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睡过七十岁的老太大,和我老婆婆在山坡上

我睡过七十岁的老太大,和我老婆婆在山坡上,老板夥夫衣服穿在身上,兩個袖子全是油花,這和其他的地攤老板沒有什么區別,但是老板收拾盤子的時候,注意到了他手上的老繭,淩冽就已經發現了特殊的地方。

一般廚子是一手顛勺,一手抄鍋,手上難免會留下老繭,但是這廚子的老繭,和武士的老繭是完全不一樣的。

而且當武士的境界高到一定地步,就連手掌也會變得更利於拿武士刀,如果現在把武士刀的長刀和短刀放在這廚子的手裏,那肯定毫無違和感。

淩冽一百個肯定,這老板是一位東陽武士。

踏遍鐵屑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但是東陽武士來到這裏並沒有多久,看老板和周圍人的熱絡程度,以及從剛才斯文男人的口述來看,兩個人在這裏住了十年應該是真的。

淩冽的動作沒有任何的停頓,寫好之後就把筆給了老板,把紙給了那個東陽男人。

“剛才老板叫你加藤,那么加藤先生,這是我現在上班的地址,如果你真的想治療自己的病,就到這個地點來找我。”說罷,淩冽就擺了擺手笑著離去。

對於加藤的病情,他沒有做更多解釋,因為淩冽的心裏明白,這個人的病情已經惡化到了相當嚴重的地步。

他吃鱈魚而不吃大排檔的中國菜,是因為鱈魚更適合東陽的味道。

但他喝的不是清酒,不是米酒,也不是啤酒,而是度數比較高的二鍋頭。

明明喝的很痛苦,還要喝,一喝就是十年,這不是因為他是個偏執狂,而是因為只有二鍋頭或者更烈的酒,才能起到一個麻痹的作用。

身體的痛苦已經讓他無法入睡,所以睡前喝點白酒,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看著淩冽留給他的那個字條,加藤皺著眉頭看了好一會兒,縱使他在華國呆了十年之久,也花費了不少精力才理解這字的意思。

不是因為淩冽用的文言文,而是淩冽的字實在是太醜了,再加上是在地攤桌子上隨便寫的,簡直醜到語言學家都認不出。

“解放菜市場北門往北三十米,中醫店。”加藤皺著眉頭讀了一遍。

淩冽沒有遠離燒烤攤,而是找了個地方蹲了起來。

這個地方不能太近,不然會被那廚子發現,也不好太遠,跟丟了就虧大了。

他只是如鬼魅一般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在加藤離開地攤的時候就保持一個合適的距離跟著。

其實在見到他開始,淩冽就已經能夠確定,他絕對不是一個東陽武士。

身材削瘦,體內空洞沒有任何的真氣,整體的氣息更是毫無陽剛可言。

這個男人和那些動不動玩命的東陽武士有著本質的區別。

但淩冽卻是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他和東陽計劃有著密切的關系。

在淩冽靠近他的時候,聞到了這個人身上的香水味道,在這個年代,男人噴香水本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這個穿著樸素的東陽人,內心淡定無比,並不像是一個會噴香水的人。

所幸淩冽有一個極度靈敏的鼻子,普通的藥方他只要聞一聞就能把藥方的成分了解的差不多。

所以聞出來這個男人想要遮蓋的氣息,簡直是易如反掌。

在香水之下,有幾縷很薄弱的酸腐味道,一般人很難捕捉到這種味道,就算是感覺到了,也會自然而然的把這種味道歸結為香水味道的一部分。

但是淩冽對這個味道早已經非常熟悉,自家屋子裏的這股味道,到了現在都沒有散幹淨。

像是這個男人這么細致的性格,應該也很想把這種味道給去除掉,但這種味道就像鬼魅一般難纏,所以他也只能選擇另一個辦法,那就是遮蓋這種味道。

只可惜一種味道只能掩蓋其他味道,卻不能把其他味道抹除。

就算他再噴十倍的香水,淩冽也還是能夠聞得出那個讓自己記憶深刻的味道。

加藤不勝酒力似乎是真的,淩冽跟著他一直到了他的家門口,一路上加藤跌跌撞撞,走路都走不穩當。

根據淩冽的記憶,就算自己到地攤之前,加藤已經自己喝了一會兒,但是那白酒瓶子一共就空出來五分之一,大概也就是二兩。

二兩酒就醉成了這樣,也實在是讓人無奈,但淩冽知道,加藤有著更大的無奈。

本身肝髒功能就不好,喝酒和找死沒多大的區別,他喝二兩酒的負擔,有可能比其他人喝一斤都多。

但身體的疼痛又讓他不得不采取這種辦法,為什不住院,為什么不吃止痛藥?這些都是淩冽暫時都還不了解的問題。

有一點淩冽十分清楚,加藤說自己的肝髒毛病完全是喝酒的副作用,這肯定是扯淡。

就他這一天二兩的酒量,除非喝了十年的假酒,才能到今天這一步。

腎髒的毛病有很多病因,但加藤的病因,淩冽已經可以確定,他就是和那些酸性物質接觸太多,這才導致了身體的大毛病。

生命這么危急的時候,卻選擇不去醫院,這正說明這位來自東陽的男人,有比他生命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完成。

只是在回家的這段路上,淩冽沒有任何的收獲,這個男人正如所有歸家的醉漢一樣,毫無新意可言。

離開了加藤的家周圍,淩冽又在地攤的街口位置觀察了一些,那個顛勺的東陽無視似乎已經完美融入了這個社會。

估計早已經沒有人再相信他是一位東陽人。

他花了十年的時間才完美隱藏了自己的身份,那么那些剛剛到達豫州的人呢,他們到底是去了哪裏?

就算他們也融入了豫州百姓的生活,但是這么短的時間內,又是這么多的人,必定要流出來一點破綻才是。

月上柳梢頭,淩冽把自己的外套拉鏈往下扯了扯,這才開始回家。

只不過到家的時候,家裏已經早就沒有了淩風和龍影的身影。

這兩個人把房間的所有東西都收拾的和他們剛來時一樣,直讓淩冽有一種錯覺,那就是他們從來都沒有來過這裏。淩風和龍影都是自尊心很強的人,他們兩個即使是受了重傷,也依然不會寄人籬下,所以在淩冽這裏也只是很短暫的寄宿。

而且現在天京的東陽武士四處穿插,淩風和龍影和這件事情又息息相關,他們絕對不會就一直帶著恥辱活下去。

淩冽倒是不擔心他們兩個,畢竟兩個家夥除了這次吃虧之外,其他時候想要他們吃虧,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加上這次對東陽武士有了這么深的了解,也沒有道理重蹈覆轍。

他們現在勢必已經招募自己的隊員,要么去刺探軍情,要么是執行任務去了。

清晨一大早,淩冽去小店的時候,直接愣住了。

小店的門口排的慢慢都是人,淩冽稍微數了數,這人數至少有一百來個。

雖然知道自己的方法肯定會給小店帶來很大的變化,但是變化這么明顯,還是出乎了淩冽的意料。

走進小店的時候,周老已經在裏面忙的滿頭大汗了,但此時他卻是滿面紅光,放佛變了一個人一樣。

每個店鋪的店主都希望自己的生意能夠火爆起來,而中醫店店主的感受又和其他的店鋪不一樣。

一般店鋪只是為了滿足別人的需求,獲取自己的利益,但是中醫店還有著其他的意義,你中醫店在兼顧這兩者的同時,還會給店主帶來一種使命感。

若是真的有真才實學,那么診治一個人,就是積累一份善緣,這種正能量的積累只會給醫師帶來更多的裨益。

這種裨益不僅僅體現在店鋪的盈利方面,更在醫術的積累和心境的提升。

周老是一位有真才實學的人,但是長期受到別人的壓迫,和小店生意的冷淡讓他鬱鬱寡歡。

現在能夠肆意發揮自己的醫術,拯救更多的人,周老也已經有了從內到外的改變。

淩冽進了門之後,先是看了醉仙女的牌位一眼,不知道是錯覺還是心理因素,淩冽只覺得那牌位周圍似乎縈繞著淡淡的氣息。

積累善緣這種事情,本就是玄之又玄,淩冽無法理解,也只能跟著古書上描述的來做。

自己既然把書上寫的事情都做到位了,那么接下來的事情,也只能是聽天由命了,畢竟現在淩冽可沒有多少空閑的時間。

作為這小店裏的一個夥計,現在老板都忙的不可開交了,他自然也沒有閑著的道理。

看到淩冽來了,已經滿頭大汗的周老也慢慢坐了起來,把太師椅讓給了淩冽。

現在他再也不會說那句,看病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因為經過第一天的觀察,周老已經能夠確定,淩冽是一個很可靠的醫師。

此時坐在這淩冽面前的是一個老大爺,淩冽一邊把脈,一邊笑著說道:“老大爺,今天我們的中醫店可不免費了,這個您是知道的吧。”

聽到這話,老大爺懊惱的直歎息:“你們免費給人看病,也不知道好好得宣傳下,害得我們離得遠點的根本就不知道這回事,要是知道的話,我昨天跑斷腿也得來呀。”

“那您今天不是也來了嗎。”淩冽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老大爺也笑了笑:“我都聽說了,這裏收費不貴還看的好,不到這來到哪去呀。”

”老大爺您張嘴。“淩冽拿著一個木棒示意道。

再看到老大爺嘴裏僅有的幾顆牙齒之後,淩冽無奈地說道:“大爺,您時候裝假牙啦,這幾顆牙齒根本就叫嚼不動東西,您現在還是胃潰瘍,要是再不換口牙,腸胃負擔會更大,到時候胃癌都有可能。”

說罷,淩冽就起身給大爺配好了藥。

“十塊錢大爺。”淩冽笑著說道。

這價格確實很低,低的淩冽都看不下去,但周老才是老板,他怎么定的,淩冽就怎么辦。

付了錢的老大爺卻是坐在板凳上久久不離開,這讓後面排隊的人都開始著急了。

淩冽笑著問道:”怎么了大爺,還有什么事嗎?“

老大爺直接說道:“你就給我配個牙唄。”

淩冽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們這裏可沒有這服務,您裝假牙還是得去牙診所。”

但大爺還是有些扭捏說道:“可是你們看病便宜啊,我要是找那些人,他們張嘴就是幾萬,我哪裏去弄這么多的錢啊。”

這個情況淩冽也明白,外面的那些藥店,特別是牙診所,看個病就好像被打劫了一樣,一般的百姓根本就去不起。

淩冽把手伸下去,想從錢包裏拿出來幾百塊錢給這位大爺。

幾百塊錢對淩冽來說已經算不得什么,但是周老卻是按住了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這么做。

淩冽愣了一下,看到了周老嚴肅的目光,他只好作罷。

“大爺,您回去吧,這藥一天吃三次,飯後吃,這牙雖然貴,但就算是弄一副質量差的,也必須要弄,您回去吧。”大爺歎了一口氣,這才離開。

中午休息的時候,周老親自做了兩碗炸醬面,淩冽一邊吃一邊誇贊。

面吃完的時候,淩冽還是忍不住問道:“我看那老頭挺可憐的,為什么您不讓我幫他一下。”

周老的心腸很善良,這看病的良心價格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淩冽問這個問題,似乎在周老的意料之中,他笑著說道:“這個社會,一千塊錢算多嗎,就算他是個農民,他能拿不出來一千塊錢?再說了,就算他拿不出,他的兒子和女兒又豈會拿不出。“

“可是”淩冽還想說些什么,只是被周老給打算。

“我不想教育你什么,但是有些事情我還是很有發言權的,當醫師的,有個好心腸是必須的,但是永遠都不要忘了自己的職責,你的職責就是給人看病,在看病的時候什么都不要去管。”

周老把最後一口面吃了下去,繼續說道:“如果他愛惜自己,你不給他錢,他也會籌到錢去買牙,如果他不愛惜自己,你給了這錢,也肯定被花到別的地方,這一個人的背後可以說道說道的東西太多太多了,你管多了,管習慣了,這重點就不在看病上了,自己也就亂了,你既然是醫師,就應該只管疾病,這已經是最大的善意。”

淩冽靜靜吃著面,尋思著周老給自己講的這些道理,突然門外面傳來了一陣吵鬧的聲音。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