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来嘛再用力一点重一点,老公出差回来象饿狼一样

来嘛再用力一点重一点,老公出差回来象饿狼一样,淩冽努力站了起來,鮮血還在順著指縫流出,他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在一番努力下,淩冽終於來到了門前,打開了門,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磅礴的血脈氣息迎面吹來。

淩冽感受著這股氣息,嘴角也露出了微笑,終於找到了,東陽人的血脈儲藏點。

除了恢複能力之外的血脈之外,淩冽似乎還嗅到了其他血脈的味道,有狂暴血脈,也有強身血脈。

飯飯迫不及待的落到了一個特質瓶子的上方,淩冽慢慢走了過去,他能夠感受的到,這個瓶子裏的血脈是這裏最純淨的。

但淩冽一時間也搞不懂這血脈到底有什么作用,看到飯飯這么興奮,他就知道飯飯肯定很喜歡這血脈。

淩冽打開了瓶子的開關,這血脈也就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來吧,你夢寐以求的血脈之力,現在可以好好的飽餐一頓了。”淩冽微笑看著飯飯。

飯飯見到精純的血脈之力就拔不動腿,之所以這么興奮,肯定也是想要迫不及待的吸收這血脈之力。

但讓淩冽沒想到的是,飯飯還是在上面跳來跳去,一點都沒有把這血脈之力吸收的意思。

“你是讓我吸收這血脈?”淩冽疑惑地問道,而飯飯也立即歡快地蹦躂了兩下。

但淩冽卻是有些不樂意,這房間裏明明有一些恢複能力的血脈,自己花點時間吸收那些血脈,說不定還能多活幾天,眼前的這血脈都不知道是幹啥的,幹嘛要浪費時間呢。

不過此時,淩冽又想起了醉仙女對飯飯的評價,論起來對血脈的感知能力,醉仙女未必比得過她。

連醉仙女都這么說,這就說明飯飯肯定有他神奇的地方。

淩冽不再猶豫,直接伸出了右手,開始吸收這血脈之力。

但他畢竟沒有飯飯那樣的天生優勢,這血脈吸收起來相當緩慢。

也許是飯飯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飛起來,落在了淩冽的手背上,淩冽只覺得自己的手背涼涼的,似乎是有什么東西滲透到自己皮膚裏一樣。

但在下一刻,淩冽就震驚了,在飯飯落下之後,他吸收血脈的速度瞬間提升了十倍之多,而且這速度還在不斷地變快。

一份完整的血脈之力,淩冽竟然只花了三分鍾的時間就全部吸收完畢。

這自然是一件神奇的事,但讓淩冽鬱悶的是,他根本就沒有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到底有什么不一樣,難道這血脈屁用沒有?

不過就在淩冽疑惑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肚子裏有點癢癢的,他低頭看去,才發現剛才無法愈合的傷口,此時正在快速愈合。

顯而易見,是自己身體恢複的能力加強了,難道這血脈也是讓人恢複的功能?

淩冽並沒有太快得出結論,他伸展了一下手臂,閉上眼睛,靜下心來,全身心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但確實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明明恢複能力有變化,在體內卻又感覺不出來變化,這到底算是哪門子的事情。

當他無比鬱悶的時候,突然一個虛幻的人形出現在了淩冽的面前,這人淩冽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她就是靈體狀態下的醉仙女。

剛還醉仙女出來,淩冽也想問個究竟。

“那個,醉大姐,我剛才到底吸收的是什么血脈之力,為什么除了傷口愈合以外,就沒有其他感覺了。”淩冽鬱悶問道。

醉仙女先是看了他一會兒,這才哈哈笑著說道:“誰告訴你剛才的血脈之力是被你吸收了?剛才和飯飯建立連接的是我,只不過是借用了一下你的身體而已,當然我也順便用了點能量,把你那傷口堵了堵。”

聽到這話,淩冽一臉的黑線,本來還覺得自己吸收了血脈之力之後會變得更牛逼,但沒想到這血脈根本就不歸自己所有。

這就好像血脈之力是一盒牛奶,醉仙女是喝牛奶的人,而淩冽呢,撐死了就是一根吸管。

讓人更鬱悶的是,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裏,醉仙女就像是逛超市的大媽一樣,看到這個血脈好點,就全部吸收掉,連一點渣都不剩。

而對於那些劣質的血脈則是看都不看一眼,很是挑剔。

根據淩冽的了解,加藤已經來到華國從事研究十年之久,這個地下儲藏點裏的東西,很有可能是東陽花費巨大的代價研究了十年的成果。

如果他們得領導人知道一個國家研究出來的結晶還要被人選擇性吸收和嫌棄,會不會被氣死。

看到陳列在那裏的血脈你所剩無幾,淩冽的心裏也空牢牢的,畢竟自己這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但想來自己已經撿回了一條命了,也就沒什么好抱怨的了。

不過讓淩冽想不明白的是,飯飯這個家夥對血脈那可是癡迷的很啊,上次只是遇到了鳳血的半成品就激動的不成樣子,這一次面對各種血脈的成品,卻是無動於衷。

“醉大姐,飯飯怎么不吸收血脈,她來到這裏的時候可是興奮得很啊。”淩冽好奇問道。

醉仙女並沒有立即回答淩冽的話,她在耐心又吸收了一個血脈之力之後,這才笑著說道:“她呀,可是聰明的很呢,我吸收的這些東西,她都未必看得上眼。”

“可是上次一個半成品她就”淩冽繼續好奇問道。

“那是因為上次她沒有遇到鳳血成品,當面對一個金條的時候,誰還會對幾個鋼鏰起貪欲。”醉仙女似乎已經心滿意足,她轉身看向了飯飯。

淩冽這時候也才發現,似乎飯飯對那個紅木箱子情有獨鍾,這會兒一直沒離開那個箱子太遠的距離。

“打開吧。”醉仙女笑著說道。

淩冽上前把箱子慢慢打開,這才發現裏面是一個更加精致的瓶子,不過精致的有些過火了,這瓶子太小了點。

而且這瓶子裏的血液也只有小小的一滴,和那些大瓶子大罐子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夠看啊。

“這一滴夠幹啥的啊?”淩冽無語說道。

但醉仙女這次卻沒有回答,她只是滿臉期待的看著飯飯和那一滴鳳血。 飯飯距離那一滴鳳血還有一個水晶瓶的距離,淩冽想要過去幫他把瓶子打開,但醉仙女的聲音卻是在旁邊響起。

“畫蛇添足,老實的在這裏看著就好,什么都不要做。”

雖然不明白醉仙女的意思,但淩冽還是選擇了相信她的話,站在原地看著飯飯的表現。

飯飯落在水晶瓶的旁邊,輕輕展開那金黃色的翅膀,面對水晶瓶裏的一滴血靜止不動,此時飯飯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金色的雕塑。

接下來神奇的一幕也就發生了,那瓶子裏的一滴血突然輕輕抖動起來,似乎在飯飯的召喚下有了反應。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淩冽似乎從那瓶子的方向聽到了鳥鳴的聲音。

這鳥鳴聲雖然不大,但其中卻有一種讓萬物臣服的能量,就連淩冽都有一種下跪的沖動。

但好在這種沖動並不是太過強烈,淩冽的內心還能抵抗的住。

看著淩冽尷尬的樣子,醉仙女冷笑了一聲說道:“你還覺得那一滴鳳血少嗎?”

淩冽再抬頭看向了那個水晶瓶,心裏也忍不住感慨,僅僅是一滴血脈之力就讓自己有了這種感覺,那如果再多那么兩滴,那自己非得跪在地上不可。

在了解了這鳳血的能量之後,淩冽反而對某些問題愈發的疑惑:“醉大姐,你說那東陽人用了什么手段,怎么可能合成這么玄妙的東西?”

如果說制作某種機器,東陽人絕對不會比其他國家差,畢竟他們的科技水平是擺在那裏的。

但血脈這種東西是靠著任何人之間,或者是動物和動物之間的傳承才能得來的,就算血脈能夠合成,那也只能合成一些簡單的血脈,而且穩定性還不一定能得到保障。

像是鳳血這種複雜而高貴的血脈,絕對不可能通過合成的途徑獲得。

醉仙女這個時候看著那一滴血脈,笑著說道:“合成?開什么玩笑,如果這東西都能合成,那東陽早就已經稱霸世界了,我看那血氣之中多有陰森的氣息,說不定是從哪個鳳凰墓裏偷出來的鳳凰殘骸,喂以血脈之力,才喚醒了一滴而已。”

聽到這話,淩冽忍不住震驚,世界上竟然還存在鳳凰墓這東西。

但想來也是,就連大象和長頸鹿這樣的動物,都會為自己找好歸宿,像是鳳凰那般尊貴的存在,又豈會不知道這個道理。

“鳳凰朱雀”淩冽默念著這兩個名字,不經意間抬頭看向飯飯,才發現飯飯這會兒已經有了動作。

飯飯依然打開自己金色的翅膀一動不動,但水晶瓶裏的那一滴血液卻是暴動地越來越厲害。

最終,那滴鮮血如爆裂開一樣,直接在水晶瓶裏形成了大量的霧氣。

而這霧氣並不普通,它竟然慢慢地滲過了水晶瓶,從瓶子裏飄了出來。

這足以說明這霧氣已經細化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竟然能夠從水晶瓶裏穿過。

這種霧氣如果穿透人的身體的話,那大概就像是灰塵穿透一張漁吧。

霧氣出了瓶子並沒有四處散開,而是全部朝著飯飯的方向靠攏。

而飯飯也終於有了動作,它金色的小翅膀慢慢地向前拍打,這就好像是一個小小的儀式,飯飯就像是個特殊的祭司。

片刻後,飯飯終於睜開了眼睛,那股血霧也已經完全失去了蹤影,想必是已經完全融入了飯飯的身體裏面。

也就在這個時候,飯飯身上的幾根絨毛開始慢慢地脫落下來,本來羽毛旺盛的小家夥,一下子醜陋了許多。

而且這絨毛脫落,還帶著不少的血跡,其中的疼痛也可想而知。

淩冽的心裏忍不住一陣酸痛,雖然這小家夥和自己並不算太親近,有時候還要給自己鬧鬧脾氣,十分難纏,但是這一路走來,一人一鳥也算是相依為命。

看在眼裏疼在心裏,也是淩冽正常的反應,他有些不忍心,幹脆就把目光放到了別處。

但醉仙女卻是笑著說道:“你一個大男人,搞得像個女人一樣,鳳凰涅槃還要先死後生呢,這小家夥也就是為成長付出點代價,有什么好心疼的。”

“飯飯以後是不是就變醜了?”淩冽腦袋裏突然有了這么一個想法。

但醉仙女卻像是看智障一樣的眼神看了淩冽一眼,淩冽嘿嘿一笑,心裏也想開了,這對飯飯來說畢竟是無比珍貴的一刻,自己必須要見證她的成長。

淩冽松了一口氣,這才朝著飯飯的方向看去,此時飯飯身上的血跡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稚嫩的羽毛從原來流血的地方長了出來。

而且這羽毛長的非常快,快的有些誇張,僅僅是幾分鍾的時間,就已經長成了完整的樣子。

與之對應的,飯飯的身體也在快速的生長,長得非常快,一會兒的時間,就已經有喜鵲一般大小。

只不過現在的飯飯比喜鵲要好看多了,原本金色的羽毛只剩下尾巴和後背上留下了一點,其他的地方則是有序地長滿了七色的羽毛,而在這其中顏色之中,紅色又是主導的顏色。

遠遠看上去,竟然有點像是傳說中的朱雀,只不過無論是身姿和氣勢,都和那古畫中的朱雀相差甚遠。

“還真的是朱雀啊,不過看這樣子,現在還是個雛兒,只不過變成了個大一點的雛兒而已。”淩冽嘖嘖說道。

“狗屁,什么叫大一點的雛兒啊,這叫成型期,是神獸成長的第二個時期,你好歹也看過不少古書,連這點嘗試都不懂,說出去都丟我的人。”醉仙女一臉恨鐵不成鋼地樣子。

淩冽則是嘿嘿笑了一聲:“我是個醫師,又不是養鳥的,就算是百~萬\小!說也是看那些醫術,這方面並沒有涉及過。”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還想狡辯?”醉仙女直接訓斥道。

聽到醉仙女嚴肅起來,淩冽立即端正了態度,認真說道:“對不起我錯了,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該投機取巧!”

醉仙女則是冷冷說道:“不管你投不投機,取不取巧,現在你的成長速度都已經不是那只鳥的對手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