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女生越说疼男生就越是来劲,让男人发疯的想你

女生越说疼男生就越是来劲,让男人发疯的想你“你說的他們,指的是賴寒蘭和那個朱本旺?”宋超輝問道。

“如果只有這兩個人我就不愁了,前一段時間景凡帶不少高手來到了這裏,我早就應該想到他們的目的。”淩冽憤恨地說道。

景家出動這么多的高手,絕對是有大計劃要辦,當初在朱本旺的別墅裏被自己殺了四個,至此就老實了很多。

淩冽本以為是這些家夥被震懾了,但沒想到他們一直在等,等今天的這個機會。

就在這個時候,十幾輛黑色的商務車從遠方的馬路快速駛來,此時宋超輝也感受到了事情的棘手。

那些車裏坐著的可全都是實打實的高手。

等車停了下來,第一個下車的就是景凡,他的左右兩邊各抱著一位妙齡美女,雙手更是不閑著,在美女的腰和屁股上來回摸索。

其他人也紛紛下車站在了景凡的身後。

看著這人萎靡的樣子,淩冽笑著說道:“要是單憑氣質和做人上來說,你可比不上你的兩位哥哥,景鴻和景明就算不是個東西,但看起來也要比你正經點。”

這句話說的景凡有點不高興,他狠狠地對著兩個美人的屁股來了兩下,兩個美人皆是痛苦地悶哼了一聲。

她們痛苦了,景凡的心情也就好了許多。

景凡笑著說道:“死到臨頭的人來,也敢評論老子我?現在我就讓你選一個死法。”

他的聲音很沙啞,也沒有多少力氣,淩冽無奈笑了笑:“難道你不知道景鴻的意思嗎?他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也知道這是一個有來無回的任務,所以這才讓你出來帶人做事,不然你以為就你,有這個資格帶領這么多高手嗎?“

這話說的景凡一愣,在天京的時候,他確實被堂哥景鴻看不起,也處處都受到景鴻的約束,這一次來到豫州才好好的放縱了一把。

現在被淩冽這么一說,倒還是真有些心虛。

景凡狠狠地扭了下兩個美人的屁股,這才笑著說道:“貧,你就接著貧,我現在只要一個命令,你就得死在這裏!”

“你不信?當初你們景家好常家聯手對付我的後果是什么,現在景鴻讓你帶著這幾個人就想殺了我,這不就是明擺著想要借著我的手除掉你嗎?”淩冽一臉認真地說著。

站在淩冽身後的宋超輝也是詫異了一下,沒想到淩冽到天京去的這一趟,別的地方沒看出來進步,這嘴皮子是絕對進步了。

現在很容易就能看得出來,淩冽這是在故意拖延時間,但是景凡又偏偏陷入了沉思中,似乎是想到了之前景鴻對他的種種不公平。

他的手在兩個美女的屁股上越發的使勁,這兩個美女也開始慘叫起來。

不過這一次他們就算是叫的再慘,景明的臉色都看不出來有任何的好轉。

片刻之後,景明黑著臉抬起頭,看著淩冽說道:“不管景鴻是什么人,這都是我們景家內部的事情,你拖延的時間也已經足夠了。”

說罷,景明就做了一個手勢,景家的高手們一擁而上。

短刀長劍甚至是特制的槍支彈藥,一股腦兒全都朝著淩冽傾斜而去,淩冽則是後退一步,拔出了自己的冷夜劍。

面對這么瘋狂地進攻,宋超輝也緊咬著牙關准備對抗,但就在此時,淩冽沉聲說道:“站在我身後!”

“我可不是那么的慫的人!”宋超輝咬牙說道。

但是面對這么多強力的進攻手段,他幾乎沒有任何生存下來的可能,畢竟是兩個打四十,這差距著實太大。

淩冽繼續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此時宋超輝能夠隱約感覺到,在淩冽的周身似乎有一股強大的氣息支撐著。

他這才知道,淩冽不是逞一時之勇,他是真的有硬抗這些攻擊的能力。

既然這樣,宋超輝也只好站在了淩冽的身後,在靠近淩冽的時候,他只覺得周身的空氣都發生了本質的變化。

淩冽又放低了一下身形,一米范圍之內的迷你武王空間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戲,武王空間的濃縮也使得淩冽對周身氣息的控制能力更加強大。

現在他把血脈之力提升到了極致,讓血脈之力充盈著周身的空間,從而形成一種類似於護盾的能量團。

只有血脈之力強大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將血脈運用至此,宋超輝此時眼睛瞪得大大的,他這才明白,原來淩冽增強的不僅僅是嘴皮子,還有這更加強勁的實力。

子彈,飛刀和短刃此時已經先行飛來,他們正中淩冽武王空間的位置,卻都被這詭異的氣息給彈開。

面對一次又一次的進攻,淩冽的武王空間被一次次割裂,但又一次次地自行愈合,這就是把血脈之力運用到武王空間的結果。

但面對這間接性攻擊還尚可保命,當高手們近身的時候,這些手段就顯得力不從心了。

十多位高手同時攻擊了過來,淩冽奮力舞動冷夜劍去對抗,但這剛一接觸,他的武王空間就直接破裂開來,淩冽更是一口鮮血噴出,直接向後退去。

宋超輝則是盡量用力頂住了淩冽的後背,但明顯也很吃力。

高手們再次攻擊過來,宋超輝也直接拿著一把刀砍了過去,但只是兩個回合,就直接被這些高手合力擊退。

以少勝多,畢竟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四把飛刀就以刁鑽的角度飛了過來,這飛刀就好像有靈性一般,在周圍轉了幾圈,找到合適的機會,才奮力刺了過去。

四把飛刀瞬間斬殺了兩位正在圍攻淩冽的高手,景家高手們的步伐不得已後退了一些。

也就在這個時候,十幾個穿著軍裝的人呼嘯著跑了過來。

不管對面的人有多少,一個身影直接沖了進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頓亂掃。

這人戴著一副黑色的手套,手裏拿著一個精鋼短棍,正是淩冽的徒弟,豫州小霸王。

大熊靠著健壯的身體,也進去橫行霸道了一番,在特戰小隊的突襲下,景家高手一退再退。

“全部退回!”景凡突然大喊道。 一般特戰小隊出來做任務都會換上便裝,一是行動方便,二是這樣做不會在群眾中引起恐慌。

但是今天這些家夥卻都是穿著軍裝,不用問淩冽也知道,他們肯定是剛好在訓練,突然收到陸天明的緊急通知,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盡快趕到了這裏。

如果不是特戰小隊有這么強的時間觀念,淩冽和宋超輝幾乎都被人給捅成一個篩子了。

雖然特戰小隊現在只有是六個人,正面對抗並不是景家高手的對手,但經過這一次瘋狂地突襲,也是打了景家高手們一個措手不及。

如果不是他們及時撤退,那死傷的人數肯定還要多上數倍。

景家高手迅速回撤,特戰小隊也立即聚集在了淩冽的周圍,畢竟他們都是訓練有素,就算是陸天明和大熊兩個人,也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熱血上頭。

陸天明不甘心:“隊長上來就幹掉倆,我特么沖進去都沒能幹死一個,虧大了!”

“誰說不是呢,這群家夥算是有點本事,咱突襲進去都沒撿到便宜!”大熊也在那裏摩拳擦掌,他已經准備好了下一次進攻的命令。

雖然收獲不算大,但氣勢上還是特戰小隊更勝一籌,一般的指揮者都喜歡再接再厲,一鼓作氣,但此時淩歡卻是皺著眉頭站在了淩冽的身邊,並沒有急著發出進攻的命令。

剛才是為了救淩冽和宋超輝,她才讓特戰小隊的隊員們放手一搏,但是十幾個人沖進四十人的隊伍,而且對面還都是實力不低的高手,這其中的風險也可想而知。

如果剛才景家的高手想要和特戰小隊拼一個魚死破,那特戰小隊絕對會處於完全的劣勢。

淩冽看了淩歡一眼,隨後也欣慰地笑了笑,她在帶隊這方面倒是繼承了自己的風格,保護隊員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任務。

不過對面的景凡也不像看起來那么沒用,他竟然還知道在關鍵的時候取舍,這份定力也實在難得。

敵人的優點對淩冽來說就是最大的麻煩,現在對面的人數仍然是特戰小隊的兩倍多,在這種面對面的對決中,想要取勝,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剛才那一陣交鋒,景家已經陣亡了數名高手,這放景凡非常不爽。

而他不爽的結局就是身邊的兩個美女的屁股都已經被捏出了血來。

那兩個美人哭哭啼啼的已經不成樣子,景凡看著心煩,就一邊一腳,狠狠地把兩人踹在了地上。

“淩冽,不如我們商議一件事情,如果你乖乖地過來給我殺掉,那我就放掉其他的人,立馬離開豫州,如何?”景凡眯縫著眼睛看著淩冽。

還沒等淩冽說話,特戰小隊的隊員們就站在了淩冽的身前,淩歡更是注意著淩冽的動向。

看著大家都在擔心自己過去受死,淩冽也是哭笑不得:“難道在你們心裏,我就真的是那么蠢的人嗎?”

特戰小隊的隊員們面面相覷,雖然淩冽重義氣,但也絕對不是傻子,不可能因為敵人的一句話就去送命。

陸天明握緊了自己手中的那根暴力鐵棍,咧嘴說道:“在豫州這么長時間,除了那群鬼子,咱特戰小隊根本就沒有對手,要我說,現在咱就沖進去狠狠地打他們一頓。”

“好啊,你去吧。”淩冽很幹脆地說道。

聽到淩冽的允許,陸天明立即向前沖去,但沒過幾秒鍾他就玩命一般跑了回去。

“臥槽,搞什么,咱們不一起行動嗎?”雖然陸天明有小霸王的沖動,更有霸王一般的勇氣,但他又不是傻子,這要是自己一個人沖過去,還不得被對面的那群壯漢分分鍾切成肉片。

看到徒弟鬱悶的樣子,淩冽則是笑了笑:“原來你不傻啊,還知道沖過去要死。”

在單兵實力相當的情況下,一個人沖四十個人那就是找死,十幾個人沖四十個人也許情況能好上不少,但最終的結果依然可想而知。

被淩冽整了這么一次,陸天明立即老實下來,不再那么沖動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淩冽的身上,就連淩歡也是一樣,雖然現在淩歡才是隊長,但淩歡的經驗還是不足。

在過往的那些時間裏,特戰小隊一旦遇到難搞的情況,那都是淩冽帶著他們沖破一次又一次地難關,最終化險為夷。

這一次,淩冽依然是眾望所歸。

都到這個時候了,淩冽也毫不推脫,直接開始命令布放。

“陸天明,大熊,宋超輝,你們三個頂在最前面,其餘人均勻分散,不要太集中,全體向大樓方向移動,背靠大佬作戰。”淩冽的話音剛落,特戰小隊的隊員們就開始行動起來。

以少敵多的時候,最怕的情況就是被人給包餃子,現在他們身後的不遠處就是宋氏集團的大樓,只要有一面屏障,那壓力總會小上好多。

不過特戰小隊的隊形剛開始移動,景凡就立即發動了進攻的命令。

景家的高手突然分成了三隊,分別從前方,左方和右方對特戰小隊展開攻擊。

繼續後退只會露出破綻,淩冽立即改變命令:“陣型緊鎖,停止後撤,立即贏敵!”

特戰小隊再次變化,站在最前方的陸天明等人皆是滿臉瘋狂,准備好好的幹一架。

景家的隊伍已經越來越近,但就在這個時候,景凡再次喊道:“立即後退!立即後退!”

俗話說一鼓作氣,再而三,三而竭,景凡這么指揮自己的高手,完全就是在耍他們。

但隨後前方就傳來了不少景家高手的哀嚎聲,淩冽這才知道,事情並不簡單。

他抬頭朝著那邊看去,這才發現一道漆黑的劍氣直接朝著景家眾人砍了過去。

這黑色氣息十分詭異,雖然看起來不是那么淩厲,但只要是被砍到的人,立即就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命氣息。

淩冽順著那劍氣看去,這才發現那裏站著一位身形矯健的姑娘。

在這一道劍氣的影響下,景家已經有三個人倒地,就連淩冽都摸不清倒地發生了什么事。

同樣摸不清情況的自然還有景凡,所以他才瘋狂讓高手們後退。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