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爸妈房间每天都有奇怪的声音,爸妈声音太大受不了

爸妈房间每天都有奇怪的声音,爸妈声音太大受不了,殺劍曾是魔主的貼身寶物,就算已經脫離魔主這么長的時間,那也是一件有些靈性的武器。

淩冽本想裝個比,但沒想到這把殺劍立即顫動了起來,似乎對淩冽的態度很不滿意。

一把劍還有脾氣?淩冽一臉的懵逼,葉依晨則是笑著說道:“你可千萬不要小看了它,它不簡單。”

一句不簡單,也算是給淩冽提了個醒,淩冽當然也知道魔主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只是沒想到自己最終還是低估了它。

不知道這把殺劍和自己的冷夜劍打一架,到底會是哪個厲害,隨後淩冽就趕緊打消了這個念頭。

殺劍和冷夜劍除了名字裏都有一個劍外,其他再難找到有什么相同的地方,一個極其鋒利,殺人於無形,一個完全算得上是鈍器,攻守合一。

更重要的是,這兩把劍都不是好伺候的主,如果真的讓兩劍對抗,到時候兩把劍估計沒什么事情,但是持劍的人肯定要被震得半生不死了。

淩冽憑借龍鳳血的壓制,再經過混沌之力的吸收,強行扯去了殺劍裏面蘊藏的不少戾氣,但要把這種戾氣根除,恐怕還需要點功夫。

最好的辦法就是淩冽把這殺劍留在身邊,直到混沌之力把那戾氣全部去除為止。

淩冽找了一些材料把殺劍給包裹了起來,又用一些草藥的汁液偽裝了一下,原本所向無敵的一把殺人劍,現在被做成了一把拐杖的模樣。

拿著這拐杖隨意甩了兩下後,淩冽非常滿意。

“沒想到你除了醫術,竟然還會點手藝,要不然我帶著你去天京擺攤賣拐杖,說不定能發大財。”葉依晨笑著說道。

聽著她的調侃,淩冽無奈地笑了笑。

這個時候,淩歡卻是皺著眉頭:“你年紀輕輕一個人,走到哪裏都拿著個拐杖,別扭不別扭啊。”

看到妹妹嫌棄的表情,淩冽則是得意的拿著拐杖在地上點了點說道:“拐杖怎么了,這也總比拿著個長劍跑來跑去要好吧。”

淩歡噘著嘴說道:“懶得管你,我困了,我要去你家睡覺。”

現在已經是深夜,淩歡回軍營已經不可能,而且這幾天一直在這裏照顧淩冽,也一直沒休息好。

看著淩歡臉蛋上的黑眼圈,淩冽有些心疼的摸了摸他的頭發,但這姑娘卻假裝凶狠的咬了淩冽一下。

在軍營裏呆了這么長時間,淩歡的性子早就野了,淩冽只是寵溺地看著她,完全忽視了手上的疼痛。

就在他們兩個鬧著玩的時候,葉依晨卻是有些不知所措。

這兩天她和淩歡一樣沒有休息好,而且剛剛擺脫殺劍戾氣折磨的她,現在也非常虛弱。

當淩冽看過來的時候,葉依晨趕緊說道:“你們趕緊去睡吧,我找個賓館住就好了。”

但誰知道淩歡直接走過來,拉著她就走:“想要跟著回去就回去,沒什么好丟人的,不要打腫臉充胖子。”

聽這老道的語氣,搞得她是一個見識很多的長輩一樣。

淩冽苦笑了一下,也跟著說道:“家裏的房間很多,這兩天你也很辛苦,大家住在一起也熱鬧。”

聽到他這么說,葉依晨這才點了點頭,和淩歡一起跟在了淩冽的身後。

在車上的時候,葉依晨一直對著自己的手臂發呆。

即使是天很熱的時候,她也喜歡穿長袖的衣服,不是為了防曬,而是在她的手臂上也留下了一個大大的傷疤。

葉依晨一個人在外面闖蕩了這么長時間,很多事情都能看得開,但愛美是每個女孩子的天性,不管是女漢子還是女強人,都逃不開這個定律。

地府氣息本來就有很強的腐蝕性,只要被傷到,就必然留下一道很明顯的傷疤。

每當看到自己手臂上的傷痕的時候,她只慶幸這傷疤沒有出現在自己的臉上,不然該怎么出來見人。

不過現在她已經完全沒有了這種憂慮,她身上所有的傷疤都已經消失不見。

葉依晨倚靠在車窗上,看著淩冽的側臉,不知不覺笑出了聲。

淩冽回頭看了她一眼,葉依晨又立即把目光轉到了別處,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坐在後面的淩歡則是把玩著手裏的飛刀,想要把流雲飛刀練到極致可不是簡單的事情,除了對自身境界有要求之外,更要時常把飛刀放在手邊,以保持自己對飛刀的手感。

到了家門口之後,淩冽剛下了車還沒開門,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看到手機裏的信息後,淩冽立即皺起了眉頭,從信息的幾張照片來看,似乎是一些文件。

讀了信息,淩冽才忍不住笑了出來。

淩歡還以為淩冽看到了什么好玩的東西,趕緊跑過去搶過來手機看了看,但隨後就皺著眉頭念了出來:“我手上有賴寒蘭貪汙的證據,如果想要,請於淩晨一點,在西郊樹林裏見。”

淩冽並沒有當做一回事,只是開門走了進去。

跟在她身後的淩歡卻是疑惑說道:“這信息是匿名信息,裏面會不會有什么貓膩。”

葉依晨笑著說道:“現在誰還用這么低劣的手段,如果去了,豈不成了傻子。”

“不用理會,估計是賴寒蘭那家夥實在是沒什么招數了,才會做這么無聊的事情。”淩冽直接往沙發上一趟,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賴寒蘭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現在不管遇到什么樣的奇葩手段,淩冽能做的,也只能是一笑而過了。

“我要去洗澡,小姐姐要一起來嗎。”聽到淩冽這么說了,淩歡也放松下來,她突然看著葉依晨說道。

聽到一起洗澡的邀請,葉依晨愣了一下:“那個,洗澡不是一個一個來的嗎?”

“那樣太慢了,還不如我們一起,還能相互幫幫忙。”說罷,淩歡就拉著葉依晨往浴室裏面走。

也許是葉依晨一個人生活慣了,現在被淩歡拉去一起洗澡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淩冽隨便拿了份過期的報紙,假裝看報紙的樣子。

但實際上他的魂兒早就跟著兩位美女飛到浴室裏面去了。“哇,小姐姐,你經常吃木瓜嗎?”浴室裏面很快就傳來了淩歡大驚小怪的聲音。

“沒沒有啊,你也發育的很好啊”

“哇,小姐姐,你都是用牛奶洗澡的嗎,怎么這么白。”

“不不是,只是經常穿一些長袖而已,不要不要亂摸“葉依晨似乎有些不好招架淩歡。

“怕什么呀小姐姐,我們都是女孩子,摸摸又沒有什么的,不過你的手感好好哦。”

浴室裏兩位美女的嬉鬧聲此起彼伏,淩冽看報紙的眼神都快看出來火了。

他的心裏更是有一團暴躁的火在瘋狂燃燒,淩冽坐不住了,在沙發周圍走來走去,聽到浴室裏的聲音,淩冽實在是把持不住自己。

當浴室門打開的時候,兩位美女一起走了出來,一人身上裹著一個浴巾,白嫩的皮膚和大長腿畢露無遺,淩冽只把臉埋在了報紙上。

但誰知道一時沒忍住,兩團血跡突然從鼻子裏噴了出來,噴的報紙上全是鼻血。

淩冽趕緊找了點東西把鼻子堵上,強行念了一些修身養性的功法,這才感覺好了一些。

但這個時候,兩位美女看他的眼神,完全就像是在看一個變態。

淩冽嘿嘿笑了笑,假裝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小姐姐,不如我們晚上睡一起吧,我睡覺都不喜歡穿衣服的,你呢?”淩歡扭頭笑著對葉依晨說道。

“我”當著淩冽的面,葉依晨實在不好意思回答,但這足以讓淩冽的鼻血又往外頂了頂。

兩人走進臥室的時候,淩歡還故意回頭看了淩冽一眼,笑嘻嘻地吐了吐舌頭。

淩冽一時無語,他也看出來了,這就是淩歡這丫頭在故意整自己。

內心好不容易平複了下來,淩冽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不過這一次不是那個匿名的號碼,而是康牧孜。

“淩冽,你是不是也收到了那份信息。”康牧孜焦急地說道。

“你說的是那份有關你賴寒蘭的證據吧,收到是收到了,但是應該不會是真的吧。”淩冽一邊清理著自己的鼻血,一邊說道。

“這件事很蹊蹺,但那照片上的賬目是真的,那種類型的文件資料只有天京那邊的官方內部才會用,這絕對不會錯,而且我召集公司的人研究了一下那幾張圖片,上面的證據很可能是真的。”

聽到這話,淩冽直接從沙發上坐直了身體,表情也認真起來。

賴寒蘭來到了豫州之後,可沒少做那些齷齪的事情,但這個人精明的很,但凡是自己涉及到的賬目和痕跡,全都會認真的清除掉。

她強行幹預豫州的商業和發展不說,最近豫州的資金問題更是各種緊張。

淩冽早就猜到,賴寒蘭一直在背後搞鬼,但在商業這方面,極少有人能抓住她的把柄。

如果真的有她的貪汙證據,只要交給向振華,那賴寒蘭必定會受到嚴懲。

更重要的是,如果借著這個機會拽出來賴寒蘭上面的人,那更是給豫州解決了一大隱患。

淩冽尋思了一會兒說道:“我明白了,既然有可能是真的,那我就去一趟。”

“你可要小心,就算那資料是真的,也不排除這是圈套的可能。“康牧孜提醒道。

淩冽應了一聲就掛掉了電話,看了一眼手機上的地址之後,立即起程。

一路上淩冽也在思考,憑借賴寒蘭的精明,如果不是他的心腹,很難能拿到她的證據。

但既然是心腹,為何又要背叛賴寒蘭,這短信的後面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過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打不過就跑,現在能追上淩冽的人,著實是不多了。

在靠近公園小樹林的時候,淩冽就停車,徒步走了進去。

他把自己的感知能力發揮到了極致,唯恐裏面有什么埋伏。

但是在小樹林裏走了一圈,淩冽什么都沒有發現,這時候他感覺有些不妙,這絕對不可能是一個惡作劇,這必定是一個陷阱。

淩冽開始快速往小樹林外面移動,但就在這個時候,十幾個小紅點全部落在了淩冽的身上。

下一秒,周圍就傳來了接連不斷地開槍聲。

就算淩冽身手敏捷,但是面對這般突如其來的攻擊,他身上也中了幾槍。

不過好在憑借他現在的恢複能力,只要子彈不進入自己的腦袋和心髒,都暫時死不了。

淩冽咬著牙關,開始活動自己的肌肉,伴隨著巨大的疼痛,肌肉裏的子彈最終被吐了出來,淩冽背靠著一棵大樹,本想著給自己一個喘氣的機會,但是這子彈直接穿透了大樹,繼續朝著他瘋狂射擊。

淩冽走動星空步,無聲無息間,來到了另外一顆大樹的下面。

但是子彈就好像長了眼睛一樣,直追著他跑。

現在本就是晚上,想要看到人就不容易了,還能瞄准了打,看來這些開槍的都不是好惹的。

雖然淩冽的星空步可以在瞬間轉移位置,但是這些殺手明顯都有專業的紅外線成像儀,只要有熱度在,他們就能不斷地朝著淩冽射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淩冽也毫不猶豫,直接掏出了打火機把這片小樹林給點了。

熊熊大火立即燒了起來,在大火的影響下,夜視儀肯定是沒什么用了,淩冽找了個藏身的地方,繼續給自己療傷。

一兩個殺手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但現在淩冽可以肯定,現在至少有二十個殺手正用狙擊槍尋找自己的身影。

子彈被從身體裏拿了出來,淩冽捏起了一個看了看,果然不出所料,確實是狙擊槍。

從剛才的命中率和專業素質來看,這些殺手肯定不是一般人,如果不當個七八年的兵,肯定不會練出來這么好的手感,剛才自己移動速度都快到這地步了,子彈還是往身上紮。

淩冽繼續觀察了一會兒,這才發現這子彈根本就不是國產的,全都是進口貨。

他也在軍營了呆了這么長的時間,有些問題一眼就能看明白。

這么好的職業素養,再加上這種外國子彈,淩冽的腦海裏只出現了三個字:“雇傭兵。”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