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姐,我握住姐姐那两座山峰

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姐,我握住姐姐那两座山峰,江崇武剛掛掉向振華的電話,另外一邊就有人進來報道說是天京的一位長官過來了。

他雙手交叉在一起,在面前活動了一下,立即說道:“把我們的證人叫來,看來今天注定不太平啊。”

下面的人立即去辦,江崇武則是戴好了自己的帽子,向著景物大廳走去。

在一個小會客間裏,一位表情相當嚴肅的婦女坐在了那裏,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嬉皮笑臉的胖子。

雖然江崇武從來沒有見過兩個人,但是因為這裏的職責,但凡是有什么大人物來到豫州,他們必定會收到通知。

賴寒蘭倒算不上是什么大人物,只是她在豫州任職的官職比較特殊,所以江崇武特別留意了一下,至於旁邊的那個胖子,江崇武理都不想理,憑借他在刑警隊大隊長這個位置呆了這么久的時間,對人的洞察力就不是一般的准確,這胖子一看就是油嘴滑舌,專愛挑事的一類人。

先站起來的是朱本旺,他笑容滿面地說道:“久聞江崇武大隊長的威名,今天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家父是”

“賴部長,你作為發展支援部的部長,應該和我們刑警大隊沒有什么直接的隸屬關系吧。”江崇武直接無視了朱本旺,坐在位子上後,直接問起了賴寒蘭。

朱本旺的面色變得鐵青,雖然現在他很想發飆,但這裏是刑警大隊,在刑警大隊裏罵大隊長,那只能是找死。

但是朱本旺的心裏已經記下了這筆仇,他非得讓江崇武騎虎難下。

賴寒蘭則是說道:“對,當然沒有直接的關系,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不可以來這裏拜訪不是嗎?畢竟發展這種事情囊括一個城市甚至是一個省份的方方面面,所以我們也不是完全沒有關系。”

聽到這話,江崇武皺起了眉頭,很明顯這女人是要給自己下馬威了。

但隨後江崇武就直接說道:“那真是太好了,既然賴部長是來談發展的事情,那就是公事,既然談公事,那就講究個公私分明,我說的對嗎。”

賴寒蘭冷眼看著江崇武,很明顯江崇武知道她來這裏的意思,而且上來就用公私分明這句話將軍,讓她無從開口兒子的事情。

但今天賴寒蘭不是一個人來的,他帶來朱本旺是有原因的。

“哎呀呀,大隊長這話說的太好了,好一個公私分明,什么是公?那就是下屬應該聽從上級的,千萬不要因為一些小事傷了和氣,大隊長,你是個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朱本旺依然笑嘻嘻地說道。

江崇武看了看賴寒蘭,又看了看朱本旺,知道他們兩個是串通一氣的,但還是笑著說道:“我如果不明白呢?”

這時候賴寒蘭卻是說道:“我華國明白人這么多,就算豫州沒有明白人,我從天京也可以找來大把,一個地方級別的大隊長,能勝任的人還是不少的吧?”

面對這兩人的話,江崇武愣住了,他硬是沒想到這兩個人竟然不要臉到這種地步,竟然把如此敏感的事情直接撥開來談,這簡直就是強行扒掉了法律這層衣服。

“兩位言行如此大膽,難道就不怕點什么?”江崇武皺著眉頭說道。

賴寒蘭冷笑不語,朱本旺則是說道:“我們說的話,還請大隊長自行理解,如果單純通過這些話,恐怕沒什么說服力吧?”

江崇武這才發現,兩個人說的話確實都是莫若兩可的,這種模糊不清的東西,很那當成確實證據。

但話裏的意思,江崇武卻是聽得明明白白,只要自己不聽他們的,那天京那邊立馬就會來命令,彈劾掉他這個老牌武警大隊長。

就在江崇武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門口突然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呦,兩位這是來自首了嗎?不虧是天京過來的人,竟然這么自覺!”淩冽嘖嘖稱贊。

朱本旺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看到淩冽過來,本就把他嚇了一跳,現在淩冽竟然還說這話,他立即心虛起來。

“你不要血口噴人,康牧曦和我們沒有半點關系!”朱本旺直接喊道。

“你怎么知道我說的是康牧曦的事情,難道朱大兄是害怕了嗎?”淩冽微笑著看著這胖子。

他本可以喊朱兄,朱大哥,但是為了表示對朱本旺的佩服之情,淩冽特意把這兩個詞組合了一下,稱為朱大兄。

但顯然朱本旺對這個稱呼很不喜歡,此時他的臉色有些發青。

賴寒蘭也不滿地說道:“年輕人要有點禮數,別上來就說些沒禮貌的話,不然別人會說你沒教養!”

她說話的語氣依然冰冷,這位蘭姨的本事淩冽是見識過的,如果不是向振華態度強硬些,那豫州的重要會議險些被她給操控。

既然長輩都那么說了,淩冽也不得不端正了一下態度,恭恭敬敬地給賴寒蘭鞠了一躬。

就在賴寒蘭想要落井下石,好好打擊他一下的時候,淩冽卻說道:“大賴姨,剛才是晚輩失禮了。”

看到賴寒蘭的臉被氣得都快變形了,朱本旺怒斥道:“淩冽,你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稱謂!”

這死胖子明顯是想要趁機會好好的表現一把,但淩冽卻是笑著說道:“古人加個大字,便是代表敬仰和尊敬,既然大賴姨說我沒禮貌,那我自然是要把我知道的禮儀全都用上。”

賴寒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廢話少說,江崇武,我們現在是談正事的時間,閑雜人等不得進入!”

“大賴姨,那可真是不巧了,不管你是要談康牧曦被逼瘋的事情,還是你兒子無中生有砸了人家玉石店的事情,我,都是在場的證人。”淩冽微笑著說道。

就在朱本旺想要說話的時候,淩冽又快了一步說道:“既然兩位已經迫不及待了,那我們趕緊進入正題,還請江隊長把這兩個人全都扣下來,直到這罪名落實,判決生效!”

“淩冽你放肆!我們可不是為了這件事來的!”朱本旺直接喊道。

“可是,就算辦事,也總得有個先後順序,不是嗎?”淩冽無奈地攤開了手。賴寒蘭和朱本旺氣勢洶洶的來到了刑警大隊,本來是想著好好的給江崇武來個下馬威,但是沒想到半路又殺出來了一個淩冽。

看到淩冽臉上的微笑,賴寒蘭都想沖過去撕爛他這張笑面虎的臉。

但賴寒蘭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天京派來的高官,又怎么真的能和地頭蛇一般見識。

這時候朱本旺看向了賴寒蘭,似乎是在向這位蘭姨征詢意見。

事情都淩冽給攪亂了,別說今天他們想要救出來被關在大牢裏的三個人了,在淩冽的這張嘴下,他們兩個不被關進去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坐在前面的江崇武則是一直冷眼看著,此時看向賴寒蘭和朱本旺的眼神似乎也多了一些深意。

江崇武本就手段淩厲,經過這么多年的曆練,早就像老鷹一般果決,被他這么看著,朱本旺只覺得頭皮發麻,他趕緊來到了賴寒蘭的身邊小聲說道:“我說蘭姨,咱們好漢不吃眼前虧,咱趕緊離開這裏吧。”

賴寒蘭似乎猶豫了一下,大最後她還是陰沉著臉說道:“如果你想走,盡管走就是了,我還真不相信一個小小的地方官員能把我怎么樣了。”

聽到這話,朱本旺只好站在了一邊,雖然他現在想立即跑的無影無蹤,但是朱本旺不傻,如果因為這件事情離開了賴寒蘭的話,那以後兩家還談個屁的合作。

就算是淩冽再犀利,他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和賴寒蘭相比呢?所以朱本旺還是賴著頭皮留在了賴寒蘭的身邊。

等到這件事情過去之後,說不定賴寒蘭還能對他多一點賞識。

看到兩個人非但沒有離開的意思,還要繼續鬧下去,淩冽就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既然兩位這么勇敢,不如江隊長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吧。”淩冽說道。

但是賴寒蘭這一次可不再憋著了,她直接怒斥道:“我已經說了,今天我可不是為了這事情來的,今天我就撇開自己官員的身份,以母親的立場好好的和你們談一談,你們明知道抓了我的兒子,卻在這裏給我顧左右而言他,今天如果不放了我兒子,我絕對不會就此作罷。“

看到賴寒蘭決然的樣子,淩冽也是詫異了一下,這蘭姨畢竟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沒想到就這樣自己撕破了自己的臉皮。

朱本旺這個時候更是添油加醋地說道:“今天不談別的,江隊長就給我們領導說一句話,這人,到底是放還是不放,我勸您還是想清楚了,謹慎回答。”

這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如果江崇武今天不放了他兒子的話,那就是他們的敵人。

如果是一般官員,肯定不會為了這么有多大幹系的事情,在官場上為自己樹立這么大的敵人。

但是江崇武又豈是那種怕事的人,聽到這兩個人說的如此直接,江崇武直接冷漠地站了起來。

“康牧曦的事情我們在昨天就已經介入了調查,為了您的個人影響,我們現在決定不立即抓捕你們兩人,但如果調查結果出來,證據充分之後,我想兩位應該做好心理准備。”

江崇武的這句話相當於是狠狠地打了賴寒蘭一巴掌,本來以為志在必得的賴寒蘭愣了一下,但隨後就冷笑了起來。

“哼,我看你這一個小小的地方官員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既然你不知好歹,那我們就走著瞧。”

賴寒蘭剛說完這話,朱本旺就有些著急了,如果現在這種情況走了,那不但沒有收獲,很可能還會被別人反將一軍,這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所以朱本旺又小聲說道:“剛才走倒還好,現在要是走了,豈不是承認了我們的罪名?”

朱本旺這話之所以說的小心翼翼,就是不想兩邊得罪人,雖然江崇武只不過是一個地方官,但是刑警大隊長的職務,也絕對不是他能夠扛得起的。

面對這號人物,賴寒蘭當然可以直接硬懟,但他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富家公子,手裏根本就沒有什么實際權利。

但就在這個時候,江崇武卻是嚴厲說道:“我看你們是無法無天了,和刑警大隊本就是莊嚴之地,豈能是你們的家一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朱本旺立即低下了頭,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他沒想到這個人的聽力這么好,這么遠的距離都能聽得到。

淩冽則是坐在椅子上靜靜地聽著幾人的對話,他把手裏的一次性杯子來回旋轉,看著杯子裏的白開水,卻沒有要喝的意思。

以淩冽對賴寒蘭的了解,如果不是手底下還有強硬的手段,她絕對不會破釜沉舟,說出這么激進的話。

所以淩冽這會兒一直在等,等著賴寒蘭最後的手段。

兩邊人僵持不下,誰都不肯讓步,賴寒蘭手裏我握著的是權利,而江崇武只是在堅持自己內心的正義。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小哥快步走外面走了進來,淩冽認識他,這個人是江崇武的一位助手。

小哥的表情並不好看,他直接來到了江崇武的身邊,把手中的資料放在了江崇武的手裏。

在看了一眼之後,江崇武的表情變得非常難看,而這個案時候賴寒蘭卻是面帶微笑說道:“怎么了,該不會是遇到了什么問題了吧,其實比起我你還年輕一些,不知道什么是鋼刀易折,這官場的事情,就應該學會妥協。”

看著賴寒蘭這得意的表情,明顯她已經知道那份文件中說了什么。

猶豫再三之後,江崇武最終對自己的助手說道:“把那三個人放了。”

助手小哥立馬就去辦了,江崇武的眼神有些不甘心,但是賴寒蘭卻是一副得意的樣子。

本來朱本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一聽說江崇武要放人,他立馬就眉開眼笑起來。

朱本旺立即對著賴寒蘭豎起了大拇指,他知道這事情肯定是賴寒蘭一手操作的,看來自己選擇站在蘭姨這邊,還真的是明智。

也就在這個時候,朱本旺抬起頭走到江崇武的身邊說道:“蘭姨能夠教你這都是你的福分,今天學到的東西好好的吸收一下,以後別再和我們蘭姨較勁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