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你轻一点,你弄痛我了,别往里伸

你轻一点,你弄痛我了,别往里伸“星空已開,接下來的我,可能連我自己都害怕,你們可得要注意點了。”淩冽看著面前的三個人,微笑著說道。

可惜這三個人只把淩冽當成了個瘋子,也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淩冽在這須臾之間似乎是看透了一些東西,但這種感受也只有他和醉仙女明白。

天上的星星看似緊緊挨在一起,但他們之間其實隔著以光年為單位的距離刀刃砍向人身的時候,看似有萬分驚險,但在這須臾之間,其實還有很多可以發揮的空間。

雖然現在淩冽被關在了這狹窄的別墅裏面,但在他看來,這個客廳,已然成了廣闊的天空。

三位黑袍高手立即沖了過來,三把刀也像是長了眼睛,各自以刁鑽的角度向著淩冽刺去,一刀橫批,淩冽收腹後退,一刀豎切,淩冽側身而立,一刀直刺,淩冽伸出手指,對著那刀面狠狠地彈了一下,使得這刀面側歪,從自己的耳邊呼嘯而過。

三把刀從三個方位襲來,看似密不透風,但在這千鈞一發之間,淩冽卻是行雲流水同時做出了應對。

看著這三位黑色長袍詫異的眼神,淩冽只是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准備應對更加瘋狂的攻擊。

現在他才領略到,原來星空步並不是步伐那麼簡單,他更像是一種哲學,讓淩冽對身法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武夫決鬥,總喜歡大開大合,但是高手對決,卻獨愛四兩撥千斤,用細節來決定成敗。

雖不敢想自己像是父親那樣成為萬人敵,但應對此三人,淩冽還是有著滿滿的信心。

只是轉瞬之間,三個人的身影就再次來到了淩冽的面前,這一次三把刀的速度和揮刀的方式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三把刀毫無規律可言,以淩冽的視角看來,這三個人揮刀的角度和速度沒有任何規律可言,就好像是三個你第一次拿刀的大漢,只知道無腦亂砍。

但只要是距離拉開一點,就能看得出來,雖然每個人的刀法都雜亂無章,但是當三個人合起來的時候,他們的刀刃如果針線一般,在淩冽的周圍編制出了一件天衣。

天衣無縫,似乎是這些人看出了淩冽的一些門道,所以才用這樣的配合來進攻。

既然無縫,又何以找到自己發揮的空間,淩冽看著那刁鑽的刀法路線,暫時選擇了靜待。

不過這麼等下去,下一秒淩冽就會被切成無數個肉塊。

“退,則必死,任他天衣無縫,撕成千瘡百孔。”醉仙女的聲音突然在淩冽的身體裏響起,淩冽立馬明白了醉仙女的意思,他不但沒有後退,反而朝著三把刀的方向沖了進去。

三位黑袍高手都不約而同露出了笑容,自從他們組合以來,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死在這天衣無縫的刀法之下,想要逃跑,絕不可能。

但是眼前的這個青年卻是直接朝著他們沖了過來,這更像是飛蛾撲火,只會讓他死的更快一點而已。

不過在三個人准備砍殺淩冽的時候,一直靜靜站在後面的那位黑袍高手卻是皺起了眉頭,他的臉色本來就是駭人的鐵青色,現在這幅樣子,更顯得猙獰可怖。

三把刀刃已經組成了一張,而淩冽就是即將被住的那條魚。

就在刀砍過來的時候,淩冽的身形突然靜止,三把刀切入了他的身體,但隨後傳來的卻是異常刺耳的刀刃碰撞聲音。

三個人臉色皆是一沉,他們明明看到自己已經砍中了淩冽,但是現在三把刀下卻是什麼都沒有。

淩冽的站在三人面前的不遠處,嘴角正帶著得意的笑容。

其中一位刀客冷冷說道:“東陽幻身術,如此雕蟲小技也敢在我們幾人面前賣弄,我看你還能活幾分鍾!”

淩冽從東陽武士身上偷師的東陽幻身術說白了也就是一障眼法,欺騙一下普通人還好,如果是對戰高手的話,只要他們稍加留意,就能立即從氣息上判斷面前的是不是本身。

所以這位黑袍刀客說的很對,淩冽這種把戲只能用一次。

但僅僅是一次,淩冽就已經非常的心滿意足了,剛才已經達到了他預想中的效果。

面前的幾個人曾說殺了無數的高手,就算他們再強,手裏的武器也必定會有損傷的痕跡。

但是這三個人的刀雖算不上嶄新,卻都是完好無損,這足以說明他們的刀法高深莫測,能夠在進攻的同時保護好刀的周全。

這本就不是簡單的事情,而且在他們天衣無縫的刀法配合之下,這種情況更是難得。

天衣無縫,不僅僅對於他們的敵人來說是無處逃避,對於他們自己來說,每個人的刀法也絕對不允許出現任何的差錯。

因為無縫,所以意味著容錯率為零。

看他們的刀身,就能得知他們根本就沒出過錯,但就在剛剛,三把稀有精鋼打造的刀,卻是結結實實的砍在了一起。

三刀相撞的聲音,對淩冽來說僅僅是刺耳了一些而已,但對於完美習慣了的三個人來說,那聲音足夠刺破他們內心的驕傲。

三把刀的刀刃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損傷,三位刀客更是掀起自己的帽子,露出了他們恐怖的面容。

這三位高手的臉都分別有一部分是鐵青色,看起來就像是胎記一般。

但身為醫王的淩冽可不會把那些青色的皮膚當做是胎記,准確來說,應該稱呼這種東西為屍斑。

顏色深到這種地步,淩冽也只在一種人的身上看到過,那就是地府的幹屍。

這些人本不是地府之人,但投靠了地府並接受地府的改造,這才導致自己變得人不人鬼不鬼,但他們在意的並不是自己的樣子,而是突飛猛進的實力。

看這三個人的眼神,淩冽就已經知道,自己是徹徹底底的把這三個人給惹怒了。

但這就是淩冽的本意,他繼續伸出了手,再次說道:“放馬過來。”

三人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三把刀就出現在淩冽的面前。

淩冽腳步微微走動,跟隨著腦海裏星空的變化,以及自己對周邊氣息的感知,他的身形飄忽不定,但總能躲過三把刀的攻擊。

但是隨後近身的三人立即就開始配合進攻,不過這一次,似乎並不是無縫。剛才的三刀相撞,撞壞的不僅僅是鋼刀,還有三個人那顆無比驕傲的心。

現在他們進攻的時候,配合之間多多少少都留著些空隙,防止再次發生剛才的情況。

但這也就給了淩冽機會,他靜靜地等待著,全身的真氣全都聚集在自己的手臂上,此時淩冽的眼睛也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野獸的混沌之色。

魔龍變,一種把身體能量發揮到極致的功法,淩冽就是用魔龍變無限增強自己手臂的力量。

如果不是袖子遮擋了淩冽的手臂,此時他滲血的經脈足以讓任何武王畏懼。

因為此時聚集在右手上的能量,已經遠遠超過淩冽右手本身的承受能力。

三把刀終於切近,淩冽抬起了手臂,就是從這三刀的縫隙裏入手,然後手背狠狠地砸向了一把鋼刀的刀面。

“轟!”三人碰撞的地方,突然煙塵四起,傳出一陣巨大的響聲。

只聽得三把鋼刀同時悲鳴起來,鮮血四濺,煙塵終於慢慢平息。

原本三位刀客此時只剩下了兩個站在那裏,另外一位刀客竟然被活生生腰斬,上半身和下半身完全失去了聯系。

就算是站著的兩個人中,其中也有一人失去了手臂。

而且三把刀盡數折斷,刀刃分散在地板各處,上面還沾染著主人的鮮血。

“完美的力道和複雜的刀法,你們每一個都是頂尖的刀客,天衣無縫的配合更讓人畏懼,但如果天衣被撕裂,有一股足夠強的氣息攪亂你們的配合,恐怕你們也無法立即收住被混亂的刀勢吧,哦,不是恐怕,是必定。”淩冽看著被腰斬的那個,和斷臂的那個,嘴角露出了微笑。

活著的兩人此時完全愣住了,悲憤也好,震驚也罷,他們現在不得不承認同伴已死的事實。

而且那位同伴,是死在他們自己的刀下。

斷臂的那人住著自己的傷口,但是鮮血還是如自來水一般流淌,他再度用力,終於封死了斷臂以上的血脈。

“你還不出手嗎?”斷臂人咬牙說道。

此時一直站在後面的削瘦男人終於掀開了自己的帽子,他的臉色和那三個刀客不同,他所有的皮膚都是鐵青色。

這也就說明,他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地府的幹屍戰士。

“抓住任何空隙進攻,如果對手沒有空隙,那就硬生生撕出空隙,頭腦冷靜,手段幹淨利落,但這一切都不算什麼,很多高手都可以做到,真正棘手的是你那靈活多變的腳步,雖是腳步,卻牽動全身,靈敏異常”

這幹屍看著淩冽,慢慢地說道。

此時淩冽的表情也變得越來越難看,他竟然把自己給看了個透徹,看來自己幹活的這會兒,後面這家夥也一直都沒有閑著。

淩冽微笑著看著那人:“知道又怎麼樣,難道你還能困住我的腳不成?“

幹屍沒有回答,只是雙手在自己的面前坐著奇怪的動作,周圍的真氣在急速變動。

淩冽立即意識到,那個幹屍才是今天最棘手的對手。

他立即向前沖去,但誰知道剩下的兩位刀客直接攔在了他的面前,這兩個雖然戰鬥力已經打了折,但畢竟也是武王高手。

如果不是剛才淩冽借力打力,也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占據上風。

就在淩冽和那兩位刀客糾纏的時候,康牧孜已經繞到了那個沙發的後面,此時朱本旺正藏在那裏。

朱本旺在全身心的看著那些高手打架,本就被淩冽的表現下了一跳的他,在被康牧孜強行按到地上的時候,直接嚇得尿了褲子。

“你你你你爸現在可是在天京,如果我死了,你爸也休想活著離開天京!”朱本旺趕緊威脅道。

但他這話還沒說完,康牧孜的拳頭就已經落在了他的臉上。

“想娶我妹!想害我爹!想吞我康家!”康牧孜拳拳到肉,他的手上和朱本旺的臉上全是血,有朱本旺的,也有康牧孜的。

但是現在康牧孜什麼都不管,只是瘋狂地打。

“高手們救我!”朱本旺殺豬一樣哀嚎道,但不管是幹屍還是刀客,這個時候看都沒往這看一眼。

淩冽從地上撿了一把斷刀,步法飄忽間,趁著斷臂刀客揮刀時無法站穩的空隙,淩冽直接以挑,他的另外一條胳膊也斷開。

刀客沒了雙臂,就算不死也已經是一個廢人,沒了手臂的那刀客拼盡最後的力氣朝著淩冽沖了進去,而淩冽也成全了他,斷刀直接刺進了這人的心髒。

三位刀客死了兩個,剩下的那個刀客沒有繼續攔著淩冽,而是迅速退到了幹屍的身邊。

就在這時,幹屍猛然抬頭,一股腐朽的氣息瞬間充斥著整個公寓。

原本還在奮力打朱本旺的康牧孜突然七竅流血倒在了地上,而原本就躺在地上挨揍的朱本旺本就滿滿臉是血,這個時候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了。

淩冽感受到了這空氣裏的詭異真氣,那不是單純的虐殺氣息,而跟像是能對人精神侵染的邪惡氣息。

這不應該是武王境界應該有的能力,這個階段根本不具備理解這種手段的悟性,但是這幹屍卻可以做到一二。

這足以說明他的獨特,如此能力在對戰武王的時候,基本可以說是立於不敗之地。

不過凡事都有一個例外,淩冽嘴角帶著微笑,縱身躍起,一把斷刀直接劈了下來。

那幹屍竟然活生生被劈成了兩半,他的目光並沒有渙散,而是繼續帶著那無法消散的疑惑和憤怒。

按照道理,淩冽應該在這種攻擊下直接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然後再由最後的一位刀客結束他的性命。

但淩冽似乎根本就沒有受到這邪惡真氣的影響。

淩冽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他現在似乎依然能感覺到腦海裏的那個鎮魔圈依然在發威。

當初醉仙女把這東西放在自己的腦袋裏,本是為了不讓淩冽被半步武聖欺負的太慘,沒想到這個時候竟然也發揮了一些作用。

幹屍一死,最後一個刀客的精神似乎出現了短暫的渙散,似乎他的腦海裏也有一些幹屍留下的東西,有可能是為了避免這邪惡真氣的影響而留,當幹屍死後,這股能量也就失去了控制。

淩冽抓住這個機會,一刀過去,一顆頭顱直接落地。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