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刚结婚不好意思和老公,结婚晚上怎么开始那样

刚结婚不好意思和老公,结婚晚上怎么开始那样,面對霍青靈的窘迫處境,淩冽卻是不急不躁地說道:“有些事情,光是靠態度認真是不行的,這種事情讓她多經曆經曆,沒壞處,我們就在這看著,不讓那些太子黨鬧的太厲害就好。”

對於兩個人討論的問題,康牧曦並沒有多少興趣,他她知道男人有男人的想法,現在她也只是對著飯飯發呆。

自從飯飯進化以來,各方面的能力都有顯著的提升,但有一點卻是不好,那就是沒有之前那么活潑了,有時候站在大樹上一站就是半天的時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現在又呆在車裏發呆,在康牧曦用手摸了摸她頭的時候,這才乖巧的動了動。

淩冽沒有看後排的康牧曦和飯飯,而是看向了前面。

和馮玉泉一起來的,還有上次那個想要接手造紙廠的檢察官,只不過今天他穿的是便裝罷了。

自從賴寒蘭商業上的計劃落空之後,這些檢察官就再也找不到利益可圖,本來淩冽以為他們已經回去了,但事實似乎不是這樣。

馮玉泉帶著幾個人圍住了霍青靈,霍青靈的身材很好,也是一個美女,馮玉泉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聽說上次這位長官來例行公事,你們竟然還阻攔,現在我要幫著這位檢察官討一個公道。”說話間,馮玉泉就把手伸向了霍青靈的臉蛋。

但霍青靈一巴掌打在了她的手上,怒斥道:“有什么事情我們走法律途徑,咱們法庭上進,走好不送!”

馮玉泉聞了聞自己的手,一臉陶醉地說道:“不愧是美女啊,打人一巴掌還手留餘香呢,今天咱檢察官就是法律,我呢,就是法律執行者,所以我勸你啊,還是不要掙紮了,好好的服侍,哦不,好好的給我們檢察官賠個錯,這事也就過去了。”

聽到這話,霍青靈依然瞪著眼對著馮玉泉,雖然她管理家族的經驗不足,但也不是一個三歲的孩子,必定不會相信馮玉泉的話。

“我再說一遍,有什么事就走法律途徑,如果你們再不來,我立即報警!”說罷,霍青靈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但就在這個時候,馮玉泉的一個手下突然從後面搶過了霍青靈的手機,把手機送到了馮玉泉的手裏。

“謔謔謔,你這不是要報警嗎,為什么打的是淩冽的手機,淩冽的賬我日後自然會找他算,現在我們先說說你的事情。”馮玉泉似乎是失去了耐心。

“檢察官大人,這霍家的產業呢,你就帶著慢慢查,這人呢,我就先帶著這人快活去了。”馮玉泉的表情愈發陰險。

檢察官直接揮了揮手,一眾手下朝著霍家大院沖去。

不知道什么時候一個麻醉針突然射向了霍青靈,雖然霍青靈想要極力反抗,但最終還是無力地倒了下去。

立即有一輛車開了過來,馮玉泉把霍青靈抱起來放進了車裏。

“咣!”還沒等車開動,就有一輛黑色的吉普從側面撞了上來。

而且相撞並不是終點,吉普車反而在此時加大了油門,頂著馮玉泉的汽車往一面牆開了過去。

只要淩冽再加一腳油門,裏面的人一個都別想活,但是在汽車快要被壓扁的時候,淩冽踩了刹車。

馮玉泉的車一邊是牆壁,一邊是吉普車頭,兩邊的車門根本就打不開。

也就在這個時候,車身突然狠狠地晃動了兩下,好像是有什么東西落在了車頂上。

“哢擦!“淩冽腳踩著小汽車的車頂,竟然是硬生生把車頂給撕開,然後跳了進去。

裏面的兩個保鏢想要攻擊淩冽,但車身又狠狠地晃了兩下,原來是吉普車還在一下一下地撞擊著小汽車。

現在開車的是康牧孜。

從小就在父親的教誨下長大的康牧孜,雖然有一顆狂野的心,但這么大了似乎還真沒做過什么狂野的事情。

這車撞車的痛快,讓他忍不住嚎叫了起來。

坐在後面的康牧曦則是苦笑著看著哥哥,如果現在是淩冽開車的話,他肯定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哎,沒出息的哥哥,果然不如我男人。康牧曦保護著飯飯,心裏無奈感歎道。

吉普車的框架本來就非同尋常,而且淩冽的這一輛是經過特殊改裝的,甚至具有防彈的功效,現在用來撞一輛小汽車,根本就毫不費力。

飯飯又哪裏用得著保護,被稱為不死鳥鳳凰的後裔,可沒那么容易受傷。

在霍青靈身體和心思都陷入無助的時候,被撕開的車頂給了她最想要的希望。

淩冽放佛如一個光芒萬丈的大英雄,就這么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淩冽抱住了霍青靈,直接從這破爛的小轎車裏跳了出來,同一時刻,康牧孜加足了油門,狠狠地朝著小汽車懟了過去。

“轟隆!”整面牆壁終於扛不住這一下下的撞擊,直接倒塌下來,小汽車被埋在了下面。

淩冽根本就沒心思看馮玉泉的下場,他趕緊從身上拿出了幾根銀針,刺進霍青靈的多個穴位之後,又割破了他的手指,裏面立即流出了幾滴黑色的血液。

撒藥粉,包紮,一切都水到渠成。

霍青靈也終於恢複了一些力氣,她坐起來看著倒下的牆壁,無奈笑道:“看來都是天意,剛建好的牆壁再次倒塌,霍家注定多磨難。”

“天意雖大,但事在人為,你們霍家嘗舊債也嘗的差不多了,接下裏用心發展就是了。”淩冽輕輕點了點,霍青靈的太陽穴,一縷柔和的真氣慢慢注入,好幫她平複一下心緒。

這時候康牧孜滿臉潮紅的從車裏走了出來:“爽,真特么的太爽了,老子早就想這么幹了!“

康牧孜最想懟的人是朱本旺,奈何那家夥死的早,拿這些人出出氣也是不錯的。

斷壁殘垣裏傳出了馮玉泉的哀嚎聲,不過根本就沒有人理會。

就在這個時候,進入霍家“抄家”的一眾便衣檢察官走了出來,他們手裏抱著各種各樣的協議和文件,這也許就是霍家的根基所在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嘹亮的鳥鳴自吉普車上響起,康牧曦撫了撫飯飯的七彩羽毛,笑著說道:“去吧。”霍家大院的門前,帶頭的檢察官看到了倒下的牆頭,也聽見了廢墟下面馮玉泉的哀嚎聲,從這聲音看來,就算是不死,下面的人也差不多殘廢了。

檢察官向前走了一步,笑著對淩冽說道:“這位小兄弟,還記得上次我們兩個的約定嗎?”

上一次為了穩住這個老家夥,淩冽確實忽悠了他一把,要說那也算是約定,實在是個笑話。

但是淩冽把雙手抱在胸前,頗為認真地說道:“說說吧,這事你想怎么處理。”

看著淩冽架勢,似乎是已經准備好看這老家夥表演了。

“本來我是給馮家說好的,要是查了這霍家的財產,我們兩個五五分,不過我看那家夥不靠譜,還是我們合作,咱四六分,我四,你六,怎么樣?”檢察官笑呵呵地說道。

“你還挺客氣。”淩冽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努力憋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這檢察官也不虧是老江湖,現在事情的結果都明擺著放在眼前了,要是一般人早就要屁滾尿流的求饒了,但他竟然還有心思談生意。

檢察官又往前走了兩步,給後面的人招了招手,幾個人抱著的文件可不少。

站在最後面的幾個人明白了領導的意思,趕緊把自己手裏的地契,協議,以及文件通通放在了淩冽的面前,這些文件占了總數的一半多一點。

隨後這檢察官才繞著淩冽走,准備帶著人溜走。

看他們在淩冽面前的樣子,幾乎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恨不得從下水道裏面通過。

淩冽沒說話,看著地上擺著的厚厚的文件,無奈搖頭。

但霍青靈卻是跑上去攔在了這些人的前面:“你們把東西放下,就算是要查我霍家,那也得走法律程序,你們這么做和強盜有什么區別!”

面對霍青靈的阻攔,檢察官卻是沒有多少耐心,連淩冽都不攔著他了,這霍青靈又算是個什么角色。

他先扭頭看了淩冽一眼,發現淩冽沒有攔著他們的意思,心裏也就安心了,轉過臉來他就伸出了拳頭,朝著霍青靈打了過去。

康牧孜想要上前阻止,但是康牧曦卻站在後面,朝著天上看了一眼。

只聽得一聲嘹亮的鳥鳴,飯飯從上面俯沖了下來,尖銳的爪子伸開,在天空中劃過一道光亮。

她所飛過之處,如同一道彩虹一般好看。

下一秒,檢察官就痛苦地捂著臉在地上打起了滾,兩個圓球一樣的東西在地上滾動了一圈,很快沾滿了灰塵。

只要仔細看一看,就能看得出這東西是人的眼珠子。

進化過之後的飯飯早已經不再是人畜無害,她不僅擁有了七彩的羽毛,更長出了鋒利的利爪。

就算現在飯飯的樣子和真正的鳳凰相差甚多,但已然沒有人再懷疑他的戰鬥力。

其他人看到這殘忍的一幕,哪裏還管得了手中的文件,他們立即把文件扔在地上,四散逃開。

但是飯飯並沒有住手,他飛來飛去,四面八方也不斷傳來那些人哀嚎的聲音。

霍家不管是院子裏面還是院子外面,現在都是一片狼藉,各種各樣的資料和文件散落在各個地方。

雖然霍青靈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複,但她這個時候卻沒有閑著,跑來跑去把這些文件全部收拾好,然後小心翼翼地搜集在了一起。

淩冽想要幫她搬回去,但是這位霍家的新家主卻是笑著拒絕了淩冽,自己一個人廢了很大的力氣把這些文件抱起來,向著大堂的方向走去。

在大堂方向,一輛輪椅靜靜地停在門口,坐在輪椅上的正是霍家的老爺子。

此時老爺子的眼神深邃而慈祥,也許他該慶幸,當初把家業交給霍青靈和霍青鳴,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現在霍家淪落到這一步,根本不是他們兄妹倆的原因,從霍青玄那裏接過來霍家的時候,這裏就已經是一個爛攤子。

霍老爺子目睹了剛才發生的一切,他眼睜睜看著霍家被人欺負,霍青靈受委屈,卻沒有半點辦法。

現在他連站都站不起來了,即使能喊出來兩嗓子,一個老頭子的話,也根本就沒人在乎。

想當初,霍定坤也是南征北戰的英雄,為華國的安定立下了汗馬功勞。

但是英雄遲暮,面對霍家的沒落,他能做的也只能是獨自哀嚎,歎息。

霍定坤想要起身,對淩冽說些什么,但淩冽根本就沒有看他。

淩冽把目光落在了顫顫巍巍的霍青靈的肩膀上,雖然那是一位脆弱的女子,但女子經曆的足夠多,依然能夠成為家族的頂梁柱。

沒有看霍慶坤一眼,淩冽直接轉身離去。

霍慶坤伸到半空中的手,也只得無奈的落了下去。

上了車,淩冽二話不說就開車去了宋超輝家的店鋪裏,憑太子黨這夥人的尿性,對豫州的家族展開行動必定是有計劃的。

一般他們做事也會給自己留點餘地,這一次馮玉泉帶人玩的這么絕,也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這群太子黨想要離開天京了,臨走前想要放肆掠奪一番。

最近發生的接二連三的事情,太子黨都沒有落下任何好處,就連景家的高手都在豫州吃了癟。

了解到豫州不是一塊好啃的骨頭之後,這些欺軟怕硬的人必定會選擇離開,離開前做點瘋狂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

朱本旺想要殺掉淩冽,馮玉泉想要一鍋端了霍家,這太子黨的兩大人物都湧出來吃奶的力氣了,其他的人肯定也不會閑著。

在宋氏集團總店的門口,淩冽直接從車裏跳了出來。

這間玉石店在豫州名聲最響,店面也是最大的,但還是被人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淩冽心裏一愣,不好,肯定是太子黨的其他成員鬧事鬧到這邊來了。

想到上次宋家的一家分店被人給砸的亂七八糟,淩冽眉頭就皺了起來,恐怕這家總店也不能幸免於難了。

還沒走進去,淩冽就聽到了裏面哭爹喊娘的哀嚎聲。

“住手!”淩冽直接怒吼道,使勁從外面往裏面擠,好不容易進來了,淩冽卻是愣住了。

此時幾個太子黨的成員一個個都被吊了起來,宋超輝正拿著腰帶,一下一下地抽在了他們身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