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学长别在这 含学长的几把

一覺醒來,天色大亮,我愜意地翻了個身。這段時間為了找工作累死累活,已經很久都沒睡過這麼爽了。

正想賴個床,我突然想起來似乎還要開車送李穎去學校,看天色也不早了,頓時嚇出一身汗,摸出手機來一看,已經快八點鍾了。我一個鯉魚打挺,手忙腳亂地穿上衣服,捯飭一番,沖進廚房去准備早餐。

大小姐九點上課,八點半之前必須出門,這是昨天周伯吩咐我的,我要是第一次就遲到,那我就完蛋了。

雖然我早上習慣吃中式早點,但是現在顯然來不及了,好在我發現廚房裏面有吐司面包和奶粉,我趕緊沖了兩杯牛奶,熱兩片面包,弄了點兒沙拉,端上餐桌。

剛剛擺好盤,母女兩個就從樓梯上下來了,我聽到動靜之後扭頭往樓梯一看,頓時驚呆了。

李穎穿著及膝的碎花洋裙和白色絲襪,搭配著一雙粉色皮鞋,走的是洛麗塔風格。

孫倩倩依舊穿著昨天晚上那件睡衣,似乎那雙咖啡色絲襪也沒有換,神情之中還帶著些許慵懶。

這母女兩個,一個成熟嫵媚之中透露著高貴典雅,一個青春洋溢之中散發著鄰家有女初長成的氣息,各有特點,各有千秋。就好像是一副絕妙的畫,讓我根本就挪不開眼睛。

“哎呀,八點二十了,我要遲到了。”

李穎的一聲驚呼,把我的思緒拉回現實,我趕緊為她們准備好椅子。李穎快速走過來坐下,開始吃早餐。

“你慢點兒吃,時間還夠,小心別噎著。”孫倩倩笑著說。她朝我看了一眼,也坐在旁邊開始吃早餐。她比李穎可就斯文多了,一切都是那麼慢條斯理,看起來很有美感。

你說一個女人,是怎麼樣可以做到,舉手投足之間都很吸引人的呢?

“好了我吃完了,我們走吧。”我還沒思考清楚這個問題,李穎就已經站起來了,我不得不跟她一起出門。

車庫裏面,頂級的邁巴赫,萊斯萊斯,甚至於法拉利跑車,都不缺少。但是我這種小嘍囉,怎麼駕馭得了這樣的龐然大物?

我看旁邊有一台寶馬X7,尋思著這玩意兒我還能駕馭,便將它開了出來。李穎也沒提出什麼意見,於是我便開著這車,帶著她往學校趕。

我之前在老家的時候,說起車子來,家長們都說,什麼車不是車?還不都是四個車軲轆麼?有什麼區別?

但是當我真正開上寶馬這樣的好車的時候,我才發現,真的有區別,而且區別很大。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你永遠想象不到有錢人過得快不快樂,因為他們的快樂你壓根就想象不到!就好比這一台車,沒坐過沒開過的人,永遠不會知道這台車有多好。

名城中學,是這玉華城裏最出名的私立中學,沒有之一。李穎的老爸,名城地產的董事長,是這所學校的大股東。

一到校門口,看著那一溜兒的奔馳寶馬法拉利,我震驚得腎上腺素都飆升了。這哪兒是來上學的,這是來參加車展的啊。

我停好車,李穎剛下去,就被幾個年輕人給圍住了,我嚇了一跳,趕緊下車。

哎,看來我不僅僅要兼職司機,還得兼職保鏢,這保姆的工作范圍還真是廣。

加工資的事情要提上日程了。

“穎穎,我對你是真心的,你就給我一次機會吧。”一個長相俊美的小鮮肉,來到李穎的面前。

我不由得停住了腳步,還好,不是社會青年,原來是大小姐的愛慕者。

就大小姐這長相,這家庭條件,追求她的人能從這人排到外國去,有人表白完全不是什麼稀罕事。

只是我沒想到這小子這麼直接粗暴。

有個性,我喜歡!

不過看起來,這大小姐對這小鮮肉很不感冒。她緊皺眉頭,一臉不耐煩的表情:“蔣付博,你到底煩不煩啊?我早就告訴過你了,我不喜歡你,我不喜歡你你聽見了嗎?你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

“可是我真的好喜歡你啊,你就給我一次機會嘛。”蔣付博看起來是打算死纏爛打了,鍥而不舍地請求著。

李穎冷哼一聲,道:“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死了這條心吧。”

沒有機會了?

聽了這句話,蔣付博臉色一變,著急地說道:“你有男朋友了?你男朋友是誰?”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讓開,我要去上課了。”李穎往前走了一步。

蔣付博攔在李穎的面前,展開雙臂,說:“不告訴我他是誰,你就不准走。”

李穎大喊道:“你怎麼這麼野蠻?”

看到這裏,我已經完全理順了大小姐和這個蔣付博之間的關系,我知道,是時候輪到我出場了。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有氣質一些,然後走上前去,摟著李穎的肩膀,對蔣付博說:“我就是她男朋友。”

>>>>《絕品男保姆》在線閱讀<<<<

第六章 我不是故意的

李穎扭頭看著我,我也搞不清楚她那眼神裏面到底是憤怒多一點還是驚訝多一點——總而言之不是高興!

再看眼前這個什麼蔣付博,那眼神可就單純多了——憤怒,極度的憤怒,仿佛自己圈定的一顆小白菜被豬拱了的那種憤怒。

呸呸呸,我怎麼能說自己是豬呢。

“你是誰?”蔣付博一臉敵意。

我賞了他個白眼,慢條斯理道:“我有必要告訴你麼?”

然後,我摟著李穎的腰,對李穎說道:“寶貝兒,我送你進學校吧。”

我分明看到李穎眼中的怒火,似乎要把我燒成灰燼。從昨天開始,她似乎就不太待見我,要不是我做的飯菜還算和她的胃口,估計她早就跟我翻臉了。而我現在冒充她男朋友,又是勾肩搭背,又是摟腰的,她對我的印象能變好才是怪事。

不過,這卻讓我很鬱悶,我這明明是在幫你解圍好不好,你別不識好人心呀。

我覺得,我有必要提點她一下,挽回一點我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

“我現在是在幫你解圍呢,你能不能把你眼睛裏面的殺氣收一收?”

“噗嗤……”聽到我說殺氣,李穎忍不住笑出聲來,爭辯道:“我眼睛裏哪有殺氣?”

看到她臉上的表情緩和了一些,我終於松了口氣,看來回去是不用跪搓衣板了。

將李穎送進學校裏面,我打算回去,現在都快九點了我還沒吃早餐呢,都餓得有點兒低血糖了。

大戶人家當保姆就是這點不好,必須等她們吃完了我才能吃。看來我以後得學聰明點,我在廚房裏就先偷吃一點,嘿嘿嘿。

“站住,你小子哪條道上的?老子看上的女人你都敢搶?”

我剛剛出校門,就被剛剛那群小子給圍住了。當先的那個蔣付博,一副恨不得把我弄死的表情。

哎,現在的中學生都這麼暴力了嗎?

不過,身為李家的保姆,而這學校又是李家開的,我自然也算是有幾分依仗,不慌不忙地跟這小家夥對視。

“年輕人,不要這麼暴躁,這樣對你沒好處。”

然而,蔣付博看起來並不吃我這套,他卷起了自己的衣袖,看起來是打算跟我動用武力了。

估計他的座右銘是:能動手的盡量別吵吵。

“哼哼,好處?老子特麼的要什麼好處?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離開穎穎,我饒你不死!”

旁邊幾個小嘍囉也紛紛叫囂起來。

“老大的女人都敢動,簡直就是活膩歪了。”

“老大,弄他,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還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這幾個小年輕,雖然一個兩個都嘴上沒毛,但是這些人還真特麼的不好對付。正是十六七歲的年紀,有沖勁有狠勁,有行動力也有破壞力,而且還有《未成年人保護法》,遇到他們,大部分人都得吃虧。

不過吃虧不是我的性格,今天打人是不可能打人的,還是脫身要緊。我一邊跟他們扯淡,一邊朝寶馬移動,到了車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鑽進車裏,點火走人一氣呵成。看著後面幾個人似乎在跳腳大罵,我不由得笑起來。

罵吧罵吧,反正我又聽不見。

一溜煙跑回家,一進屋發現孫倩倩還在吃早餐。面對這個女主人,我心情可就放松很多了。我主動跟她打招呼,她端著牛奶朝我示意了一下,說:“快過來吃吧。”

我一時間都沒搞明白她要我吃早餐還是吃她。

她轉身想把牛奶放回餐桌,卻不料有點兒不穩,整個人晃了一下,一大杯牛奶瞬間倒在了她粉嫩的脖頸上,順著深溝就流進了衣服裏面去。

“啊呀。”孫倩倩驚叫一聲,放下杯子,站起來,左手捏著衣服抖動,為這牛奶降溫。

我一看,這還了得?趕緊跑過去,一下子抓了好幾張濕紙巾,情不自禁就幫孫倩倩擦了起來。

孫倩倩錯愕抬頭,看著我,我也是一愣,手裏的動作不由自主地停了,隨後松手,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雖然說我們已經了肌膚之親,但是這也並不意味著我就能夠隨便亂來,這點兒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

孫倩倩看到我手足無措的樣子,卻是微微一笑,那傲人的地方往前一挺,柔聲說道:“來吧,幫我擦幹淨。”

這個少婦,好像是在勾引我。

我腦子一抽,問道:“裏面也要擦嗎?”

>>>>《絕品男保姆》在線閱讀<<<<

I

滿天都是灰白的厚雲,令人想起曲中的憂鬱。

鬱鬱蒼蒼的大樹也染上冬日的肅穆,遠看像一群訓練有素的軍人,整齊卻沒有風情。清清約七點起床,到廚房盛粥時,發現爐頭多了一只鑊,掀開蓋子一看,就冒出一團團厚實的白煙,撲面一陣香氣誘得她咽了咽口水。三絲炒麵。

大概是十月底開始,聽到深秋的腳步聲,陸少瑤每天早上除了煮粥,也會做炒麵、饅頭或炒米粉。這又是上輩子不曾有過的事。那時她基本上不會吃母親做的早餐,陸少瑤只會做半鍋粥,剛好夠自己跟滕思悠吃。自從清清重返過去就不再揀擇,每天早上都吃粥,陸少瑤默不作聲地觀察了一星期,開始增加粥的份量,花款也多了。

這天吃的是紅蘿蔔粟米魚片粥,用的粟米粒須一顆顆從新鮮粟米剝出來。以前清清吃不出這跟罐頭粟米的分別,可是清攸幼時最愛吃粟米,偏生太年幼、咬不動,她就逐顆粟米剝出來、蒸熟,用少許低脂植物牛油拌一下。

怎捨得只讓兒子吃罐頭粟米?她最愛看清攸吃得滿嘴碎屑的可愛模樣,這貪心的小子還未吞下嘴裏的,就慌忙將新一匙粟米塞進小嘴,像只胖胖的小松鼠,一雙盈盈的藍眼比任何寶石更剔透。她是從清攸身上學懂怎樣溫柔地照顧一個人,那是她第一次做任何事之前先不想自己,而去考慮別人,清攸的一顰一笑,也使她的心七上八下的。

學長別在這_含學長的幾把
「要滿瀉了。」

清清冷不防身後有人說話,手一抖,碗傾斜起來,舀滿的粥泰半落回鍋裏,灼得她白晢的手通紅一片。她咬牙苦忍,先把碗放在昇盤,連忙扭開水龍頭,刺骨的冰水立刻沖走手上的米粥,痛得她嘶嘶聲的低呼著。

滕思悠已換上校服——白襯衣、墨綠色的校呔、米色毛衣背心跟黑色長西褲跟皮帶,深邃精秀的眉目令他有種拒人於千裏的傲慢。他瞟了清清一眼,逕自舀了粥跟炒麵就出去。她沖了好一會兒冷水,覺得這燙傷很輕微,決定連膠布也懶得貼,重新舀了食物就出去客廳。

清清出來時,陸少瑤坐在飯桌的一邊看報紙,在英德混雜的報紙堆間放了一碗粥,一口也沒吃過;滕思悠坐在陸少瑤對面,安靜地吃著。清清拉開母親右邊的雕花木椅,低頭坐下來,喝了半杯暖水就狼吞虎咽地吃著。她盡量吃得快,務求比滕思悠早出門,不會再一早上起來就巴著他不放。

「吃那么急幹嘛,沒人跟你搶。」

陸少瑤懶懶地開口,她往時跟女兒說話,總有幾分怯懦。可最近這女兒好像轉性,幾個月沒發過脾氣,話也變少了,一堆搖滾樂唱片束之高閣,上星期,她最愛的樂隊訪港,也竟然沒有請假趕去機場,不經意問起,只說:「這裏去機場太遠,不去了。」

學長別在這_含學長的幾把
她以往最怕女兒發脾氣,每次隨手拿起什么東西就亂擲,那股瘋勁,勉強只有思悠能勸得住。是以,清清現在一改掉發脾氣的毛病,陸少瑤覺得自己膽了大了一點,跟女兒說話也少了幾分戰兢。

清清變得很在乎母親。她遲至當了母親後,才體會到媽媽的心情。她會很緊張,生怕清攸跌倒、撞傷、被人欺負、不開心,有時又覺得這個自己生出來的親骨肉很陌生,一道無形的牆擋著他們,她多想用言語讓兒子明白,她很愛他,她其實是世上最不想傷害他的人,但最後竟然因一時鬼迷心竅、怕自己跟滕思悠死後就沒人照顧兒子,才乾脆把心一橫,殺掉清攸。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