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瞒着家人领结婚证,哥你真厉害我下面都肿了

瞒着家人领结婚证,哥你真厉害我下面都肿了,淩冽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後背,摸到了冷夜劍的劍柄,但是很快他還是松開了。

看到他竟然放棄了這個寶貴的機會,醉仙女有些疑惑的說道:“你不是一直想要這個機會嗎?現在我明明給你機會了,為什么你又不用了?”

淩冽只是笑了笑,眼睛深情地看著自己面前不遠處的身影。

“你可知道,你面對的是怎樣的一個人。”醉仙女鄭重地提醒道。

憑氣息來看,她是一位實力也不輸於淩冽的高手,這一點淩冽心裏自然明白。

即便是這樣,淩冽還是笑了笑:“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我更知道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我今天絕對不會用冷夜劍。”

面對昔日的玩伴,曾經為了救淩冽而犧牲自己的女孩,淩冽做不出刀劍相向的事情。

聽到他這么說醉仙女冷哼了一聲:“懶得理你,老娘還是繼續睡大覺去了,這件事情,你自己解決吧,千萬不要被人打的找不到北就行,到時候老娘也跟著丟臉。”

說完這句話醉醉仙女的聲音就完全消失在了淩冽的身體裏。

這一次淩冽違背了醉仙女的意思,肯定讓醉仙女有些生氣。想必這一次醉仙女肯定不會再幫助自己了。

但他很快就提起了精神,注視著阿蝶,阿蝶可不會給他太多准備的時間,他直接反手抓著帶著毒素的匕首。飛快的朝著淩冽沖了過去。

剛才阿蝶在淩冽的身上劃出來的傷痕,到了現在還沒有完全恢複,那種毒素更是通過傷口滲透到了淩冽的身體裏面,即使淩冽身上有龍鳳血脈,但在這種霸道的毒素面前,他還是有些無可奈何。

只有地府的毒素才有抑制血脈之力的毒性,淩冽也不是第一次在這方面吃虧了,只是萬萬沒想到,第二次和此類毒素的相遇竟然這么快。

如果不想被阿蝶刺的渾身窟窿,最後血被榨幹而死,唯一的辦法就是和阿蝶保持距離,不要讓她靠近自己。

當阿蝶再次靠近的時候,淩冽的身形一閃,飛快的繞到阿蝶的身後,雖然手臂上再次被阿蝶給砍出來了一道傷口,但是與之對應的,是淩冽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反擊的機會。

淩冽直接抬起了手臂,如果這一掌打下去,肯定能夠讓阿蝶受到重創,從而喪失行動的能力。

唯一的辦法就是最好的辦法,現在阿蝶根本就不理會他的話,淩冽心裏非常的清楚,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把碟給打倒,以後的事情從長計議。

但是就在最好的時機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淩冽猶豫了。

明知這是最好的辦法,這樣做也有機會讓阿蝶從這苦海裏面解脫。但是淩冽最終還是放棄了。他無法對阿蝶動手,即使是簡單的一掌。

反應過來的啊碟,直接把手中的刀向後狠狠的刺了過去,直接刺中了淩冽的肩膀。

淩冽趕緊向後退去,不過這時候他肩膀上的鮮血正瘋狂的噴發出來,由於後退的速度過快,這鮮血在空氣中留下了一道懸浮的血橋。

腳步停止的時候,空氣中的血液也直接砸落在地上,揚起了許多塵埃。

“果然還是無法對你下手呀。”淩冽看著面前啊碟歎了一口氣。

此時淩冽的感情很複雜,阿蝶在他的眼裏,代表的不僅僅是親情和友情,更有一種讓人窒息的愧疚。

這么多年以來,淩冽每記得阿蝶的樣子,總是心痛不能自已,現在這個大活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他又怎么可能不激動呢。

如果不是淩冽小時候自己的內次選擇,也許現在他自己也變得和阿蝶一樣,成為了地府的殺手。但就算那樣,也好過現在,起碼那樣阿蝶身邊還有一個陪著她受苦的人。

只可惜事情的發展從來不是淩冽能夠掌控的,現在他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傷,再這樣戰鬥下去啊他的傷口會越來越多,而且傷口無法愈合,淩冽只能流血過多而死。

“我知道你恨我,但是,阿蝶,等我,我一定會努力把你給救出來!”

既然無法對阿蝶動手,那么想要拯救阿蝶的唯一的辦法也就是殺死啊控制阿蝶的那些人。

不過今天淩冽是沒有這個能力了,再繼續對戰下去,他只能被阿蝶活活打死。

無奈之下,淩冽只好轉身逃跑,只要他繼續殺東陽人,那阿蝶就不會放棄追殺他。

這畢竟不是一個一天玩完的遊戲,所以在淩冽看來,以後還有很多和阿蝶見面的機會。

這一次他的當務之急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兩人你追我趕,頻頻交手,而一直在後對的淩冽越來越狼狽,在來到一座大橋上面的時候,淩冽直接從大橋上跳了下去。

跳進濤濤的江水中,如在沙堆上扔下去一粒芝麻一般,根本就不好發現。阿蝶站在橋上向下看去,已經看不到任何的東西。

滔滔江水把淩冽淹沒,如此湍急地河流裏,想要活命也不是個簡單的事情。

但是經過醉醉仙女的訓練,現在的淩冽水性非常的好。就算是阿蝶從橋上面跳下來,在水裏面也絕對追不上淩冽。

在一個雜草叢生的江灘上。淩冽一點點地從大江裏爬了上來。他本來就受了很重的傷,在水裏面又跑了這么長的時間,樣子看起來能多慘就有多慘。

而且經過江水的汙染,淩冽身上沒有愈合的傷口更是變得狼狽不堪!

他現在非常需要治療,需要靜養,就算身子是鐵,被這么折磨一番若不好好恢複,那最終也只能變成一塊廢鐵。

但是現在淩冽很累,有那個功夫給自己處理傷口,他寧願趴在江灘上,好好的休息一會兒。

也許身體的疲憊只是冰山一角,真正讓淩冽感覺到難受的,是他的內心。

也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在他的身體裏說到:“這就是逞強的下場,既然你不舍得傷害別人,那么別人就會無盡的傷害你。這就是社會,就是世道,如果不想被傷害,那就不要去做銀熊,寧願成為一個狗熊去傷害別人!”

醉仙女說的話淩冽都懂,而且淩冽也知道,醉仙女經曆過的事情。是自己無法想象的,但這個時候淩冽還是笑著說道:“我不後悔。”

對醉仙女無言,這時候的淩冽就是一個榆木疙瘩,醉仙女也懶得和一個榆木疙瘩打交道。醉仙女繼續陷入了沉默。但沒過多大會兒,淩冽又感覺到自己的肚子裏面慢慢滋生出了一股暖流,這溫暖的氣息流遍自己的全身,不但增強了血脈之力,而且似乎還壓制住了毒性,使得淩冽的傷口得以恢複。

淩冽像是一個死人一樣,擺了一個大字躺在河灘,僅僅只是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他的傷口就已經恢複了大半,感受到身體的奇跡,淩冽並沒有多少驚訝,因為他知道這肯定是醉仙女的能量。

雖然每一次醉仙女總是一副不在乎自己的樣子,對自己的態度更是很冷漠,但是關鍵的時候,醉仙女又總會伸出援手。

淩冽嘿嘿地笑了笑,但立即就感受到肩膀上傳來一陣劇痛,剛才全身都被毒藥給麻木了,所以根本就沒注意到這檔子事,淩冽現在才注意到自己的肩膀上還插著一把刀,那是阿蝶的刀。

咬緊牙關,淩冽趕緊把這把刀給拔了出來。

黏附在這把刀上的血跡已經全部變成了黑色,也彰顯著這把刀的毒性。

趁著身體裏留下的那股能量還沒有完全的消失,肩膀上的血洞也得以恢複。

只是這一番折騰下來,就算有醉仙女的一番滋養,淩冽的面色也已經發白。

他直接從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來一塊布條,把那刀好好的給包裹在手裏。

淩冽已經這種毒素上面吃過兩次虧了,他必須抓緊時間研究出這種毒藥的解藥,就算下一次再和阿蝶,也不至於落得這么被動的下場。

在自己沒有破掉地府和東陽的陰謀之前,他真的不想再和阿蝶見面,因為那樣只能說明兩人還要進行一場惡戰,但是憑借地府做事的手段,淩冽知道,阿蝶很快還要再次向自己動刀。

冥冥之中,有些事情根本就無法抗拒,既然必定到來的事情,淩冽也只好時刻准備著去面對。

回到了家裏,飯飯依然歡快的飛來飛去,不過現在淩冽的心情很糟,沒什么心情陪著飯飯玩。

但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的靈體突然從淩冽的胸膛處飄了出來。

“醉大姐,你這樣沒問題嗎?”淩冽有些擔憂地問道,他知道醉仙女還沒有從前一段時間的大戰中完全恢複,所以這時候心裏也是十分擔心。

醉仙女只是不屑地笑了:“我還不至於淪落到讓你關心的地步。”

這話說的很沒良心,但淩冽還是咧嘴笑了笑,這才符合醉仙女的風格。

不過下一秒,淩冽就呆住了,在天空中飛來飛去的飯飯,竟然在醉仙女的肩膀上停了下來。

而且在醉仙女伸出手來摸了摸他的時候,飯飯還很乖巧的用頭蹭了蹭他的手掌。

這簡直太神奇了,醉仙女明明是靈體,怎么可能承載的住實體的飯飯?

難道現在醉仙女已經慢慢開始自己實體化了?這事情越想越不可思議,淩冽試探著伸出了手。

只不過光顧著好奇了,手伸出去的方向似乎不是那么文雅,他的手指直指醉仙女的胸前。

很快,淩冽就收回了手,捂住了自己的腦袋,剛才那鎮魔圈又產生了一陣波動,害的淩冽的腦子裏就好像地震了一樣。

淩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誤會誤會,我就是好奇飯飯怎么可能落的到你的身上?”

“它為什么不能落到我身上?”說這話的時候,醉仙女還狠狠地白了淩冽一眼。

但淩冽只是假裝沒看到她的眼神,有些無恥地笑著說道:“他是真實存在的,但你是”

“靈體也是真實存在,只不過在狀態上有差異而已。”

“對對對,醉大姐,我也是這個意思,既然有差異,你的身體現在應該不足以肩負起一只鳥兒的質量吧?”淩冽疑惑地問道,醉仙女在他的身體裏呆了這么長的時間,淩冽對於靈體這東西也早就有了很深的見解。

所以他覺得自己的疑問沒毛病。

醉仙女摸了摸飯飯的頭,最後笑著說道:“普通人當然會這么想,自然,我的身體無法承受普通鳥類的重量,那是因為我的身體不是實質,按照道理來說,實質只能支撐的起實質,靈質能支撐得起靈質,但是”

“但是飯飯既有實質也有靈質,所以這么一來,你能支撐得起她,她也就能夠落在你的身上!”淩冽搶答到。

但隨後他的腦袋就一陣疼痛,醉仙女冷笑著說道:“誰讓你打斷我說話的?”

淩冽幽怨地看了醉大姐一樣,這鎮魔圈是她的又不是自己的,鎮魔圈動不動那還不在醉仙女的一念之間。

不過要是這么下去,自己非得被醉仙女給震成一個腦震蕩。

就在淩冽想要抱怨又不敢抱怨的時候,醉仙女卻是平靜下來說道:“其實這只小朱雀的靈體,要比我現在高得多,她身上的許多秘密,就連我都看不透。”

聽到這話,淩冽驚呆了,醉仙女的許多能力就已經讓他暈頭轉向了,但是現在醉仙女卻說她自己都看不透飯飯,這科學嗎?

一天到晚只知道這裏撲騰撲騰,那裏撲騰撲騰的小二貨飯飯,竟然是個謎一般的萬花筒?

淩冽吸了一口冷氣,現在他恨不得就把這小家夥給放在一個防彈玻璃裏供奉起來。

但是飯飯卻只是對著他撲騰了兩下翅膀,好像在耀武揚威。

這時候醉仙女繼續說道:“如果不能讓他提升到更高的境界,那現在完全發揮不出真正的能力。”

淩冽最終還是松了一口氣:“我從來都沒想著靠一只鳥去做什么,就像你曾經說的,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不管飯飯最後成為了什么樣子,那都隨它去吧,如果它真有你說的那么神奇,那一定也有自己的思緒,也有自己想變成的樣子。”

說到這裏的時候,飯飯突然從醉仙女的身體上飛了起來,鳴叫了一聲就向上飛去。

只可惜這叫聲實在是太過稚嫩,惹得醉仙女捂嘴笑了起來。

但是淩冽卻愣住了,因為在黑獄島的時候,他還記得自己涅槃的時刻,當時腦海裏就是有一只火鳥沖天而起。

雖然現在的飯飯不管是體型還是氣勢,都和那火鳥相差了太多,但還是有三分的神韻相似。

現在淩冽是徹底相信了,飯飯的能力絕對不一般。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