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小时候跟妹妹做那个,哥你别出来我还要

小时候跟妹妹做那个,哥你别出来我还要,一口氣解決掉了四位高手,淩冽只覺得自己的雙腿有點發軟,肯定是剛才用力過度,強行使用了數次星空步,現在搞得身體好像被掏空,沒剩下多少力氣。

但事情並沒有那么簡單的結束,雖然滅了四位高手,朱本旺也被康牧孜給痛揍了一頓。

雖然暫時性昏迷了,但肯定沒死。

因為淩冽知道,現在康道行還在天京,如果康牧孜在豫州對朱本旺用什么手段,那只能是給他爹增添麻煩,狠狠地打一頓為妹妹出一口氣也就得了。

康牧孜擦了擦手上的血,臉上沒有半點輕松的意思:“牧曦不在這裏,那她又能去哪?我實在想不出我們康家還有其他的仇敵!”

“憑牧曦的聰明,就算出了問題,也會想辦法保護自己,現在擔心這么多也沒有用,我們趕緊分頭去找。”說罷淩冽就直接朝著門外走去。

剛剛經曆過一場大戰,淩冽現在的臉色有些蒼白,步伐也有些飄忽不定,好像是喝多了一樣。

看到他這個樣子,康牧孜皺起了眉頭,這件事情完全是因為他們康家而起,而且到這裏來,也完全是自己的主意。

但是到了最後,自己只是受了點輕傷,但淩冽卻是落到這個地步,現在卻還要和自己繼續尋找妹妹。

“淩冽,等找到了我妹妹之後,我康家一定重重感謝!”此情此景,這些話顯得蒼白而無力,康牧孜心裏明白,淩冽對康家的恩情,早已經還不清了。

但淩冽卻是笑著說道:“那你可不要後悔,我准備在康家大吃大喝三天三夜。”

“好,別說是三天三夜了,你一輩子的飯,我康家都承包了!”淩冽笑了笑也沒有說話,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黑夜裏。

連康牧孜都不知道還能有什么人對自己的妹妹下手,他就更想不出來了。

感受著體內的痛苦,淩冽趕緊從身上摸索出兩個玉瓶,從裏面拿出來兩顆丹藥吃了下去,雖然這丹藥的效果不錯,但是和自己身體承受的傷害相比,卻只不過是杯水車薪。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機裏有一條短信。

本來他也沒怎么在意,現在廣告這么多,有不少喪心病狂的廠家靠著發信息來打廣告,這種信息,淩冽一天最多都能收到上百條。

但是在吸收藥力的時候,他閑來無事,也就劃開手機看了看。

不過看了這一眼,淩冽險些把自己的手機給當場砸了。

他把手機放進了口袋,怒氣沖沖地向家裏沖去。

剛到家裏,淩冽就打開門,直接吼道:“你給我出來!”

院子裏非常安靜,只有飯飯在一個水缸上飛來飛去。

淩冽叫的當然不是飯飯,而是藏在水缸後面的那個人。

“一,二”淩冽看著水缸,開始伸出自己的手指,藏在後面的人也終於藏不住了,這才慢慢地站了起來。

這瘦小的身影,正是康牧曦,在康牧孜為了他徹夜不眠,在淩冽為了她通宵大戰的時候,這姑娘卻一直躲在這裏。

“我一直以為你挺聰明的,為什么會做出這么蠢的事情?”淩冽納悶地說道。

康牧曦知道是自己的錯,她討好地笑著說道:”我這么做也是為了幫我哥哥呀。“

“你幫他?你知道你哥哥現在找不到你都快急瘋了!”淩冽可沒心情給她開玩笑。

這姑娘則是一臉無辜的樣子說道:“如果哥哥要去找那個肥豬的事情,肯定要有足夠的理由呀,既然外面的人都知道我瘋了,現在我一消失,那他們就更脫不了幹系了!”

淩冽則是無奈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這姑娘的想象是好的,但是她根本不知道,康牧孜發現她不見了之後,哪還有心思去講理,直接帶著人就去包圍朱本旺住的地方了。

本來淩冽就受了很重的傷,被他這么一氣,一時沒忍住,真的吐出了一口老血。

其實這口血是淩冽自己為自己運氣療傷的一個必然過程,想要徹底的掃除身體裏留下的那地府氣息,淩冽也就必須做出一些犧牲。

他把地府的氣息聚集到一起,然後直接從嘴裏逼出來,這一口黑血吐出去,淩冽只覺得自己輕松了許多。

但這口血看在康牧曦的眼睛裏,那可就嚴重了。

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起來,趕緊跑到淩冽的身邊扶住他,她越看越害怕,最後還是沒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知道你肯定是為我受的傷,我以後再也不敢自作主張了,你不要再生氣了好不好。”康牧曦眼淚汪汪的看著淩冽。

如果不是今天這件事,淩冽或許永遠都不會知道,這鬼丫頭竟然還有害怕的時候。

淩冽瞥了她一眼,心想著我要是弄不服你,我這二十年飯算是白吃了。

雖然現在他的身體狀況已經有了很大的好轉,但淩冽還是一副虛弱的樣子說道:“那你,以後聽不聽我的話?”

康牧曦本就被嚇得半死,這個時候更是緊緊地抱著淩冽,一邊哭一邊說道:“聽,你說什么我都聽,你千萬不要死,我還要你娶我,我還要做你的娘子。”

“噗!”淩冽這口老血是真的沒忍住。

淩冽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現在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都不知道該怎么收場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飯飯直接飛到了淩冽的頭頂,用力地啄了兩下。

縱使淩冽的身體強壯,皮糙肉厚,但也經不住飯飯這個法的折磨,淩冽趕緊逃跑,但飯飯卻是追著他一直啄。

“你個叛徒,現在就要背叛主人了是不是!”淩冽一邊捂著頭,一邊喊道。

而飯飯則像是一個打了勝仗的將軍,慢慢落在了康牧曦的肩膀上,昂首挺胸的看著淩冽。

飯飯本就不是普通的鳥,淩冽早就知道她通人性,估計是連她都看不下去淩冽繼續裝了,這才俠義出手。

“你個小白眼狼,信不信我不給你東西吃了!”淩冽捂著頭,對飯飯說道。

但此時康牧曦卻是瞪著眼睛看著淩冽,放佛要把淩冽生吞活剝了一般。自己舍身救人的形象沒裝好,現在還得罪了一人一鳥,淩冽這一次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行了行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你想怎么辦就怎么辦吧。”淩冽無奈笑了笑,但是這個時候康牧曦卻是看到了他受傷的手臂。

此時淩冽的整個右手手臂都已經處在發黑的狀態,看起來非常恐怖。

當時為了強行破壞三位刀客的配合,淩冽強行把全身的能量全部壓在自己的手臂上,而且還同時動用了魔龍變,這對手臂的造成的壓力,和把它放在大錘子地下砸是一個性質。

現在處在殘廢狀態也是在所難免。

看到康牧曦擔心的眼神,淩冽只是笑了笑,用左手摸了摸她的頭說道:“不該管的你就少管,現在你趕緊給你哥打個電話,然後麻利的回家。“

康牧曦卻是向後退了一步說道:“我不,我今天不會離開你的,我要住在你家。”

“廢話少說,不然打你屁股!”淩冽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康牧孜的號碼,然後把手機遞給了康牧曦。

電話剛撥通,康牧曦就直接說道:“哥,我在淩冽家,我今天不回去了,我要睡他家!”

說罷,康牧曦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但淩冽卻是一臉懵逼的看著康牧曦:“你這不是害我嗎,報平安也不是這么報的好嗎?別讓你哥覺得你是剛出狼穴,又入虎口!”

不過康牧曦卻是得意的搖了搖手機:“那要不你再打個電話給我哥解釋一下?”

康牧曦這丫頭一向是機靈鬼怪,要是現在淩冽自己去解釋,那只能是越描越黑。

淩冽直接向自己的房間走去,他從包裏拿出了一些藥和銀針,對康牧曦的事情則是懶得問了,她愛走不走,反正現在暫時不會有什么危險。

對淩冽來說,收拾收拾自己的右手才是當務之急。

右手手臂殘廢成這個樣子,即使是自己的血脈之力也很難自行恢複,淩冽必須采用些措施,不然要是留下點後遺症什么的可就麻煩了。

他先搗藥,但這一個手又放藥又搗藥的,根本就操作不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康牧曦直接拿開了他的手,認真的處理起了藥物,淩冽笑了笑,這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不會想到這位刁蠻任性的大小姐,竟然會主動來當苦力。

但是有人幫忙,確實讓淩冽輕松了許多,他在一旁指揮和放藥,其他的步驟全部交給康牧曦來做。

好在這姑娘生得一顆聰明的腦袋,淩冽隨便一說,她就能意會到重點,這藥童做的也是有模有樣。

淩冽直接撕開了自己右手上殘破不堪的衣服,整條手臂也就全都展現出來。

但這個時候康牧曦卻是大叫了一聲,她果然是被嚇到了。

現在淩冽的手臂哪還有個手臂的樣子,就算是超市裏賣的那種黑香腸,顏色都比淩冽的手臂好看許多。

如果不是有血脈之力一直強行撐著,那這條手臂恐怕早已經沒救了。

淩冽先讓康牧曦把藥均勻塗在手臂上,自己則是用左手拿著銀針,強行刺激手臂的各大穴道。

那銀針要比普通的銀針粗大很多,這也是淩冽為了增強效果和透徹藥性,故意選擇的一根。

反正現在手臂也沒有知覺了,就算是拿著錐子插都不會有感覺。

但這一幕看在康牧曦的眼睛裏,卻是心疼的不能自已,她在塗藥的時候情不自禁的把目光挪開一些。

康牧曦的心裏清楚,淩冽之所以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自己的任性,如果不是自己耍小聰明的話,那事情肯定不會發展到這一步。

似乎看透了康牧曦的心事,淩冽一邊紮針,一邊笑著說道:“今天我還真得誇誇你。”

康牧曦有些不解地看向淩冽,她有些懷疑淩冽只是在說反話。

但淩冽卻是認真說道:“你知道嗎,還好是今天我們打了那些壞蛋一個措手不及,如果等他們商量好了怎么對付我們,那恐怕到時候我就是必死無疑嘍。”

“真的嗎?你不要騙我。”康牧曦一邊認真塗藥,一邊問道。

當看到淩冽的表情之後,她的嘴角終於露出了一個微笑。

淩冽有些愣住了,在他看來,康牧曦一直是一個刁蠻任性的小丫頭,但是現在,這個不靠譜的丫頭做起事來卻是如此的細致,而且那抬頭一笑,更是讓淩冽的心髒狠狠地顫了顫。

這小丫頭什么時候長大的?還是說自己對她一直有一些偏見,所以無視了她迷人的地方。

康牧曦當然知道淩冽這時候在看著自己,她的面色有些微紅,但隨後就笑著說道:“如果讓我哥知道你在這裏耍流氓,他肯定要把你的眼珠子給挖出來了。”

這話立即給淩冽提了個醒,康牧孜那家夥可是個十足的妹控,其實每個哥哥都會竭力保護自己的妹妹,淩冽也不例外,但就是康牧孜這家夥表現得太誇張了一點。

今晚的事情就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還沒有搞到足夠的證據,這就帶著那么多的人去強攻別人的別墅。

這要是知道自己在欣賞康牧曦的美,那還不得把這小院子給拆了。

不過說來也是奇怪,剛才康牧曦都已經打電話給他哥了,那家夥卻硬是沒來,難道康牧孜也會良心發現,知道自己需要人幫忙療傷?

淩冽笑著搖了搖頭,這康家的二兄妹都稱得上是奇葩。

塗好了藥,康牧曦就找來了紗布,慢慢地幫著淩冽包好,感受自己手臂上的傷口在藥膏的作用下正在慢慢恢複,淩冽也松了一口氣,好歹自己不用成為殘疾人了。

身心俱疲的淩冽直接躺倒了床上,然後對康牧曦說道:“我們家房間還是挺多的,你就去隔壁那間吧。”

淩冽剛說完這話,都准備閉眼休息了,但是誰知道康牧曦竟然一下子沖了上來,緊緊地壓在了自己身上。

這時候淩冽的第一感覺,就是康牧曦似乎真的“長大了”!

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幹菜烈火淩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而康牧曦則是得意說道:“我給我哥哥說了,我要睡你這兒,但是他沒有反對。”

淩冽尷尬笑了笑,你倒是給你哥反對的時間了嗎,他連放個屁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被掛了電話。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