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够了 够了 不要了 太多了,够了不要再做了

够了 够了 不要了 太多了,够了不要再做了,所為雇傭兵,便是以殺人為自己的指責,只要給錢,就沒有他們做不了的事情。

雇傭兵基本都是特種部隊退役人員,和華國的服役兵不同,他們幾乎一輩子都在和強打交道,都在戰場上摸爬滾打。

如果不出動華國的特種部隊,確實很難制服這些雇傭兵。

淩冽心裏也是罵了一百遍的草他媽,不知道是哪個土豪這么舍得花錢,竟然請了國外的雇傭兵來對付自己,而且數量還絕對不在少數。

真的是賴寒蘭嗎?淩冽很快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賴寒蘭就算再不是個東西,那也算得上是官方人員,用雇傭兵可是華國的大忌諱,賴寒蘭不至於瘋狂到這個地步。

而且這次有人用賴寒蘭的貪汙證據來做誘餌,讓淩冽出來,這也說明了一些問題。

幕後的主使應該另有其人。

淩冽嘴裏咬著一根木頭,拿出一把小刀清理了一下傷口上的彈片。

最後撒上一層藥粉,在血脈之力和藥粉的雙重作用下,淩冽的傷口也很快恢複,只是可惜了這身衣服,衣服上全都是子彈打出的窟窿。

小樹林裏的火慢慢地小了下來,淩冽也聽到了緊促的腳步聲,很明顯是這些雇傭兵開始沖鋒了。

經過剛才那么一陣緊密的槍林彈雨,就算是一個鐵塊,也應該被打成篩子了,在那些雇傭兵的認知裏,絕對不會有任何人呢在這樣的環境裏活下來。

淩冽沒有急著動手,他認真聽了一下,人數至少有三十個人左右,而且聽他們進攻的口令,說的確實是英語,這也印證了淩冽剛才的猜想。

他看著手裏的那根拐杖,輕輕撫摸了兩下。

這么鋒利的寶貝在自己的手裏,如果不好好的用用,實在是一種遺憾。

在淩冽拿到這殺劍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要找個機會試試它的威力。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這個機會竟然來的這么快。

雇傭兵們還在靠近,槍聲此起彼伏,不時有子彈從淩冽的身邊飛過。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聽到了一句話語,而且還是非常熟悉的話語。

“趕緊的趕緊的,一定要在警察來之前撤離,不然你們全都得完蛋!”這聲音有些激動,激動的都尖銳了起來。

正是朱本旺的聲音,淩冽早該想到是這家夥給自己下了一個套。

雖然朱本旺這家夥沒臉沒皮,但淩冽也不得不承認,他也是個聰明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這就是聰明人的做法。

只不過他沒有想到,這家夥竟然陰險到了這一步。

假的證據肯定不會讓自己動心,所以朱本旺就搞來了真的證據,憑借他在賴寒蘭面前那一副奴才樣,也總能有機會拿到這真的證據。

華國一直被稱為是雇傭兵的禁地,但只要是價格到位,這些雇傭兵還是願意冒險到這裏來賺錢,只不過這到位的價格,絕對是天價。

朱家只不過是個小家族,想要一次性請動這么多的雇傭兵,那估計都得砸鍋賣鐵了,淩冽也有些哭笑不得,這朱本旺為了對付自己,竟然拼命到了這種地步。

在安排了雇傭兵的行動之後,朱本旺趕緊往後退了退,更是直接上了車,隨時准備逃跑。

三十個人搜索淩冽一個人,淩冽躲不了多長的時間。

但這個時候淩冽卻沒有半點緊張的意思,他慢慢地把殺劍上的偽裝給拆開,那把漆黑色的劍就好像融入了這漆黑的夜色一般,即使有火光,也不能把它照的明亮。

經過淩冽的吸收,殺劍上的戾氣已經淡了很多,與之相應的,光澤也自然會減少。

殺劍喜愛地府勾魂使者的氣息,因為勾魂使者殺的人足夠多,所以他們的氣息足夠暴戾。

而這些雇傭兵橫行世界各地,一輩子都在殺人,他們的暴戾氣息又何曾少了去。

淩冽敲打了兩下殺劍,笑著說道:“今天就讓你嘗嘗新鮮的口味。”

殺劍則是輕輕地顫抖著,放佛早已經迫不及待。

殺劍愛殺人,更喜歡殺暴戾之人。

淩冽也不再故意吊它的胃口,他看了一眼天上的星空,身形立即就消失在了原地。

一陣狂風吹過,小樹林裏的火本來已經快要平息了,但此時又熊熊燃燒起來。

火苗肆虐狂舞,似乎是有什么東西在裏面穿行。

三十多位雇傭兵全都提起了自己手中的家夥,對著小樹林一陣瘋狂地掃射。

這些武器的威力不不少樹木直接斷裂,隨著大火熊熊燃燒。

但就在槍聲震耳欲聾的時候,沒人注意到最後一排的四個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站在遠處的朱本旺根本不知道淩冽還能戰鬥,看到有人躺在了地上,他破口大罵:“老子花錢是讓你們來殺人的,不是來睡覺的!趕緊給我起來!”

朱本旺的話音剛落,又有六個人倒了下去。

不過這一次朱本旺就看出來問題了,因為這六個人的身體直接被攔腰斬斷。

一來一回,三分之一的雇傭兵就已經被滅掉。

剩下的雇傭兵終於發現了身後的狀況,一時間也忍不住恐慌,但這些人畢竟是身經百戰,他們立即圍成了一個圈,從中間朝著四面八方掃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滴鮮血從天空滴在了一個雇傭兵的臉上,這雇傭兵往上看去,還沒等他叫出聲來,他的頭顱就從肩膀上滾落了下去。

殺劍呼嘯而起,黑色的氣息融入黑夜中,如同鬼魅,淩冽只是轉了一個圈,這些雇傭兵和他們的槍就已經被斬成了兩半。

本以為雇傭兵已經被殺光了,淩冽正要收起來殺劍,卻是又有幾顆子彈射了過來,淩冽星空步微微一動,雖然躲過了致命攻擊,但子彈還是刺進了他的肩膀和手臂。

淩冽朝著子彈飛來的方向看去,身形再次消失。

在多數人進攻的時候,依然要留下狙擊手在遠處策應,這是基本的戰術安排,淩冽遠離軍營這么長時間,這些東西還是生疏了些。

他的身形經過幾次閃爍,幾位狙擊手依次被一把長劍“點名”。

當淩冽要幹掉最後一個雇傭兵的時候,他卻突然抱起了狙擊槍,說了一句不標准的華語:“慢著!”戰場殺敵,多參合一分鍾,就是多了一分危險。

淩冽本不想給他這個機會,但是看著這家夥顫抖的雙手和迷茫的眼神,又想到一下子滅了他三十幾個兄弟,也就停下了殺劍,多給他一個喘氣的機會。

這些雇傭兵身形矯捷,各種槍炮更是玩的飛起,但這一切前提說的是在能把武器用起來。

淩冽也不得不承認,如果自己不是有醉仙女傳授的星空步,估計剛才也已經被這些雇傭兵給打成馬蜂窩了。

不過近了身之後,這些沒有修為只有身體的雇傭兵,在華國大殺器,魔主曾經使用過的殺劍面前,根本就沒有半點還手的機會。

雖然淩冽給了這外國佬多活一會兒的機會,但是他卻沒有半點屈服的意思,只是用手撫摸著自己的狙擊槍。

看那眼神,似乎唯一讓他眷戀的就是這把近乎完美的狙擊槍。

“我知道了,華國是雇傭兵的禁地,這話不是華國自己說的,而是外人說的,雇傭兵真的不該來這裏。”外國佬抬頭看了淩冽一眼。

國際上流傳的這句話被多數人當成了笑話,這批雇傭兵也是不信邪,為了高額的報酬,這才來到了這裏,但是現在,卻只有他一個人還能後悔。

淩冽笑了笑說道:”雖然這句話不是我華國人說的,但有一句話在華國,人人皆知。“

外國佬疑惑地看著淩冽。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淩冽一字一句清晰地說道。

“請容許我再開最後一槍。”外國佬笑著說道,這不像是哀求,而像是朋友之間的請求。

淩冽沒有說話,老外便拉動槍栓,舉起狙擊槍,緊緊只用了兩秒的時間,就開出了一槍。

看著他開槍的方向,淩冽突然意識到了什么,他想要阻止,但一切都已經晚了。

遠處正在逃跑的一輛汽車突然失去了控制,直接朝著河裏開了過去,那車的後面有一個彈孔,想必正是剛才的一顆子彈,殺掉了車裏的人。

“為什么要殺他?”淩冽不解問道,按理說他們是雇主和雇傭兵之間的關系,沒有什么深仇大恨。

但是外國佬卻是滿意地笑了笑:“因為他帶我們找到了魔鬼。”

外國佬把狙擊槍輕輕放在了地上,淩冽的劍也刺透了他的胸膛,只是一瞬間,這人便失去了氣息。

殺劍殺人並不只因為他的鋒利,劍身當中掠奪人氣息的能力,才是最為致命。

遠處響起了警報的聲音,消防車和警察立即控制了這片區域,而淩冽早已經撤了出去。

他靜靜地站在遠處的一顆大樹上,看著熊熊燃燒的小樹林,還有被火光映照的發亮的湖泊。

雇傭兵死在華國領土裏,這引不起任何的波瀾,畢竟這些人都是非法入境,而且攜帶各種槍支彈藥。

但是湖泊裏死掉的那一位,卻是讓淩冽有些頭疼,他沒有去追朱本旺,就是知道朱本旺這個惡心的家夥暫時還動不了。

如果不是身後有靠山和計劃,他絕對不敢在豫州如此為非作歹。

現在朱本旺死了,就算最後的化驗結果能夠驗證他是被雇傭兵殺死,但是他背後的家族和勢力,依然會把這怒火燒到豫州來。

自己倒是沒什么事,就算是聶無鋒來了淩冽也不會怕他,但是康道行和康家這方面,讓淩冽有些頭疼。

康牧孜之所以不敢動朱本旺,就是為了身在天京的康道行著想,現在朱本旺自己把自己給作死了,康道行肯定會受到牽連。

淩冽回到了家裏,看到燈都滅了,也放心的笑了笑。

自己出來本來就是瞞著兩位大美女的,去應約本來就是危險的事情,淩冽不願意讓他們兩個冒險。

為了怕被抓個正著,淩冽特意把鞋子給扔到了外面,身上的傷口雖然恢複了,但渾身依然全都是血跡。

他沒有去浴室洗澡,而是在院子的井邊偷偷沖了個涼水澡,明明是回自己家裏,卻搞得像是做賊一樣,淩冽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收拾還了之後,立即偷偷摸摸地朝著臥室裏走去。

屋子裏漆黑一片,淩冽打開了燈的開關,看清楚眼前的一幕之後頓時就傻眼了,葉依晨就站在淩冽的面前,而淩歡則是在葉依晨的旁邊,看來兩個美女根本就沒有睡覺,而是在家裏等他。

不過這個時候葉依晨晚上卻沒有穿內衣的習慣,在淩冽面前完全是春光乍現。

不過最要命的卻不是這個,而是淩冽本以為兩位美女都睡覺了,根本也就沒有穿上衣服

“啪!”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淩冽的臉上,不用猜也是知道葉依晨動的手。

淩冽捂著臉委屈的不得了,他根本就不是房間裏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可是這事兒又不能解釋,跟女人解釋這種事,那不是腦子被門夾了嗎?

淩冽尷尬地笑了笑,趕緊扯過了個大毛巾,把自己給包裹了一下。

淩歡先回頭看了一眼,看到淩冽穿好了衣服,又看了看他猥瑣的姿勢,小姑娘立即笑嘻嘻地說道:“呐,我說的沒錯吧,小姐姐發育的可好了。”

葉依晨這才回頭瞪了淩冽一眼,也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害羞,現在葉依晨的臉通紅,宛如猴子的屁股。

“誤會,誤會,這都是誤會”淩冽趕緊笑著說道,但不說還好,他一說話葉依晨更氣,這就揮手要打他。

誰知道淩冽的左手一松,浴巾立馬就要從他身上脫落。

嚇得葉依晨趕緊把臉轉了過去,就在這個時候,淩歡不但沒有害怕,而是靠近了淩冽的身體,認真觀察起來。

被人這么盯著,淩冽就算是再不要臉,這個時候臉皮上也是火辣辣的,感覺掛不住了,手忙腳亂的提了提浴巾,哈哈笑著說道:“我就是出去透透風,你們趕緊回去睡覺吧。”

尼瑪,就算是耍流氓也沒有這么丟臉了,淩冽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進去。

但是淩歡卻是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瞪大眼睛問道:“這些新的傷痕是怎么回事?”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