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哥…不行, 哥你真理害顶的我下面都肿了

哥…不行, 哥你真理害顶的我下面都肿了,康牧曦躺在了淩冽的懷裏,淩冽的右胳膊暫時不能動,他只好用左邊的胳膊輕輕地撫摸了一下他的秀發。

本來淩冽還想再讓她去旁邊的房間睡,畢竟要是兩個人同床共枕的事情被他哥知道了,那家夥非得撥了自己的皮。

但還沒等淩冽說話,他就感受到了這姑娘悠長的呼吸聲,看來這是睡著了。

雖然這姑娘無論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一副鬼機靈的樣子,天天沒心沒肺的笑著,但經曆了最近的事情,無論是誰的心裏都不會好過,只是她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淩冽覺得有些心疼,用左手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好讓她睡的更香一些。

康牧曦砸吧了兩下嘴,不知道夢見了什么好吃的東西。

第二天一大早,當康牧曦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淩冽已經不在她的身邊,但床鋪的另一邊,卻依然留著淩冽的體溫。

康牧曦慵懶的抱著被子,她知道昨天是那個壞蛋抱著自己睡的,他也知道昨晚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但是孤男寡女一晚上沒發生事情,說出去誰會相信呢?

想到這裏,康牧曦不自覺地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臉,明明沒人看她,但她就是覺得很害羞。

只不過被子裏也全是那個男人的味道,這只讓康牧曦的心跳變得更快了一些。

“你要是再不起床,待會兒來喊你的可不是我了,很可能就是你哥了!”淩冽從門外走了進來,晨練過後的他剛買來了早飯。

他的話音剛落,康牧曦就直接從床上跳了起來,她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怎么辦,要是我哥知道我被你睡了,那我可就慘了!”

看著這姑娘緊張的樣子,淩冽也是一陣無語,早幹嘛去了,現在才想到還有一個哥哥管著自己。

淩冽也是有些無奈:“你哥那邊我去跟他說,你現在就給我乖乖的下來吃早飯。”

“好,那可就說定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全都由你一人承擔!”康牧曦眼睜睜看著他,直到淩冽點頭,她才高興的從床上跳了下來。

和康牧曦打交道,淩冽就沒占過便宜,本以為這件事就這么過去了,誰知道康牧曦卻是突然想起來了什么事,猛然回過了頭。

“我給你看一個神奇的事情。”康牧曦一臉神秘的說到,但聽到這句話,淩冽並沒有半點的期待,甚至有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

每一次康牧曦有什么新發現,遭殃的總是淩冽,所以淩冽也是怕了她了。

還沒等淩冽同意,康牧曦就直接把一個小石頭放在了淩冽的衣服裏。

“小可愛我已經藏好了,你來找吧!”這話不是對淩冽說的,而是康牧曦對著門外說的。

她的話音剛落,飯飯就極速沖了進來,看她現在的樣子,似乎是相當興奮。

飯飯只是在半空中停留了一會兒,就立即朝著淩冽沖去。

她直接沖進了淩冽的衣服裏,很快就從衣服裏銜出了那塊小石頭。

隨後飯飯就撲打著翅膀落在了康牧曦的手掌裏,看那小胸脯挺起的樣子,似乎是在說:“看吧,這場捉迷藏的遊戲我又贏了。”

康牧曦則是趕緊拿著那塊石頭在淩冽的面前晃了晃說道:“怎么樣,厲害吧,這可是我訓練的成果!”

看到他這個樣子,淩冽都不好意思打擊他,畢竟飯飯可是了不起的神獸,現在還小沒有表現出來而已,這點小伎倆對飯飯來說根本就不算什么。

但難得她和飯飯玩的那么開心,淩冽也就沒有說破。

就在這個時候,康牧曦看著飯飯認真的說到:“這只小可愛吃蟲子還是吃糧食,為什么昨天我給她東西她都不吃呢?”

這個問題倒是引起了淩冽的興趣,他笑著說道:“飯飯可不是一般的鳥,她吃的東西可是很難找到的。”

現在的飯飯似乎正處於一種等待的狀態,她在等待著機會經曆自己的成長,她本就不是凡物,在這關鍵的時候更不會為了補充能量而去吃普通的糧食,現在她需要的,是血脈的能量。

這些事情淩冽不會對康牧曦講,對康牧曦來說,把飯飯當做一個可愛的小寵物就已經足夠了,知道的多了並不一定是好事。

不過康牧曦的機靈勁總是有意無意的提醒淩冽一些東西。

康牧曦若有所思的說到:“不管她吃的東西多特殊,那都應該讓他去覓食呀,你又不喂她東西,這樣下去豈不是要餓死了。”

飯飯當然不會被餓死,她體內的能量近乎於無窮,就算是現在沒有展現出來,但也絕對不會讓她餓死。

淩冽在意的是“覓食”這兩個字,所有的動物包括人在內,都要覓食去找自己吃的東西。

雖然飯飯是神獸,但是覓食的本質應該還是有的,就像狼吃羊,羊吃草一樣,它們都有自己的方法去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而飯飯吃的是血脈之力,這也就意味著飯飯很可能有一種獨特的能力,那就是找到藏在各處的血脈之力。

淩冽想到飯飯當初舒醒是因為感受到了自己帶回家的血脈之力,這就更讓他確認,飯飯必定是有這個感應能力。

只不過這段時間淩冽自身的處境都不安全,為了不讓飯飯受到傷害,這才把她留在家裏,現在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飯飯。

康牧曦看著淩冽的樣子,還以為是自己說錯了什么。

但淩冽卻是說道:“你是一語驚醒夢中人,說的實在是太好了,如果不是看在你哥會揍我的事情上,我現在都想給你一個純潔的擁抱了。“

聽他這么說,康牧曦卻是不屑地噘著嘴,好像很看不起淩冽的樣子。

“哼,昨天抱著人家睡了一晚上什么都沒做,現在卻說這種不要臉的話。”康牧曦一邊不高興地說著,一邊走出了房門。

淩冽則是愣住了,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康牧曦到底是啥意思,難道他希望昨天晚上發生點什么。

剛想到這裏,淩冽的腦海裏就浮現出了一個畫面,康牧孜正舉著一把四米的大刀追殺自己。

他最後還是笑著搖了搖頭,把自己腦海裏的畫面甩去,隨後眼神就落在了飯飯的身上。在康牧曦開始吃早飯的時候,淩冽卻是把飯飯帶到了院子裏。

他同樣在地上撿起了一塊小石頭,然後往地上一扔,示意飯飯去給自己撿回來。

但飯飯根本無動於衷,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淩冽反複做了好幾次,都沒能換回飯飯的一次配合,他也幾乎失去耐心了。

這個時候康牧曦從屋子裏走出來,看著淩冽訓練飯飯的方式,腦袋都大了。

她拍了拍小腦門,一臉嫌棄地說道:“你當飯飯是狗呀,飯飯可聰明著呢,你不能這樣像訓狗一樣訓練她,你要把她當成一個人來看。”

淩冽也看出來這個法子不行了,這方面他確實沒什么天賦。

倒是康牧曦,只是和飯飯相處了半天,就已經和飯飯相處的很好,甚至能讓飯飯按照自己的意識去做事情。

看著淩冽求助的眼神,康牧曦只是得意的走了過來,讓飯飯落在自己的手心上。

“飯飯最乖了,現在姐姐給你玩一個有些好不好,現在姐姐把這個小石子扔出去,飯飯撿回來,好不好?”

聽康牧曦和飯飯說話的態度,那是真的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來看待了,但淩冽卻任然不以為然,飯飯可機靈著呢,她才不會被這兩句話給打動。

就在淩冽如此想的時候,康牧曦丟出了那個小石子,而飯飯真的像是一只活潑的小狗一樣,把那石子給撿了回來。

淩冽倒吸了一口氣,他有點不信邪。

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淩冽從康牧曦的手裏接過了飯飯,然後努力擠出了一個微笑說道:“飯飯乖,現在哥哥給你玩一個遊戲,我扔石子,你接石子,你要是接回來,我就誇誇你。”

但飯飯卻只是在細心整理著自己的羽毛,沒有半點要行動的意思。

淩冽也是奇了怪了,這明明就是自己的鳥,就算是熬,那也熬出來深厚的感情了,飯飯連這點面子都不給自己。

“這樣吧飯飯同志,咱現在換一個玩法,這個石子給你,你丟石子,我去撿好不好?”淩冽一邊說著,一邊給飯飯比劃著,生怕這個叛變的小家夥聽不懂。

但是飯飯卻直接從他的手掌裏飛了起來,直接飛到了康牧曦的手心裏。

自己都好聲好氣到近乎哀求的地步了,但飯飯還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而這個時候康牧曦笑得都快躺在地上了,她看著淩冽一臉挫敗的樣子,繼續撿起一個小石子,在飯飯面前晃了晃,就直接朝著天空扔去。

她根本就不用說話,飯飯就突然沖天而起,她的速度很快就超過了石子的速度,並把石子銜在嘴裏,最後輕輕的放回康牧曦的手心裏。

康牧曦好飯飯在那裏玩的不亦樂乎,淩冽這個時候鬱悶的都快哭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體裏響起了一個聲音,當然這個聲音也只有淩冽能聽得到。

“神獸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脾氣,想要馴服他們簡直比登天還難。”醉仙女冷漠的說道,很顯然看著康牧曦和飯飯的,並不是他自己一個人。

“難嗎?我覺得一點都不難,你看他們兩個玩的多開心。”淩冽有些幽怨地對醉仙女說道。

醉仙女又觀察了一會兒,這才說道:“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有些人,天生就具有著親和動物的本事,動物不會把他們當做異類。”

這話讓淩冽驚呆了,醉仙女當然不會開玩笑,淩冽還記得在飯飯第一次遇到醉仙女的時候,也是很乖巧的樣子。

但那種乖巧更像是一種臣服,因為現在的飯飯還沒開始成長,而醉仙女的氣息則是深不可測,因為飯飯具有靈性,所以她懂得向強者臣服。

但是飯飯遇到康牧曦之後,完全是一副玩瘋了的樣子,完全放棄了一個小神獸的威嚴。

這也就是說,康牧曦的身上擁有的那種特質,就連醉仙女都沒有辦法相比。

在淩冽的眼睛裏,康牧曦一直都是個鬼丫頭,做事不知道個輕重,現在他也終於要對康牧曦刮目相看了。

“那醉大姐,你覺得讓飯飯去尋找血脈之力,這個想法靠譜嗎?”淩冽試探著說道,畢竟說這話可能會讓醉大姐生氣,總不能讓她承認自己的感知能力不如一只鳥。

不過事實證明是淩冽想的太多了,醉仙女毫不在意地說道:“你我二人都不曾想到用飯飯的本性去尋找血脈之力的方法,如果不是這小姑娘提醒,我們可能永遠都找不到東陽人把血脈之力都藏在了哪裏,這姑娘的天賦,不簡單呀。”

“哎,我怎么就沒有這種天賦呢。”淩冽發了一句牢騷,但醉仙女卻是頗有深意的看著她。

“你不是把人給睡了嗎?怎么,既然她都是你的人了,那替你訓練一下飯飯,豈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醉仙女的語氣明顯有些調侃的意思。

聽他這么說,淩冽頭都大了,本來是幫著好兄弟尋找妹妹,結果妹妹是找到了,但自己卻把好兄弟的妹妹給睡了,這都是什么事情啊。

“其實,我們兩個只是很純潔的那種睡,就是很純潔,什么都沒發生”淩冽一時間也不知道怎么解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自家的院子直接被一腳踹開。

淩冽還沒看清楚是誰,康牧曦就喜笑顏開的朝著門口沖了過去。

“哥哥你終於來接我了!”康牧曦沖進了康牧孜的懷裏,但是康牧孜卻無心安撫自己的妹妹。

只聽他直接對著院子大喊道:“淩冽你這個王八蛋,你給我出來!”

看這樣子就知道來者不善,只不過淩冽還沒來得及藏起來,康牧孜就直接沖了進來,而康牧曦則是站在了他的身後。

其實淩冽家的院子也不算小了,但此時他卻覺得根本容不下三個人。

康牧孜看了看淩冽,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臉黑了好一會兒,這才嚴肅問道:“你們兩個,昨天晚上,一起睡的?”

“一起睡的呦,哥哥。”康牧曦此時抬起頭來,一臉的天真爛漫。

而康牧孜卻是一時間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抄起一個板凳就朝著淩冽沖了過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