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刚结婚时候老公的太大了,里面好痒好想要

刚结婚时候老公的太大了,里面好痒好想要,人不如鳥?淩冽被醉仙女說的也是沒脾氣,畢竟這是事實。

自己累死累活的訓練,雖然一直在成長,但練武一途求不得什么驚喜。

不過飯飯卻是不一樣了,這家夥整天有血脈了就吃點,沒有血脈了那就是吃了玩,玩了睡。

但最後飯飯的成長速度卻是比自己快,淩冽也是欲哭無淚,誰讓人家是神獸呢。

雖然知道自己和飯飯沒有可比性,但淩冽還是說了一句:“她都已經進階了,我什么時候才能迎來下一次的突破啊。”

這話本就是淩冽自言自語的一句話,但誰知道醉仙女卻是走到了他的面前,這不禁讓淩冽有些惶恐,畢竟認識了這么長時間,他一直沒弄懂醉仙女的套路。

“你准備好了嗎?”醉仙女轉過身來,面對著淩冽。

和醉仙女相處了這么多的時間,淩冽還真是第一次和醉仙女對視。

其實醉仙女一直很美,說被稱為仙女可不僅僅是神通廣大的能力,更是因為他那天仙一般的面容。

就算是臉皮很厚的淩冽,在和醉仙女對視了一番之後,也忍不住扭頭看向一邊,臉都紅到了脖子根。

“我我需要准備什么你直接進來就是了。”說罷,淩冽做了個擁抱的姿勢。

淩冽心裏也納悶,平常醉仙女總是想進就進,想出就出,從來不帶打招呼的,今天怎么這么反常,竟然還問自己有沒有准備好,實在是奇怪。

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一腳踹了過來,雖然醉仙女現在是靈體,但她行動的時候總喜歡操縱周身的能量,給人的感覺她就像是個普通人一樣。

所以這一腳跺在淩冽的大腿上也是相當的實在,淩冽直接向後倒了過去,腦袋瓜子都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

“你臉紅個屁啊!老娘是問你有沒有准備好吸收血脈之力!”醉仙女沒好氣地說道,聽到他這么說,淩冽趕緊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

他嘿嘿笑了笑:“你早說啊。”

“切,希望你知道,在老娘沒進入靈體狀態之前,貪圖老娘美色的沒一個好下場。”醉仙女冷聲說道。

這一點淩冽不會有任何的懷疑,畢竟醉仙女的脾氣他是最清楚的,殺人還是廢人,那也就是一句話的空當。

淩冽趕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努力不去看醉仙女那絕美的熔岩,幹脆看著周圍的一些瓶瓶罐罐說道:“可是剩下的血脈已經不多了,那些餘下的垃圾,應該沒有什么價值了吧?”

在最底層放著的一些血脈,連半成品都算不上,就算吸收了也不會給自己帶來太多的好處。

但醉仙女卻是直接說道:“誰讓你去撿那些垃圾,剛才能對你有作用的血脈我都已經吸收掉了,如果等著你去一個個的吸收,還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待會兒我進去的時候,這些血脈可能會在一瞬間擴散到你的身體各處,說不定你會落一個爆體而亡的下場,所以我現在就問你一句,接受還是不接受?”

聽到醉仙女的話,淩冽先是愣了一下,他萬萬沒有想到,醉仙女剛才吸收這么多的血脈之力你全都是為了他。

虧得剛才自己心裏還有一點小小的幽怨。

“接受。”既然明白了醉仙女的意思,那淩冽也就沒有了任何猶豫的意思,這就開始准備。

他閉上眼睛,雙手合十,雙腿則是以紮馬步的姿勢站立。

也就在這一刻,他身體裏的真氣開始變得狂暴起來,就好像一只狂野地野獸,已經准備好了要大吃一頓。

淩冽身體裏的混沌之力本就有吞噬其他能量,化為己有的本事,這些年早已為淩冽的成長立下了汗馬功勞。

但能量尚且好吞噬,面對這么多的能量,淩冽心裏確實沒有底。

如果這次成功了,那他的血脈之力將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但若是這次計劃失敗了,那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就在淩冽吐出一口濁氣之後,醉仙女漫步進入了他的身體。

刹那間,淩冽只覺得像是有一顆手雷在自己的身體裏爆炸了一樣,強大的沖擊力直接朝著各個方向沖去。

胸膛,四肢還有頭顱,都是這些血脈之力強行沖撞的位置。

這時候淩冽只想吐血,但他心裏清楚,如果在這一顆屈服,那么血脈之力都會強行沖進體外,到時候就算是不死,自己原有的血脈之力也會被沖的千瘡百孔。

身體的傷口可以憑借血脈之力恢複,如果血脈之力被破壞了,那等待淩冽的只有死亡。

淩冽把嘴裏的一大口血硬生生地咽了下去,他的雙腳已經把地板踩烈,身上的青筋也像是一根根粗壯的蚯蚓一樣來回亂爬。

現在淩冽急需要醉仙女的幫助,如果醉仙女出手,一定能把這些血脈之力給鎮壓下去。

但是這個時候,醉仙女偏偏沒有半點的動靜。

淩冽也在瞬間明白,這是自己的血脈,而不是醉仙女的血脈,如果自己無法強行鎮壓住這血脈,那以後還怎么讓這些血脈為自己效力。

一個人的身體無法同時容納這么多種類的血脈,所以現在淩冽也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吃了他們。

吃了他們!

淩冽沒有張嘴,卻是在腦海裏大聲吼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體裏如同沖出了一頭野獸,這野獸有龍之霸氣,有鳳之高貴,但他更像是一頭烈焰雄獅,正在這個小世界裏怒吼。

吃了他們,淩冽的腦海再次出現這四個字,雄獅猛然撲出,立即亮出了自己的利爪,當即就把兩股剛進入身體的血脈之力撕咬吞下。

吃掉這兩股血脈之力,火焰雄獅再次躍起,又將一血脈直接吞下。

每吃掉一個血脈,雄獅就強壯了幾分,也變大了幾分。

原本還在淩冽的身體裏橫行霸道的眾多血脈之力,這個時候無不瑟瑟發抖,老實了很多,畢竟一番纏鬥下來,烈焰雄獅已經立於絕對霸主的地位。

剩下的半數血脈之力紛紛臣服的樣子,此時淩冽的感覺也輕松了許多。

“吃了他們。”淩冽的嘴角露出了微笑。如果說剛才是爭鬥,那現在就成了毫無懸念的碾壓。

烈焰雄獅的利爪和尖銳牙齒如蛟龍,而那熊熊燃燒的身體和毛發則有鳳凰的風范。

這就是真龍不死血和鳳凰涅槃血在混沌之力的融合下,最終合體而成的龍鳳血脈,這血脈已經是全新的血脈,是全天下獨一無二的一份龍鳳血脈。

龍鳳血虐殺其他血脈之力,而混沌之力就像是食道一般,把吞下去的血脈之力全部吸收。

這血脈之力魚龍混雜,有恢複型血脈,有狂暴型血脈,也有堅守型血脈,想要把這些血脈融為一體實在是不容易。

但這些都難不倒淩冽體內的混沌之力,經過這么多的曆練,龍鳳血的融合也將混沌之力融合其中,只要是無法勝過龍鳳血的血脈之力,在混沌之力的扭轉之下,只能被完全撕碎,所有的特性都不複存在,最後只能化為大量的養料,反饋並加強龍鳳不死血。

就在淩冽吞的昏天暗地的時候,他的腦袋突然狠狠地疼了一下,這種疼痛他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那鎮魔圈早已是醉仙女訓誡他的得力工具。

也正是這股疼痛,直接讓淩冽清醒了不少。

醉仙女厲聲說道:“吞噬的快感確實很爽,但如果沉溺其中,那你的心智最後會大亂,最終變成一個只知道吞噬的魔頭。”

淩冽愕然,沒想到吞噬個東西還有這么大的風險。

雖然身體裏還有幾股可有可無的血脈之力,但淩冽已經停止了吞噬,他拍了拍自己的臉蛋,笑著說道:“那么,我們現在就去練練手吧。”

淩冽最好的練手工具,就是東陽武士。

在淩冽回到豫州的這段時間裏,他獵殺了不少的東陽武士。

這是淩冽的成就,但也同樣讓淩冽意識到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自己獵殺的東陽人全部都是武士,說白了也就是打手,對於東陽武士的指揮者,卻是一個都沒有遇到。

唯一遇到的一個有點頭腦的就是加藤教授,但他也不過是別人的一盤棋子。

就算是在教堂裏遇到的把守血脈之力的那些人,也不過是高級一些的打手罷了。

東陽武士在豫州裏面能夠如此有計劃有目的的行動,就說明他們肯定有指揮。

所以淩冽也知道自己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到這些東陽武士的大腦,只有除掉了那些人,才能真正的平定這場危機。

淩冽奔跑在豫州的大街小巷,而他頭頂上飛著的,是一只金色的七彩鳥兒,這鳥兒正是飯飯進化後的模樣。

吸收了鳳血的飯飯,能力早就已經不能同日而語,而淩冽的血脈之力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他現在只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吃飽了撐的要找幾個東陽武士殺殺。

突然,飯飯鳴叫了一聲,就朝著一個院子裏飛去,飯飯停止在院子裏的一棵大樹上,開始悠閑地整理起自己的羽毛。

此時在院子裏商量事情的兩個東陽人被突然的動靜嚇了一跳,但是當他們用手電筒照明,看到落在樹上的是一只神氣十足的七彩鳥兒的時候,兩個人也相視一笑。

無論是在哪個國家,神鳥降臨都是一件吉祥如意的事情,所以兩個東陽人一時高興,也忍不住說起了東陽話。

但還沒等其中一人說兩句,一個手掌就直接刺透了他的胸膛,從後面伸了出來。

另外一個人嚇了一跳,他幾乎原地蹦了起來,在看到同伴身後的人影後,他也意識到發生什么事情了。

沒被刺穿的武士快速後退,直接來到了一面茶桌前,他把手往茶桌下面一放,立即有一把武士刀墜落到了他的手上。

武士拔出了武士刀,但卻看到對面的地上只是靜靜躺著同伴的身體,早已經沒有了那個殺手的身影。

“千絲魔獄手。”一股淡淡地氣息從武士的背後吹來,他發瘋一樣提刀向後砍去,但一切都晚了。

武士立即翻了白眼,揮動到一半的武士刀也咣當掉在了地上,此時他口吐白沫,身體不停地顫抖。

雖然千絲魔獄手不如精神攻擊那么可怕,但它卻是實實在在地拉扯著被攻擊者的所有神經,折磨著他們的筋骨,在這種功法的折磨下,人的毅力將會變得非常脆弱。

“只要你告訴我東陽人的秘密,這種折磨立即就可以結束。”淩冽微笑著說道。

他相信這個人聽得懂自己說的華語,因為淩冽剛才在院子的外面聽到他們用華語在交流。

這些人的身份類似於間諜,學習華語也是他們保命的重要手段,但這個時候,被折磨的武士只是說了不知道。

淩冽皺了皺眉頭,在千絲魔獄手下還能嘴硬的實在不多。

他又加重了千絲魔獄手的折磨力度,但可惜的是,這東陽武士還是給出了同樣的回答。

看來這些最底層的武士著實不知道他們的真正計劃,淩冽只好換了個問題重新問:“那么,在豫州你們有多少人。”

“兩兩百人”武士顫抖著回答道。

淩冽直接把這家夥扔到了一邊,他的身體還在顫抖,淩冽沒有殺掉他,是因為淩冽心裏清楚,在兩度千絲魔獄手的折磨下,這家夥不管是腦子還是身體,都回完全廢掉,最終等待他的也只能是在這院子裏陪著同伴死亡。

淩冽迅速離開了院子,但是他的腳步沒有停止,在飯飯的帶領下,淩冽又順手清除了幾批東陽武士。

血脈強,則實力強,現在淩冽再對付這些東陽武士,完全如秋風掃落葉一般。

如此算算,一共被淩冽清除掉的東陽武士已經有一百五十人之多,再加上被特戰小隊滅掉的武士,倒是剛好兩百人。

兩百人的高手隊伍確實不少,但對淩冽來說,卻根本無法對這個數字滿意。

因為淩冽的心裏很清楚,當初從天京逃出來的東陽武士,至少有七百多人。

淩冽本來以為他們全部來了豫州,但沒想到事實和想象差距太大,東陽人的主力根本就不在這裏。

雖然已經剿滅了東陽人儲存血脈之力的地方,但淩冽總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憑借東陽人做事的謹慎,他們絕對不可能把血脈之力全部儲存在一個地方,東陽人的最終計劃到底是什么,淩冽只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