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一天日五次,老公想要的时候像发疯一样

一天日五次,老公想要的时候像发疯一样,看到淩冽打出去了那個電話,年輕的檢察官立即暴躁起來,但他隨即就被三個人按倒,並被封住了嘴巴。

電話通了之後,那邊傳過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喂,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這正是賴寒蘭的聲音,胖警官緊皺眉頭,他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電話那頭的賴寒蘭似乎是知道事情不對勁,所以那邊就立即掛掉了電話。

胖警官則是靠近了一些說道:“要不要我和上面請示請示,采取點措施?”

他說的上面,自然就是向振華,但淩冽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這點事情還不至於能讓她怎么樣,暫時不要有什么動作。”

胖警官點了點頭,淩冽則是笑著問道:“還沒問過你怎么稱呼?”

“哦,我叫莊鵬,你叫我小鵬就好了。”胖警官趕緊說道,他是在向振華手下做事的,自然知道向振華對淩冽的重視。

“鵬哥,以後還請多多照顧,對付這些人,也就看你我二人了。”淩冽微笑著說道。

以淩冽的身份,竟然直接稱呼自己鵬哥,莊鵬愣了一下,但隨後就重重點了點頭:“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在莊鵬到了之後,一只彩鳥飛出來落到了淩冽的肩膀上,而彩鳥的後面跟過來的正是康牧曦。

康牧曦走過來把飯飯抱在了懷裏,飯飯則是用頭輕輕地蹭著她的手。

雖然飯飯和之前的樣子有了很大的改變,但性格卻是一點都沒變,她對康牧曦更是百依百順。

“我說剛才我都被槍頂著頭了,你卻還在這裏關心一只鳥,你說這像話嗎。”淩冽裝作傷心的樣子說道。

但康牧曦則是靠近一些摸了摸淩冽的頭:“小冽冽不要害怕”

淩冽臉上的青筋抖了抖,立馬就把康牧曦給抱了起來,向著百草廬走去。

但是還沒進去,康牧曦突然看著馬路上說道:“哥!”

聽到這話,淩冽趕緊把她給放了下來,畢竟上次和康牧曦睡在一張床上的事情還沒解釋清楚,這要是再被康牧孜給抓個正著,那家夥非得給自己玩命。

不過當淩冽扭頭看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康木子的身影。

他再回過頭來,才發現康牧孜帶著飯飯正在瘋狂地逃離現場。

淩冽無奈地笑了笑,這姑娘本就你機靈鬼怪,這小腦袋轉動的速度可沒有幾個人能比得過他。

就在這個時候,百草廬的一位醫師走過來,行了一禮說道:“先生,我這遇到了一個難題,還得請你親自來看一看。”

鬧事的檢察官才剛被帶走,百草廬裏還沒進幾個人,這就遇到治不了的病例了。

淩冽也不敢猶豫,畢竟能在百草廬裏坐診的醫師,實力都是上乘,既然連他們都診治不了,那說明這問題確實狠嚴重。

他快步走到了百草廬大堂裏,這才看到一位老者正坐在椅子上,他的左腿微微抬起,似乎是不敢用力。

淩冽走過去,輕輕拉起了他的褲腿,這才發現他的腳上全部都是黑氣,這股黑氣已經蔓延到小腿的位置。

如果再任由這黑氣繼續蔓延下去,那這條腿也就保不住了,威脅到生命也不是不可能。

這種黑氣已經不是一般的毒素那么簡單,也難怪醫師們無法下手,淩冽二話不說,先拿出了四根銀針,分別插在他小腿的四個穴位上,暫時抑制住了黑氣的蔓延。

再次確認過之後,淩冽也終於確定,這黑氣正是地府的氣息,但看起來應該不是什么厲害的角色所為,不然這老漢肯定已經死了。

現在地府的勢力越發猖獗,已經開始影響到了平民的生活,這老漢大概是遇到了地府的小嘍嘍。

“您肯定是遇到不該遇到的人了,那些人心狠手辣,您能活到現在還真是個奇跡。”原本老漢的表情十分痛苦,聽到淩冽這么說,才似是想到了一些欣慰的事情。

“小先生說的是,我遇到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家夥,跑的時候被他傷到了腳,本來都已經是必死的人了,誰知道有一位姑娘相救,這才活到了現在。”老漢苦笑著說道。

這話倒是讓淩冽驚奇了一下,面對地府的人,竟然還有人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種俠義精神實在是太罕見了。

而且這還是一位姑娘,一位姑娘就能打敗地府的人,這就更讓人驚奇了。

但從古至今,狹義之人從來不分男女,也從來不曾消失過,而且傷了老漢的人只不過是一個小嘍嘍,這事情也並沒有太過離奇,所以淩冽一時也沒有放在心上。

他立即從櫥櫃裏拿出了自己親自調制的藥粉,然後再用木尺一點一點地刮老漢的腳,最後配置以一盆有些發燙的熱水,再加上幾味祛毒的草藥,老漢的腳也就慢慢恢複到了正常的顏色。

雖然暫時還是沒有辦法行走,但看他現在的樣子,明顯輕松了許多。

因為剛才被那些檢察官鬧了一次的原因,現在百草廬裏的病人並不多,多數的醫師也站在一旁觀看。

淩冽的每一個動作都故意放慢了速度,到了關鍵的地方,還細心講解了一番。

“以後各位先生可能還會遇到類似的病例,按照我這個方法處理即可,至於那藥粉的制作方法,我晚些時候給各位先生寫下來。”淩冽耐心說道。

老先生們也紛紛開始感歎,淩冽的醫術確實不是他們可以比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那老漢的一句感慨引起了淩冽的興趣。

“那位姑娘說的果然沒錯啊,她說這百草廬裏有一位叫淩冽的醫師,只有他才能治好我的病,如果不是姑娘指了一條明路,我這老頭子的性命怕是要交代出去了。”老漢的臉上也是感慨萬分。

淩冽拉過來一個凳子坐在了老漢的面前,笑著說道:“您能不能再給我說一下,那個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老漢的精神狀態本就比剛才好了很多,現在被淩冽這么一提,滿心的感慨也都體現在了話匣子裏。

“這位姑娘也就二十歲左右,眼睛很水靈,一看就是大家族裏養出來的閨女,哦,對了,她還有一把劍。”說到這裏的時候,老漢就給淩冽招了招手。

淩冽把耳朵湊了上去。看得出這老漢的態度很謹慎,等到淩冽的耳朵貼到了他的嘴邊,他才小聲說道:“那劍通體發黑,大概有半米長短,就那么輕輕一劍,就把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給殺死了。”

也許老漢是以為那姑娘殺人了,所以不敢到處宣揚,猜到淩冽可能和那姑娘相識,這才只對他一人說出了真相。

但是他哪裏知道,地府的人早已不能再算個人,他們人不人,屍不屍,更是多行殘暴之事,死不足惜。

這個時候淩冽依靠在了椅子上,卻是忍不住咧嘴笑了出來。

那一雙靈動絕美的眼睛,如仙女似俠客的獨特氣息,還有那一把半米長的黑色殺劍,這天下大概是找不到第二個人。

她必定就是葉依晨。

讓淩冽萬萬沒想到的是,葉依晨在這個時候竟然也來到了豫州。

淩冽把老漢送到門外,又幫他叫了一輛車,順便還幫他付了車費,老漢憋的老臉通紅,這醫療費不收錢也就算了,淩冽竟然你還要這么客氣,他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但老漢拗不過淩冽的脾氣,只好坐在出租車上回家了。

他哪裏知道,他帶給淩冽的信息,是淩冽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如果能再次和葉依晨相遇,那讓淩冽再多免費救治一千個病人,他也心甘情願。

看著遠去的出租車,淩冽則是眺望著悠長的馬路,忍不住自言自語道:“既然已經來了,既然知道我在這裏,為什么不來看看呢?“

這個問題不會有人回答,淩冽只是莫名其妙地笑了笑,笑自己大概是不清醒了。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響起,他剛接了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個怒氣沖沖的聲音:“我就給你知會一聲,現在老子剛執行完任務回來,老子要去砍了那群狗娘養的檢察官!”

這正是宋朝輝的聲音,他們宋家的玉石店一直是良心經營,在豫州早已經打響了口碑,更是在周圍幾個城市也同樣火爆,下一步的計劃就是進軍天京了,但誰知道先是被人砸了店,現在又要被人徹底查封,任誰誰都咽不下這口氣,更別說是宋朝輝了。

憑借宋朝輝的見識,他絕對明白砸店的和封店的都是一夥人,真是因為這樣,他才不會忍氣吞聲,任人欺負。

還沒等淩冽說話,宋朝輝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淩冽也是感覺到一陣頭大,現在豫州可是一盤大棋,被控制的家族和企業不僅僅是宋家一個。

賴寒蘭等的就是讓這些家族和企業失去耐心,開始主動攻擊檢察官,這才能更加堂而皇之的封停他們。

淩冽今天被欺負到家門口,也不曾主動動手,而是等對面拔槍開槍之後才火力全開。

現在要是宋朝輝先暴走起來,那只會讓豫州的商業圈陷入完全的被動之中。

淩冽再打電話回去,提示對面已經關機,按照那家夥的脾氣,多半是已經把電話給砸了。

在這緊急關頭,淩冽二話不說就趕緊開車朝著宋氏集團的總部你趕去。

但是趕到這裏的時候,淩冽都懵逼了,二十多個檢察官躺在地上哀嚎著,還有十幾個直接失去了知覺,趴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

打了人似乎並不解氣,連那些檢察官的汽車都直接被翻了過來,玻璃車燈什么的全部被砸碎了。

淩冽剛下了車,上面就落下來一個人影,這一次陸天明倒是沒有拿鐵棍,而是戴上了他那個黑色的手套。

這手套可比鐵棍砍刀之類的要暴力許多。

陸天明嘿嘿笑著說道:“怎么樣師父,我這幹的不賴吧?”

淩冽早就應該猜到,在宋超輝暴走的時候,肯定忘不了喊一個人,那就是自己的這個徒弟。

陸天明和宋超輝兩個人聯手,這幾十個檢察官落到這個下場,倒還算是幸運的了,如果他們兩個拿出來對付地府的那個勢頭,估計這些人早就已經死無全屍了。

淩冽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情況,也盡量想著辦法,既然現在檢察官和豫州商圈的壓抑關系已經被打破,那接下來很可能就是撕破臉皮的對抗了。

當宋超輝把兩個檢察官直接從宋氏集團大廳裏給踢出來的時候,淩冽則是用手揉捏著太陽穴。

他可以肯定,當前的這種局面絕對是賴寒蘭最想看到的,不然這么多檢察官,絕對不會在遠離天京的豫州,做事過分到這種程度。

無腦的壓迫,就是為了要讓你反抗。

現在反抗已經正式打響,那么賴寒蘭接下來會用什么招數,用豫州當地的司法部門肯定是對她不利,難道她還想從天京調過來高手?

本來還很興奮的陸天明在看到師父陷入了沉思之後,以為自己是闖了禍了,也慢慢平靜下來。

他准備把自己的手套給摘下來,但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突然拍了一下腦門說道:“不好,接下來很可能會有一場大戰!”

一聽說有大戰,陸天明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

剛從大廳裏走出來的宋超輝也聽到了淩冽的話,趕緊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淩冽看著他們倆,一臉嚴肅地說道:“趕緊通知特戰小隊立即支援這裏,宋氏集團的所有人立即撤離。”

看到淩冽的表情,陸天明和宋朝輝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即根據淩冽的命令行動。

既然在宋氏集團先爆發了這場反抗,那么這裏很可能會出現一場浩劫,淩冽環顧著周圍的情況,眉頭緊皺。

宋氏集團的員工們被從各個方向疏散,任務完成的宋朝輝立即來到了淩冽的身旁。

淩冽閉上了眼睛,又很快睜開,他已經感覺到周圍狂暴的氣息。

這裏全部都是宋氏集團的地盤,現在宋氏集團的人全部離開之後,也就變得極其安靜。

正是因為這樣,淩冽才能更准確的感知到遠處那些高手的到來。

“到底是怎么回事?”宋超輝著急問道。

“這是一個圈套,這些檢察官只不過是炮灰而已,一旦對這些檢察官動手,那他們就有了足夠的理由對我們動手。”淩冽眯縫著眼睛看著遠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