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家里没人下面想要,家里没人我就和爷爷

家里没人下面想要,家里没人我就和爷爷,

看著店門口已經有了越來越多的人,老先生也只好歎了一口氣,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他只能拼上自己的老命,賠上自己的店,給這些人看病了。

大多數的人還是不相信這小店真的會有中醫的本事,但是既然說了是免費,那怎么算都不會虧。

所以在淩冽的吆喝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往這裏聚集。

“真的是免費嗎,不會是坑人的吧?”

“周老什么時候這么大方了,竟然玩起來免費了?”

“你們這么小的店鋪,真的能管看病?”

不少人都提出了質疑,但是淩冽卻大聲說道:”今日看病,一毛錢不會收,如果看的不好,歡迎您隨時離開,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失,現在還請大家排好隊!“

這么多人在這裏看著,又有淩冽的保證,圍過來的人也放下了心。

很快人多的就擠滿了,淩冽喊著讓他們在門外排好隊,自己則是扶著老先生往裏面走去。

直到現在,老先生還在唉聲歎氣。

當老先生坐在自己的太師椅上的時候,第一個看病的人已經進來了,那是一位婦女。

婦女進來的時候,還左看看又看看,這樣子就像是進了賊窩一樣,生怕被坑。

當她做到老先生對面的時候,老先生念念有詞地說著,然後手指在婦女的手腕上輕輕敲打。

“哎,你這是心律不齊啊,這幾天少發點脾氣,這樣也會減緩一點胸悶氣短。”

聽到老先生這么說,婦女立即瞪大了眼睛,只是那么隨便一把脈,就知道了自己的具體病情,而且還說的那么准確。

“中醫真的有那么神奇嗎?”婦女不可思議地說道。

而淩冽一邊在旁邊忙著,一邊笑著說道:“只要是您擦亮眼睛,選擇了真正可靠的中醫,那就是這么神奇。”

老先生則是說道:“我給你抓點藥,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吃點藥調理一下,然後好好休息也就康複了。”

但是這個時候婦女的眼珠子卻是轉了兩圈,她小聲地問道:“今天看病不是不要錢嗎?那這抓藥要不要錢啊?”

就在老先生想要說話的時候,淩冽搶先一步說道:”阿姨,瞧您這話說得,既然說今天不要錢了,那抓藥肯定也是不要錢的!“

“咳咳咳!”老醫師差點把老血都給咳出來了,他無奈地看向了淩冽,但淩冽只是對著他笑了笑。

一聽說連重要都不花錢了,腐女立即眉開眼笑地說道:“那行,按您給我多開點藥!”

無奈之下,老醫師只好說道:“黨參、茯苓、白術、生地、白芍、當歸和川芎,每種藥材10,然後加水煎服,服用一個月,身心自然恢複如初。”

老醫師這話剛說完,筆上的藥方還沒有寫完,淩冽就直接把一包藥放在了婦女的面前。

婦女抓起拿包藥就要走,但是老醫師立即把按包藥給按住了。

他還沒說完,淩冽這邊就把藥給抓好了,這怎么看都有點不可思議。

畢竟現在淩冽還那么年輕,所以老先生很不放心。

但婦女卻是以為老頭反悔了,她立即說道:“怎么,都已經給我開出來了,你還想要回去?”

但是老先生並不給一個只知道眼前利益的婦女多嘴,他一句話也沒有說。

淩冽趕緊補充道:“我是實習生,為了您的安全,老先生要檢查一遍這藥是否正確。”

聽他這么說,婦女才放開了手。

老先生打開了淩冽抓的那些藥,細細看了一遍,才發現一樣都沒有錯。

而且不僅僅是藥抓對了,就連這分量似乎都沒有差錯。

老先生這才點了點頭,把藥包重新裝上。

淩冽笑著說道:“這位阿姨,您現在可以離開了,如果您用的好,請多替我們做宣傳。”

婦女喜笑顏開,立即抱著藥走了出去。

但還算這婦女有點良心,出了門之後,她也大聲地宣揚起來:“真的是好醫師啊,看病看的好不說,還真得是免費啊!”

看著婦女喜笑顏開的樣子,排隊的人都有些等不及了,但大多數的人還是把這個婦女當成了一個托。

畢竟在這個年代,找托都已經算不上是詐騙手段了,而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商業手段。

第一個是托理所當然,但是當第二個人出來,也說看病看的准又好的時候,就開始有些人動搖了。

第三個第四個自然也都是帶著好評出來的,也許有人還會說周老頭這次是下了棺材本了,找了這么多的托,但是當大半天過去之後,出來的人還都對這家中醫店贊不絕口的時候,那些質疑的最厲害的人,也不得不相信了。

於是在中醫店門口排隊的人不但不見減少,反而是變得越來越多。

但工作的畢竟只有淩冽和老先生兩個人,老先生診斷了二十個人就已經體力不支了,接下來的時間,所有的工作完全都是淩冽一個人做的,老先生只是在一旁監督。

雖然這裏只接受普通的的病人,不診斷大病,但是一下午下來,淩冽竟然沒有出現一次失誤。

這也是讓老先生贊不絕口,這種謹慎的態度實在難得!

忙完了這裏的工作,天色已經晚了,但是淩冽沒有急著出去,而是自己一個人在街上逛大,他的目的很簡答,那就是找到那些東陽武士的下落。

想要找到東陽武士的蹤跡,似乎比想象中要困難一些,他們似乎最擅長的事情就是隱藏。

當初在天京就是藏在各種各樣的地方不出來,現在到了豫州還在繼續發揮著自己的特長。

淩冽獨自一人在街上逛了半天,也沒有一丁點的收貨。

他也曾用向紅軍的關系到警察局去查看拉著保險箱的三輛車的監控,但是這三輛車是從豫州之外運過來的,到了豫州外環再往外,監控錄像就已經斷線了。

雖然這車子是從其他地方運到這裏的,但那些只不過是半成品,如果想要投入使用,還需要近一步的加工,既然這三輛車來到了豫州,就說明那個加工的工廠必定藏在豫州的某個角落。

除了提醒向紅軍多加注意之外,淩冽自己也一直在城市裏來回遊走,為的就是找到東陽武士和那個工廠的蹤跡。就算是一只在地下打洞的老鼠,也總有出來地面活動的時候。

淩冽很確定這豫州城內蟄伏著大量的東陽武士,但是在上次遇到了那三十個武士之後,似乎就有點打草驚蛇了,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過東陽武士的身影。

但是他們總會出來的,只要淩冽能找到一個人,他就能順藤摸瓜找到東陽武士的老巢。

晚上的大街上吹著涼風,淩冽把自己的領口晚上拉了拉,遮住了自己的小半個臉,他繼續如一個趕路人一樣,行走在豫州的大街小巷。

豫州不像是天京那樣繁華的過分,雖然豫州也算是個大城市,但是街總會有個頭,夜生活繁華的地方也就那么幾塊地方,不像是天京那樣,整個就一不夜城。

吹著涼風,注意著街上的各種動靜,淩冽的腦子裏也在思考著別的問題。

淩風和龍影尚未恢複,就大老遠的來到豫州,目的就是為了告訴淩冽東陽人已經和地府勾結的消息,以及讓淩冽小心那個地府的勾魂者,血紅花。

只是他們兩個不知道,淩冽不但不害怕他們口中得血紅花,心裏反而一直期望早點見到她。

因為那個女孩可是淩冽和大嘴小時候最重要的一個夥伴,淩冽絕對不能看著他繼續淪陷在地府的魔爪中。

就在淩冽眼神冰冷,心情很不痛快的時候,在地毯喝酒的人群裏,淩冽看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人。

路邊攤不管是擼串還是吃大排檔的人,都是大口大口地吃著肉,喝著啤酒,但唯獨有一個人獨自坐在一個小桌上,面前擺著一份白酒,和一個小小的酒盅。

他點的菜很簡單,只是一份烤鱈魚,這不算是高檔的菜,但是他吃這鱈魚的方法,卻是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除了那個名叫東陽的鄰國,還有哪國人吃魚能吃出來這境界?

淩冽嘴角帶著些微笑,漫步走到這個小桌子的一旁,然後輕輕拉開板凳坐在了桌子一旁,他已經表現出了足夠多的尊重。

但最後換來的還是一句:“這是我的桌子,請你離開。”

“如果你還想繼續承受肝髒衰竭的痛苦,那我倒是不怎么介意,我離開就是了。”淩冽依然很有禮貌的笑了笑,但是這你東陽人卻不淡定了。

“等等,你剛才說的話是什么意思?”這個東陽人也說著一嘴流利的華語,可見他在這裏待著的時間已經很長了。

聽到這個人主動挽留了自己,淩冽笑著又坐了下來,看著這個男人盤子裏精致的一份鱈魚,淩冽笑著說道:“這么好的鱈魚,你不准備請我吃一份嗎?”

噴著香水的男人眯縫著眼睛看了淩冽一眼,這才對著老板說道:“請再來一份鱈魚。”

對著別人大聲吆喝招攬生意的老板,在聽到他的話之後,立即恭敬起來,很快一份烤鱈魚就端了上來。

淩冽拿著筷子夾起了一片鱈魚放進嘴裏,整個過程小心翼翼,基本就是按照東陽男人剛才的樣子。

但無論淩冽怎么用,似乎都吃不出來這個男人的神韻。

最後淩冽放棄了,幹脆用手拿起了鱈魚,像是吃煎餅一樣大口咬了一口。

他一邊嚼一邊看著這個男人用著的筷子說道:“我聽說過,東陽人的筷子和我們的筷子不一樣,我們筷子長而鈍,就像是兩根木棒,但是東陽的不一樣,東陽的筷子短而尖,所以從你用的這筷子來看,你應該是東陽人吧?”

剛才淩冽說出了他的病症就已經很讓這個東陽人吃驚,現在淩冽竟然還說出了他的身份。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刻意調查過我?”東陽人慢慢喝了一杯酒,並沒有看淩冽。

他那個酒盅小的很,如果是把二狗和大嘴喝酒的東西給拿出了,估計一個能比得上他十來個。

但就是這么小小的一酒盅白酒,讓這個東陽男人臉都有些變形。

“還能再明顯一點嗎,我是個醫生啊,不然怎么就一眼看得出來你是什么病,不過我還是勸你一句,這裏的白酒和你們的清酒比起來可剛多了,你要是想嘗試,最好還是找點度數低的,二鍋頭這種不適合你。”淩冽嘴裏塞的全都是鱈魚。

本來是想好言相勸,但誰知道這個東陽人竟然還驕傲地說道:“我已經喝了十年的二鍋頭了。”

“喝了十年酒量才這樣,那我勸你還是不要喝了,對了,你這肝髒問題不會是喝白酒喝出來的吧?”淩冽假裝不在意的問道。

這個人身上有一股香水味道,而且香水味道中還夾雜著其他的味道,所以淩冽能夠確定,這個人的工作絕對不簡單。

聽到淩冽這么說,東陽男人的臉立即拉了下來,他直接轉移了話題:“剛才你說的是什么意思,難道我肝髒的問題還有機會挽救?”

“能救啊,為什么不能救,如果你只是因為喝酒造成的這問題,我只要給你治療一番,肯定就沒問題了。”淩冽把最後一口鱈魚給塞進了嘴裏。

但是這個男人卻是有些猶豫地樣子。

“怎么,難道說你的毛病不是因為喝酒得來的?”淩冽看著他問道,東陽男人在遲疑了兩秒鍾之後才微微一笑。

“正是因為不勝酒力,又想多嘗試一些,所以才落得這個地步。”

這男人的淡定倒是讓淩冽詫異了一下,淩冽擦了擦手上的油,這才對著地攤的老板招了招手:“老板,幫我拿紙和筆來。”

似乎是因為這個東陽男人的原因,老板對淩冽的態度也非常恭敬。

淩冽接過來紙和筆,一邊寫著什么,一邊打趣說道:“老板,你這地攤可不簡單啊,竟然能做出這么高大上的東西,下次我還來。”

“哎呦哎呦,這位小哥可真不好意思,我們家的鱈魚早就被加藤先生給買幹淨了,如果不經過他的允許,我們是不能賣給別人的。”老板的臉上帶著抱歉的微笑。

這倒是讓淩冽注意到了一些不尋常的地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