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晚上我哥对我动来动去,我们是亲兄妹呀你不能这样

晚上我哥对我动来动去,我们是亲兄妹呀你不能这样,聽著朱本旺這得意的話語,江崇武緊緊攥著自己的拳頭,恨不得一拳直接打在這胖子的臉上。

但是淩冽知道,在刑警大隊裏面,江崇武絕對不會這么做。

他是刑警大隊的大隊長,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刑警大隊的形象,如果這個時候打了人,而且還是賴寒蘭身邊的人,那肯定會受到政壇瘋狂的攻擊,到時候有可能整個刑警大隊都會受到處罰。

江崇武不會壞了自己的規矩,就好像他堅定維護法律尊嚴那樣的心情一樣堅定。

朱本旺本就是一個趨炎附勢的小人,也是個聰明人,他就是捏准了江崇武的這一點,才敢在江崇武的面前說這些話。

看著江崇武憤怒的樣子,賴寒蘭這才笑著說道:“那我就先行告退了,還希望大隊長以後做事情要小心一點,不然的話,如果哪天收到的是撤職的文件,那可就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了。”

說罷,賴寒蘭就直接向著門口走去,而朱本旺則是滿臉微笑,彎著脊梁跟在賴寒蘭的身後。

即使是小人得志,朱本旺走的時候也沒敢在淩冽的面前嘚瑟一句,正因為他是一個聰明人,所以朱本旺知道,淩冽和江崇武不一樣,如果他真的惹惱了淩冽,那么淩冽可沒有任何心理上的束縛,隨時都能把他再給痛打一頓。

走出公安局的時候,朱本旺長長地歎了一口氣說道:“真是可惜了。”

賴寒蘭頭也不回:“這事情可是讓你出盡了風頭,你有什么好可惜的。”

聽到賴寒蘭搭理自己了,朱本旺立即快步跟了上去,笑著說道:“雖然這次您給了江崇武好看,但是您難道沒有看見淩冽那家夥的表情嗎,他對您那是滿滿的不屑啊,甚至都是輕蔑,您一個堂堂天京來的高官,哪有被一個刁民欺負的道理?”

“呵,我可是聽說你被這淩冽打的都不成樣子了,想報複他就直說,你那點小心思還不足以在我面前耍心機。”賴寒蘭高傲的說道。

本來朱本旺就已經決定要依附賴寒蘭了,今天看到了賴寒蘭的手段之後,他更是覺得這是一個值得抱的大腿。

所以被賴寒蘭說了兩句,朱本旺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是心花怒放的追上了賴寒蘭的腳步說道:“哎呦呦,蘭姨您真的就是諸葛亮在世啊,憑借您的手段和位置,那向振華怎么可能是您的對手,到時候就算是豫州的大首長,也不得不給您讓出來位置。”

這話剛說完,賴寒蘭就直接轉身,狠狠地瞪了朱本旺一眼。

“這話可不能亂說。”這語氣冰冷到了極點,就連朱本旺都哆嗦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狠狠地打了自己兩巴掌,這才跟著賴寒蘭笑著說道:“是晚輩不好,按蘭姨您看看這淩冽應該怎么處置啊,總不能再讓他繼續這么嘚瑟下去吧。”

“怎么處置,恐怕你心裏早就已經想好辦法了吧,這件事情你放心去做,有我在後面給你擦屁股。”賴寒蘭淡淡說道。

這話正是朱本旺最想聽到的,他立即喜笑顏開,放佛眼前已經看到了淩冽悲慘的樣子。

在刑警大隊裏面,淩冽站起身來,拿出了那份文件看了兩眼,果然和自己想象的一樣,這文件是從天京傳出來的。

這裏是豫州,在某些事情上必須要遵從天京方面過來的命令,現在那邊有正式的文件要求江崇武釋放馮玉泉他們三個人,對這份命令,江崇武沒有反抗的能力。

而且淩冽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這文件只是從天京公安部發下來的,雖然算是正式的文件,但卻沒有標明這文件到底是誰發出來的。

如此細節足以說明這件事情是賴寒蘭精心安排的,畢竟她是從天京方面過來的,那邊沒有幾個人的話也絕對不可能。

江崇武歎了一口氣說道:“老子最恨的就是這種情況,濫用職權,現在只能放人了!”

“放就放唄,二哥你不至於氣成這個樣子吧?”淩冽笑著說道,他了解江崇武的脾氣,說這些話也只是想勸勸他。

但是江崇武卻是更加氣憤地說道:“淩冽,事情可沒你想象的那么簡單,這馮玉泉三人和那個朱本旺,只不過是一個開頭,根據我得到的資料,最近天京有不少權勢都來到了豫州,如果讓這三個人開了先例,那剩下的那些人還不知道怎么作呢。”

聽江崇武這么一說,淩冽也是詫異了一下,原來豫州最近的情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

他深吸了一口冷氣問道:“二哥,你知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么,咱豫州雖然是一個省會城市,但是也沒來由讓這么多的權貴一下子跑到了這邊吧?”

江崇武沒有立即回答淩冽的話,只是關上了門說道:“我也不知道這具體是怎么回事,但就我搜集到的一些資料,似乎是天京方面有什么大計劃要在這裏展開了,好像還和中醫有關。”

聽到這話,淩冽愣了一下,和中醫有關的大計劃,而且還是在豫州展開,那么淩冽也只能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中醫複興計劃。

不過這個計劃本就是秘密進行的,這些人到底是怎么聽到風聲。

但想必他們也都有各自的手段,只不過淩冽也有點頭疼,當時楊部長為了不讓天京得權貴們影響到中醫複興計劃的健康發展,就直接把總部設在了豫州。

這樣的一個百年大計,牽扯到的利益鏈也是巨大的,這些權貴們自己沒有來到豫州,倒是派出了自己的手下和兒子們到這裏來探風。

而且淩冽也已經領略了一下,這些太子黨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如果不對他們加以管教的話,那對豫州的危害絕對是巨大的。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二哥你應該也聽說過中醫複興計劃,他們就是為了這個來的,我看這一次,咱哥倆真的要好好合作合作了。”

聽到淩冽這么說,愁眉不展的江崇武立即有了些精神:“我就知道你小子最有辦法,趕緊給我說說怎么做!”“既然沒有人管教他們,那我們兄弟倆就好好的教他們做人,我們兄弟合力,把他們拿捏拿捏。“淩冽把一次性杯子放在了桌子上,笑著說道。

“好,老四,這件事情我就聽你的,如果需要用人你就盡管說。”江崇武鄭重說道。

淩冽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又想到什么,繼續說道:“對了,上次我和大哥兩個人喝酒,不進行,啥時候你和三哥也抽個空,大家好久沒喝酒了。”

“拉倒吧你,每一次喝酒都給要了你的小命一樣,有空了我組織一下,到時候你可別扭扭捏捏的不喝就行!”

淩冽笑了笑,也沒有再說話。

在城西最高級的裏面,朱本旺推開了一個小房間,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平常在天京的時候,他在裏面都是橫著走路的,現在來到了豫州,更是猖狂的不得了。

但是今天一位重要人物的到來,讓他不敢有任何放肆的意思。

就算是在賴寒蘭的面前,他也絕對沒有那么的乖巧。

此時裏坐滿了人,大概有五十個左右,但是這些人都靜靜地不說話,在朱本旺進來的時候,更是齊刷刷的看著他,嚇得朱本旺差點坐在了地上。

除了這五十個沉默的入之外,還有一個站在中間,拿著一個話筒,忘情地唱著歌。

雖然表情和動作都很到位,但是這歌聲就像是公鴨扯著嗓子在嚎叫一樣,那跑掉跑的更是到了九霄雲外。

朱本旺不敢打擾這個人唱歌,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站著,等他唱完了一首歌之後,朱本旺本想著走上前去說話,但是沒想到下一首歌又開始了。

那人還在繼續唱,朱本旺只好在身後等著。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裏的燈終於重新亮起,唱歌唱的都說不動話的年輕人這時候才把話筒往地上一丟,笑著說道:“哎呦,這不是肥豬嗎,你什么時候來的呀。”

“哦,那個景少爺,我來了好一會兒了,不得不說,你唱歌唱的簡直是太好了,那什么四大天王和你相比,簡直就是不堪一擊。“朱本旺義正言辭地說著。

站在他面前的是天京景家的一位公子,景凡,雖然這個人的影響力沒有他堂哥那么強大,但也被普遍認為是景家未來第二人。

所以面對這樣的一個人,朱本旺不敢不恭敬。

聽到朱本旺這么說,景凡也是笑著說道:“我就說這世界上還是有懂得欣賞的人的,肥豬你果然是我的知己啊,來,坐!”

說罷,景凡就自己坐在了位子上。

朱本旺最討厭別人叫自己肥豬,但是現在他卻只能強顏歡笑,畢竟面前的這個人可比自己強了太多太多,在這弱肉強食的社會,沒有能力,就只能當狗。

朱本旺也一直是這么做的,所以現在他把情緒控制的很好,就在他想找個地方坐下來的時候,卻發現這裏已經沒有位置了。

但是現在景凡都已經坐下了,他總不能你站著說話,所以朱本旺一咬牙,最後直接坐在了地上。

“哈哈,果然是肥豬啊,有肥豬的樣子!”景凡指著朱本旺大聲笑道。

其他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朱本旺也在笑,只要他能拿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今天就算作什么事情都是值得的。

等到笑容淡定了下來,朱本旺說道:“這裏就是景家帶來的所有高手了嗎?是不是有點太少了?”

之前景家是答應了朱本旺要派人來這裏幫他,五十個人確實不少,但是朱本旺的目的並不是淩冽一個人,他的目標在豫州這一個城市上。

五十個人自然是足夠滅掉一個淩冽,但和一座城市相比,這些人實在是太少了。

聽到他說這話,景凡臉上的笑容立即停止。

“肥豬,你對高手的世界還真的是一無所知啊,難道你以為高手之間的對決真的像是普通人那樣,人越多越好嗎?”

景凡這話剛說完,就有一位高手站了起來,走到了朱本旺的身邊。

還沒等朱本旺搞清楚他要做什么,這位高手突然狠狠地踩了一下地板,只是一瞬間,朱本旺身下的那塊地板突然坍塌了下去,朱本旺直接墜入到了樓下。

樓下包間裏正有一對男女在親熱,看到這一幕之後,他們還以為是地震了,褲子都沒來得及穿,直接瘋狂地向外跑去。

朱本旺被嚇壞了,坐在那一塊坍塌的地板上愣了好長時間。

等他終於清醒了一些之後,似乎是有些癲狂地笑著說道:“夠了,夠了,哈哈,已經足夠了!”

他終於知道了景凡的那句話,高手不在人多,如果這五十個高手都是這般的牛逼,那豫州還有什么人能和他們抗衡。

景凡直接從那地板的大窟窿裏跳了下來,看著朱本旺的笑臉,有些無奈地說道:“你畢竟也是朱家的大少爺了,別搞得跟沒見過世面一樣。”

朱本旺則是傻笑著說道:“不是我沒見過世面,而是像這般厲害的高手,真的不多見,只要你把這些高手給我,我絕對會給景家一個滿意的答卷!”

這話剛說完,朱本旺肥胖的身體就直接被景凡一只手給提了起來。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我們景家的高手會聽命於別人?”景凡冷冷地說道。

但朱本旺卻是繼續說道:“可是我都和你哥說好了,這些高手讓我來指揮啊。”

“你還真把自己給當一棵蔥了?現在你們朱家就不要再給聶家當狗了,做我們景家的狗吧,骨頭絕對比聶家給的多。”

朱本旺的眼神裏劃過了一絲陰森,但這表情很快就被笑容替代:“是是是,景少爺你說怎么做咱就怎么做,我什么都聽你的!”

景凡這才把他重重地扔到了地上,笑著說道:“這就對了,明天我給你幾個高手,你去把康家的事情給我擺平。”

聽到他這么說,朱本旺立即來了精神:“感激不盡啊!”

“哼,畢竟你是我們家的一條狗了,狗被打了,當主人的總要表態一下。”說罷,景凡就直接向門口走去。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