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前男友要了我一整天,不要太多了满了

前男友要了我一整天,不要太多了满了,向振華的那些話說到了淩冽的心坎裏,豫州需要他,但同樣的,淩冽也需要豫州。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每個戰士也都有自己的故鄉和依靠,不然那和流浪者有什么區別。

淩冽早就希望在自己的身後有一個一直支持自己的城市,既然這次機會來了,淩冽自然也要把握住他。

康牧孜和康牧曦看到淩冽出來了,立馬都圍了上去,想要問問什么情況。

但淩冽卻是笑了笑說道:“走,我們去趟金龍街。”

“你小子是不是腦子壞了,你不知道金龍街是什么地方嗎?”康牧孜皺著眉頭問道。

康牧曦更是直接說道:“整個豫州城最壞最極端的人都在那裏了,連警察都不管的地方,你要去那裏做什么?”

但淩冽還是笑了笑,什么都沒有說,帶著兩個就朝著金龍街的方向趕去。

每個城市都要自己美的一面,也都有自己醜的一面,豫州城美的地方有很多,但是金龍街絕對是豫州最醜的地方。

如果說當初豫州的四大幫會還有點道義,那這金龍街的人都是毫無原則可言。

所謂金龍,也不過是魚龍混雜,就算說他是豫州的跳蚤窩也絕對不誇張。

在康牧曦和康牧孜的再三追問下,淩冽也終於說道:“了解一個城市就像是在和他談戀愛,既要看到她的美,也要看到他醜的地方。”

聽到淩冽說這酸溜溜的話,康牧孜做了一個嘔吐的動作。

但康牧曦卻是笑著說道:“恭喜你嘍,現在整個豫州都要掌握在你手裏了。”

聽到妹妹的話,康牧孜一愣,這才發現原來淩冽說這些話是另有深意,只不過自己一時間沒有看透罷了。

他這才不可思議的看著淩冽:“難道向伯伯真的給你討論這事啦?”

淩冽一邊開車,一邊笑著說道:“要不然我就說,你和牧曦比,真的是差遠了。”

康牧孜二話不說就要抱淩冽的大腿,淩冽直接把他給踢到了一邊:“滾犢子,老子不搞基!”

但康牧孜卻是嘿嘿笑了起來:“妹夫說啥呢,你哥我抱你個大腿還見外咋滴。”

看著康牧孜不要臉的樣子,淩冽真想一腳把他從車上踹下去。

不過這時候康牧曦卻是有些憂愁的說道:“權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以後如果豫州的事情都由你來負責,那你吃得消嗎?”

淩冽按了按喇叭,會心一笑:“知我者牧曦也,我一個人吃不消,這不是還有你們嗎。”

這時候康牧孜早已經在一旁摩拳擦掌,似乎將要對整個豫州負責的人是他一樣。

這個世界必將是年輕一代的天下,經過這么多的風風雨雨,不管是淩冽,還是康牧孜,宋超輝他們,都在這一次次的危機中表現不凡。

這些都看在老一輩的眼裏,淩冽心裏清楚,向振華今天和自己的這番談話,只不過是釋放了一個信號而已。

老一輩的領導者們已經開始慢慢的放權,淩冽這一代的年輕人,將會得到越來越多的權力。

這也是年輕一代們夢寐以求的。

淩冽帶著康牧孜和康牧曦走砸金龍街上,這裏的一切都有一種詭異的氣息。

這裏的店鋪做的大多不是什么正經的生意,店鋪門口站著的一排排搔首弄姿的女人完美印證了這一點。

赤身的光頭大漢比比皆是,偶爾還有幾個髒兮兮的小孩,像是看著外星人一樣,看著這三個衣著光鮮的來客。

康牧曦雖然天資聰慧,但她的身體不好,所以一直都沒出過家門,從小過的都是上層社會的生活。

性格一向開朗的他,在看到這番天地之後,心情沉重地說不出來話。

一個小孩從巷口跑了過來,好像是沒看見路,直接撞在了康牧曦的身上,康牧曦趕緊把小孩扶起來,但這只穿了一個褲衩的小男孩立馬就要跑開。

淩冽無奈笑了笑,直接抓著小毛孩的一條胳膊,把他拉了起來。

小孩一邊大叫一邊用手去挖淩冽的手,但讓他疑惑的是,這個人的皮很厚,根本就弄不疼他。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直接把他的褲衩子給拉了下來,康牧曦立即把目光轉向了一邊。

隨後就有一個錢包從小孩的褲子裏掉了出來,那錢包是紅色,非常精致,正是康牧曦的錢包。

淩冽撒開了小孩的手,他這才拼命跑開,康牧曦接過了自己的錢包,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不如就給他了。”

康牧孜不以為然:“你這不是在幫他,你這是在助紂為虐。”

淩冽不以為然,也不作評價,只是繼續走在這條街道上。

“我以為在豫州這么大的城市裏,早就沒有這種情況了,看來是我想錯了。”康牧曦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淩冽笑了笑:“這種情況永遠都不會消失,就好像世界上從來都不缺有錢人一樣,更不缺的,是這些沒錢的人。”

“趕緊走吧,我不想帶牧曦來這種地方。”康牧孜趕緊催促道,他才不在乎世界上有沒有窮人,有沒有自甘墮落的人,他只在乎康牧曦的感受,這是多少年來養成的習慣。

但此時他們似乎是已經走不了了,剛才被淩冽拽下來褲子的小毛孩拉著一個光頭大漢走了過來,在光頭大漢的身後,還跟著不少的小弟。

那些在店門口拉客人的女人們,都頗有興致的看了過來。

無聊的一天,最高興的事情就是看別人打架,反正在這金龍街上面,從來都不缺流血事件。

而在浙西事件裏,混混們教訓有錢人,更是難得一遇的好戲。

誰要是打了有錢人,那在這金龍街上,必定能吹個小半年。

被小毛孩拉過來的光頭大漢樂呵呵看著面前的兩男一女,最後摸著小毛孩的頭說道:”呦呵,款爺啊,這身上穿的都是名牌啊。“

“這算不上名牌,也就是二線牌子。”旁邊店門口一個嗑瓜子的婦女嫌棄的說道,看來這光頭在這裏也沒什么威嚴可說。“臭三八,你給我閉嘴!這衣服起碼兩千塊錢一件,你懂個屁啊!”大漢覺得面子上掛不住,直接破口大罵。

“切,老娘懂個屁,老娘伺候過的男人比你見的女人都多。”婦女立即回嗆到。

在兩人炒得最凶的時候,淩冽無奈的笑了笑:“不算名牌,其實就兩百塊。”

淩冽一直喜歡穿大眾化的休閑裝,所以身上的衣服根本就是普通衣服,但聽他這么一說,那光頭就咬牙說道:“你還敢還嘴,我打不死你我!”

光頭大漢咄咄逼人的走了上來,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輕一些的姑娘跑了過來:“住手!他是個好人,他是個大善人,我知道他!”

看這姑娘有些面善,但淩冽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見過他。

不管見過沒見過,這姑娘的打扮明顯就是做皮條生意的,一個做這生意的女人認識淩冽,這多少會讓人猜測點什么。

這時候康牧孜和康牧曦看淩冽的眼神都變了。

那姑娘沖著淩冽笑了笑,這才說道:“我去找他看過病,他不嫌棄我,還沒要我的錢。”

聽到這姑娘這么說,淩冽也響起來了,確實曾有這么一個姑娘找自己看過病,按時侯淩冽一把脈就已經知道了她的生計,當時淩冽還勸過她幾句,但現在看來,那時候的相勸並沒有什么卵用。

“你給我滾蛋,別一談到晚給我編故事,我可不是你客人!”光頭根本就不理會這姑娘,面對這么好的出名機會,他可不會放棄。

沙包大的拳頭直接朝著淩冽的臉面砸了過來,但淩冽只是輕輕的捏住了他的手腕,一個簡單的手指尖動作,就讓這大漢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四兩撥千斤的玄妙被淩冽展現無疑,就在大漢吃牙咧嘴想要繼續打的時候,淩冽卻拿出了一支筆和一張卡片,在卡片上寫下了幾行字,直接把卡片塞在了大漢的手裏。

“你的絕症並不是無藥可治,如果你不想放棄,就到百草廬去找我。”淩冽笑了笑,直接從大漢身邊離去。

大漢趴在地上沒有起來,他愣住了。

剛才的姑娘笑嘻嘻說道:“我說了吧,他是個大善人。”

淩冽聽從了康牧孜的建議,為了不讓康牧曦太難受,就沒在金龍街多呆,隨後就把兩人送到了家裏。

隨後他就直接朝著軍營開去,這個點,特戰小隊應該已經准備好了。

軍營裏面,兩排精神抖擻的士兵已經在等待淩冽的到來,淩冽也不參合,直接嚴肅喊了一聲:“殺!”

“殺!殺!殺!”三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從軍營裏傳了出來,猶如猛虎下山之前的咆哮,猶如雄鷹展翅時候的怒唳。

淩冽把拳頭舉過頭頂,然後迅速放開。

“咻咻咻。”特戰小隊的眾人立即消失在原地。

每一次特戰小隊出發,都引得其他兵營的士兵駐足觀看,在豫州,也只有那支隊伍出行的時候不需要列隊前行,僅僅是這一點,就足以讓其他士兵羨慕的牙癢癢。

景家高手聚集的地方距離這裏不遠,也不過是翻過兩座山的距離。

為了抓緊時間,特戰小隊沒有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他們直接朝著山林的方向沖去。

豫州城依山傍水,誰都不知道這座被封了幾十年的大山裏面到底有多少的野獸,但不管有多少,特戰小隊都不會有任何的畏懼。

三聲殺字還在樹林裏來回飄蕩,大熊,宋超輝和小霸王的身影就已經沖在了最前面。

藝高人膽大,武強不惜命,說的就是這幾個二愣子。

但淩冽最欣賞的就是這樣的二愣子,正是有他們的存在,特戰小隊出征才從來都是所向無敵。

雖然在山林陰暗的地方有一雙雙凶狠的眼睛看著這裏,但卻是沒有一只野獸敢跑出來。

萬物皆有靈,這些大型的食肉動物智商也都不低,特戰小隊剛開始入山的時候,不知道被這些野獸攻擊過多少次,特戰小隊也不斷有人受傷。

但隨著隊員對山林逐漸熟悉,再加上各個隊員都是突飛猛進,沒過多長時間,他們就開始把這些野獸當成猴子耍。

次數多了,這些野獸們也長了記性,在特戰小隊出行的時候,絕對不會主動出來打擾。

跟在小隊最後面的是淩冽和淩歡,兩個人的速度似乎是最慢,但絕對沒人懷疑這兩個人的實力。

這時候淩冽稍微放慢了腳步,只是為了給淩歡商量點事情。

“以後你們在豫州遇到的事情可能會越來越凶險,有沒有考慮過擴充小隊。”淩冽一邊在山上的各個岩石間跳躍,一邊看向淩歡。

淩歡的身形如鬼魅般在樹木間閃爍,雖然她接下來的動作不明顯,但淩冽注意到她確實是搖了搖頭。

翻過了第一座山頭之後,淩歡才終於說話:“我的小隊是一把飛刀,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如果我拿著一把一米長的大刀,你還讓我怎么飛?”

淩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在淩歡接管了特戰小隊之後,小隊的風格確實有了變化,而且整體實力也都提升了不少。

既然淩歡做的對,那淩冽就絕對不會強求什么。

但是東陽武士可能還在豫州城的周圍,對這座城市虎視眈眈,單靠一個特戰小隊是絕對不夠的。

常規的警察和軍隊又難以對付古武者,經過一番思索,淩冽又想起了另外一群人。

他摸了摸自己懷裏的令牌,臉上露出了笑臉,規范古武者的責任一直是由執法者來進行的,現在豫州周圍出現了這么多的東陽武士和景家的高手,淩冽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著急執法者。

特戰小隊在跨過兩座大山之後,直接在一棵參天大樹上集合。

目光所及之處,有一個很有中國風味道的院子,但淩冽距離這么遠就已經感覺得到,院子裏有一股非常濃鬱的地府氣息。

淩冽沒有猶豫,直接發起了進攻的命令,十幾個身影立即沖進了院子裏,淩冽的飛針如同雨落一般從天而降,淩歡的飛刀更像是長了眼睛,在院子裏飛來飛去。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