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玩够了发现老实人没有了,女生浪完找老实人

玩够了发现老实人没有了,女生浪完找老实人,淩冽偷偷摸摸的回來,就是不希望葉依晨和淩歡發現自己受傷的事情,誰知道這兩位美女一直在臥室裏等他,而且洞察力超強的淩歡更是發現了自己身上的傷口。

血脈之力恢複傷口也需要一個過程,剛剛出現的傷口不可能完全消失不見。

看著淩冽身上有不少點狀的傷口,作為特戰小隊隊長的淩歡立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本來以為免不了被臭罵一頓,但誰知道淩歡卻是雙眼帶著淚花看著淩冽。

“別呀,哭什么呀,這點傷對我根本就不算什么,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淩冽趕緊摸著淩歡的臉蛋說道。

這姑娘年齡也不小了,都已經十九了,和葉依晨也差不了多少。

但過往的經曆讓淩歡腦海裏的記憶很少,少到她都不懂太多複雜的事情,老是喜歡意氣用事。

這是缺點,也是優點,戰場上的小殺神,生活中的小單純,讓人無論如何都想要疼愛她。

看到淩歡難受的樣子,淩冽心裏也跟刀紮的一樣。

淩歡在他的胸口輕輕點了幾下,那是淩冽之前中彈的幾個地方,這幾個地方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距離心髒很近。

最後她把手指點在淩冽心髒的位置說道:“如果他們打中了你這裏,那你還能回得來嗎,如果你回不來,那我該怎么辦?”

說罷,淩歡眼眶裏的淚水全都流了出來。

淩冽把淩歡抱在了懷裏,用手輕輕撫摸著她的後背。

葉依晨則是站在一旁,心情複雜地看著淩冽,她不會像淩歡那樣任性的表達自己的情緒,但是注意到淩冽身上的彈孔之後,也有一種很心酸的感覺。

原本葉依晨覺得自己過得是水生火熱的生活,但沒想到淩冽並不比他輕松。

緊緊是她來到豫州的這幾天,就已經見證了淩冽數次大戰,足以見得這個男人肩膀上的擔子有多重。

淩冽想要把淩歡送去睡覺,但淩歡卻是抱著他一直不肯松開。

最後在葉依晨的百般安慰下,淩歡的心情才慢慢平靜下來。

躺在床上的淩冽松了一口氣,嘴角卻是露出了微笑。

自己面對的事情確實是不少,不管是天京豫州,還是官場江湖,都有太多的事情等著自己去完成。

累嗎?淩冽在心裏笑著問自己。

累,但累並快樂著,子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這樣能換來自己的親人朋友以安寧,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第二天上午,康家的一個小客廳裏,康牧孜著急地在原地轉來轉去。

康牧曦則是看著自己手臂上的飯飯,輕輕摸了摸她彩色的羽毛。

自從知道康牧曦和飯飯有特殊的感情,淩冽每一次來康家的時候都會把飯飯給帶來,這小家夥當然是一百個樂意。

“哎呀,哥,你就不要再轉來轉去了,就算你把咱家的地板給踩出來一個窟窿,那也無濟於事。”康牧曦無奈地說道。

康牧孜終於停住了腳步,但臉上還是焦急說道:“你這話說的倒是輕松,但問題沒那么簡單啊,現在咱爹還在天京,要是朱本旺死的消息傳到天京,朱家的人肯定不會讓咱爹好看的!”

雖然並沒有證據證明朱本旺的死和康家有關系,實際上也確實沒有什么關系,但是自從朱本旺來到豫州以來,也就和康家以及淩冽鬧得最凶。

現在朱本旺死了,康家和淩冽都脫不了幹系。

看到康牧曦還在和飯飯玩,康牧孜趕緊把飯飯個抱到了一邊,然後對著康牧曦說道:“現在事情那么緊急,你就不要再玩鳥了,趕緊想想辦法吧。”

飯飯有些不開心的飛了起來,隨後便落到了淩冽的肩膀上。

從康牧孜對妹妹的態度上來看,淩冽也發現,現在康牧曦似乎也開始正式涉足家族內的事務了。

康牧曦本就天資聰慧,但因為身體的緣故,一直被家族悉心保護著,特別是她的這個哥哥,更是把妹妹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現在康牧曦身體健康了,為家族貢獻一份力量也是應該的,更何況是面對這么緊張的情況呢。

但也許是清閑慣了,康牧曦只是嘻嘻笑著說道:“我只是覺得某人都不著急,所以我就覺得沒有什么好著急的呀。”

聽到他說這話,康牧孜立即把目光轉向了淩冽,他這才想起來,從帶來朱本旺已死的消息,再到現在,淩冽看起來都很淡定。

雖然淩冽不是康家的人,但他一直和康家交好,康道行是他敬重地長輩,康牧孜是他的兄弟,現在再加上他和康牧曦的關系,不是康家人也勝似康家人。

康牧孜打量著淩冽,一步步走了過來,嘿嘿笑著說道:“淩冽,淩冽你早飯吃了嗎,要不要我去給你買點早飯?”

看到康牧孜假惺惺地樣子,淩冽也是無語笑道:“你前一段時間不還說要打死我來著。”

因為淩冽睡了康牧曦的事情,康牧孜險些和他拼命,但是現在,康牧孜卻是直接在淩冽旁邊坐了下來,滿臉真誠地說道:“打是親罵是愛,再說了就你那皮糙肉厚的,挨那兩下打還算是個事嗎?”

“算。”淩冽一臉認真地說道。

看他這點事情都較真,康牧孜只好硬著頭皮說道:“你要是給我想出來辦法,我”

說到這裏,康牧孜說到一半的話又停了下來,但淩冽卻是抬起頭,滿臉期待的看著他。

“我,我就把妹妹送給你!”康牧孜一臉痛苦地說道。

但就在這個時候康牧曦直接站起來喊道:“姓康的,哪有你這么說話的,我本來就是淩冽的人了!”

“你們不是單純的睡在一張床上嗎?臥槽,淩冽你特么的是不是騙我?你對我妹妹做什么了?”康牧孜一臉醒悟的樣子看著淩冽。

淩冽趕緊擺了擺手說道:“停停停,我真是怕你你們了,我說還不行嗎。”

看著這兄妹倆在那一唱一和,淩冽就知道這又是康牧曦的鬼機靈主意,現在只要康牧曦想要做什么,康牧孜就必定會配合,這情況要是再繼續下去,自己馬上就要成十惡不赦的采花大盜了。“

“方法並不難。”淩冽喝了一口水,拍了拍胸口,順了順氣。聽他這么說,康牧曦有些疑惑,如果真有簡單的方法,他早就想出來了。

“淩冽,這件事可關系到我爹的性命,要是處理不好,他很可能回不來了,你明白嗎?”畢竟事關重大,看到淩冽這么輕松,康牧孜反而有些不放心。

淩冽也直接說道:“我說了,其實很簡單,就看你們康家有沒有眼光。”

“這話是什么意思,我都把”康牧孜剛想說啥,但看到妹妹瞪了自己一眼,立即幹咳了一聲說道:“你丫的就趕緊說吧。”

“你應該知道聶家的大小姐,聶無雙吧。”淩冽喝了一口茶,笑著說道。

聶家可以說是天京權勢最大的家族,聶無雙作為之前的聶家代理家主,想不知道她都難。

但知道歸知道,是否了解這個人又是另外一回事,康牧孜聽到聶無雙這個名字,能夠想到的也不過是傾城國際。

也只有傾城國際在豫州的總部,才和他們朝夕相關。

這時候淩冽繼續說道:“只要你和聶無雙聯合到一起,那康伯父的事情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雖然康牧孜沒在天京待過太久,但對於天京的一些形式也有過足夠了解,如果聶家的代理家主想要保護一個人,那簡直是易如反掌。

不過這時候康牧孜卻是說道:“咱憑什么讓人家去保護我爹啊,雖然我爹在天京也是個大官,但這並不代表就能和聶家扯上關系。”

還沒等淩冽說話,康牧曦就接著說道:“我聽說聶無雙已經在聶家下台了,現在是聶家的老家主問事,一個下台的家主,真的有這個能力?”

兩兄妹問的問題不一樣,但道理都是一樣的,就是這個方法行不通。

淩冽並不著急,只是笑著說道:“交情這個事情,你們自然不用多問,難道你們忘了我前一段時間是怎么從大牢裏出來的嗎?”

聽他這么已提醒,康牧孜才突然想起,當初大家都以為淩冽必死無疑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聶家的大小姐啟動了涅槃計劃,這才救了淩冽一命。

雖然不知道淩冽和聶無雙到底是什么關系,但她既然能為了淩冽啟動涅槃計劃,這就說明兩個人的關系必定不簡單。

”而且你們可別忘了,朱家本來就是臣服於聶家下面的一條狗,雖然這條狗更傾向於支持聶無鋒,但只要是聶無雙有命令,他們也必定不敢違抗。“

聽到這話,康牧孜狠狠地點了點頭,他終於看見了一絲曙光。

康牧曦則是看著淩冽,她依然懷疑現在的聶無雙還是否有這個能力。

“你們也千萬不要低估聶無雙的能力,她做聶家家主的那段時間,可並不只是做好本職工作而已,想要讓她幫助你們,只需要給她一個充分的理由就夠了。”淩冽說道。

“這個理由,就是我們投靠聶家?”康牧孜繼續問道。

“並不是投靠,而是合作關系,現在我們需要幫助,聶無雙也同樣需要幫助,康伯伯在天京的職位很重要,只要我們主動聯系,聶無雙必定會同意幫助我們。”

康牧曦終於點了點頭,現在他們已經沒有多少選擇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最好的辦法,更何況淩冽的這個主意聽起來沒有那么壞。

康家唯一的損失,就是參與到聶無雙和聶無鋒之間的爭鬥中。

但是康家一旦和聶無雙達成合作關系,聶家的那些企業不說,光是搭上傾城國際這一條大船,康家的企業收益就會大大的增加。

無論是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是一場雙贏。

“而且,我有一個大膽的計劃。”淩冽看著康牧孜笑著說道。

一看到淩冽眼睛裏的興奮,康牧孜就知道沒什么好事,到底是多變態的事情能讓淩冽興奮成這樣。

不過淩冽卻是根本不理會他眼神中的鄙夷,自顧自地笑著說道:“傾城國際的資源遍布世界各地,既然這次豫州分布也加入了我們商會,那不如就湊著這個機會,讓豫州有能力的企業跟隨傾城國際一起走向全國,甚至是走向世界,康家就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聽他這么說,康牧孜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不是因為淩冽的這個計劃讓人震驚,而是淩冽主動討論商業上的事情,實在是讓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我沒聽錯吧,你竟然和我在討論生意上的問題?”康牧孜不敢相信地說道。

淩冽則是無奈得笑了笑:“身在其位,必謀其政,既然我當上了豫州商會的會長,那總得為商會做點貢獻吧。

飯飯不知道什么時候又飛到了康牧曦的身邊,康牧曦一邊摸著她的羽毛,一邊笑著說道:“今天的太陽真是從西邊出來了。”

都說血濃於水,只要是有康牧孜在,康牧曦說話肯定都和他哥是一個腔調,淩冽一個人怎么也說不過兩個。

“懶得給你們閑扯,好些時間沒去霍家看看了,跟我去那邊逛逛吧。”淩冽說著就往外走。

既然天京的事情已經敲定,康牧曦和康牧孜也就松了一口氣,他們一人一邊跟在了淩冽的身後,活像兩個保鏢。

誰知道三個人剛到了霍家的門口,就看到一群人在那裏鬧事,帶頭的竟然是馮玉泉。

康牧曦從車裏看了一眼那人趾高氣揚的樣子,冷冷說道:“難道這些太子黨還不知道朱本旺已經死了的消息,竟然還這么猖狂。“

“朱本旺怎么說也是個有身份的人,他的死起碼要在晚些時候公布,向伯伯肯定要做點處理。”淩冽看著馮玉泉在那裏對著霍青靈指指點點,眉頭也直接皺了起來。

康牧孜對他的話和贊同,畢竟是朱家的大少爺死了,向振華總不至於直接給人打個電話說,喂,你兒子死了。

這其中有許多細節都要處理,當然憑著向振華的老道,這些事情必定被做的天衣無縫。

三個人心裏都明白,在新聞出來之後,大概也就是雇傭兵亂戰,朱本旺不幸被波及之類的意思。

這樣就算朱家想要聯合其他勢力對豫州發火,也一時找不到用力的地方。

康牧孜想要直接下去,但淩冽卻是拉了他一下。

“怎么,不應該去幫幫忙嗎?”康牧孜不解地問道,現在霍青靈本就處於劣勢,明顯是在被馮玉泉單方面欺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