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替新娘验身遭进入,新婚之夜我们做了3次

替新娘验身遭进入,新婚之夜我们做了3次,一劍破敵陣,如此嚴重地殺伐氣息,很難讓人想象這是從一個姑娘的手裏發出來的。

淩冽向著地面看去,地上有一道深沉而粗大的黑色印記,看上去厚實的馬路並沒有被切開,但這馬路已經不再結實可靠,經過了剛才那一道殺氣的侵襲,原本緊緊凝合在一起的瀝青和水泥,全都失去了韌性。

堅硬,厚實而沒有生命的物體尚且這樣,當那黑色的劍氣從人的身上橫掃過去的時候,誰都想不到會發生什么事情。

正是因為這把劍上帶著無可匹敵的殺氣,兩邊的高手們提早就已經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所以最終這一劍未能斬殺任何人。

也許劍的主人根本就沒想著殺死任何人,他只是結束了這場紛爭。

“地府的氣息。”淩歡把手放在自己腰間的口袋上,那裏或許還留著幾枚飛刀。

只有地府的功法,才具有這么暴力而虐殺的氣息,所以從剛才那一招看來,這個人是地府的人應該沒錯了。

景家的高手們終於是松了一口氣,景凡更是大聲招呼道:“沒想到地府還挺講究,這個時候還知道派人來幫我們,等解決了對面的那些人,我們好好的聚聚。”

手拿黑劍的女子戴著一頂黑色的帽子,沒人能看清他的榮貌,但是沒被帽子蓋住的那張鮮紅血唇分明是在微笑。

那血唇柔軟平滑,就算是當紅的女明星中,也很難找到這么美麗動人的紅唇。

正所謂管中窺豹,可見一斑,這位女子也絕對是一位難得的美女。

景明已經暗暗地下定了決心,無論花什么代價,都要把這個女子給拉攏過來。

但就在他想好事的時候,淩冽卻是直接朝著那女子走了過去。

淩歡一把拉住了他,陸天明和宋超輝更是擋在了淩冽的面前,不想讓他過去。

剛才那一劍大家都看在了眼裏,這個女子絕對不是省油的燈,距離遠了倒還好躲避,但若是距離近了,淩冽很可能會遭殃。

景明看著淩冽的動靜,也咧嘴笑了出來,他倒是希望淩冽不要管那些拉著他的人,趕緊到那殺神的面前去送死。

隨後景明的笑容就越來越燦爛,因為淩冽真的不顧眾人的阻攔,直接向著黑衣黑劍的女子走去。

就在他等著看好戲的時候,卻突然看到淩冽伸出了一只手。景明一愣,這是什么情況,難道淩冽也投靠地府了?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姑娘也同樣伸出了一只手,緊緊地和淩冽的手掌握在了一起。

特戰小隊的反應倒還好,景凡這時候都快要崩潰了,明明淩冽和他的小隊已經是必死無疑,但偏偏在這個時候跳出來了一個程咬金,還是一個女程咬金。

“撤退!”景凡沉聲說道。

景家的高手們立即上車離開了這裏,地上只留下那兩個美人趴在那裏無力呐喊。

“我日你先人,有種別跑!”

“草泥馬,給我停下!”特戰隊的隊員直接追了過去,但他們畢竟不如汽車跑的快。

陸天明心裏面不爽,就直接把自己的鐵棍扔了出去,那鐵棍好像長了眼睛,直接插在了一個商務車的車頂上,那輛車裏立即傳來了慘叫的聲音。

聽到這刺耳的聲音,陸天明這才滿意地笑了笑,但他隨後就朝著淩冽和黑衣女的方向看去。

看到淩冽和那個黑衣女子相視而笑,陸天明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有些納悶地說道:“你們有誰知道這女俠是誰嗎,我怎么覺得這么眼熟呢?”

這時候宋超輝也往前走了一步,皺著眉頭說道:“是淩冽的老相好嗎?我怎么感覺也那么熟悉啊。”

就在中眾人猜測的時候,那姑娘直接摘掉了自己的帽子。

“葉依晨!”特戰小隊裏有不少人都大聲叫了出來,這么久沒有見到這位大美女,沒想到再次相見,她竟然是以救世主的樣子出現!

陸天明和宋超輝等人立即歡呼雀躍地沖了上去,就算是不認識的幾個隊友也都跟著圍了上去。

被這么多人圍著看,葉依晨依然是非常的淡定,她就像是一個冷冰冰的石像一般,不再有任何表情。

此時淩冽的嘴裏有萬千的話想要說出來,但他看得出剛才那一劍已經耗費了葉依晨不少的真氣,他現在需要休息。

景凡在逃跑的時候,往後視鏡裏看了一眼,恰好看到摘下來帽子的葉依晨。

“靠!”景凡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但他明顯是忘記了頭頂還有一個車蓋子,直接一下狠狠地撞在了上面。

景凡抱著頭在那裏痛苦了好久,但是他身邊的人卻一句話都不敢說,畢竟這個人脾氣太過詭異,給他多說一句話就是多說一句風險。

“葉家,淩冽你好大的本事,竟然又抱上了葉家這個大腿,你給我等著,自然有人會來收了你!”景凡的嘴角露出了微笑,但這一笑,又拉扯了頭上的傷口,他趕緊又抱住了頭。

大馬路上畢竟不是聊天敘舊的好選擇,淩冽直接把葉依晨帶到了百草廬裏,這時候百草廬已經打烊,醫師也都下班回去了,偌大的百草廬只有淩冽葉依晨,以及特戰小隊的幾個人。

看著葉依晨身邊的那把長劍,淩冽笑著說道:“我記得上次見它的時候,它可不是現在的樣子。”

上次葉依晨手中的殺劍並沒有這么多的光澤,看起來更像是個木炭,但是現在,這殺劍卻已經滿滿地都是金屬光澤。

葉依晨提起自己的劍,看了又看,臉上全是如癡如醉的樣子。

她笑著說道:“這把劍呀,我已經慢慢地領悟了它的精髓,之所以叫做殺劍,其實意思很簡單,那就是不停地殺人,不停地殺人!”

說罷,葉依晨還隨手舞了兩下這把利劍。

他這兩下不要緊,嚇得陸天明和大熊玩命一樣躲開,今天在宋氏集團的門口,他們可是看到這把劍的威力了,要是真不小心被砍到,那該找誰說理去。

看到他們惶恐的樣子,葉依晨則是捂著嘴笑了笑。

淩冽靜靜地打量了葉依晨好一會兒,這才說道:“你變了。”看著淩冽的擔憂的眼神,葉依晨則是把目光放在了別處:“變?當然會變,劍會改變,人也會跟著改變。”

“這么長的時間,你都經曆了什么?”淩冽皺著眉頭問道。

在淩冽的印象中,葉依晨有著清純的美貌,還有一顆善良的心。

但是再看看她現在的樣子,她已經變了太多,不管是身上的戾氣還是這身裝扮,都和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樣。

“沒經曆什么,就是找人唄,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都找不到那個想要找的人。”葉依晨冷聲說道。

“那就是死了唄,這世道都這么亂了,死兩個人還算什么。”大熊剛坐回了桌子上,就隨口接了一句。

不過誰也沒想到,那黑色的殺劍竟然直接朝著大熊刺去。

等大熊反應過來的時候,殺劍已經近在咫尺。

就在這個時候,一把飛刀飛了過來,一直在旁邊沉默的淩歡出手。

飛刀自然是偏移了殺劍的軌跡,但是卻無法阻止從殺劍裏出來的那一股黑色殺氣。

千鈞一發之際,一道綠光閃過,那黑色氣息立即四下散開,最終沒對大熊造成危險。

大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腦袋上全部都是冷汗。

淩歡憤怒地站了起來,用手裏的一把飛刀指著葉依晨怒斥:“你這人怎么這么狠的心!”

看到妹妹這么激動,淩冽給她擺了擺手,因為剛才他從葉依晨的眼睛裏也看到了一絲恐慌,剛才那一劍來的突然,但好像並不是出自葉依晨的本意。

“依晨,我覺得你有必要給我說說這把劍的故事。”比起葉依晨尋找的那個人,淩冽更關心她自己的狀況。

葉依晨收起了殺劍,雙手有些顫抖:“對不起,我有時候會控制不住自己,那次殺了地府的人之後,我就感覺到自己殺劍的威力變大了幾分,後來我又嘗試著殺了地府的人,殺劍再次成長,我終於確定了殺劍的意義,所以從那以後,我就一直在追殺地府的勾魂使者。”

這話說的淩冽一身雞皮疙瘩,殺劍到底是多么暴戾的一把劍,竟然需要通過不斷的殺戮來填充自己。

殺人本來就是個戾氣很重的事情,就算是殺地府的勾魂使者,可以說是為民除害,但同樣會沾染地府的氣息。

難怪葉依晨白天斬出來的那一道劍氣有這么濃鬱的地府氣息,原來是因為沾染了太多地府之血的緣故。

地府的勾魂使者本就是邪惡的存在,殺他們再多,淩冽都不會覺得可惜,他現在關心的是沾染在葉依晨身上的暴戾之氣,這股氣息已經相當厚重,以至於葉依晨的眉心都有些發黑。

嚴重到這種地步,剛才暫時失去理智,也實在是怪不得她,好在大熊也不是小氣的人,在聽了葉依晨的話後,大概知道了其中的原委。

倒是淩歡還坐在那裏,臉色並不好看,明顯是對剛才發生的事情很不滿意。

淩冽拍了拍淩歡的頭發,示意她不要生氣,但淩歡則是不領情,直接帶走了特戰小隊的幾個人。

百草廬裏也就只剩下淩冽和葉依晨了,這樣淩冽反而方便做一些危險的嘗試。

“你把你的劍給我看一下。”淩冽伸出了一只手。

但葉依晨卻是愣住了,她對著淩冽搖了搖頭:“這裏面的氣息,很可怕。”

雖然享受著殺劍成長帶來的好處,但葉依晨也一直承受著相應的痛苦,他不想讓淩冽陷入自己的境地。

不過淩冽並不是知難而退的人,他還是看著葉依晨,堅持要試試這把劍。

淩冽有心幫葉依晨解決問題,這也就像是醫師給病人看病,必須要先准確的了解病情。

親自感受,也是淩冽能想到的最好辦法。

看著淩冽如此堅持,葉依晨也只好同意,他把殺劍拿起,卻看向了淩冽的另外一只手。

淩冽明白她的意思,就准備用兩只手一起接,但是當他的兩只手同時抓住劍柄的時候,整個人都僵硬起來。

他能夠清楚地感受到,無窮無盡的戾氣從殺劍裏狂湧而出,不斷侵襲著自己的身體。

與此同時,淩冽的血脈之力也被最大程度的激發,它不斷吞噬著戾氣,卻是怎么吞都沒有一個盡頭。

宋家打響了檢察官對豫州商業壓迫的第一槍,也為豫州其他的家族提供了一個擺脫困境的方法。

權為官,商為民,官民自古就有很大的差距,即使是這些檢察官人少力量弱,但仍然能控制的住整個豫州的商業命脈。

各個家族和企業為了少惹麻煩,在受到欺壓的時候都選擇了忍氣吞聲,這也正助長了檢察官們的囂張氣焰。

但若是當這些檢察官真的威脅到了他們的生存,那么兔子急了也會咬人,更何況是這些大企業呢。

檢察官被懟的消息開始陸續傳出,那些在天京橫行的檢察官們一時也不敢再有動作。

反抗自然不是難事,但是各個企業的領導們心裏並不能安穩下來,畢竟這些檢察官是從天京過來的,得罪了他們,必定不會有好果子吃。

就在豫州的氣氛相當沉悶的時候,康家的邀請函送到了各個家族和企業的辦公室裏,被康家邀請的不僅僅是這些被欺壓的企業代表,還有那些和這件事有關的小官員。

商業大會在康氏大酒店裏召開,康牧孜親自主持這場會議,淩冽作為提議人,卻是坐在了後方一個不起眼的位置裏。

淩冽擅長的事情是醫術,如果是什么醫術會議,他還能上去胡亂吹一派,但是商業方面的事情,他根本就是一竅不通。

遠在天京的百草集團能夠發展到現在的規模,也幾乎全部都是黎嫣然的功勞。

在大會的一個主要位置上,明顯寫著傾城國際的字樣,而且關鍵是這個位子上還坐滿了人。

雖然康家組織這一次會議的口號是為了更好的合作和發展,但是來參加的人心裏都清楚,這次會議的主要目的還是一起對抗那些來自天京的檢察官。

檢察官幾乎幹涉了所有企業的事務,但在豫州還是有一個龐然大物是他們不敢動的,那就是傾城國際分部。

雖然現在聶無雙在聶家暫時不得勢,但是她名下的傾城國際依然沒人敢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