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公都是怎么上你的,人家真的还想要嘛

老公都是怎么上你的,人家真的还想要嘛,今天來參加這次集會的商業大佬,有不少是在淩冽的百草廬裏看過病的,甚至還有被淩冽親自醫治過的。

所以在他們的心裏,淩冽一直是一位神醫。

神醫雖好,但怎么能勝任商會會長的職責?

這一次淩冽就是借著賴寒蘭的嘴,告訴在場的商業代表,他不僅僅是一個醫師,他在商業方面也頗有建樹。

當然這話淩冽自己不太願意說,因為說出來太心虛,如果不是黎嫣然的幫助,現在哪裏會有百草集團的輝煌。

如果不是為了防止賴寒蘭攪局,淩冽才不會參合這檔子破事,商業的事情他聽著就頭大,別說是當這個會長了。

這些內情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在他們的眼裏,百草集團就是淩冽一手發展起來的,那可謂是在天京白手起家,這份能力和魄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現在淩冽還不知不覺的壓了賴寒蘭一頭,殺了殺她的銳氣,這更是給不少人出了一口氣。

但賴寒蘭並不打算就這么放棄,她冷聲說道:“你們最好給我想清楚了,如果選錯了,那可是要後果自負的。”

被他這么一說,商業代表們也都一個機靈,如果選擇了淩冽,而受到賴寒蘭的瘋狂報複,那可是一件虧本的事情。

就在此時,一直沒有發表任何意見的傾城國際代表突然站了起來。

那是一個看起來做事很幹淨利索的姑娘,她留著齊肩短發,身上穿著的是一套小皮衣,看起來就有幾分幹練的神采。

雖然在各方面看起來都沒辦法和聶無雙與黎嫣然相比,但勝在更年輕,還有不少成長的空間。

姑娘剛一站起來就直接說道:“也許諸位會好奇,為什么我們傾城國際會出現在這裏,現在我就給大家揭曉答案。”

雖然傾城國際的這個分部在豫州,但是它一直都聽命於天京方面的安排。

所以准確的來說,他們是屬於天京的勢力。

傾城國際佇立在豫州,完全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這一次集會的重點是對付賴寒蘭,更是和傾城國際沒有多少關系。

即使說話的只是一位小姑娘,但就連賴寒蘭也不得不安靜下來聽她到底會說什么。

“我們傾城國際分部已經決定進入商會。”這句話說出來,商業代表們的精神都為之一振。

多少豫州的企業想要報上傾城國際這條大腿,但都是求之無門,只能遠遠地看著這個龐然大物。

若是傾城國際加入了商會,那么商會成員和他們合作的機會將會大大的增多,而且其中的意義不僅如此,不少人都知道,傾城國際的老板就是天京聶家的大小姐。

雖然在豫州的只是傾城國際的分部,但是只要他們加到商會裏來,那么商會的整個地位都會隨之增加。

傾城國際的加入,必定是大有裨益的事情,也是代表們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隨後那代表就接著說道:“但是我們傾城國際也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會長必須是淩冽。”

聽到這個消息,賴寒蘭的表情立即變得很難看,她萬萬想不到,連傾城國際都選擇了支持淩冽。

賴寒蘭冷哼了一聲,直接甩身離開了,既然保持中立的傾城國際都表明了自己的立場,那么這場爭鬥將變得毫無懸念。

看到賴寒蘭灰溜溜的離開了,酒店裏立即傳出了一陣又一陣地哄笑聲,甚至還有人捏著鼻子模仿賴寒蘭離開時的滑稽樣子。

康牧孜上前趕緊宣布道:“這一次不如我們來一個舉手表決,現場一共有三百二十位代表,同意淩冽做商會會長的請舉手表決,在這裏我要提醒大家,進入商會,就必須聽從商會的調遣,與之對應的,你們的企業也會得到不少的好處。”

沒等他的話音落下,場上的企業代表們都紛紛舉起了手。

在查過票之後,康牧孜直接笑著說道:“全票通過,淩冽將成為豫州第一屆商會會議,相關的事宜還請諸位一起商議。”

淩冽從沒有想到,自己這個不會管理商業的人,竟然成為了商會會長。

在確定了自己會長的身份後,淩冽就直接把康牧孜任命成了副會長。

康牧孜的能力早就被已經被大家熟知,在康道行離開天京之後,康家的產業卻是一直在穩步上升,這全都是康牧孜的功勞。

現在他被選為副會長,也算得上是眾望所歸。

選定之後,康牧孜重申了商會必須遵守的一些要求,這些要求必定會成為書面的協議被送到各個企業內部。

但凡是康牧孜提出的,基本都是為雙贏而存在的要求,所以淩冽也不擔心這些企業不會在上面簽字。

接下來的時間裏,淩冽便和那些企業代表們把酒言歡,天南海北的談論一通。

和商業有關的活動自然是離不開酒,淩冽幾圈下來,不知道灌醉了多少人。

酒場上有一種奇怪的現象,你越是讓別人喝的多,那越是能顯現出自己的老練,在幾輪酒下來之後,再也沒有人懷疑淩冽太過年輕資曆不夠的問題。

最後淩冽更是豪飲數杯結束,讓不少人拍手稱贊。

酒席散去,不少人都相互參扶著向外走去,但淩冽沒有急著離開,他直接朝著一扇落地大窗的方向走去。

那裏站著一位姑娘,淩冽能夠感覺得到,那姑娘一直都在看著自己。

“是我長得太帥還是太奇特,從剛才開始你就一直在看著我,現在給我說說,你有什么感想?”淩冽笑著把一些草藥的雜質從嘴裏吐了出來。

這姑娘就是黎嫣然在傾城國際分布的接班人。

“哦你竟然作弊,怪不得你喝了這么多酒都不會醉!”姑娘指著淩冽說道,看來她是明白了那些草藥的作用。

“和朋友喝醉自然是一件暢快的事情,但有些時候,喝酒只是一種手段,醉不醉都不是重點。”淩冽笑著說道。

“我叫袁小春,請多關照。”姑娘主動伸出了手,笑著說道。

聽到她姓袁,淩冽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來這姑娘為何這么面善,她似乎和袁萬山很像啊。

“袁首長和你”

“正是家父。”袁小春微笑著說道。看到袁小春的第一眼起,淩冽就知道她不是普通的人,畢竟幹練的態度和決然的精神,不是誰都能培養出來的。

都說虎父無犬子,就算是個閨女,也同樣虎。

傾城國際分部負責人的身份就已經讓大多數人望而生畏了,再加上有一個豫州大首長的老爸,也難怪賴寒蘭不敢招惹她。

“都說舉閑避親,你爸是大首長,現在你又成了豫州商業的鼇頭,就不怕別人在背後說閑話?”淩冽笑著問道。

一般大官員的兒女,蠢一點的,就打著父輩的名號到處橫行,聰明一點的,則是保持低調,不給人抓到任何的把柄。

像是父女兩人同時在這么顯耀位置上的實在是不多。

但袁小春卻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說道:“如果自己想要做喜歡的事情,那何必去看其他人的臉色,難道大官的孩子就必須老老實實的做個乖孩子?”

看著她臉上真摯的笑容,淩冽不禁被她的態度打動。

聶無雙和黎嫣然的眼光本就獨特,選出來的人果然也很不一樣。

能夠做到這個位子上的人,恐怕已經不僅僅是態度上的獨特,在商場上的經驗也必定豐富,如果沒有真本事,再值得欣賞的性格也只能是一個花瓶。

“現在商會會長的位子是落在我身上了,現在我有了一個右臂,那就是康家的大少爺康牧曦,但是我現在還缺少一個左膀。”說到這裏,淩冽認真看向了袁小春。

姑娘莞爾一笑說道:“你求我啊,如果我心動了,說不定就答應你了呢。”

但淩冽卻是轉身就走,這反應完全出乎了袁小春的預料。

她向前走了一步,想要說些什么,但又想到自己不能做這么沒骨氣的人,就咬著嘴唇看著淩冽一步步離去。

在兩個小時前她就可以可以離開了,但是袁小春一直在酒店一角等待著淩冽,為的就是等這個機會。

淩冽已經走到了門口,袁小春的表情也越發幽怨。

就在此時,淩冽回過頭來,笑著說道:“求求你了大美女,來做我的助手吧。”

袁小春趕緊點了點頭,但很快又覺得這樣答應太快了,有些慪氣的噘著嘴,淩冽則是哈哈笑了兩聲,離開了酒店。

接下來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淩冽都把自己關進了百草廬的一個小屋裏,就算是吃飯,也要讓人送到門口。

每一次淩冽把自己關到煉藥房裏,就總能煉制出一些神奇的藥物,但是做藥也總有一個限制,像是這樣把自己關起來一天一夜,還是淩冽第一次幹。

百草廬的醫師在偶爾休息的時候也都忍不住討論,淩冽到底是在做什么神奇的藥物。

但任憑他們怎么討論都討論不出來一個結果,畢竟實力水平擺在那裏,他們和淩冽的醫術相差太多,自然無法全部理解淩冽所做的事情。

也有醫師猜測是和百草廬最近來的兩位美女有關。

其中一位美女,已經算是百草廬的老熟人了,畢竟淩歡是淩冽的妹妹,只要是淩冽在百草廬,淩歡也總喜歡有事沒事到這邊來看看。

不過最近淩歡的到來明顯是有明確目的的,她的目的就是剛來的那位女俠客。

黑衣黑劍黑帽子,一身的肅殺氣息,讓人只敢遠觀不敢靠近。

兩位大美女的關系似乎不太好,雖然到哪裏都是兩個人走在一起,但明顯淩歡是在監督葉依晨。

畢竟那天晚上葉依晨突然的一劍差點沒要了大熊的命,如果再讓她有暴走的幾乎,那肯定會有人遭殃。

淩歡也就自動扛起了這個監督葉依晨的責任,葉依晨往哪走,她就跟著往哪走。

對於她的監督,葉依晨則是毫不在意,生活似乎並沒有受到影響。

但好在,直到淩冽出來的時候,葉依晨也再也沒有犯之前的毛病。

天早就黑了,百草廬的醫師們都已經下班,淩歡本來想給淩冽送進去一份夜宵,但誰知道她剛打開門,淩冽就從裏面走了出來。

看淩冽現在髒兮兮的樣子,淩歡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煉藥不但是一個體力活,更是一個髒活,畢竟在中醫的范疇內,萬物可入藥,想要煉制出一種合格的藥物來,那不僅要和常規的草藥打交道,更要面對一些奇葩的東西。

像是泥土和油垢之類的已經是很和諧的了,有時候淩冽還不得不去搞一些動物的糞便。

不過習慣總是會成為自然,行醫這么多年,不管需要下藥的是什么東西,淩冽都已經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按照淩冽的醫術,再複雜的病情也終歸是有辦法治療,一般最多的時間也就花個半天。

但這次他光是在研究准備方面就用上了一天一夜的時間,著實讓淩歡都有些詫異。

關鍵的問題是淩冽花了這么多的時間和精力,但看他的表情,似乎並不是太滿意。

淩歡沒有問這么多,只是把淩冽推進了後院的浴室裏,先讓他好好的洗了一個澡。

除去身上的頹廢氣息,淩冽才慢慢吞吞走到了大廳的桌子上,此時葉依晨和淩歡都坐在桌子的旁邊等他。

在葉依晨的身邊,還放著那把黑色的殺劍。

“依晨,你的情況著實有些複雜,它涉及的已經不再是毒素,而是戾氣,戾氣這種東西不穩定,一旦發作,卻比所有的毒素都毒,讓你受到傷害不說,更會讓身邊的人跟著受罪。”淩冽一邊出夜宵,一邊說道。

這活像是一個主治醫師在給病人開刀前,先要簽一份聲明。

葉依晨看了一眼淩歡,但淩歡卻是沒有搭理他,上一次大熊的事情,足以證明淩冽的話。

“影響和風險你就不用說了,直接為我治療吧,只要不讓我再被戾氣支配,什么類型的治療方式我都願意。”葉依晨認真說道。

淩冽沒急著回答,只是繼續吃了點夜宵,好像還在思考什么事情。

看到他這墨跡的樣子,淩歡都有些等不及了:“那你還等什么,還不趕緊治。”

“這種類型的治療我也是第一次嘗試,肯定要多想一些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依晨,你跟我來吧。”說罷,淩冽就站起來向後走去。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