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哥你用点力啊,大哥好痛拨出去二哥

哥你用点力啊,大哥好痛拨出去二哥“如果你下次還需要個導遊,不如就讓這只小家夥去試試。”醉仙女看著飯飯,認真說道。

淩冽知道醉仙女說的導遊,就是醉仙女為自己指路,而自己獵殺東陽武士這件事情。

如果不是醉仙女的感知能力,以東陽武士那些人的深入偽裝,淩冽根本就不可能殺掉這么多的東陽武士。

但飯飯真的能擔當大任嗎?能不能做,試試也就知道了。

但讓這么一只小小的鳥兒參戰,也是不能著急的事情,淩冽從書房裏找了本和神鳥有關的古籍,好好地讀了讀。

第二天一大早,淩冽就來到了菜市場旁邊的那家小中藥店。這藥店還沒有開門,但是門前依然已經排了滿滿當當的人。

沒過多大會,中醫店的門就被打開了,不過從裏面走出來的,不是周老,而是一個年僅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兒。

上一次周老就給自己提到過還有一個女兒的事情,而且那個女兒也是學醫的,所以淩冽瞬間明白,這個大概就是周老之前提到的那個女兒。

他笑著走了上去,本想好好的打一個招呼,但是這個美女確是瞪了她一眼。

“我說你怎么這么不講規矩呀,沒看到大家都在後面排隊嗎?怎么就厚著臉皮過來插隊啦?乖乖的去後面排隊!”

“我”淩冽面帶笑容,小麥色的健康皮膚看起來就很帥。

“我什么我,就算你長得帥又怎么樣,帥就了不起呀,帥能當飯吃嗎,趕緊排隊!”

“你?”

“你又想說啥,你信不信你要是還不排隊,我就直接打你一頓!”

說罷,那姑娘就直接揚起了自己粉嫩的小拳頭。

看著這姑娘的氣勢這么厲害,淩冽算是知道了,這女孩就是一個小辣椒呀。

只不過周老這么穩重的人,怎么會教出來一個如此潑辣的女兒呢?

看到淩冽不後退,小辣椒就抖了抖拳頭,瞪了瞪眼睛,似乎重新威脅了一遍。

看著她這幅樣子,淩冽只覺得這女孩有一種別樣的可愛。

也就在這個時候,周老直接從中醫店裏走了出來,卡尼到門外發生的事情之後,你趕緊把自己的閨女往後拉了拉,笑著說道:“我閨女就是這脾氣,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淩冽只是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事,但是這個時候姑娘卻是有些不甘心的說道:“爹,對一個不排隊的人,講那么多道理幹嘛?打他一頓,他就知道了!”

周老卻是嚴肅地說道:“不得放肆!這一個就是我經常給你提起的,我們的那位恩人!”

聽到自己的父親這么說,姑娘立即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怎么可能!”

周老有些不高興的說道:“什么叫怎么可能呀,他本來就是我們的恩人,難道你爹我還能弄錯不成?”

小辣椒還是將信將疑:“他怎么那么年輕呀?聽你說的那么厲害,我還以為你一個老先生吧,爹,該不會是您中了一個高級騙局吧?”

雖說幫助周老,淩冽也有私心在裏面,畢竟這個小店裏救的人越多,那么醉仙女的牌位能夠聚集的靈氣也就越多。

但這本來就是一個雙贏的事情,被姑娘說成了騙局,淩冽也是不知道怎么接。

倒是周老是真的有些生氣,舉起手就要打自己的閨女,但是小辣椒身手敏捷,立馬就逃回了店裏。

似乎是對自己的閨女無語了,周老無奈的搖了搖頭:“還請你不要見怪。”

淩冽笑著點了點頭,如果自己小氣到這種小事都放在心上的話,那恐怕早就被天京的那群人給氣死了。

反而小辣椒這么活潑的性格,倒是讓人覺得明朗。

只是淩冽想不明白,這么好動的女孩,怎么就能幫助周老打理店鋪呢?

周老帶著淩冽走了進去,這個時候淩冽才發現小辣椒已經坐在了周老的太師椅上。

本以為她是在鬧著玩,但誰知道第一位病人走進來的時候,她是真的給人把起了脈,而且看周老的表情,似乎一點都不擔心。

周老的性格十分謹慎,如果不是對自己的閨女有一百個放心,他絕對不會讓小辣椒坐在那椅子上胡鬧。

淩冽饒有興趣地站在一旁看了一會兒,才發現女孩看病還真是那么回事,把脈,詢問,叮囑,開藥,每一個動作都透露著周老的影子。

沒想到一個站著是瘋丫頭的女孩,坐著就成了一位成熟的中醫了。

既然周老的身邊有了這么一位得力的助手,那淩冽的心裏也放心了很多。

他走到那木牌的前面,看了看木牌的情況。

原來萌生出的根須已經慢慢伸進了土壤,而且還另外有四處有了生根的足跡。

如此的進度,已經讓淩冽十分的滿意,此時就連醉仙女都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本以為這是可有可無之事情,但是近日以來,我似是能感覺到些許精純能量入心。”

聽到這話,淩冽咧著嘴笑了起來。

“喂,那個傻蛋,別在那裏對著一塊木頭笑了,我爹把你誇成一朵花了,我根本就不相信,這會兒人少了些,你來跟我比一比。”

淩冽扭頭看了一眼小辣椒,似乎是周老出去會兒辦事去了,所以這姑娘就先不給人看病,趁著這會兒空想要和淩冽比比。

沒想到這姑娘不僅潑辣,竟然還好鬥,一會要是哪個男人娶了她,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你到底敢不敢呀,再不來,我爹就要回來了。”小辣椒有些著急地催促道。

淩冽嘴角帶著微笑說道:“你昨天傍晚,六點四十五分來的大姨媽。”

公然提起一個女孩的大姨媽,實在不是禮貌的事情,但淩冽認為對於這樣潑辣的一個姑娘,應該無礙。

小辣椒先是怒瞪了淩冽一眼,但似乎也在心裏核對了一下自己例假的日期,竟然和淩冽說的相差無幾。

隨後小辣椒就有些羞愧地低下了頭,僅僅是一句話,就已經說明那個男人比自己的醫術高明出不知道多少倍。淩冽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坐在了小辣椒的身旁,和她一起給病人看病。

此時,在賴寒蘭的辦公室裏,朱本旺把一箱寶貝放在了賴寒蘭的對面,笑著說道:“阿姨,我聽說你來這邊了,就早早的給家裏打了個招呼,這些東西是我爹讓我帶給你的一點小小禮物不成敬意,雖然晚了一點,但念在您侄兒我的誠意,你千萬要收下呀。”n

說這話的時候,朱本旺直接慢慢的打開了那個盒子,盒子裏面要么是金光閃閃,要么是晶瑩燦燦。很明顯裏面都是非常珍貴的首飾。

從朱本旺之前送出去的那聘禮,就已經說明了他們的財力,賴寒蘭也明白他們絕對不是小氣的人。

這盒子裏面東西的價值,她心裏也是有個數的。

賴寒蘭笑著說道:“你也知道,我們兩個家族本來就是世交,相互幫助是應該的,而且上一次實在是出師不利,我也沒幫到你什么,這點東西要不你還是帶回去吧。”

朱本旺這個時候趕緊笑了笑:“其實我來到這裏的意思你應該都明白,我們目的不在康牧曦,我爹是什么人你還不知道嘛,只要是有熱鬧,他肯定要湊一湊,現在豫州即將要發生大事,有大事才有大錢,所以他才提前派我來到這個地方,只不過我沒有想到這裏竟然還有幾個硬骨頭,所以後還需要和阿姨你多的合作,這樣我們才能達到各自的目的。”

聽到他這樣說,賴寒蘭冷著臉:“上次我們兩個也是合作,但是你好像並沒有發揮什么作用?所以你讓我怎么相信以後我們還能愉快的合作?”

朱本旺有些尷尬,但還是不放棄:“上一次,上一次只是我沒有做好准備而已,這一次我已經做了十足的准備,還請阿姨放心。”

“哦,那如果不介意的話,還請你說一下是什么准備,這樣我們兩邊都能圖個安心。”

“這一次我直接在這邊成立了一個太子黨,邀請了幾位大公子到這邊來,那些公子背後都是在天京有話語權的家族,到時候我們做什么事情,只要拉著他們,那就不怕做不成了。”

賴寒蘭繼續處理著自己手上那文件,笑著說道:“要是照你這么說,我直接找他們幾個家族合作就行了,幹嘛還要經過你的手?”

自信滿滿的朱本旺直接往沙發上一坐,笑著說道:“難道你還沒有看清楚嗎?在這裏也得爭鬥,絕對不僅僅是權利的爭鬥,還有一個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高手之間的爭鬥。”

賴寒蘭這個層面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世界存在著這么多的高手,她也知道高手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局勢的走向。

所以聽到朱本旺提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她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文檔認真的看著朱本旺說到:“我聽說你們確實和聶家有著關系,難道是聶家這一次的派人來啦,不過有些不可思議呀。你們只不過是聶家的那個哦,不好意思,我說話方式可能不太對。”

賴寒蘭的臉上露出了一個頗有深意的笑容。

朱家只不過是聶家的一條狗,這在天京早就不是什么新聞了。

朱本旺臉色有些不好看,但它還是強顏歡笑說到:“我承認,我們在聶家面前確實只是一條狗,聶家確實不會為了我們派出高手。但是這一次,我說的可不是聶家的高手!”

賴寒蘭疑惑的看著朱本旺,他也知道朱家的德行,如果連聶家都不給他們支持的話,那么幾乎就不可能有什么大家族派高手為他們作戰了。

看到賴寒蘭也都被自己給震驚了,朱本旺有些得意的說道:“你肯定也聽說過在天京發生的一些事情吧,想要那個人的命的可不少,只要我們確定能要了淩冽的命,那么那個家族就可以源源不斷地提供我們高手。

”常家?“賴寒蘭,有些疑惑地問道。雖然常家的實力非常強大,但是在上一次被常雨清給鬧過之後,這個家族似乎這段時間就老實了很多。

不光是常家,無論是誰,可能都沒有膽子再放肆的蹦躂。

”不,但也差不多吧,我說的是景家。“朱本旺笑著說道:”景家的高手明天就來,我們明天就開始行動,再加上那幾位公子的協助,我就不信他們不低頭。“

賴寒蘭微笑說道:”雖然你的計劃不錯,但我還是要提醒你呀,強龍壓不過地頭蛇。“

朱本旺卻是一臉得意的笑道:”強龍壓不過地頭蛇,那是因為強龍根本就沒有發力,只要發力了,我就讓他們從地頭蛇變成地頭蟲。“

雖然賴寒蘭並不相信她真的有這個能力,但是既然後面有大家族幫助,賴寒蘭也沒有再說些什么。

最後賴寒蘭把那一盒子值錢的東西全部收了起來,看到這一幕,朱本旺的臉上也露出了滿意的笑臉。

在臨走的時候,朱本旺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對了阿姨,我可是聽說了,您兒子昨天被淩冽欺負的可不輕,現在還在公安局裏沒有放出來吧,您就不打算去管管這事嗎,畢竟貴公子在裏面呆的時間越久,那得意的是淩冽,打的還是您的臉呀。”

聽他提到這些,賴寒蘭的表情立即就冷了下來,她看了一眼朱本旺說道:“這件事不需要你管。”

“嘿嘿,阿姨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笨啊,但我就算笨也看得出來,您是剛來到這裏,不想給人落下把柄,所以這事情到了現在都沒被幹預,但是你想想啊,那公安局明明知道貴公子的身份,卻遲遲不肯放人,這不就是欺負你嗎?”

“你到底想說什么?”賴寒蘭皺著眉頭問道。

“哎呀,您可能還沒打聽清楚,那公安局的局長江崇武可是淩冽的結拜兄弟,打了貴公子的還是淩冽,這不就已經很清楚了嗎,我還用多說嗎?”

“砰!”賴寒蘭的手掌狠狠打在了桌面上,臉上的怒意相當可怕。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