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儿子要我给他口可以吗,儿每天晚上要我

儿子要我给他口可以吗,儿每天晚上要我“倒不是我想要趕你走,你這樣的人才我巴不得把你留下來,但是我知道你有跟重要的事要去做。”周老笑著說道。

只不過淩冽卻是有些猶豫。

看到他這個樣子,周老明白他擔心什么:“你都讓我這小店起死回生了,我幫你照看一個小小的牌位自然算不得什么,而且這兩天我閨女就過來,他也是學醫的,有她幫忙,咱這小店忙的過來。”

看著老先生都這么說了,淩冽趕緊起身感謝。

在一口氣診斷了十個病人之後,這才匆匆告辭。

淩冽在豫州也有自己的百草廬,但他卻沒有把醉仙女的牌位放在那個地方,就是因為百草廬的商業化氣息太過嚴重,聚集的善緣也不精純,就算那能量能夠喚得醒醉仙女,但也絕對達不到讓木牌生根的地步。

只要小店在運營,那么木牌對醉仙女的補益就不會停止。

雖然根據醉仙女的描述,這木牌對她的作用還緊緊是天上的一點星光,發揮不了什么實質的功能。

但聚沙成塔,積水成河,淩冽相信隨著菩提木的生根發芽,對醉仙女的影響肯定也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這些事情只能慢慢地去體會,但是現在淩冽卻有一件十萬火急的事情必須去做,那就是搞清楚東陽人的陰謀。

淩冽直接向著豫州大學的方向趕去,昨晚他就讓喬峰好好的查一下那個東陽人和東陽夥夫的身份,最後的結果和淩冽想象的基本一致,那個人是一位大學教授,而且還是豫州大學的教授。

但是猜對了之後,淩冽卻是更加坐立不安,豫州大學有將近四萬個學生,這些學生可以說是整個豫州最重要的財富。

他們囊括了豫州各個重要的領域,無論是生物學還是化學,甚至是醫學,它都頗有建樹。

而且還有一件讓淩冽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妹妹穆靜心也在豫州大學裏讀大一。

如果東陽的計劃真的會在豫州大學裏進行,那就相當於是在這大學裏面安裝了一枚無比恐怖的炸彈,學校裏的每一個學生都面臨著生命安全。

來到豫州大學校園裏的時候,這裏的學生成群,有說有笑,根本就沒有意會到自己面臨的危險。

此時在學校的一角,陸天明正在幾位女大學生的圍堵下站在了一個牆角裏面。

“哇,真的是小霸王耶,我們見到真人啦!”妹子們小聲嘀咕著,卻是圍著陸天明久久不願意散開。

“我說你們別這樣,這樣讓我很困擾啊,我是真的有事。”陸天明一邊撫弄著自己的板寸,一邊擺了一個姆特一樣的專業姿勢。

他身上的肌肉線條也在這個時候全部顯現,很明顯這是在故意顯擺。

但是妹子們可不管這么多,他們看到自己的偶像這么帥,這么男人,一個個都瘋狂地尖叫起來。

大熊在人群外面吐了一口口水:“這都什么世道,老子打起架來能讓他一個手,怎么就沒人圍著我尖叫?”

這話剛說完,大熊就直接白了他一眼,因為淩歡白了他一眼。

現在淩歡可是特戰小隊的絕對領袖,這冰冷的性格和犀利的作戰手段,就連特戰小隊內部的人都有些害怕,而且那一手流雲飛刀用出來,更是殺人於無形。

現在就算是大熊和陸天明加起來,也不一定是這位女隊長的對手。

所以這個時候大熊趕緊笑了笑說道:“隊長你別生氣,看我怎么把這個家夥給你抓出來!”

大熊壞笑了一下,這就擼著袖子准備走上去,好讓陸天明這家夥出醜,但他還沒往前走幾步就退了回來。

因為一個更厲害的人正向著陸天明走去。

靠近了陸天明,淩冽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打了下去,直接扇到了陸天明的後腦勺上。

陸天明一個踉蹌,剛想反擊,但看到偷襲自己的人是淩冽之後,立即就慫了,嘿嘿笑著說道:“師父,怎么是你呀。”

那些圍觀的妹子看到小霸王被襲擊了還興奮了一把,這樣就能看到青春偶像劇裏的場景了,小霸王肯定要把這個挑釁的人給打趴下。

但誰知道陸天明竟然這么慫。

“天哪,這還是小霸王嗎?”

“怎么這樣啊,散了吧散了吧。”

妹子們紛紛失望的散開,陸天明卻是無比心痛的說道:“師父,你這招也太絕了吧,我的粉絲啊。”

雖然有很大的怨念,但是在淩冽的面前,陸天明必須慫。

如果陸天明不是認同淩冽的能力,以他小霸王的脾氣絕對不可能甘願拜師,要是和淩冽頂撞,那最後一定死的很慘烈。

看到剛才還神氣十足的陸天明直接吃了癟,大熊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但誰知道淩歡直接從後面踹了他一腳,大熊也趕緊忍住了笑意,臉上恢複了嚴肅的表情。

淩冽直接向著校園內部走去,特戰隊的成員們並沒有立即跟上,而是和淩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向著裏面整體推進。

一個小小的黑色別針飛過來,淩冽雙手一抬,就輕松的夾在了手裏,他二話不說就把這別針放在了自己的衣領上。

這是目前最先進的對講機,特戰小隊被淩冽訓練出來以後,就一直在面對最有難度的任務,所以配備最頂尖的裝備也是理所當然。

淩冽直接說道:“今天不到萬不得已不殺人,這裏是學校不是荒野。”

根據喬峰之前交代的情報,這個加藤因為工作的認真,和在生物學上做出的貢獻,早就被官方授予了綠卡。

據說他每天都要花費十二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做試驗,就算是不做試驗的時候,也在豐富著實驗方面的內容,有時候獨自一人在實驗室裏待到深夜,也並不奇怪。

從得到這份情報的時候,淩冽就已經開始懷疑,在東陽也有很多名牌大學,而且那些大學的設施和配置比豫州大學還要好的多。

為什么加藤不遠萬裏來到了華國,沒日沒夜的做科研,卻是在為華國的一所學校做貢獻。

他得到的酬勞一定很豐富,但淩冽已經意識到,這絕對不可能是錢的問題,加藤更不是那種能忘記自己家鄉的人。

他每天都在地攤上吃那特殊的日式烤魚就已經能說明一切。 加藤為豫州大學所做的事情看起來是那么的偉大,但是偉大到一定境界也就成了蹊蹺。

淩冽絕對不會相信一個東陽人會無緣無故甘願為華國做出這么多的貢獻,所以真想也就只剩下一個了,那就是加藤在大學裏主要研究的項目並不是他發表出來的那些。

那些只不過是他研究中的邊角料,加藤的目的,恐怕是利用華國提供給他的資源,來研究出東陽所需要的東西。

不僅能省去很多的開支,更是很難讓人看透他的真實目的。

所以現在淩冽幾乎可以肯定,在前面實驗樓中的加藤實驗室裏,必定埋藏著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這秘密,多半是和華國人獨有的血脈有關。

東陽人練習的多是體術,好讓身體如貓如豹一樣敏捷,所以他們才研制出了幻影之術和刀花這樣得絕技,如果身體的強度沒有達到一定的地步,強行學習這兩個功法只會傷及本身。

因為對血脈一無所知,他們甚至把天京五大家族的強大和血脈聯系到一起。

對於這華國人獨有的東西,東陽人想必也很渴望擁有,很難想象,如果身形迅捷的東陽武士再有血脈的力量,那絕對會非常恐怖。

上忍在武王的面前,再也不需要以人數取勝。

東陽人的目標淩冽覺得自己猜的差不多了,但他還是無法想象他們到底采用了什么樣的方法。

“實驗樓的第八層,整層都屬於加藤實驗室,大熊和天明跟著你進去,我們在外面待續而動,哥,你要小心。”淩歡的聲音在淩冽的耳邊響起。

這別針貼著淩冽的鎖骨在震動,聲音通過骨傳導被淩冽聽取。

但是現在淩冽已經來不及感慨這技術的神奇了,他直接走進了實驗樓,大熊和陸天明則是緊隨其後。

“其餘所有人按照計劃行事,實驗樓周圍若是出現任何可疑動靜,即刻制服。”淩歡本來是想說即刻抹殺的,但是既然淩冽吩咐了在校園裏盡量不要殺人,她也只好臨時改變了命令。

聽到淩歡有條不紊地指揮著,淩冽的嘴角也露出了微笑,果然淩歡已經成長成一位合格的軍官了。

電梯到了八樓之後,淩冽直接打開了門,向著實驗室裏面走去。

只不過裏面的那道門卻是一個指紋識別的自動門,看著這扇門,淩冽後退了一步。

而大熊就在這個時候直接牟足了勁,朝著那玻璃門沖了過去,下一秒的時間,這玻璃門碎裂成了渣渣。

大嘴驕傲咧著嘴笑了笑,給陸天明擺了一個得意的表情,但看著陸天明跟著淩冽進去了,他也不再臭屁,趕集跟了上去。

”就在大熊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淩冽又突然停住了腳步。”

在三個人的面前,加藤教授正坐在一個小桌子前,慢慢吃著手裏的壽司。

他直接用筷子夾起了盤子,要請淩冽吃,但淩冽只是笑著搖了搖頭。

“著一定是夫人做的吧。”淩冽笑著問道。

但是加藤卻不苟言笑地說道:“我這半輩子都已經獻身給了科學,沒有妻子和兒女。”

這話明顯是在騙人,雖然這個加藤非常削瘦,但是有無兒女的氣息差距是很大的,當過父親的人和沒當過父親的人,無論是眼神還是說話時的神情,都有很大的不同。

雖然加藤說謊的時候神情沒有任何波動,但是作為一個科學家,他卻妄圖在一個醫師的面前隱藏自己的身體氣息。

“我明明給你留了地址,那也許是你痊愈的唯一希望,可是你最終都沒有來,難道是不相信我?”淩冽笑著問道。

“不,我並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中醫,中醫根本就不是科學,而我是科學工作者。”加藤說這話的時候很淡定。

淩冽則是笑著說道:“也許你說的很對,但是從我進門的方式你應該看得出來,我今天可不是來給你講道理的。”

說完這話,淩冽就直接給身後的陸天明和大熊做了個手勢。

兩人立即往更裏面的方向走去,但是這個動作無疑是激怒了加藤,他直接吼了起來。

剛才還是個斯文講道理的教授,在淩冽直接不給他講道理的時候,他似乎沒弄明白淩冽的套路。

但無論如何,他的態度很明顯,就是不讓淩冽再進去。

不過大熊和陸天明可不會在意他的感受,兩人繼續往裏面走去。

“你們沒有搜查令,不能隨便進我的實驗室!”東陽教授大聲咆哮著。

而淩冽則是把令牌往教授面前的桌子上一扔,根本就無視他的阻撓。

“你們休想騙我,這絕對不是搜查令!”教授冷著臉說道,這種令牌估計在幾百年前的華國還可以流通,現在的搜查令都是蓋著章的文件。

“我也沒說這是搜查令啊,我只是想告訴你,有這個令牌在,就算警察來了也得配合我行動!”淩冽微笑著扭頭看了他一眼,便帶著特戰小隊繼續往裏走。

這牌子可是執法者的牌子,專門對付那些對平民有危害的高手。

教授沖了過來:“我是外聘的教授,我的權益受法律保護,你這樣做是在對東陽挑釁!”

“是是是,我的大教授,你確實受我們國家的法律保護,只可惜你是一個白眼狼,吃著我們的飯,拿著我們的工資,還受我們法律的保護,但是,你卻妄想傷害這個國家!”

“你這是胡說八道,你給我站住!”這時候教授似乎很緊張,因為淩冽已經走到了一個精致小門的門口。

這位大名鼎鼎的東陽教授越是激動,淩冽就越是知道,自己已經解除到了正確的地方。

淩冽咧嘴笑了笑,直接打開了這個小門,特戰小隊的成員立即沖了進去。

但很快他們就走了出來,陸天明說道:“師父,裏面沒啥有價值的東西,全部都是雜物。”

聽到這話,淩冽愣住了,從剛才加藤英的表情來看,這裏絕對不可能僅僅是一個雜物間這么簡單。

淩冽親自走了進去,用手電在裏面來回找了好久,也實在沒有找到什么值得懷疑的東西,難道真的是自己搞錯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