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下面那张嘴好痒,下面那个棍好胀

下面那张嘴好痒,下面那个棍好胀,太陽還沒出山,淩冽就從床上爬起來開始吞噬昨天沒有吞噬掉的血脈之力。

現在吸收剩下的幾個血脈之力,淩冽只覺得和吃早飯一樣簡單。

在完成了這些事情之後,淩冽就朝著向振華的辦公室趕去,畢竟這方面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總要給向伯伯交代一下。

不過剛走到向振華辦公室的門口,裏面就走出來了一個老熟人,那就是賴寒蘭。

賴寒蘭看到淩冽,眼神陰森到了極致,她打量了淩冽一會兒,最後竟然是露出了一個微笑。

但是這個微笑的背後,不知道准備了多少把刀子。

淩冽沒有搭理這個老女人,直接走進了辦公室裏,關上了門。

和他想象的一樣,現在向振華正緊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但凡是賴寒蘭來這個地方,就絕對不會是什么好事。

“呦,淩冽來啦,趕緊坐。”向振華看到淩冽後,熱情招呼到。

“向伯伯,咱倆就不要客氣了,你就直接告訴我賴寒蘭到這邊想幹什么吧,上次開會的時候你不都把他壓制住了嗎,她怎么還有臉來找你。”淩冽不解地問道。

這人有臉樹有皮,賴寒蘭怎么說也比朱本旺強一點,肯定不會到這裏來自取其辱。

向振華則是苦笑著說道:“壓住一個賴寒蘭容易,但要是想壓住她身後的那些勢力,可是不簡單啊,天京裏不知道有多少人等著看咱豫州的熱鬧,他們就巴不得我們亂起來。”

“那群人就是閑的蛋疼,但是豫州只要有你和大首長在,就肯定出不了亂子。”對於向振華的能力,淩冽還是很清楚的。

但向振華卻是皺著眉頭搖了搖頭說道:“你這話說的不對啊,如果說這官場上,現在咱豫州的環境確實不錯,豈能是她一個賴寒蘭弄得動的,但是她們也知道了這個道理,所以根本就不從這上面下手。”

聽到這話,淩冽就立即說道:“她們的目標是不是豫州的商界,和那幾個重要家族?”

向振華點了點頭,淩冽也深以為然,自從這賴寒蘭和朱本旺來到豫州,她們就已經做好了兩手准備,既然無法掌控豫州的官場,那就直接對幾大家族下狠手,現在更是啟動天京方面的檢察官一一盤查豫州企業。

現在做實業的,就算是處的再小心,誰還能沒個小漏洞,以前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小漏洞,就成了他們現在最致命的弱點。

檢察官們就抓著這些漏洞不放,雖然不足以毀掉一個企業,卻可以讓企業進入暫停運營地狀態。

看似問題不嚴重,但只要是強制暫停營業地時間一長,不管是企業的名聲還是人心,都會被大大的打上一個折扣。

所以天京的幾個家族和其他的企業家們,現在都成了熱鍋上的螞蟻,期待有一個救星能救救他們。

向振華的威名和秉公態度早已是人盡皆知的,所以他自然成了眾望所歸的人物。

“向伯伯,她這次來是給你警告的?”淩冽問道。

“對,商業這一塊本就不歸我管,她又是發展部的部長,手下統領的幾個部門也多對商業方面有些影響,今天她來,就是教我不要管職權以外的事情。”向振華頗有意味地說道。

“這個老女人竟然還有臉教你。”淩冽一時間也憤憤不平,他已經想象到了賴寒蘭剛才在這辦公室裏咄咄逼人的架勢。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點大家都清楚,但又沒有什么辦法,對了,你今天過來是為什么事。”

“哦,我差點忘了,我是來說一聲,您交給我的任務我已經完成了。”淩冽笑著說道。

向振華直接從位子站了起來:“你是說,東陽人已經被清除了?”

他的眼睛裏頓時露出了精光,東陽人在豫州待著,始終是向振華的心腹大患,如果賴寒蘭贏了,豫州會落入混亂之中,但若是東陽人用起來手段,很可能整個豫州都會跟著完蛋。

現在聽到淩冽說任務完成了,向振華也有些按捺不住。

“恩,理論上全部清楚,我還會讓特戰小隊多活動活動,以免他們死灰複燃,但也只是豫州的東陽人被清除了而已,其他地方依然存在危險,所以向伯伯你有必要發出一份警告聲明。”淩冽認真說道。

向振華點了點頭:“這份聲明我會立即發出去,你這段時間好好的休息一下,真的辛苦了。”

淩冽知道向振華一直把自己當成親人看待,在自己剛出來混的時候,更是給了自己巨大的支持。

現在被向振華關心,淩冽只覺得有種暖洋洋的感覺。

但他卻是笑著說道:“如果其他城市遇到問題,還請向伯伯第一時間告訴我,畢竟我對付他們已經有不少經驗了。”

“其他城市的事情你也要管嗎?”向振華有些無奈地看著淩冽。

淩冽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曆代英雄都是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現在東陽人就在咱中華裏頭,作為華人,我不可能視而不見。”

“好!好!好!真不愧是我的好侄兒,年輕人就當有你這種魄力!”向振華連說三個好,卻依然無法表達出自己對淩冽的贊賞。

就在他眼神柔和下來,想要繼續說什么的時候,淩冽卻是搶先一步:“豫州商業之事,向伯伯你多有掣肘,不如這件事就交給我,既然他們想要玩,那咱們就慢慢地陪他玩。”

向振華沒說出的話,最終還是咽了下去,他本想讓淩冽好好休息一下,但最後還是說道:“看來也只有這樣了,只有你能扛得起這個責任,商業一事涉及很廣,直接關系到民生,這個事情不能耽誤。”

“到時候向伯伯記得給我擦擦屁股,你也知道,有時候你這個侄兒也不是那么靠譜。”淩冽笑著向門外走去。

辦公室裏只留得向振華一個人站在那裏,他看著淩冽離開的背影,忍不住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但過了一會兒,向振華又精神了起來,他自言自語道:“年輕一輩尚且這么賣命,我這中流砥柱也不能松懈啊,檢察官們,咱就鬥鬥看。”陽光明朗,淩冽坐在百草廬的門前,和門外的一群制服人員對峙著。

他把身體舒服的依靠在太師椅上,手裏端著一杯清茶,一邊喝,一邊朝著對面瞟了瞟,站在門口的檢察官全都嚴肅地盯著他。

終於領頭的人上前走了一步,開口說道:“淩冽,我們這是在例行公事,請你配合,不然產生的一切後果,都將由你自負。”

“公事公辦自然是好,既然你們是例行公事,那就告訴我你們是誰派過來的,是接了天京哪個大領導的命令,能讓你們千裏迢迢從天京趕到豫州,來查我一個小小的中藥鋪?”淩冽翹起了二郎腿說道。

說話間,那身穿制服的校領導就立即從身上拿出了搜查令等多種文件,挺起了胸膛,義正言辭地說道:“所有的文件都在這裏,你要是抗命,那就是違抗法律。”

“我的天,我這人文化水平不高,一看這文件就頭痛,我只想知道是哪個大領導派給你們的任務?是不是賴寒蘭?”淩冽悠閑喝了一口清茶,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

不過聽到這個名字,那檢察官的表情立馬有些難看,但還是故意裝作很淡定的樣子。

這會兒太陽有些烤人了,淩冽就把板凳往後拉了拉,坐到了屋子裏面繼續喝茶。

而那些檢察官們任然站在太陽底下曬著,淩冽的態度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只要是這幾份文件一拿出來,豫州的其他家族都立馬唯唯諾諾不敢放肆,畢竟只要檢察官咬死你誰有罪,你就算是不被抓,也得惹一身的麻煩。

可是淩冽本就是個不怕麻煩的主,就算是要把淩冽給抓起來,他們也必須聯合當地的司法部門,到時候來的人必定是向振華的人,面對這種棘手的情況,這年輕的檢察官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

只要他能進入百草廬,就一定能在雞蛋裏挑出來足夠多的骨頭,證據確定之後,也就不怕辦不了百草廬了,但關鍵的問題是,有淩冽在門口擋著,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進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這檢察官接到了一個電話,他點了點頭之後,眼睛裏立馬有了幾分決然。

”進去搜查,不要管這個人!“年輕的檢察官立即說道。

“可是”在他旁邊靠過來一個眼圈發黑的人,剛才就是因為想要強行進去搜查,直接被淩冽一拳打在了眼睛上。

眼圈發黑的可不僅僅是他一個人,起碼有半數的人品嘗到了淩冽的拳頭,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不敢繼續往裏面硬闖。

年輕的檢察官沒有繼續思考,他看著旁邊的熊貓眼,一字一句地說道:“我讓你們往裏面沖,難道沒有聽到嗎。”

說這話的時候,這檢察官給自己的下屬們用手做了一個手勢,只不過這個手勢是刻意避開了淩冽的視線。

十幾個下屬都明白了檢察官的意思,他們立即整理了下衣服,一起朝著百草廬裏面走去。

淩冽喝幹淨了杯子裏的最後一點茶水,從嘴裏吐出來了一個茶葉說道:“你們還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啊,那我們就看看今天誰硬。”

他從太師椅上坐了起來,把太師椅往旁邊拉了拉,就在淩冽轉身抬頭的時候,他的面前傳出了十幾聲清脆的聲響。

雖然淩冽不用槍,但他心裏很清楚,那是手槍上膛的聲音。

等到他抬起頭來的時候,十幾把手槍全部指著他,而且這些手槍全部上膛。

現在這種情況,只要是有一個人走火,那都有可能要了淩冽的命。

淩冽咋了咂嘴,好像還在品味著那香茶的味道,他往前走了一步,檢察官們立即緊張了起來,年輕檢察官的手槍更是正對著淩冽的腦門。

“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訴你們了,我這個人最煩的事情就是別人用槍指著我了,你要是用刀用劍我還能接受,用槍,那就是慫。”淩冽微笑著說道。

但是年輕的檢察官卻是得意的笑了笑:“武功再高,一槍撂倒,是吃槍子,還是讓我們進去,你自己選擇。”

說罷他的手槍就往前抵了抵。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我是聶老爺子唯一的醫師,如果我死了,聶老爺子的病就無人可治。”淩冽對著檢察官說道。

聶老爺子,聶天,聶家的老家主,權傾一時,即使是現在,也很少有人在官場上能和他匹敵。

檢察官咽了咽口水,放佛現在不是他用槍對著淩冽,而是淩冽你用槍對著他一樣。

如果真的打死了淩冽,那別說是他這一個小小的檢察官了,他頭上的領導們也都會被連根拔起,這和封查一個小小的百草廬比起來,孰重孰輕,傻子都能想明白。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想要去握檢察官的那把槍,但是突然一聲槍響,不知道是誰竟然扣動了扳機。

“誰他媽的讓你開的槍!”檢察官直接怒吼了一聲。

不過當他看向淩冽的時候,卻發現淩冽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瞬時間,一股狂暴的氣息突然從他們的腳下卷起,這些人連帶著他們的槍都被吹了起來,然後重重地摔在了十幾米後水泥地上。

混亂之中,響起了幾聲槍響,畢竟這些手槍都上了膛,在這種情況下走火也並不稀奇。

但在他們落地之後,才發現幾乎所有走火的手槍都打向了同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剛才主動開槍的人,現在他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就在這個時候,四輛警車直接停在了百草廬的門前,他們迅速下車,直接控制了檢察官及其下屬。

帶領這些警察的是一個身材微胖的警官,雖然淩冽和他不熟,但也知道這家夥是向振華的人。

檢察官奮力地抵抗著說道:“我們是天京方面派過來的人,你們這么做是在找死!”

“天京派過來的人還不知道收斂?擅自開槍,濫用職權,我們將對你和你的下屬進行多項控訴!”警官厲聲說道。

“我不服,我要求見天京長官!”他繼續怒吼著。

不過胖警官只是笑著說道:“你們怕是再也出不了豫州了。”

就在他想要把人帶走的時候,淩冽卻是走了過來,直接把手伸到了檢察官的口袋,他想要掙紮,但現在已經被控制住。

淩冽拿出了檢察官的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號碼,直接撥了過去。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