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有跟父亲做过的吗,说说有人日过女儿没有

有跟父亲做过的吗,说说有人日过女儿没有,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凡是涉及到五大家族的事情,賴寒蘭這夥人就恨不得繞開走,傾城國際分部並沒有被那些檢察官侵擾,說明賴寒蘭確實畏懼他們,但是傾城代表卻坐在了今天這個會議上,著實是讓人驚奇。

但想想又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淩冽和聶無雙的關系就不用說了,他和黎嫣然更是成了黃金搭檔,雖然現在傾城國際分部的代表人已經換成了另外一個姑娘,但這個分部始終不可能脫離聶無雙和黎嫣然的影響。

既然她們來了,那這件事情似乎就簡單許多。

時間到了,該來的已經全部就位,康牧孜直接走到了台上,先是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現在大家對豫州的情況已經都有了了解,我們正值風雨飄搖之際,現在那些檢察官已經蹲在咱們頭上拉屎了,如果再不聯合解決這事情,恐怕”

康牧孜的話還沒有說完,酒店早已關閉的大門就直接被打開,幾位官員直接從門外走了出來,在他們的身後,一位老婦女正不急不躁地走了過來。

她一露面,會議室的情況就開始變得有些騷動,畢竟賴寒蘭已經成了豫州商業圈的大明星,她幕後操縱檢察官的事情早就已經不是新鮮事。

看到這個女人進來,不少人都在私底下謾罵,本來一個人兩個人隨便馬上兩句,根本就不明顯,也沒人聽到。

但關鍵是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罵,一時間,酒店裏悶哼哼得聲音此起彼伏,認真聽聽,也能聽出來其中都是謾罵的聲音。

淩冽饒有興趣的坐在最後一排,他今天就是想看看,這個老女人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樣。

現在景家的高手被打的基本龜縮不動了,檢察官們也都成了過街的老鼠,都到了這個地步,她竟然還敢來到這個地方。

在賴寒蘭進來沒多大會兒,朱本旺就急急忙忙地跑了進來,立即在賴寒蘭的面前卑躬屈膝,但隨後又挺起腰杆,一臉不屑地看著在座的眾人。

淩冽低頭忍不住笑出了聲,怪不得賴寒蘭還有臉到這邊來,原來是學會了朱本旺臭不要臉的精神。

這個死胖子上次被揍成了那樣,還不知悔改,非得要把不要臉的精神發揮到淋漓盡致。

現在這兩個人都到齊了,淩冽卻沒有出面的意思,畢竟這一次是康佳主持的聚會,淩冽可不喜歡搶別人的風頭。

淩冽只是夾了一片黃桃,放在嘴裏慢慢品味起來。

本來康牧孜還想來個義氣風發的開場詞,但沒先到竟然被賴寒蘭給打斷了,不過這樣也好,沒有什么比賴寒蘭還能讓在場的各位團結一心。

“發展部的部長大人,您好,如果您是來赴宴的,那么請坐,如果不是,那就請離開。”康牧孜彬彬有禮地說道。

現在豫州商業圈早已不是之前忍氣吞聲的局面,經過淩冽和葉依晨的撐腰,他們頗有一種打倒地主,挺胸做人的心情。

所以酒店裏謾罵賴寒蘭的聲音一直都沒有停止過,這場聚會本來就是商議如何更進一步對抗賴寒蘭和她的檢察官的,如果賴寒蘭不走你,那總不能當著他的面商議。

康牧孜的話也很清楚,就是讓她離開這裏。

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賴寒蘭竟然微笑著自己找了一個空位坐了下來,朱本旺跟在他的身後,想把賴寒蘭身邊的一個商業代表給趕走,但那代表當即就瞪了朱本旺一眼。

吃了癟的朱本旺也小聲罵了幾句,只好站在了賴寒蘭的身邊。

站在台前的康牧孜眉頭緊皺,他應該早就想到賴寒蘭到這裏是來找事的。

康牧孜繼續說道:“部長,凡是來到我們這裏的人都是有邀請函的,如果您沒有邀請函,那還希望您下次再來。”

這話說出去,賴寒蘭坐在椅子上的屁股動都沒動,她面帶微笑說道:“我本就是發展部的部長,體察民情參與其中難道還有錯不成,你們商議你們的事情,我這個部長絕對不打擾,如果你們商議的是違法的事情,我當然可以馬上離開。”

聽到賴寒蘭這話,場上的人都愣了,見過不要臉的,但是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台上的康牧孜猶豫了一會兒,也思考了一會兒,好在他縱橫商場多年,處理緊急事務的反應能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照常這次的集會相關事宜。”康牧孜站直了身體,微笑著說道。

所有代表的目光都齊刷刷看向了康牧孜,難道康牧孜真的敢在賴寒蘭的面前,商議如何對付她?

不過隨後康牧孜的話就打消了大家的顧慮,他笑著說道:“我們豫州商業風雨百年,從未被困難打倒,但也從未實現高度的團結,我在這裏提議,我們一起選出一個商會會長來,正式組建商會,讓會長帶領我們快速發展並走過風雨,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他這話說的很隱晦,但場上的人卻都是心知肚明,所謂的風雨,可不就是賴寒蘭這檔子事嗎。

賴寒蘭冷哼了一聲,但既然剛才說了自己絕不打擾,現在也不好斥責康牧孜。

商業代表們都明白了康牧孜的用意,紛紛舉手表決。

隨後康牧孜就組織展開投票,過程很順利,沒有受到阻撓。

在這豫州之中,如果想要帶領商業圈度過賴寒蘭這一個坎,這人應該是商業圈的人,更應該有膽量和氣魄。

站在台前的康牧孜似乎是不少人滿意的對象,大多數人都投了票,但傾城國際的代表卻無動於衷。

時間到了,康牧孜准備宣讀結果,但就在這個時候,朱本旺笑著對他說道:“姓康的,在讀這個結果前,我勸你好好想想你那個在天京待著的父親。”

康牧孜眼睛裏帶著怒火看向朱本旺,但這死胖子卻是左搖右擺,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賴寒蘭說不幹預這件事,但朱本旺可沒有說過,就算他朱本旺說過,那也等於放個屁而已。

現在朱本旺的意思很明顯,讓康牧孜在會長位置和他父親的安危中選一個。朱本旺這人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無論揍他多少回,爬起來還是一副奴才樣。

現在康牧孜無疑是遇到了一個難題,他舉辦這次集會的目的就是選出一個能帶領大家對抗賴寒蘭和檢察官的人,現在自己獲得了這個位置,卻不得已因為朱本旺的一句話而作廢。

父親和豫州商業的安危到底應該選哪個,康牧孜一時間無法抉擇。

就在這個時候,賴寒蘭終於從位子上站了起來,走到台上。

“我呢,也知道你們開這會議的意思,不就是想對付我嗎,是不是?”賴寒蘭微笑看著台下的人,她看向誰,誰就刻意低下了頭。

就算你錢再多,在有實權的人面前也必須低頭,這是千百年來的習慣,官貴而商賤。

為了展現自己的權威,賴寒蘭故意把沉默的時間拖得更久了一些,讓在座的這些商業大佬低頭,並感覺折磨。

當場上的人都坐立不安的時候,她的目的才算是達到了。

隨後,賴寒蘭就一改之前嚴肅的樣子,變得柔和了一些說道:“其實你們都是聰明人,又都不是聰明人,誰規定的你們非得要和我對立?”

這話問的場上的人都很懵逼,把豫州商業圈搞成這個樣子的不就是賴寒蘭嗎,現在難道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很多人都警惕起來,康牧孜也在一旁皺起了眉頭,按照輩分,這個女人確實是自己的長輩,康牧孜也不好對她采取什么強硬的措施。

站在台下的朱本旺卻是滿面紅光,笑得很開心。

等到台下的討論聲慢慢終止的時候,賴寒蘭才繼續說道:“你們應該能想明白這個問題,我賴寒蘭能夠讓豫州的商業跌入低穀,就一定也有能力讓它無比的繁盛!只要你們歸順我,這場危機再也不是危機,而會變成你們一往無前的機遇。”

此話一出,酒店裏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賴寒蘭的目的,但又沒有人說出來,他們都在觀望。

誰都不想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更不想做那個吃不到螃蟹的人。

這些人很糾結,糾結到只能觀望。

最後,終於有一個說出了那句話:“蘭姨是第一屆商會會長的最佳人選,我投蘭姨一票!”

聽到這討人厭的聲音,淩冽朝著朱本旺的方向看去,每一次這個胖子都能成功的刷新淩冽的世界觀,他根本就不是豫州的人,更不是豫州的商業代表,有個屁的投靠權利。

但朱本旺這句話就像是給在場的諸位提了個醒,也就捅破了賴寒蘭和商業代表之間的那一層窗戶紙。

賴寒蘭滿意的看向了朱本旺,而這個時候則有更多的人看向了賴寒蘭。

雖然康牧孜才是最佳的人選,但是他本身就陷入了朱本旺給他准備的麻煩之中,所以越來越多的人都傾向於去選擇賴寒蘭。

賴寒蘭把他們給整的那么慘,但凡是有好的選擇,他們也不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畢竟真的投靠了賴寒蘭,還不知道將要面對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就在多數人想要重新表態的時候,淩冽笑著站了起來。

康牧孜看到了淩冽的反應,立即眼前一亮,他心裏也忍不住暗罵了一聲,他媽的這王八蛋終於舍得站起來了。

淩冽一句話不說,直接向著前台的位子走去,賴寒蘭看到走過來的淩冽,臉色都有些綠了。

當初沒能在豫州的官場一展拳腳,就是因為淩冽在後面搗亂,現在這個家夥竟然還要出來,實在是不能忍。

賴寒蘭立即給朱本旺用了一個眼色,朱本旺渾身都顫抖了兩下,經過幾次交鋒,每一次都被淩冽給揍個半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更何況淩冽剛揍了他可沒幾天。

但在這種危急時刻,朱本旺也知道這也是博得賴寒蘭真正信任的最重要的時刻,他閉著眼睛伸開手臂,站在了過道的中間。

“啪!”只聽得一聲清脆的響聲,朱本旺就直接被淩冽一巴掌給扇飛了,那肥胖的身軀直接落在了一個酒桌上,湯汁菜肴酒水全都一股腦兒粘在了他的身上,這樣子無比狼狽。

商業代表們終於從賴寒蘭的身上挪開了視線,轉而看向了淩冽。

淩冽輕輕一踏就上了台子,面對眾人的注釋,他學著康牧孜的樣子行了一個禮。

“在下不才,名為淩冽,今天想爭取一下這個會長的位置,不知道各位長輩能否給一個機會。”聽到淩冽這么說,坐在傾城國際代表位子上的姑娘笑了起來。

淩冽注意到了這個姑娘,似乎自己並不認識她。

淩冽的上台和講話完全忽視了一旁的賴寒蘭,而且朱本旺是賴寒蘭帶來的人,現在淩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打了朱本旺,那和直接用手抽賴寒蘭的臉沒有多大的區別。

“淩冽!你到底有沒有教養,竟然如此不尊重長輩!”賴寒蘭怒斥到。

被淩冽這么玩,也不是第一次了,當初在向振華的會議上,淩冽就不曾給她半點的面子。

本來拉攏這些商業代表對賴寒蘭來說已經是成竹在胸,但被淩冽這么一搞,成功的概率肯定降低不少。

淩冽回頭看了一眼賴寒蘭,又扭過頭來看了一眼場下眾人,笑著說道:“如果稍微了解我的人,可能都知道,我是從孤兒院出來的,你給我說教養我是真的不怎么清楚,但我少年開始學醫,學成下山,如今救人無數,更待病人如親人,豫州有我的百草廬,天京有我的百草集團,不知道這些,可配得上您嘴裏的教養二字?”

賴寒蘭冷笑了一聲:“就這點成就,頂多也就是個商人,你也敢拿出來嘚瑟,哼,簡直是井底之蛙!”

現在場上的多數人都對淩冽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不知道的人稍微問問左右,也就能聽到些實話,淩冽看病的口碑在豫州更是家喻戶曉。

面對這些,賴寒蘭的指責顯得如此的蒼白無力。

商業代表們心理都有了一個底,這個時候淩冽則是趁熱打鐵說道:“對,我就是一個商人,所以我才來參加這個商業會議。”

聽到這話,賴寒蘭終於明白了淩冽的意思,此時都快被氣炸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