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小丫头 是想要了吗,再深点还不够快了到了小说

小丫头 是想要了吗,再深点还不够快了到了小说,這一番突襲下來,這些半死不活的景家高手已經被全部搞定,但淩冽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到景凡的身影。

院子的後面就是大山,如果景凡自己一個人沖到山裏去,那么憑借他那點羸弱的筋骨,最後只能成為山裏野獸的晚餐。

此時淩歡來到了淩冽的身邊,用眼神跟他示意了一下,裏面那間屋子還沒有人進去。

大熊和陸天明才說要往裏面沖,但淩冽立即做了一個住手的姿勢,兩人立即撤回。

淩歡有些不解地看向淩冽,想要問問發生了什么情況,淩冽卻是眉頭緊皺,自己一個人走了進去。

就在剛剛,淩冽腦袋裏的鎮魔圈有了一些反應,同時淩冽也感受到一股陰涼氣息,這氣息的出現絕對不是巧合。

靠近了大堂一些之後,淩冽一腳踹開了門,這才發現裏面坐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

淩冽往屋子裏的其他地方看了看,這才發現根本就沒有景凡的身影。

對於裏面坐著的一位老人,淩冽也沒有任何掉以輕心的意思,他從這老者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活人的氣息,但這老者的卻是一直在微微顫動著。

一把飛刀直接從淩冽的身後飛了過來,直接沖著老人的身體刺去,但快要接觸到老者身體的時候,飛刀卻是偏離開,只是插進了旁邊的牆上。

這飛刀不是用來殺人的,而是用來試探,看看這個老家夥到底是不是高手。

但從始至終,老者都好像沒有任何發覺一樣,只是閉著眼睛,身體微微顫抖著。

如果是個活人,淩冽十米外就能感受到他的生氣,如果他是個死人,又絕對不可能活動,就連淩冽一時都搞不懂到底是什么情況。

就在淩冽想要近一步接近的時候,這老者突然睜開了眼睛,眾人皆是一愣,沒想到真是一個活人。

老者轉臉朝著淩冽看去,雖然他的身體已經蒼老不堪,但是他的眼睛卻很有生氣。

“淩冽你終於來了。”這沙啞的聲音很很難讓人聽到她再說什么。

淩冽本想問些什么,但這老者卻是哈哈笑著說道:“很意外吧,我變成了現在這個鬼樣子。”

雖然這個沙啞的聲音很陌生,但他說話的語氣卻讓淩冽聽出了他是誰。

這頹廢和怨恨的聲音,必定是景鴻的堂弟,景凡。

“你也是地府的改造高手?”淩冽不敢相信地看著景凡,每一次看到他,他總是在褻玩女人,本來淩冽以為他是在女人的肚皮上把自己給累虛了,但沒想都到他的虛弱還另有原因。

看到淩冽嚴重的憐憫,景凡冷笑了一聲“收起你那該死的憐憫,只要能變得更強,什么方法不是方法?我現在不用付出一分努力就能提升自己的境界,成為一個絕世高手,這筆買賣怎么算都劃得來。”

淩冽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景凡,看那蒼老的皮膚和花白的頭發,很難想象他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

之前淩冽也遇到過不少地府的改造高手,但這些人都沒有出現這么嚴重的老化反應,景凡的改造肯定是哪裏出了問題。

仔細觀察了一會兒,感受著他的呼吸和動作,淩冽才終於有了點發現,這個家夥體內完全是亂糟糟一團。

“可惜了,你是一個失敗品,你身上的脈路根本就不完整。”看著景凡還在那裏發抖,淩冽毫不客氣地說道。

“失敗品?我為了得到家族眾人的認可,強行加大了對自己的改造力度,我就算是個失敗品,是個垃圾,也依然能把你們這些人碎屍萬段!”景凡的臉變得扭曲,聲音也更加沙啞。

隨著他的憤怒,淩冽的腦袋狠狠地疼了一下,鎮魔圈微微波動了兩下,這才抵禦下來這股真氣對大腦的傷害。

但這個時候淩冽再轉身看看特戰小隊的其他人,才發現他們的表情都很痛苦。

經過這一陣氣息,淩冽已經百分之百的確定,雖然現在的景凡人不人鬼不鬼完全是個怪物,但他的境界確確實實是半步武聖。

這可就麻煩了,就算是一個瘋了的半步武聖,那也不是特戰小隊所能應對的。

淩冽把自己的手背在了身後,手指做了一個手勢。

這個手勢只有站在淩冽身後的隊員們才能聽得到,隊員們一愣,雖然很不甘心,但他們知道這是淩冽在讓他們撤退。

剛才景凡只是發了發脾氣,就造成了這么大的威力,身經百戰的特戰小隊隊員們又怎么會不知道這其貌不揚的老家夥其實是個危險的高手。

在這種關鍵時刻,沒有人按照淩冽的命令行動,就連淩歡都猶豫了,如果現在撤退,那不就等於把淩冽一個人拋棄到這裏了。

這個時候,淩冽只是面帶微笑繼續對景凡說道:“如果我沒猜錯,你只要發力,就會變成現在的樣子,對嗎?”

這話明顯是在拖延時間,淩冽的雙手還背在身後,手上撤退的姿勢依然堅持著沒有放下。

這一次,景凡並沒有對淩冽再說什么,他慢慢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僅僅是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就讓他的筋骨在身體裏嘎吱作響。

但景凡根本就不在意,他全身上下只有一雙手看起來還不是那么蒼老,他用手輕輕拍了拍身邊的一張桌子,這桌子就立即騰飛起來,狠狠地朝著淩冽飛了過去。

淩冽立即以紮馬步的姿勢站立,放低了重心,想要以太極柔和之力抵禦這攻擊。

雖然只是一張桌子,但也是從一個半步武聖的手裏拍出來的桌子,淩冽不敢大意,如果自己躲開,那必定會擊中身後的隊員身上。

在特戰小隊裏淩冽的實力最強,如果他不接住這桌子,那身後無人能接。

這桌子絕對不會像看起來那么簡單,淩冽已經足夠小心翼翼,但是在他的雙手接觸到桌子的時候,還是沒有想到這木桌竟然瞬間散裂成了碎片。

木頭的殘片如同劍鋒一樣鋒利,桌子如同幻化成了無數把小劍,這些小劍全部朝著淩冽的身體刺了過去。

僅僅是一秒鍾的時間,淩冽就已經落得了一個遍體鱗傷的下場。一路走來,淩冽面對過的高手無數,見過各種神奇的功法,但像是景凡這樣的進攻手段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普通高手習慣把自己的進攻勢頭全部集中在一個點上,力求達到勢如破竹的效果,但景凡卻是反其道而行之,他竟然把自己的真氣化解開來。

承受了這一招大多數攻擊的淩冽狼狽的向後退了幾步,直接單膝跪地,大口喘著粗氣。

景凡可不會給他喘息的機會,只見景凡輕輕撫摸了一下手裏的茶杯,白色陶瓷茶杯立馬出現了黑色的詭異紋路。

淩冽能夠看到茶杯上面出現了一條條細小的紋路,剛才的那張桌子肯定也被他如此動過手腳。

雖然茶杯很但它的硬度卻是桌子的數倍,所以這茶杯扔過來,很有可能會把淩冽的頭給砸成篩子。

“淩冽,我付出這么大的代價進入半步武聖境界,可不是為了你,我是為了從景鴻的手裏接管家族,你只不過是我攀爬路上的一塊墊腳石而已,殺了你,我在景家的地位必定連升三級,所以,你也算是死得其所。”蒼老的聲音繼續響起,那黑色的詭異紋路也已經完全爬滿了茶杯。

“咻!”茶杯突然朝著淩冽飛了出去。

但這茶杯剛出手,就立即有一把飛刀飛了過來。

淩歡最終還是出手了,雖然說軍令如山,但和軍令相比,更重要的是淩冽的生命!

淩冽無奈搖頭,這可是半步武聖的攻擊,淩歡根本就沒有面對過半步武聖,她根本不知道半步武聖到底有多厲害。

果然,在流雲飛刀接觸到茶杯的那一刻,一向是所向披靡的飛刀,竟然硬生生被砸落在地。

景凡蒼老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雖然流雲飛刀的技巧強大,但是在絕對的力量壓制面前,所有的技巧全部都是浮雲。

茶杯立即沿著那些詭異的紋路分裂開來,分散成一個個小小的陶瓷碎片,每一塊碎片上,還都附帶了一些黑色的紋路。

這些碎片比子彈的威力更強,面對這么大范圍的碎片攻擊,淩歡的飛刀已經不再受用。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把鐵管橫掃了出去,那黑色的手套更是直接抓向了幾個碎片。

這手套乃是武器中的精品,柔韌度超強,但在這碎片面前還是不堪一擊。

不少陶瓷碎片紮進了陸天明的手裏和身體裏,但陸天明卻是大笑起來,活像一個受虐狂。

和陸天明並肩沖上來的還有大熊和宋超輝,他們也竭盡所能阻擋著碎片,最後的結果也和陸天明額相差不多,都是碎片入體,渾身流血。

三個人還是無法阻擋所有的碎片,好在更多的小隊隊員跟著沖了上來,他們用自己的武器和身體同時對抗這滿天飛語的陶瓷碎片。

一波碎片竟是被人牆硬生生地擋住,有的碎片在穿過第一個人的身體後並沒有停歇,繼續向後射去,但第二個人的身軀又立馬填充過來,第二個過後還有第三個,最終這碎片停在了隊員們的血肉裏,沒能接近淩冽。

“還真是一群不怕死的人啊,但是通常不怕死的人,都得死。”景凡看著前赴後繼的特戰隊隊員,嘴角的戲謔越發明顯。

這一招雖然沒有要了淩冽的性命,但僅僅是一招,就讓這么多的特戰隊隊員受了重傷,這比買賣怎么算都不虧。

隨後景凡就從椅子的後方拿出了一把黑色的劍,那劍通體發亮,但看起來總讓人覺得有幾分眼熟。

剛才那碎片中的黑色紋路明顯有獨特的作用,這會兒就連陸天明和宋超輝都難以站穩。

現在對於拿著那把恐怖黑劍的半步武聖來說,他們沒有半點反抗的機會。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但特戰小隊的隊員沒有一人屈服,雖然身體已經難以控制,但是他們的眼神依然堅定,特戰小隊的所有人再次組成了一面人牆,准備保護淩冽到最後。

此時,他們的身後突然傳出一聲斬釘截鐵的命令:“撤退,馬上。”

但特戰小隊的隊員們卻是無動於衷,越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們越是不能放棄淩冽。

“要死一起死!”宋超輝憤怒說道。

“師父,能和你一起死是我的榮幸!”陸天明笑出了聲。

“你可別忘了,我們的隊長是淩歡!”大熊則是真的如一頭熊一樣,大喊了一聲。

“所有隊員,立即撤退。”命令聲音再次響起,但這一次不是淩冽說的,而是淩歡說的。

眾人都驚呆了,也是十分不解,雖然淩歡是個女人,而且年紀還不如他們這些老油條大,但不管是能力和擔當,淩歡絕對都不輸給他們。

要說淩歡在這個時候害怕了,隊員們打死都不信。

大熊和陸天明幾個人這才向後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時候淩冽竟然已經站起來了,而且除了衣服上的血漬之外,傷口早已經看不到,在淩冽的周身更是有狂風吹起,讓他看起來如同一位神靈般威嚴。

隊員們這才明白了淩歡的意義,他們的作用已經發揮完了,如果繼續留在這裏,不但幫不上淩冽的忙,反而會拖後腿。

“執行命令。”淩歡嚴肅說道,隊員們不再猶豫,趕緊相互參扶著向門外走去。

不過這時候蒼老的不成人樣的景凡卻是笑著說道:“來都來了,還跑什么呀。”

說罷,他就揮動著那把長長的光亮黑劍,朝著眾人的方向砍了過去。

一股黑色的氣息從黑劍裏你釋放出來,黑色氣息形成了劍氣,朝著門口方向沖去。

眼看著特戰小隊的隊員將會全部變成劍下冤魂,淩冽拿過了手中的拐杖,狠狠地朝著地板上一砸,地板寸寸碎裂開來,一陣狂暴的氣息把這地板全部掀起,硬生生扛住了那些進犯的黑色氣息。

淩冽為特戰小隊的撤離爭取了五秒鍾的時間,五秒鍾足夠了,特戰小隊的聲音已經從這院子裏消失。

現在不管是院子裏還是大堂,只剩下了淩冽這個活人,還有對面那個半死不活的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