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人家想要嘛 给人家好不好,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人家想要嘛 给人家好不好,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怎么可能?這屁大點功夫你你竟然突破了!”看著淩冽已經痊愈的身體和他的氣息,景凡驚恐地說道。

雖然現在的景凡是半步武聖的實力,但這境界是他以損毀自己的身體換來的,就算他是駱駝,那也是瘦死的駱駝。

欺壓一下境界比自己低的人還可以,如果真的面對一位半步武聖,景凡知道自己沒有半點勝算。

不過片刻之後,景凡的嘴角就露出了微笑:“切,你倒是真的把我給嚇了一跳,原來只是個偽境。”

當武王境界的高手實力強到一定實力之後,即使沒有突破到半步武聖境界,但是在氣息上面也多少會有點相似,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被人稱之為偽境。

能夠進入半步武聖偽境,就說明淩冽面對武王高手的時候已然沒有壓力,但是面對半步武聖,還是逃不過被壓著打的宿命。

突破和不突破,看似只差了一步,但這卻是本質的區別,一位半步武聖偽境的高手,永遠不能像真正的半步武聖一樣踏空而行,更不能領略那些另一番天地裏的功法和秘籍。

自從上次在教堂裏承受了醉仙女的血脈反饋之後,淩冽的血脈得到了一次大跨步的發展。

血脈是一個人身體和境界的根本,現在淩冽的血脈之力已經完全能夠承受他進入半步武聖境界,只不過淩冽還沒有等到那個契機。

即使沒有突破,淩冽的能力還是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面對此時的淩冽,雖然景凡嘴裏說著不在意,但他的抓著黑劍的手顫抖的幅度更大了一些。

剛才特戰隊的拼命,給淩冽贏取了足夠的時間恢複,現在景凡必須拿出來更強的實力才能確保殺掉淩冽。

景凡兩只手都握住了那把黑劍,黑劍的氣息開始不斷攀升。

也許是為了給自己打氣,或者是拖延足夠的時間,景凡看著自己手中的劍,滿臉驕傲的說道:“看到了嗎,我手裏的這把劍,可是當年魔主手中的隨身武器,地府的人為了拉攏我們景家,可是給我們送了不少的好東西,這把劍”

還沒等景凡說完,淩冽就揮動著拐杖朝著前面沖了過去。

“找死,還敢主動進攻!”景凡憤怒罵了一聲,這才揮舞著還沒准備好的黑劍砍了過去。

雖然他的臉龐老的讓人覺得可怕,但是他手上的力量卻絲毫不減,雖然只用了六七層的力氣,但足以把淩冽給一劍擊飛。

淩冽後退十幾步,最終穩住了身形,他手中的拐杖已經在剛才的對撞中爆裂開來,現在已經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看著淩冽手中那把稍微帶著點光澤,又黑又長的劍的時候,景凡愣住了。

他用那無比沙啞的聲音說道:“可笑之人,境界是假的,連手中的武器也是假的,你這輩子怕是也只能用這冒牌貨了。”

淩冽笑而不語,既然殺劍已經被解放,那反而讓他更能放開,他二話不說就拿著殺劍再次沖了上去。

景凡最陰險的手段是被黑色紋路加持的碎裂物體,僅僅是一個小小的茶杯都能被他用的比槍林彈雨還危險。

但他兩次的使用,讓淩冽看出了破綻,用這招式之前必須要有時間去准備,只要糾纏住他,不給他用那一招的機會,淩冽就有勝利的希望。

淩冽手握殺劍沖了過來,景凡不耐煩地說道:“以次充好,我這就讓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殺劍!”

說罷,景凡便猛然發力,他的氣息立即充滿了整個黑劍,兩把劍最終狠狠地對撞在了一起。

殺劍永遠不可能會出現火花,它的聲音永遠是沉悶的。

殺劍之間沒分出來一個高低,但淩冽卻是連連後退,比起來真氣的雄厚,偽境永遠沒辦法好真正半步武聖相比。

讓淩冽沒想到的是,硬碰硬的情況下,自己竟然還是沒占到便宜。

此時景凡卻是皺起了眉頭,他看了看自己手裏的黑劍,又看了看淩冽手裏的那把劍,心裏似乎有了點底。

雖然說兩半劍在交鋒的時候不分伯仲,但這次交鋒是在境界壓制的前提下進行的。

景凡的實力強過淩冽,而被景凡家吃過的黑劍卻無法壓制淩冽手中的那把劍,這也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景凡的劍比不上淩冽的劍。

殺劍作為魔主曾經用過的武器,整個世界只有一把,既然自己手裏黑劍比不得淩冽手裏的那把,那也就說明,淩冽手中拿著的,才是真正的黑劍。

景凡看著手裏的黑劍,眼神複雜,原本以為是地府看重自己,才把這殺劍送給了自己,但是到了現在才發現,讓自己興奮了這么長時間的驕傲,根本就是個笑話。

不過面色陰沉的他立即就露出了笑臉:“好吧,我承認你的那把才是真的殺劍,但是你休想得意,那把殺劍,最終也只能落在我的手裏!”

淩冽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像是看傻逼一樣看著面前不遠處的景凡,自己從始至終都沒有得意過,那只不過是這家夥的妄想而已。

在景凡抽風的這段時間裏,淩冽緊緊地握住殺劍,他現在要做一個大膽的嘗試。

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的聲音突然在淩冽的腦海裏響起。

“你可要想清楚了,冷夜劍是鈍器,所以我才教你冷夜斬的招式,那種瘋狂進攻,就算達不到敵人,起碼也不會傷到自己,但冷夜劍可不行,它可是排名前十的利器。”醉仙女這是在提醒淩冽。

淩冽心裏明白,如果揮劍不當,很可能會弄巧成拙,沒砍到敵人先砍了自己。

之所以每一把名劍都有自己的用劍技巧和秘籍,就是為了把劍的能力發揮到極致。

淩冽只是暫時保管這冷夜劍,根本就不知道與之匹配的用劍方法,他能想到的,也只有蠻橫到極致的冷夜斬。

雖然有醉仙女的警告,但淩冽還是直接躍起,揮動著殺劍狠狠地砍了過去。

冷夜劍本身可攻可守,這才讓持有者可以放心攻擊,但殺劍不同,殺劍只攻不守。

看到淩冽襲來,景凡眯縫著眼睛,似乎已經看出了淩冽招式裏的諸多破綻。這是一場豪賭,面對淩冽的瘋狂進攻,如果景凡選擇攻擊淩冽的破綻,那淩冽必死,景凡則有可能重傷,也有死的可能。

但若是選擇防守,一定可以擋住淩冽的進攻。

最後景凡選擇了把手裏的黑劍橫起,自身的真氣也在瞬間收斂,他還是選擇了防守。

面對一位半步武聖的全力防守,淩冽雖然已經進入了偽境,但還是沒有一點辦法。

第一次進攻沒對景凡造成任何的傷害,就在景凡想要把黑劍放下的時候,一道磅礴的黑色氣息再次襲來。

竟然還是淩冽,這一次淩冽的氣勢甚至比剛才還要凶猛一些。

景凡還是選擇了防守,本以為淩冽兩次進攻無果就要換一種方法,但誰知道第二次進攻剛結束,第三次進攻就立馬到來。

第四次,第五次

淩冽好像是一個不知道疲倦的瘋子,對著景凡不斷進攻。

面對一位貨真價實的半步武聖,淩冽實在想不出什么好辦法,與其被人壓著完虐,不如瘋狂起來主動進攻。

如果此時他手裏拿著的是冷夜劍,那么憑借冷夜劍的進攻能力,根本就無法對一位半步武聖產生威脅。

唯有殺劍,才能產生如此強大的市場。

雖然無間隙的進攻並沒有對景凡造成什么實質的影響,但淩冽還是不會放棄,不管自己的進攻對這家夥有沒有效,這都是淩冽唯一能采用的方法。

對淩冽來說,唯一的方法,永遠都是最好的方法。

不過景凡注定不會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在擋住淩冽進攻的時候,他的臉色越發陰沉,看的出來他已經逐漸失去了耐心。

只要景凡咬牙和淩冽對攻一次,那么淩冽的生命立即就會被終結,景凡需要付出的只不過是很小的和淩冽同歸於盡的概率。

這個想法也曾在景凡的腦海裏出現,但很快就被他抹除,他是半步武聖,淩冽只不過是一個卑賤的偽境。

境界之隔,代表的不僅僅是實力的差距,更是地位的差距。

半步武聖境界別說是在景家了,就算是在聶家,那也絕對是被重視的存在。

如果剛開始就把兩人手中的武器做一個交換,那淩冽根本就撐不過三個回合,之所以能堅持到一百次進攻之後,淩冽完全是沾了殺劍的光。

在淩冽第一百零一次進攻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景凡手中的那把武器松動了一下。

淩冽駭然,他仔細看了一眼,那黑劍上面已經爬滿了裂縫,這裂縫和茶杯碎裂的樣子完全吻合。

只要淩冽再進攻過去,那么黑劍必定會化成萬千碎片,全部刺進他的身體。

似乎是注意到了淩冽臉上的驚駭,景凡這才哈哈笑了起來:“雖然說我這是贗品,但也著實不賴,想把它碎片化還真不容易,多虧你這么多次的大力攻擊,也算是把這殺劍,哦不,黑劍的核心全破壞掉了,現在有種再沖過來一次。”

淩冽穩住了身形,他剛才就注意到,自己進攻的時候,景凡故意用黑劍的不同部位來接受攻擊,這樣做為的就是借用自己的力量。

現在攻擊過去,肯定是凶險萬分,但就算是逃跑,自己真的能從這家夥的手中逃出去?

就在淩冽想要求助醉大姐的時候,醉仙女卻是先行說道:“不要說話,你聽。”

現在淩冽的小命都不保了,那還有心情去聽什么聲音,不過一聲鳥鳴從大堂外傳來,卻是讓淩冽為之一振。

這裏處在山的邊緣地帶,有各種鳥叫都不會奇怪,但對於剛才的叫聲,淩冽卻能百分百的肯定,那是飯飯的聲音。

飯飯來了,也就說明自己的救兵來了。

現在淩冽的選擇突然多了起來,也許等待救兵進來一起進攻是最好的選擇,但淩冽並不打算這么做。

剛才景凡只是用一個小杯子,就傷了特戰小隊一個隊伍的人,如果這把劍化成了碎片,那到底會產生多大的威力,誰都無法預測。

淩冽毫不猶豫沖上前去,再次舉起了殺劍斬了過去。

看到淩冽接近,景凡臉上的微笑越發明顯:“你倒是個明白人,知道逃跑也是死路一條,那就來吧淩冽,沖入死神的懷抱。”

淩冽劍至,狠狠地和那把滿是裂紋的黑劍撞擊在了一起,一瞬間,黑劍直接化成了無數的小尖鋒,朝著淩冽急速刺去。

感受到危險,淩冽身形急速爆退。

“愚蠢,現在還想跑!”景凡嘲笑著說道。

無數密集的小劍鋒朝著淩冽刺去,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只七彩鳥兒如流星一般沖了進來,直接展開翅膀向著黑劍碎片沖去。

人體的胸膛尚不能承受的起這碎片,一只鳥兒哪裏能承受的住。

但讓人詫異的是,當小劍鋒刺到這只七彩鳥身上的時候,放佛牙簽刺在鐵皮上一樣,竟然紛紛脫落。

“神獸!”景凡忍不住驚呼,他很清楚自己的碎片攻擊有多強大,僅憑一只鳥就能抵禦住自己的碎片,那也只有神獸這一種可能了。

但看著鳥兒的大景凡又笑了笑,這明顯是一只沒有成型的神獸。

而且飯飯的身形有限,只能擋住一部分的碎片,剩下的碎片還是盡數刺透了淩冽的身體。

雖然這些數量的碎片已經不致命,但也足以讓淩冽重傷。

淩冽的四肢都被碎片刺中,想要重新恢複戰鬥力,起碼要有幾分鍾的時間。

幾分鍾的時間對於一個半步武聖來說,已經足夠寬裕了,憑借飯飯一只沒有成型的神獸,根本就沒有辦法和一位半步武聖抗衡。

殺劍也從淩冽的手中飛出,直接插在了大堂的門框上。

“淩冽啊淩冽,掙紮這么久到底是為了什么,現在還不是要把這殺劍送給我。”景凡笑著向殺劍的方向走去。

但是,此時卻有一個窈窕身影出現在門口,她輕輕拔起殺劍,放佛捏起了一根繡花針一般。

殺劍曾作為魔主的隨身武器,其中的戾氣不是每個人都能駕馭的,但是眼前這女孩拿著殺劍,臉上根本沒有半點負擔。

淩冽忍著劇痛,在地上翻過身來,咧著嘴笑道:“話說的不要太早,她才是這把劍的主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