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小时候阿姨教我做奇怪的游戏,乖腿抬高点放药

小时候阿姨教我做奇怪的游戏,乖腿抬高点放药,沒能在第一時間吸收瓶子裏的能量,飯飯明顯有些焦躁了。

但康牧曦卻是認真的說到:“飯飯,這個瓶子裏的東西早晚都是你的,但是你要明白,如果你想要擁有更多這樣的好東西,那就必須學會自己去尋找。”

飯飯似乎安靜了一些,不再繼續亂。

而淩歡這時候是完全詫異了:“她是在和一只鳥說話嗎?而且這只鳥似乎還很聽她的”

淩歡在淩冽的旁邊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但淩冽也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解釋什么,畢竟對於康牧曦的能力,連醉仙女都會感到驚奇,所以淩歡這個表情也純屬正常。這時候康牧曦抬頭看向淩冽:“你希望搜查的范圍是哪裏?”

淩冽知道了康牧曦的意思,直接回答:“整個豫州,同時包括郊區。”

康牧曦點了點頭,接著對淩歡說道:“我想請你幫個忙,拿著這個東西,隨便放在豫州的一個角落,距離和位置都可以隨機。”

淩歡做事本來就幹淨利索,這個時候更是不猶豫:“我這兩天也在這裏呆煩了,剛好出去轉轉。”

說罷,淩歡就接過了瓶子,放進了背包裏,然後快步離去。

很快樓下就傳來了摩托車發動的聲音,淩冽透過窗戶向外看去,淩歡已經開著她的摩托車離開。

在她開過校園的時候,也引得一群男生駐足觀看,畢竟這種英姿颯爽的女中強人只有在電影中才能看到,今天有幸一見,何人不驚奇。淩冽再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飯飯,這才發現這小家夥似乎都要崩潰了,明明已經到手的好口糧就這樣跑了。

康牧曦則是撫摸著她金色的羽毛,笑著安慰道:“飯飯乖哈。”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話絕對不會有假,但是飯飯作為一只鳥,卻可以抑制自己的本性。

對人來說這也許並不是困難的事情,但是對於一只鳥來說,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一些。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康牧曦突然放飛了飯飯,這讓淩冽詫異了一下,萬一飯飯失蹤了,那可就虧大了。

但是淩冽轉念一想,對待飯飯這種事上,自己勢必要向康牧曦學習,既然他這么做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淩冽立即帶著康牧曦下樓開車,向著飯飯飛去的方向追去。

一路上淩冽的表情並不好看,康牧曦笑著說道:“怎么啦,你害怕我把你的小寶貝給弄丟呀?”

淩冽笑了笑:“倒不是因為這個,只是我那天滅了幾個高手,那些人都來自天京,這件事肯定不會這么容易就過去了,你最近也小心點。”

看到淩冽關心自己,康牧曦只是笑著說道:“反正我要是出了什么差錯,我哥一定會消滅你。”

“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就沒人能對你怎么樣。”淩冽看了一眼康牧曦,隨即就加速追去。

在豫州城北地界有一座小小的不夜城,這是所有紈絝子弟最喜歡來的地方。

此時在不夜城的一個地下酒吧裏,朱本旺正趴在地上大哭著喊到:“景哥你是不知道啊,那淩冽實在是太卑鄙了,他竟然帶著一百多號人襲擊了我們,就算景家的高手拼死抵抗,最後還是沒有逃脫被害的結局。”

任憑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但是坐在他面前的景凡只顧著揉捏一位小妹的屁股。

站在朱本旺兩旁各站著一位凶神惡煞的大漢,兩位大漢摩拳擦掌,隨時都能把朱本旺給活活打死。

朱本旺的肥豬臉早已經被康牧孜給揍的不成樣子,看起來十分淒慘,這么一副鬼樣子,倒是讓他的話可信了幾分。

景凡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說道:“我就是好奇,既然我的四位高手都死了,為什么你這個廢物還能活著?”

“景哥,他們這是故意留我一條性命好羞辱你啊景哥,我也是受害者,求景哥原諒我!”朱本旺繼續哭著哀求道。

聽他這么說,景凡終於坐不住了,他站起來,狠狠一腳跺在了朱本旺的身上,朱本旺本就沒有什么修為,這一腳踹過來,直接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

“原諒你?老子已經折損了四員大將,這讓我回去怎么給家族交代?現在唯有你死,才能說的過去。”說罷,景凡就對著那兩個壯碩的打手使了個眼色。

很明顯這又是要出人命了,但是酒吧裏的其他人卻依然只顧著自己嗨自己的。

甚至還有一些人跟著尖叫起來,每遇到這種情況,總能讓這裏的瘋子興奮異常。

這裏是不夜城,這裏幾乎和法律沒有什么關系,在不夜城的酒吧裏,更是無法無天。

朱本旺心裏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死在這個地方了,那家族可能連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算是知道又能怎么樣,面前的這個人可是景家的人,他朱家怎么可能和景家抗衡。

但朱本旺一直都不是一個放棄自己的人。

只見他使勁扭了扭自己的身子,他的衣服直接破裂開來,這讓他直接從兩個打手的手中逃脫。

但跑是跑不掉的,朱本旺直接順勢趴在了地上,快速爬到了景凡的面前,緊緊抱著他的腿說道:“只要你不殺我,我們朱家以後就不姓聶了,我們願意投景家,我們朱家所有的資源都屬於景家!”

說這話的時候,朱本旺臉上寫滿了決然。

雖然朱家沒有辦法和景家相比,但是能做聶家的狗,就說明他們確實有幾分實力。

而且朱本旺的父親和叔叔都是天京的大官,如果拉攏到朱家,那也就意味著能從聶家的權利圈子中分一杯羹。

雖然景凡平時酷愛打打殺殺,不怎么思考,但是如此明顯的利益關系,他還是能分得清的。

看到景凡動容了,朱本旺趕緊繼續說道:“你殺了我就像殺豬一樣簡單,但是最後你什么都得不到,只要你放了我,除了朱家任你差遣之外,我也會拼進自己的力氣去弄死淩冽!”

“好,那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說的話還是辦不到,那我就直接要了你的命。”景凡狠狠地踢了一腳,再次把朱本旺給踢開。

朱本旺趕緊爬起來,重重地在地板上磕著響頭。朱本旺從酒吧出來的時候,用衣角狠狠地擦了擦自己臉上的血跡。

但好像是是觸動了傷口,疼的他眼淚都流出來了。

“淩冽!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你和康家都將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朱本旺惡狠狠地說了一句,但隨即又哎呦哎呦的慘叫起來。

好在朱本旺肚子裏的壞水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用這壞水寫一部百科全書都錯錯有餘。

他找了面鏡子,看了看這副狼狽的樣子,也不擦了,而是馬不停蹄地去了賴寒蘭那裏。

“這才兩天不見,你怎么就變成這個樣子了?”賴寒蘭皺著眉頭說道。

不說還好,這一說,朱本旺就立即痛哭起來,嘴裏還無比憤恨地說道:“都是那個淩冽,那個淩冽欺人太甚,他不但殺了我身邊的高手,還讓我陷入了不義的境地,現在連景凡都想殺我!”

“哦?景凡?”賴寒蘭臉上有些許的詫異。

“對,就是景家的那個景凡,他現在就在豫州,也是為了滅掉淩冽來的。”朱本旺擦了擦臉上的淚水,這才回答道。

“景家的景凡,沒想到他們也會參合進來,這對我們來說倒也是個好事。”賴寒蘭心裏有自己的打算,本來她想要自己獨吞豫州這塊肥肉,朱本旺這類的紈絝參與進來,最終也只不過是為她打工,但景凡的加入,必定會分走她不少的利益。

畢竟景家可是天京的五大家族之一,他們派人來到這裏,絕對不僅僅是為了殺淩冽這么簡單。

不過淩冽這根刺的頑強程度已經超出了賴寒蘭的預想,如果景家能除掉這個障礙,那對賴寒蘭來說還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賴寒蘭接著說道:“雖然我對高手這方面了解的不多,不過也聽說過,似乎是有一個很了不起的高手保護著淩冽,不允許天京勢力對淩冽出手,是這么回事嗎?”

聽到賴寒蘭提到這個事,朱本旺立即挺起了胸膛,畢竟他從一些高手的嘴裏聽到了整件事情完整的經過,所以這時候也是滿臉驕傲說道:“這種事情你就應該問我,說這話的是淩冽他媽,常家的常雨清,但她的原話不是這么說的,她的原話是半步武聖極其以上不准對淩冽動手,之下的高手還是可以的,所以天京勢力對淩冽的追殺一直都沒有真正的停止。”

朱本旺一副老生的樣子,似乎他也是一位高手一樣。

賴寒蘭則是說道:“那可就有點難辦了,沒有那什么高手,可還能滅的了淩冽?”

聽到這話,朱本旺笑了笑說道:“蘭姨,這些事情就不是我們應該擔心的啦,景家自然有辦法除掉他,而且你可別忘了,這裏是豫州,而常雨清遠在天京,這要是景家真的動手,她還能到豫州來阻止不成,況且就算真的來了,那淩冽也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倒也是這么回事。”賴寒蘭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她本就對高手的世界了解不多,但也聽懂了朱本旺的意思。

朱本旺則是繼續往前靠了靠說道:“蘭姨,其實我有個建議,他們高手之間的對戰,咱們根本就插不上手,我就想啊,咱們能不能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哦?看來你都已經打算好了?”賴寒蘭微笑著說道,但她的笑容明顯有些僵硬。

她喜歡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裏,但是現在,事情的發展早就已經脫離了她的預想。

而且現在連一個油嘴滑舌的朱本旺知道的都要比她多,這讓賴寒蘭的心裏很不爽。

似乎是注意到了這個老女人的不快,朱本旺立即笑著說道:“不敢不敢,這事情可不是我能辦的了的,還需要蘭姨你用上幾分力道。”

“別賣關子了,有什么事情就趕緊說出來。”賴寒蘭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

“嘿嘿嘿,既然這高手間的對決已經有景家在做了,那你看看咱能不能來點商業上的實際手段,這點您恐怕很擅長吧?”朱本旺笑呵呵的看著眼前這個難伺候的老女人。

“大侄子,這東西能亂吃,但是這話可不能亂說啊,我已經知道你的意思了,你等我的消息就好了。”賴寒蘭揮了揮手。

朱本旺也沒有再說什么,趕緊利落的滾蛋了。

從外面關上門的時候,朱本旺臉上的笑容完全凝滯,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這寫著部長辦公室的門,立即轉身離去。

辦公室裏的賴寒蘭則是冷哼了一聲,她從來都沒有真正看得起過朱本旺,這么多時間的相處,她也早已經明白了朱本旺的為人。

當初賴寒蘭被釣調配到豫州的時候,為了能在這裏大展拳腳,她幾乎把所有的原部下都帶到了這裏。

現在強行插入了一個景家,想要和自己分一杯羹,賴寒蘭就算不同意,但也沒什么辦法。

不過朱本旺算是個什么東西,憑著自己那點小聰明也想靠近桌子吃豫州這盤大菜,他不配。

現在賴寒蘭依然把朱本旺留在身邊,僅僅是因為他那張油嘴還有點作用。

賴寒蘭肚子在辦公室裏盤坐了大半天的時間,這才撥通了幾個電話,下令對豫州的幾個企業進行全面的盤查。

其中重點盤查的對象就是百草廬,康氏,宋氏和霍氏,但凡是和淩冽有關系的企業,這一次都將面對一次異常嚴厲的打擊。

放下電話的那一刻,賴寒蘭的嘴角終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此時此刻,淩冽已經開車來到了郊區的一個小屋前,看著門前放著的黑色摩托車,淩冽就已經知道淩歡來的地方正是這裏。

還沒等他走進去,飯飯就已經從裏面沖了過來,此時她的精力似乎更旺盛了幾分,就連身上的羽毛都亮麗了一些。

淩歡也從屋子裏走了出來,說道:“我行駛的距離一共是二十裏,她的速度不比我慢。”

聽到這話,淩冽點了點頭,如果不是自己和飯飯有感應,那他早就跟丟了。

康牧曦也跟著跑了過來,輕輕撫了撫飯飯的羽毛,似乎是在獎勵他。

“是時候動手了吧?”淩歡看著淩冽,認真問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