛的小飯飯給拍死了,那淩冽哭都沒地方哭去。

但是沒想到在看到治愈系的小可愛飯飯之後,龍影那冰冷的臉上竟然露出了微笑。

她輕輕地伸出一只放在了飯飯的面前,而飯飯則是用金色的小嘴巴在她的指甲上來回蹭了兩下,看起來竟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

淩冽也有些呆住了,沒想到龍影還有這樣的一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