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小时候压着妹妹,对妹妹说我想进去

小时候压着妹妹,对妹妹说我想进去,康牧孜還想多了解一些淩冽的計劃,但淩冽卻不給他這個機會,直接離開了造紙廠。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算是特戰小隊,淩冽給他們的通知也是隨時待命,並沒有告訴他們到底要做什么。

整整一下午的時間,淩冽做的事情就是帶著飯飯活動在豫州的各個區域,為的就是探測到血脈儲藏點的位置。

現在淩冽已經研制出了地獄毒的解藥,即使是再次面對阿蝶的時候,也必定有一戰之力。

但是今天淩冽面對的敵人肯定不僅僅是阿蝶,東陽人也依然是一個頭痛的問題。

淩冽的車在一處教堂的旁邊停了下來,淩冽把飯飯留在了車裏,自己則是靠近了教堂幾步。

這教堂在豫州有幾分名氣,平日裏就是人來人往,今天貌似還有新人在這裏結婚,淩冽來了點興趣,就直接走了進去。

他不信任何的宗教,做事從來都是只信自己,只要自己的付出到位了,何必再去寄希望於神靈。

但淩冽也不反對宗教信仰的事情,不少人熟讀聖經,為其所感染。

不過更多的人來到教堂,還是因為浮躁的心無法安放,這才來這裏尋找心靈上的安慰,人心日益浮躁,來教堂的人也日益增多。

借著這教堂裏火熱的氣氛,淩冽和人群一起步入了教堂,他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畢竟新人的親朋好友這么多,混進來一個陌生人,也很難被發現。

教堂裏結婚的氣氛和電視中的描述差了不少,雖然是西式婚禮,但新郎新娘的拘束程度卻顯得很中式。

跳過新郎新娘,淩冽的目光很快就跳落在了那位教父上,他倒是絲毫不遮蓋自己東陽人的身份,連中文口音都帶著濃重的味道。

這本沒有什么,畢竟兩國停戰這么久,民眾早已相互融合,其中也不乏友好交流的典范。

但是飯飯把自己帶到了這個地方,這就讓淩冽知道,這裏肯定有問題了。

看飯飯興奮的樣子,這裏肯定藏著大量的血脈之力,用教堂來麻痹人的神經,從而再埋藏大量的血脈之力,這還真是別出心裁的偽裝。

只可惜在飯飯的探測能力下,這所有的偽裝都看起來是那么的不堪一擊。

淩冽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坐在教堂的角落裏,等待著婚禮的結束。

這個時候淩冽也沒有閑著,他也在仔細觀察這個教堂內部的樣子。

到了晚上,淩冽還一直坐在原地,沒有站起來,原本這教堂裏的人進進出出,淩冽還以為那教父不會在意到自己,但沒想到他還是主動走了過來。

“不知道你有什么心事,能在這裏坐這么久,你可以把心事告訴我和上帝,我們都會保守你的秘密。“看著這教父一臉虔誠的樣子。

“我一直聽說你們東陽是唯一一個不受基督教主導的國家,但沒想到還有你這樣的教父。”說這話的時候,他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這位教父的手。

上次就是因為從手上的老繭,淩冽就成功發現地攤的老板其實是東陽的武士,武士的手因為拿刀拿的太多,只要一眼就能看出來破綻。

但是眼前這個神父的手卻是非常潔白,簡直和一個女孩的手一樣,這雙手絕對不是長期拿刀的料子。

就算知道這教父不是東陽武士,但淩冽還是不會對他掉以輕心,畢竟血脈之力就藏在這教堂裏面,說和他沒有半點關系也肯定不會有人相信。

“教父先生,你每天都在為誰祈禱,在祈禱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如果東陽的計劃真的實施出來,將會是成千上萬的人無家可歸甚至失去生命,這樣的一個結局,是你無論怎么祈禱都挽回不了的。”淩冽對著教父皺著眉頭說道。

但教父這個時候卻是一臉懵逼:“我不知道你再說什么,我來到這裏的目的就是為了幫先輩洗清在華國留下的罪惡,如果你因為過往的一些事情,而侮辱我的國家,那還請你不要再這樣。”

聽到他這么說,淩冽還真的愣了一下,他和教父對視了一眼,發現這教父的目光真的很真摯。

以前從新聞上,淩冽也曾看到過有東陽高僧在大屠殺紀念館的門前絕食,以此來緩和一些東陽人在華國曾經犯下的惡行。

只是淩冽萬萬沒想到,自己也遇到了這樣的一個人。

淩冽笑了笑說道:“曆史就是曆史,永遠都不應該被放棄,難道你不相信現在東陽還對我華國虎視眈眈?”

教父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我敢確定,現在的東陽人,絕對不會再做出傷害華國人的事情,所以先生你還是回去休息吧,既然你不相信神明的存在,坐在這裏太久,也不會有什么收獲。”

直接被下了逐客令,但淩冽卻沒有立即走開。

淩冽從旁邊抓住了一位收拾婚禮現場的工人,然後笑著對教父說道:“你能知道我現在抓住的這一個是什么人嗎?”

教父搖了搖頭,淩冽直接把這工人的手拿了出來,上面厚厚的全是老繭,從這老繭的形態上來說,這人確實是用武士刀的老手了。

但圖有老繭並不能說明什么,淩冽直接對懷裏的這工人說道:“我知道你是東陽的武士,不用裝了,我也懶得理你。”

不過這工人卻是一臉迷茫的樣子,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教父更是高傲的抬了抬頭,想要證明自己說的沒錯。

“呵呵,還真是塊硬骨頭,那我今天就讓你去見你們的上帝。”說罷,淩冽就一巴掌朝著工人的額頭上拍去。

也就在這個時候,被淩冽拉過來的工人突然有了劇烈的反應,他直接從衣服裏拿出了短刀,狠狠地朝著淩冽刺去。

早已經有了准備的淩冽只是笑了笑,松開這位工人,快速向後退了幾步。

無論是從速度還是手段上,這位穿著工人服的東陽人,已經證明了自己是東陽武士的事實。

淩沒有么著急殺他,而是面對淩冽教父說道:“看吧,這就是你信賴的同胞。”面對淩冽的詰問,神父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畢竟事實就擺在眼前,已經證明他剛才說的全部都是廢話。

看著那位武士直接逃跑,淩冽想要立即去追,但是神父卻是直接拉住了淩冽。

“剛才的情況你都看到了,你不需要再說什么。“淩冽冷冷地說道。

但神父還是近乎懇求地說道:“這其中肯定有誤會,我們肯定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

淩冽卻是笑著搖了搖頭:“我淨重你的為人,所以現在也給你一份忠告,刀劍無眼,先出去躲一會。”

神父還是無法接受眼前的事情,他有些激動地說道:“我們兩國的關系已經不能再承受這樣的變故了!”

對於他的這句話,淩冽卻是笑笑,一個人的愛好和平,並不能代表整個國家,其實在那一次戰爭結束之後,東陽就一直沒有消停過,各種挑釁的行為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華國采取的態度一直比較保守,這也留給了東陽足夠的悔改時間,但是這一次東陽卻是直接搞事情搞到了華國境內。

看著神父懇求的眼神,淩冽只是笑著說道:“國家安全問題,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說罷,淩冽就朝著剛才的東陽無視消失的地方沖去,教堂裏只留下神父一個人在那裏發呆。

剛才發現的那個維修教堂的工人,境界並不高,如果淩冽想要滅掉他,那也不過是分分鍾的事情。

但淩冽始終和那家夥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為的就是等他帶自己去應該去的地方。

那工人直接跑到了教堂的後院,這裏是一個寧靜的花園,但花園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東陽的氣息。

很明顯,這裏就是東陽人的賊窩了,看著淩冽竟然敢跟過來,剛才的那位工人停住腳步,轉過身來,一臉得意的看著淩冽。

與此同時,後院裏的小房間內開始有東陽武士快速走了出來。

短短的十幾秒時間,就已經有二十多位東陽人站在了淩冽的周圍,他們手中的武士刀閃耀著寒光,似乎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把淩冽給斬碎。

最近一段時間,淩冽通過獵殺東陽武士來當做自己鍛煉的方法,受驚的東陽人早已把淩冽的信息共享,因此這院子裏的所有人都認識淩冽,也都知道淩冽就是那個專門獵殺他們的怪物。

形式對於淩冽來說是明顯的劣勢,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神父竟然追了出來。

他立即站在淩冽和東陽武士的中間,嘴裏大聲地說著東陽語,雖然不清楚他具體說的是什么,但淩冽能夠猜得到,他應該是勸那些東陽武士放下這件事。

但是東陽武士們卻是一臉戲謔的看著他,根本不把他的話當真。

淩冽早就知道和這些東陽武士絕對沒有半點和平可談,暴力,將是唯一解決這場暴力事件的方法。

不過就在淩冽調動身體的真氣的時候,突然一滴鮮血濺在了他的臉上。

淩冽用手輕輕地擦拭掉自己臉上的那一滴鮮血,抬頭看去,卻發現一把長刀從神父的後背刺了出來。

身為愛好和平的東陽人,竟然被同胞如此活生生地刺死,淩冽默默閉上了眼睛,為神父默哀了一秒鍾。

但就在這個時候,殺了神父的那把武士刀快速地朝著淩冽砍了過來,拿刀的東陽武士明顯和其餘二十多人都不相同,他身上有一股霸道的血脈氣息。

淩冽沒有和他正面交鋒,而是快速後退,躲開了那霸道一擊。

在獵殺東陽武士的期間,淩冽也遇到過華國血脈和東陽武士的合成品,但上次遇到的那人頂多也只能算是個半成品,雖然實力強勁,但是自己身體的內部本就充滿了矛盾,所以對淩冽造不成多大的威脅。

但是這個人不一樣,他的血脈氣息已經和身體融合到了一個相當高的境地,這也就說明他既擁有了東陽武士的身體強度和速度,更擁有了華國獨有的血脈之力。

這個人,絕對不好對付。

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的聲音突然從淩冽的身體裏響起:“這是一個擁有完全血脈的人,如果不能一擊必殺,那最後死的人只能是你。”

既然連醉仙女都這么說,淩冽也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既然已經出現了完成品,那就說明東陽人的血脈計劃真的已經完成了。

狂暴的東陽武士沒有給淩冽喘息的聲音,他狠狠踩了下地面,身形再次暴起,朝著淩冽沖了過來。

淩冽本想躲在教堂柱子的後面,但是沒想到那一人粗的柱子,僅僅一刀就被這血脈武士劈成了兩半。

如果剛才那一刀是劈在自己身上,那么淩冽必死無疑。

而且這人的速度很快,即使是淩冽動用了星空步的前幾步,也只不過是剛好躲避開他的攻擊而已。

“一擊斃命。”淩冽的心裏默念著醉仙女的警告,但是想要找到一擊斃命的機會又哪裏那么容易。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卻是說道:“不要對敵人存在任何的善意。”

這句話說的淩冽有些莫名其妙,他怎么會對東陽武士存在善意?

但想到這裏,淩冽就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東陽神父,如果這些東陽武士能夠給自己一些時間,只需要短短的五分鍾,淩冽就能改變他的命運,好讓他保住自己的性命。

可是殺了神父的就是東陽武士,他們又怎么可能再去救他。

正是神父的存在,讓淩冽知道,並不是所有的東陽人都那么討厭,也正是神父的死,讓淩冽對東陽的偏見有了一些改觀。

這種改觀來的似乎並不是時候,他直接影響到了淩冽的心境。

百姓總是無辜的,但這些武士死一白次都不足惜,淩冽在後退的時候,也深呼吸了幾次,最終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這是老祖宗留下來的道理。

面對這個血脈武士的一次次進攻,淩冽沒有半點還手的意思,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逃跑上面。

剛開始血脈武士沒有攻擊到淩冽,臉上還沒有什么表情,第二次的時候,他的速度和力道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最後還是沒有碰到淩冽的一根頭發。

血脈武士明顯是怒了,他站在原地,渾身的青筋暴起,那武士刀的手柄也被他抓的嘎吱作響。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