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让叔叔好好检查一下,撞到哪里了

让叔叔好好检查一下,撞到哪里了,既然飯飯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那么只要稍加引導,把整個豫州分為若幹區域尋找的話,找到東陽血脈之力的儲存點似乎並不是難事。

只要現在淩冽點一下頭,淩歡立即就會調動特戰小隊,展開對豫州的搜查。

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淩冽竟然搖了搖頭。

“還不是時候,我們面對的不是一個人也不是兩個人,那是數百人的東陽武士,儲存點必定充滿凶險,如果我們就這樣去了,那只能是飛蛾撲火。”淩冽回答道。

“區區倭寇,何以為懼。”淩歡對於淩冽的保守似乎很不贊同,她也沒有再說什么,只是開著摩托車離開了這裏。

淩冽無奈地笑了笑,自己的這個妹妹現在已經完全能夠獨當一面,偶爾有個小脾氣也在所難免。

東陽的這次大陰謀危急到整個豫州的安全,時間拖得久了絕對不是什么好事,但淩冽也有自己的打算。

上次在獵殺東陽武士的時候,前來狙擊他的不是東陽武士中的高手,而是地府的血紅花,阿蝶。

阿蝶已經被地府清洗了記憶,現在對地府十分忠心,她的行動也勢必代表著地府的意志。

現在淩冽擔心的已經不是東陽武士,而是比東陽更可怕的地府。

在儲存點所在的位置,肯定有地府的高手把守,而且淩冽幾乎可以斷定,阿蝶也會出現在那個地方。

如果沒有任何准備,就讓特戰小隊貿然挺進的話,那最後換來的結果很可能是全軍覆沒。

淩冽苦笑了一下,直接帶著康牧曦和飯飯來到了百草廬,為了不引起太多不必要的關注,淩冽再次把飯飯扔進了康牧曦的包裏。

剛到了百草廬,淩冽就直接去了後堂,那裏有一間為自己而留的操作室。

淩冽先從藥庫了選了數十種材料,這才一股腦兒的全部搬進了操作室裏。

在淩冽准備開始的時候,康牧曦原本還想過來湊個熱鬧,但誰知道直接被淩冽給無情地推了出去。

畢竟這一次淩冽研究的是毒藥,而且是地府的毒藥,其中的危險可想而知。

淩冽靜下心來,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刀子,直接向著自己的手臂上割去。

在流出少量的鮮血之後,傷口便在龍鳳血的催動之下開始慢慢愈合,這是最正常的現象。

不過很快淩冽就開始在手臂上制造出了第二個傷口,還沒等傷口開始愈合,他就快速的把一些青色的粉末撒在了自己的傷口上。

這是在和阿蝶對戰的時候,淩冽搜集到的一些毒素,毒素的藥量很有限,容不得淩冽出現半點的失誤。

傷口如淩冽想象中一樣,並沒有愈合,而是不停地在流血。

看著自己的鮮血直流,淩冽沒有半點著急的意思,反而像是在欣賞藝術品一樣,聚精會神地查看著傷口的動靜。

除了無法自己愈合之外,傷口還在一點點的黑化,明顯是毒素開始深入了。

但黑化的程度很如此少量的毒素,根本就不足以對淩冽造成太大的傷害。

淩冽本就吃過丹藥無數,身體的毒素抗性和血脈恢複能力比常人強了太多,所以毒素想要對他造成致命傷害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毒素入侵能力低,但抑制血脈愈合能力極強。”淩冽在一旁的一個小本子上記載下來。

通過自身的感受和自己的觀察,淩冽已經對這毒素的成分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

很快他就做出了兩份完全不同的解藥,根據淩冽在小本本上的推算,這兩種解藥在理論上都可以解掉這種毒素,但因為沒有足夠的毒素樣品使用,淩冽也已經無從查證。

當他從操作室裏出來的時候,看到康牧曦拿著一本在看,本想過去和她打個招呼,但是這姑娘卻是理都不理淩冽,似乎對剛才的事情還耿耿於懷。

淩冽笑了笑也沒有多說,也從書櫃裏找出了一本山海經來看。

他本想著坐在百草廬裏好好的研究一下有關飯飯的資料,但就在這個時候,康牧孜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

看到他來了,淩冽撒腿就往後堂跑,畢竟康牧孜這家夥從來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這一次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看著他一臉煩躁的樣子,淩冽約摸著他多半是為了康牧曦的事情而來。

無論怎么說,也都是淩冽睡了人家的妹妹,所以淩冽這個時候也很心虛,三十六計走為上。

但是康牧曦卻直接叫住了他說道:“你別跑,我這次來不是揍你的,我是有要事和你商量!”

說罷康牧孜就趕緊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淩冽。

“我給你說,那天晚上我真的啥事都沒幹!”淩冽趕緊為自己辯解。

聽到這話,在一旁百~萬\小!說的康牧曦突然站起來,直接撲到了康牧孜的懷裏:“哥哥,你可要為我作主啊!”

現在百草廬的不少醫師和病人都看著呢,被康牧曦這么一鬧,淩冽活像是一個負心漢。

本以為康牧孜又要爆發一頓,淩冽都做好挨揍的准備了,但康牧孜卻是黑著臉拍了拍自己的妹妹,對著淩冽說道:“這筆賬我們以後再算,現在我們康家遇到了緊急情況。”

康牧孜竟然能暫時放下這件事情,這真是讓淩冽詫異了一下,但淩冽也立即明白康牧孜口中的另一件事,絕對不簡單。

就在這個時候,霍青靈也匆忙跑了進來,她著急說道:“淩冽,我們霍家出事情了,不知道從哪裏來的一群檢察官,他們要對我們霍家的所有企業進行凍結盤查!”

聽到霍青靈的話,淩冽立即看向了康牧孜,康牧孜也重重點了點頭,看來他們遇到的情況和霍家一樣。

康家倒還好,畢竟有基礎在那裏,就算遇到些事情也可以從容一些,但霍家不一樣,現在霍家正處在複蘇的緊要關頭。

如果現在再出什么岔子,那么好不容易從金融機構得來的信譽又會在瞬間被蒸發。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是宋超輝要發瘋的聲音:“特么的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上次是我家被砸,現在又說要封店,他們這是要逆天啊!”一群來自天京的檢察官,突然對豫州的各大家族產業進行了嚴厲盤查,淩冽想都不用想,這事情肯定和賴寒蘭有關。

上次在武警大隊的時候,賴寒蘭明明得了便宜,現在卻仍然緊咬著各家族不放,看來她是鐵了心要和這些家族過不去了。

就在淩冽沉思的時候,向振華也打來了電話。

“淩冽,檢察官到來的事情你應該也知道了,我這邊也是剛接到消息,那群檢察官來者不善,你一定要小心面對,實在不行”向振華猶豫了一下。

淩冽只是靜靜地聽著,等著向振華把話說完。

“實在不行我們就來硬的,雖然咱豫州是地方,但也畢竟是個省會,絕對不能任人擺布,你看著處理,一切後果由我來承擔!”向振華終於說出了這句話。

淩冽的嘴角露出了微笑:“我明白了向伯伯,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這件事就交給我來辦吧。”

憑借向振華的脾氣,能夠說出來這些話,就說明他已經動怒了。

這么多的檢察官招呼都不打一個,全部空降豫州,雖然他們查處的全是大家族的產業,但這問題已經不是民間性質那么簡單了,這是對豫州官方的無視和挑戰。

淩冽倒吸了一口氣,腦子裏想了想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隱隱也覺得這事情有些蹊蹺。

如此大的行動可不是一般人能批的下來的,他也開始懷疑賴寒蘭頭上坐著的那位到底是什么人,上次強行命令豫州方面放了馮玉泉三個人不說,這次更是動用了眾多檢察官。

這手筆著實不但不管他是什么人,淩冽現在都必須去會會他。

但凡是和康家和淩冽交好的家族,都在同一時間遇到了相同的問題。

這些家族產業本就占據著豫州產業的一半左右,現在集體遇到這么大的問題,折讓整個豫州的運轉都出現了各個方面的問題。

在趕往霍家的路上,淩冽在車裏看到馬路上有許多被強行放假的工人,畢竟各個企業和工廠都在接受盤查,資金方面更有不少被凍結,想要繼續施工,根本就是不現實的問題。

這些工人都要養家,身上都有大大小小不同的擔子要承擔,現在強行休工,必定會引起群眾情緒的不滿。

淩冽先來到的是霍家剛剛重新運轉的一處造紙工廠,此時這造紙廠的情況也和淩冽一路上見到的一個樣,工人們正陸續走出工廠。

工廠的門口有一個穿著正裝的女人焦急地在那裏走來走去,雖然她和以前的風格截然不同,但淩冽還是遠遠看出來那就是霍青靈。

在霍家強盛的時候,霍青靈就是一個不懂事的富家小姐,雖然她的地位比不上霍青墨,但是身上的錢也足夠她活的瀟灑。

在霍家面臨滅亡之際,霍青靈沒有被這壓力打倒,而是從各種各樣的名牌服飾,全都換成了職業裝扮,現在倒也有幾分女強人的味道。

看到淩冽和康牧孜下了車,霍青靈趕緊迎了上來。

“現在是什么情況。”淩冽一邊快速的往裏面走,一邊問道。

霍青靈加快腳步跟上,著急說道:“現在公司賬務全部被凍結了,連正常的運轉都無法進行,工人休工也是無奈之舉,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再開下去。”

“理由呢,萬事總有一個理由,他們想要查封你們,也總得給出一個理由才是。”淩冽繼續問道。

霍青靈想了一會兒:“他們好像說了一句逃稅漏稅,之後再也沒有和我交流過,淩冽,他們到底是來幹什么的啊?“

“幹什么的?呵,待會兒你就知道了。”說罷,眾人就朝著財務室的方向走去。

剛一進門,一個賬本就從裏面飛了出來,但淩冽恰好接住。

上面標志的正是霍氏造紙公司,淩冽小心翼翼的把賬本撫平,眉頭緊皺起來。

一個公司最重要的就是賬務,賬本更是記載賬務的最重要的東西,每個公司都會對自己的賬本當做是寶貝一樣,絕對不會把賬本隨便扔。

此時霍青靈的臉色更是難看,但是現在她卻一句話都沒有說,因為她知道裏面站著的是天京來的檢察官,如果得罪了他們,那么霍家剛有起色的產業,恐怕又會付諸東流。

淩冽拍了拍霍青靈的肩膀,然後帶著笑臉走了進去。

裏面正有幾位身穿西裝的檢察官在那裏翻看各種賬目,其中有一個梳著大背頭的中年人,看起來是他們的頭頭。

“你們放佛是在特意逗我笑,我要檢查的是這兩年的賬目,但你們給我看的是什么?中間將近有半年的賬目空缺是怎么回事?”中年人正對著一位工廠的管理大呼小叫。

現在不用問了,扔賬本的肯定是那個中年人。

淩冽這就要走上前去,但康牧孜卻是拉了他一下,微微搖了搖頭。

康牧孜是想要提醒他,那人是天京來的檢察官,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不過淩冽還是直接走上前去:“不知道您大老遠的到這裏來了,真的是有失遠迎,還請諒解!”

本來康牧孜還以為淩冽會直接上去教訓這個中年人,但沒想到現在淩冽卻完全是一副狗腿子的樣子,去恭迎那家夥了。

但康牧孜也不傻,他知道淩冽是個有套路的人。

就在中年檢察官有些蒙蔽的時候,淩冽直接指著工廠的管理,也跟著罵道:“誰讓你們反抗的!檢察官做事,是你們有權利反抗的嗎?”

那個中年檢察官不屑地笑了笑:“我雖然不知道你是從哪蹦出來的,也不知道你是誰,但你這樣汙蔑我們執法人,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本就是依法辦事,用反抗這個詞可不恰當。”

看到這檢察官要生氣了,淩冽趕緊上去笑著說道:“您不要介意不要介意,恐怕是剛來豫州吧?”

那中年人遲疑了一下,剛要攆淩冽走,但淩冽立即說道:“我是蘭姨派來接待你的,誰知道路上堵車來晚了,還請不要介意。”

聽到蘭姨這兩個字,中年人立即愣了一下,但態度立馬就好轉了一些。

“我們是執法辦事,我不知道誰是蘭姨。”明明說話的語氣都變了,但這中年人還是一口要定不認識蘭姨。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