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黑黑的肥岳张局,岳的很黑滑

黑黑的肥岳张局,岳的很黑滑“不看病就趕緊走吧,不要影響我的生意。”老者不高興的說道。

但淩冽並沒有離開的意思,因為這個屋子裏除了自己和老先生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人。

這會兒老先生的面色越來越不好看了:“如果你再不走的話,我可就要報警了!”

這話真是讓淩冽一愣,自己明明都恭敬到這種地步了,為什么老先生還要報警,難道自己長得就那么像一個壞人嗎?

淩冽猜測,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誤會,他再次鞠了一躬,這次什么都沒有說。

老先生冷漠的表情變得有些驚奇,因為看淩冽的樣子,確實不像是個壞人。

淩冽沒有停下來,他繼續鞠躬,三次鞠躬可謂是大禮,而且淩冽的每一次鞠躬,都像是老先生招牌上的那三個字一樣,標准的不能再標准。

至此,老先生終於動容了,他趕緊站起身來,把淩冽給扶了起來說道:“難道這位後生真的是同道中人,也是學習醫術的不成?”

看到老先生終於改變了對自己的態度,淩冽咧著嘴笑了起來:“您總算是不趕我走了,我確實是學習中醫的一個學生,看到您的牌匾,就覺得您不是一般人,所以特意來拜訪,剛才的試探晚輩沒有半點不敬的意思,還請老先生不要見怪。”

這個時候老先生的手都有些顫抖:“不見怪不見怪,既然真的是同道中人,我是一百個歡迎啊。”

說著,老者就趕緊拿出了茶杯,放了些茶葉,但隨後又覺得茶葉少爺些,再次添上了些許。

這茶葉只不過是普通的茶葉,但是老先生卻細心的把那裝茶葉的袋子卷了數下,這才用了一個竹木夾子夾上。

他提起了那個老舊的茶壺,幫淩冽倒上了茶水。

想著剛才老先生的奇怪的樣子,淩冽好奇的說道:“老先生,我就算不是因為中醫來拜訪,你也沒有報警得必要性吧?”

老者也知道剛才的行為著實不禮貌,所以這時候也趕緊道歉說道:“誤會啊誤會,你是不知道,這菜市場裏面有幾個酒暈子,也算是這裏的地頭蛇了,他們有事沒事就來敲打敲打我的店,還讓我給他們看病,但是我只要是說他們有病,那幾個酒暈子輕了就破口大罵兩句,要是重了,那就直接下手打我,我這也是怕了。”

這番話聽得目瞪口呆,原來老先生是把自己當成了鬧事的混子,也難怪他會那個態度。

砸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流氓和混混一直都是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無論是在哪個城市都是這樣。

而且就老先生這脾氣,被欺負了不低頭,卻偏偏沒有自保的能力,自然也就成了混子們最喜歡欺負的對象。

淩冽還記得和大嘴小時候也被人給欺負過,那時候大嘴簡直就是個瘋子,上去就給人幹,自己也不慫,跟著大嘴就往上沖。

雖然最終的結果是被那一群大幾歲的孩子被揍了個頭破血流,但是從那以後,那些混混就知道淩冽和大嘴不是任人欺負的主,想要弄他們之前,也必定要再三考慮。

你強它就弱,你弱它就強,世間的事情就是這么一個道理。

但是老先生都老成這樣了,自然是沒有那個強勢的能力了。

淩冽接過來杯子,慢慢喝了起來,喝了兩口之後,他這才說道:“其實老先生,我到這裏來還是有一事相求。”

老者對淩冽的態度已經好了很多,所以在淩冽這么說的時候,老者也是笑著讓他直說。

“我想到您這裏來打工。”本來淩冽是想說把這家店給買下來,但這么說對老先生來說太過殘忍,所以淩冽還是換了個說法。

“你看看我這家小中藥店,哪裏還有能力請一個夥計呀,你要是沒事就可以常來這裏坐坐,但是打工這件事情,還是算了吧。”老者有些無奈地說道。

淩冽並沒放棄,他繼續說著:“我不要工資,我只希望您能幫我做一件事情。”

老先生也看得出來淩冽不是個普通人,就在他想要再次拒絕的時候,淩冽則是直接說道:“我想讓您幫我立一個牌位,而且這牌位必須放在您的店裏,只要是您同意了,做牛做馬我都在所不惜。”

老者愣住了,他萬萬沒想到淩冽竟然會說這種話,現在的年輕人哪裏還有重視牌位這一說的。

他看向淩冽的眼神似乎有了更多的精神。

“以前倒是聽說過這種事情,把牌位放在醫館內,讓醫館的正氣給死者帶來點靈氣,以後好投一個好胎,你說的,是不是這個意思?“

聽到老者這么說,淩冽趕緊點了點頭。

老先生思考了一會兒,這才說道:“這牌位是你什么人,父母,還是其他的親人?”

但淩冽只是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她和我沒有半點血緣關系,她是我的一位恩人。”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願意成全你。”老先生笑著看向淩冽,淩冽更是笑著看向他。

“那我以後可就是您的夥計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您盡管吩咐,千萬別客氣,而且實話說,我的醫術也可以,人多的時候也能給您幫幫忙。”淩冽嘿嘿笑著說道。

但老者卻是擺了擺手:“我成全你,是因為看你是一個知道感恩的人,但是這中醫可不是隨便就能幫忙的,要是沒有個大幾年的苦心研究,隨便用中醫給人看病,那與害人性命無異。”

老先生本就是一個非常端正的人,這話從他得嘴裏說出來只讓人覺得沒有半點虛假。

淩冽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笑著稱是。

“你現在就去做一個牌子來吧,我清理出來一個地方,好讓你擺上。”說罷,老先生就站了起來。

但淩冽卻是恭敬地說道:“我希望您來寫這個牌子。”

這話說出來,老者趕緊擺著手說道:“不敢當不敢當,這給人樹立牌子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我心裏還是有數的,就我那幾個字,不美觀也不大方,萬不能這樣。“但淩冽卻笑著說道:“您的招牌可是自己寫的?”

“那倒是的,見笑了。”老者有些不好意思。

“入木三分的字跡,我可不敢笑話您,如果讓我去買那種機器雕刻的牌子,才是對恩人的不尊敬,我覺得字這種東西,只有人寫出來的才有靈氣。”

這話剛說完,老者就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笑了好一會兒。

“我找了一輩子,都沒能找到一個知己,你說說你才多大,為什么這么懂老頭子我的心事呢!”老先生是高興,竟然遇到了一位知己,即使這位知己都能當他的孫子了。

淩冽微笑著說道:“這么說來,您是同意寫這個碑文了?”

老先生重重地點了點頭說道:“寫,當然寫,既然你能這么看得起老頭子我,我又怎么敢讓你失望呢!”

“那我去找一塊合適的木頭來。”淩冽這就要轉身離去,但是老者卻一把拉住了他。

“你在這裏等著。”說了一聲之後,老先生就向著後頭走去,在一個小小的倉庫裏面,老先生打開了最下面的一個櫃子。

從櫃子裏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個被絨布包裹著的東西。

老先生走了出來,打開了絨布,裏面正是一個精致的牌位,不管是材質還是做工,這木牌都絕度是上品。

就算把它稱之為藝術品都不為過。

看著自己手裏的木牌,老先生一臉驕傲地說道:“和你一樣,我也看重這東西,所以花了半年的積蓄買了塊好木頭,自己修修改改,也就有了個牌位的樣子了。“

這牌位是空白的,上面並沒有寫任何字。額

老先生繼續說道:“這牌位是我自己留給自己的,現在用這東西的人可不多了,我要是真死了,我那兒子肯定不會把力氣用在這方面,所以我就得給自己先准備著。”

淩冽看著那木牌,沒有多說話,如果也能給醉仙女找一塊這樣的木牌,不知道會不會有更好的作用。

就在淩冽如此想的時候,老者直接把木牌往前一推說道:“就用這一塊怎么樣。”

“不敢不敢,萬萬不敢,這可是您留給自己的東西,我不能要。”淩冽趕緊拒絕。

但是老先生卻是哈哈大笑著,把木牌小心放在桌子上,然後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毛筆,又打開了墨水,這就要往上寫。

淩冽想要阻止,但這個時候老先生卻是笑著說道:“今天遇到一個知己,也算是了了我的一個心願,小夥子你人不錯,能夠讓你費這么大心思立牌位的人,肯定也是個真善人,所以我這木牌用的不虧!一點都不虧!”

看著老者堅決的眼神,淩冽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後退一步,又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大恩不言謝,能夠遇到老先生這樣豁達的人,也實在是讓淩冽驚喜。

“說吧小子,你的那個恩人叫什么名字?”老者拿著筆在空中稍微筆畫了一下,似乎已經成竹在胸,准備好寫字了。

“醉仙女。”淩冽一字一句清晰地說道。

“什么?”老者有些詫異,因為這聽起來根本就不是一個名字。

“老先生,這是她的名號,獨一無二的名號。”淩冽微笑著說道。

沉思了一會過後,老先生最終還是選擇相信了淩冽,他終於開始動筆,板板整整的在木牌子上寫下了醉仙女三個字。

當老先生想要繼續往下寫的時候,淩冽卻又突然說道:“可以了老先生,只要一個名號就足夠了。”

這話又讓老先生有些不解,誰家的牌位上面只寫一個名字啊?這牌文都不全面,那能管什么用。

“我研究過這牌文的格式,所以你別怕我寫錯了。”老者好心提醒道。

但是淩冽卻堅定地點了點頭:“謝謝您老先生,但我說的是真的,真的足夠了。”

既然他都這么說了,老先生只好停筆,但他覺得這個牌位實在是太怪了,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不完整的牌位。

淩冽小心翼翼地接過了牌位,放佛幹成了一件大事一樣,終於松了一口氣。

他當然不會告訴老先生,這個牌位是給活人寫的,因為這就完全變了味道。

給活人寫牌位,那就相當於是在詛咒別人去死,像是老先生這么正直的人,鐵定不會做這種事情。

但醉仙女卻是真的活著,雖然已經沒有肉身,但她依然以靈體的狀態活著。

所以淩冽才只要求寫一個名字,而不是完整得紀念死人的格式,畢竟這個牌位的作用是積德聚靈,能夠達到這效果也就足夠了。

老先生在櫃子上面收拾出了一個空格,又拿了兩塊抹布,在這格子裏來回擦拭,確保一塵不染之後,這才給淩冽讓了個位置。

淩冽雙手捧著這只有名字的牌位,心懷恭敬,但沒有做太多的形式禮儀,就直接把牌位給放了進去。

看著那樸素沉穩的字,和那上好的木牌,淩冽只絕得心裏很感動。

隨後淩冽就搬了個凳子坐在了老先生的身旁,笑著說道:“現在我就是您的夥計了,有什么事情還請盡情吩咐。”

但老先生卻是苦笑著說道:“實話給你說吧年輕人,我這一天到晚根本就沒有多少生意,我一個人在這就已經足夠了,你在這裏簡直就是浪費青春,既然那牌位的事情都說定了,你也不要擔心,我肯定會好好的照看著,如果你真想找個地方學習,那就去大醫院,那裏也有中醫,而且發揮的空間大。”

老先生苦口婆心的說著,但淩冽卻只是傻笑,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

等了一會兒,看到確實沒有什么人進來,淩冽就直接走了出去。

老先生本以為他是放棄了,也就笑著沒有說話。

但是誰知道走出了門外的淩冽卻是直接喊道:“今天看病不要錢嘍,老醫師大發慈悲,所有的病人看病都不要錢嘍!“

這嚇得老先生趕集跟了出來,慌慌張張地說道:“你可不要亂說呀,我這小本經營,要是不要錢,那我吃什么呀。”

淩冽直接拍了拍老人的肩膀,笑著說道:“老先生,如果您信得過我,您今天就好好地歇一歇,看我來給您經營,行不行?”

雖然淩冽一臉自信的樣子,但老先生還是一臉擔憂地說道:“這看病的事情可不是鬧著玩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