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高三陪读睡一张,陪读睡觉怎么办

高三陪读睡一张,陪读睡觉怎么办,淩冽放下了碗,趕緊向外面跑過去。

本來有些人為了排隊看病,中午休息的時候也在門口站著不離開,但是周老卻是把門強行關上,說必須休息半小時。

淩冽能理解他的意思,只有醫師把自己給調養好了,那才去給別人看病,如果自己的身體都搞得一團糟,那還有什么能力看病呢。

但是這時候門外等候的人都被五個小混混給趕走了。

其中一個黃毛直接一腳踹開了中醫店的門,大聲喊起來:“周老頭你給我出來,趕緊的。”

淩冽剛邁出了一步,周老就立即拉住了他,示意他去後面的小倉庫裏待著。

淩冽沒有上前,但也沒有去小倉庫。

周老等著眼睛對那幾個小混混呵斥道:“你們幾個給我滾出去,再不出去我可就要報警了!”

“報警啊?那你就報啊,要不要我手機借你用用啊?”黃毛咄咄逼人的走了上來。

老者明顯是被這幾個人經常欺負,當看到其中有幾個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草藥的時候,老者直接咬牙說道:”你們又想怎么樣?“

“還算你識相,聽說你這個老家夥最近的生意不錯啊,這么好的生意都不知道來孝順大爺,還讓我來親自找你,真是反了天了!”黃毛越發逼近。

淩冽嘴角帶著微笑上前一步,這五個渣渣都不夠他一個手指頭打的。

但就在淩冽想要動手的時候,兩個婦女駕著一個老太太快步走了過來:“老先生,老先生你快給看看,這一口氣沒上來,俺娘快撐不住了!”

周老趕緊往前走,想看看病人的情況,但是黃毛卻把腿往櫃子上一放,笑著說道:“想繼續做生意?可以啊,先拿個五千塊錢出來,咱哥幾個立馬就走。”

“混賬東西!”著急給病人看病的老先生一時著急,直接揮手打了過去。

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頭怎么可能打的過一個健壯的年輕人。

那黃毛更是帶著挑釁的笑臉,想要一拳打倒這個老家夥。

但誰知道就在下一秒,黃毛的身體就在老先生一巴掌的作用下,身體像是一個陀螺一樣在原地轉了五六圈,然後狠狠地倒在了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這么一下直接摔斷了他的兩個大門牙,帶著滿嘴的血,黃毛大聲喊道:“還愣著幹什么,趕緊給我上啊!”

其餘四個人還在愣著,他們欺負這位老先生,老先生重來都沒有動過手,但是現在只是一個巴掌就有這么大的威力,實在是讓人覺得恐怖。

在老大的命令下,其餘幾個人也都不管三七二十一了,都沖了上去。

周老本就是想趕緊去救人,心裏著急,也就隨手扇了過去,但是這一扇不要緊,四個年輕力壯的混混直接飛出了門外。

周老根本就沒有理會那幾個人的哀嚎,他趕緊跑到那位老太婆的身邊,立即做了些搶救的措施。

從頭到尾,周老看起來都非常的淡定,治好了人之後,這才松了一口氣。

而來鬧事的那五個人,早就爬起來跑的沒影了,周圍全都是對周老的感謝之聲。

“沒想到您還是一位大俠!”

“德藝雙馨,武藝超群!”

“周老原來不是打不過,只是一直懶得對他們出手罷了。”

對於這么多的人的恭維,周老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回應這些人的話,剛才他確實是有如神主一般,手那么輕輕一揮,就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淩冽則是站在後面笑了笑,在這個距離之內,淩冽用真氣幫周老打一架,根本不是什么難事。

在眾人誇獎周老的時候,淩冽卻發現剛才被周老救治的老太太一直精神不振,還是不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看著她的面色越來越深,淩冽意識到問題不妙。

他隨手抓了幾味藥,然後笑著走到老太太的身旁,把藥遞給了她。

與此同時,淩冽的一只手還落在了老太太的後背上,一股真氣從淩冽的手裏進入了老太太的身體。

雖然周老確實讓老太太恢複了意識,但卻是沒有弄清楚老太太的病灶。

似乎是有什么東西堵住了老太太的呼吸道,這才讓她的臉色一直很難看,現在也正變得更加難看。

那股真氣順著淩冽的意願在老太太的身體裏推動,就在旁邊眾人說話間,老太太突然低下頭,吐出了一大口沒嚼爛的饅頭。

年齡大了的人,做事自然會愚鈍一些,估計是在吃中午飯的時候,一時心急噎到了。

只不過送來的時候那面團已經不在喉嚨,所以周老沒能發現。

看到老太太吐出的東西,她的兩位家人連連感謝,非得要給周老塞紅票子。

但周老卻是只收了藥錢,嘴裏還念念有詞:“是我錯了。”

周老深有意會地看了淩冽一眼,但淩冽只是嘿嘿笑了笑說道:“這是一個特例,並不怪您。”

雖然周老歎了一口氣,但他最終還是笑著說道:“我原本以為我學到的知識已經足夠用了,沒想到現在還是不夠,趁我現在還能給人看病,一定要再多學習一下才是啊!”

說這話的時候,周老的臉上似乎滿滿地幹勁。

他本就是一個很看得開的人,有這樣的反應也是情理之中,但是這么大的年紀還喊著學習,真的給人一種不服老的倔強。

淩冽有意無意看了一眼醉仙女的牌位,周圍的熒光似乎更明顯了一些,淩冽以為自己看錯了,他擦了擦眼睛繼續看去,那些微弱的熒光依然存在。

淩冽的心情有些激動,難道說書上說的都是真的,自己為醉仙女積德的做法是可行的。

只是淩冽心裏還是沒有個底子,醉仙女到底什么時候才能醒過來。

到了晚上,淩冽繼續繼續在城市裏徘徊,這一次他沒有去鬧事,而是想去偏僻一些的地方尋找一下線索。

但是好好的走著路,淩冽的腦袋突然狠狠地疼了一下,這種疼痛如同是用銀針再刺激大腦最敏感的神經。

疼痛難以忍受,但是淩冽卻是哈哈笑了起來,不過這一笑,疼痛更是加深了幾分。這種頭疼的感覺太難受,但也實在是太美妙了,當初醉仙女督促自己用功練習,腦袋裏的鎮魔圈發威,就是這種感覺。

很快,淩冽就趕緊捂著腦袋求饒:“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嘛”

這段日子淩冽一直在擔心醉仙女的安慰,畢竟經過上次的那場大戰,她受的傷實在是太嚴重了。

只是這段時間完全沒有醉仙女的動靜,淩冽的這顆心也一直在懸著。

雖然腦海裏的疼痛不好忍受,但淩冽懸著的一顆心也終於落了地,能夠驅動鎮魔圈的人,只有醉仙女一個。

所以感受到疼痛的時候,淩冽就知道醉仙女已經回來了。

“你竟然還有臉笑?我沒在的這段日子裏,是不是覺得就可以偷懶了,你體內的真氣幾乎沒有半點提升!”醉仙女的聲音非常嚴肅。

從開始教淩冽開始,她就已經說明了持之以恒的重要性,但是自己沉睡了這么長的一段時間,淩冽的進步簡直就可以忽略不計,也難怪她會這么生氣。

“我錯了醉大姐,最近豫州的事情太多,我哎呦呦疼疼疼”淩冽話還沒說完,腦袋裏的疼痛就再次出現,他只好抱著頭,減輕一下痛苦。

但實際上這樣做絲毫沒有作用。

醉仙女冰冷說道:“沒有進步就是沒有進步,不要找那么多的理由,你在天京被追殺的時候,打不過人家,可有人聽你說打不過的理由?”

淩冽咬牙使勁地點了點頭:“對,你說的是,我今天就開始加倍訓練!”

”哼,你以為這樣就夠了嗎?你現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戰鬥,如果說的簡單點,就是殺敵,能殺多少是多殺,以生死搏鬥為磨煉,以殺人來增強自己的意念。”醉仙女的聲音依然非常淡定。

不管是地府的人還是東陽的人,死在淩冽手上的確實不在少數,但殺人並不是遊戲,也絕對不像是說說那么簡單。

淩冽有些不解地說道:“你說的對,現在東陽人已經來到了豫州,我也想殺人,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們藏在了哪裏。”

“向左八百米,有一間民宅,民宅裏有三個東陽武士,你現在就去把三個人給我解決掉。”醉仙女似乎並沒有花費什么精力,就用她的感知成功找到了東陽武士的身影。

一聽到這話,淩冽立即興奮地拔出了冷夜劍,准備好好的大幹一場。

但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冷冷說道:“把冷夜劍放回去,對戰這三個人,我不許你用劍。”

淩冽愣住了,經過大大小小的這么多唱戰鬥,他早就把冷夜劍用的非常順手,冷夜劍也不知道已經結束了多少高手的性命。

而且經過一次次地錘煉,冷夜劍在淩冽的手上越發威風,也成了淩冽戰鬥時必不可少的得力助手。

錘煉冷夜劍也一直是醉仙女監督的,但是現在醉仙女卻要讓淩冽放棄使用冷夜劍。

“如果你想要變得更強,就乖乖聽我的話,武器是工具,但是太過依賴武器,絕對是一件大錯特錯的事情,如今你已經對冷夜劍上癮了。”

“上癮嗎?”淩冽歎息了一聲,剛開始他只有在遇到強敵的時候才會用冷夜劍,但是現在,只要有一點戰鬥的事情,他就不自覺地去拔冷夜劍。

從剛開嫌棄冷夜劍的笨重,到用冷夜劍暢快戰鬥,他已經喜歡甚至是依賴上了冷夜劍的這種大刃無鋒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說是上癮,也一點都不為過。

既然醉仙女都已經這么說了,那么淩冽就決定好好的做一次改變,他把冷夜劍放了回去,但身形卻是沒有停止,直接向著醉仙女說的那個方向沖去。

正如醉仙女所說的一樣,那是一間很簡單的房子,裏面正有三個男人在打牌。

淩冽站在樹上觀察了一會兒,這些人看起來和普通的居民沒有什么區別。

但看起來像不能代表一切,為了驗證醉仙女的話,淩冽直接把一個石子向著小屋的門上彈了過去。

在石子敲擊到木門的那一刻,三個打牌打的很嗨的人,同時扭頭看向了門口的方向。

三個人的速度都很快,快到幾乎不需要反應的時間。

淩冽的心裏已經有了回數,這三個人就是醉仙女說的那三位東陽武士。

東陽武士的師父之一,其實是一只常見的動物,那就是貓。

貓有著敏捷的身手,行雲流水的攻擊手段,更重要的,是他們有著機敏的反應速度。

正常人的反應速度和一位高手的反應速度絕對不一樣,而三個人的反應速度這么快,就足以說明他們都是高手。

淩冽慢慢向著小屋的方向走去,就在他准備抬手敲門的時候,一把武士長刀直接刺透了木門,朝著淩冽的心髒刺了過來。

剛才淩冽用石子的刺探就已經引發了三個人的機警,現在聽到腳步聲走來,三人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殺人。

淩冽的身形急速後退,看著那把武士刀,他也笑了笑,這武士刀就已經證明了屋裏三個人的身份,這倒是不需要淩冽再去多費口舌試探了。

不過就在這一刻,小門突然被沖開,三把武士刀出現在淩冽的面前,武士刀本就透露著寒光,現在看著他們的主人,一個個更是面露凶相。

面對這三個人,淩冽也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看來醉仙女剛開始就給自己出了一個難題呀。

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淩冽現在面對的是三把精致的武士刀呢。

這三個人都是上忍,實力本來就很強,如果是有冷夜劍在手,淩冽也不會虛他們,上去就是幹,大不了挨上兩刀,然後就能把這三個人給解決掉。

但問題的關鍵就在於自己背著冷夜劍,卻不能使用,光是想想冷夜劍,淩冽的腦海裏就傳來了一陣刺痛。

明顯是醉仙女動了些手腳,好讓淩冽真的無法使用冷夜劍。

三個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以後,都面露凶相,很明顯是做好了把淩冽給砍成碎塊的准備。

沒有冷夜劍在手,淩冽就想著找點合適的東西替代。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