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快要到了再快一点,慢一点太快了我还要

我快要到了再快一点,慢一点太快了我还要“殺劍的主人?不可能,這可是魔主的劍,自從魔主死了之後,它絕對不可能再去認第二個主人!”景凡滿臉不可置信地說著。

此時他的雙手顫抖的越發厲害,看來剛才和淩冽的戰鬥並不像看起來那么隨意,他必定也消耗了不少的真氣。

景凡的半步武聖境界本來就是靠地府的改造程序改造出來的,雖然有半步武聖的氣息,卻沒有一個正常半步武聖應該擁有的底蘊。

他的嘴裏還在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但葉依晨並沒有急著和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說話,他感受著殺劍的氣息,有些幽怨地對淩冽說道:“哼,都是騙人的,你說要幫我淨化劍的戾氣,但裏面的戾氣並沒有減少多少。”

殺劍戾氣有幾許,葉依晨在接觸到劍柄的那一刻,就已經一清二楚。

淩冽本來還在抓緊時間療傷,聽到葉依晨的抱怨,也有些心虛的解釋道:“本來是淨化的差不多了都,這不是剛剛又殺了不少高手嘛”

“我才懶得聽你狡辯呢,我看你就是想騙我的殺劍用。”葉依晨用左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劍身。

淩冽知道這現在自己解釋也解釋不清楚,幹脆就不說話了,閉上眼睛,專心調整真氣,好讓身體恢複的更快一些。

“你到底是誰,憑什么可以驅使這把殺劍!”景凡皺著眉頭問道,他已經是半步武聖的強者,對一些事情一眼就看的命吧,殺劍在這姑娘手裏的時候,感覺立馬就不一樣了。

“呵呵,你剛才的話有兩點我要給你糾正,第一,我現在就是殺劍的主人,第二,我師父沒有死,像你這種好死不死的人,才最應該去死!”

聽到葉依晨的話,他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他所有的疑惑也在這一刻得到了解釋,葉依晨之所以能拿得起來殺劍,還能讓殺劍認主,全是因為她是魔主的徒弟。

“魔主竟然還有個徒弟,徒弟又能怎樣,你現在來這裏也不過是送死,如果我拿了你們兩個的人頭,那地為可就不是連升三級那么簡單了,說不定我還能直接去地府當一個長老!”景凡咧嘴笑了起來。

只不過他的樣子本就很嚇人,在笑的時候,眼窩似乎又往下陷了一些。

與此同時淩冽注意到,就連景凡的手也立馬爬滿了皺紋,他的老化又近一步加強了不少。

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老化的越厲害,實力也就越高,想必現在的景凡實力又上升了一步。

但是更加蒼老的身軀只能讓他的速度變得更加緩慢。

“小心!”淩冽皺著眉頭提醒道,現在他自己的身體恢複還依然需要時間,這段時間裏,只能靠葉依晨一個人去戰鬥。

但葉依晨卻是笑著說道:“這些話,你應該對他說才是。”

說罷,葉依晨就用雙手攥著劍柄,原本沉默的殺劍突然爆發起來,大量的黑色氣息在一瞬間被釋放出來,這氣息像是野獸一般,在葉依晨的周圍張牙舞爪。

這就是殺劍的力量,還沒開始進攻,就已經讓人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現在景凡手裏已經沒有了武器,他那把冒牌殺劍已經被自己給毀成了碎片。

但是境界的壓制永遠是最直接的,一花一草一木,在景凡的手裏都有可能成為致命的武器。

沒等景凡出手,葉依晨就直接朝著他沖了過去。

看著葉依晨飄起的衣袂,淩冽似乎又看到了以前的葉依晨,那個幹淨,果決的女中豪傑。

殺劍的戾氣鋪天蓋地的卷了過去,宛如一股浪潮向著景凡撲打了過去。

淩冽閉上了眼睛,此時他的內心無比震撼,沒想到葉依晨的能力已經強到了這種地步。

剛才自己揮出了百劍,沒有一劍能和殺劍現在的氣勢相比,這種淩厲的氣勢,才是真正適合殺劍的進攻方法。

殺劍的氣勢雖然勢不可擋,但是當這些暴戾氣息接近景凡的時候,卻是被突然凝滯。

此時在景凡蒼老的身體上,黑色的紋路順著皺紋已經爬滿了他的身體。

“沒想到為了對付你們兩個,我竟然需要這么大的代價,現在我已經老成了這個樣子,這身體不如就送給你們了。”

景凡的嘴角帶著邪笑,他身上的黑色紋路慢慢開裂,無數的小傷口開始在他的身體上出現,鮮血慢慢的流出。

現在的景凡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個人了,他更像是一個魔鬼。

葉依晨的身影瞬間來到景凡身邊,長長的殺劍更是刺透了景凡的心髒。

殺劍穿透心髒,沒人躲得過這致命一擊,殺劍開始瞬間吸收景凡的生命力。

但此時最駭人的不是殺劍的威力,而是景凡的雙手迅速抓住了葉依晨的手臂,他身上那些黑色的紋路和血氣更像是發現了食物的掠食者一樣,瘋狂地朝著葉依晨沖去。

現在葉依晨才反應過來,景凡是故意露出了破綻,好讓自己靠近他。

葉依晨不知道這些額黑色的紋路和令人作嘔的血氣到底有什么作用,但她有一種直覺,自己一旦被這種東西給糾纏上,必定會失去性命。

就算心裏明白,現在她也沒有逃跑的時間了。

突然一道綠光閃過,這綠光及其強盛,葉依晨不得不閉上了眼睛。

只聽一聲沉悶的聲音,綠光隨即消失,當她再睜開眼睛,淩冽已經站在了他的身旁。

而人不人鬼不鬼的景凡,則是被轟成了一灘血肉,殺劍樹立在這血肉中間,吸收著其中的戾氣和能量。

淩冽呼出了一大口濁氣,身體各處也立即傳來了劇烈的疼痛,他的傷口並沒有愈合,在這強行沖擊之下,傷口又再度崩潰,但這點代價和救了葉依晨的命相比,簡直是微不足道。

葉依晨笑著看向淩冽,剛想說話,卻是猛然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淩冽見狀不妙,趕緊走過來拉開他的袖子,這才驚訝發現,葉依晨的手臂上已經沾染上了黑色紋路。淩冽趕緊拿出銀針數枚插在黑色紋路的周圍,紋路的擴散速度似乎是慢了一些,但並沒有停止。

這種紋路乃是出自半步武聖之手,更多涉及的是功法發面,就算淩冽是神醫,一時間也想不到什么好的辦法。

只要能找到一位半步武聖的高手,說不定能解決掉這黑東西,但豫州哪裏有這樣的高手呢,就算真的找到,那時間上也已經來不及了。

葉依晨看著黑色的紋路還在蔓延,眼神倒是釋然了一些,她微笑著說道:“我用殺劍殺了地府這么多人,現在也總該受到點報應,現在就算死了,那也是值得的。”

“呸!有我醫王在這,你休想死了!”淩冽斷然說道。

看他著急的樣子,葉依晨也只是笑而不語,其實她和淩冽都明白,這病,不好治。

淩冽走來走去,急的一個勁亂轉,不過很快他就笑著停了下來,此時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把殺劍上面。

殺劍已經吸收完了景凡的氣息。

淩冽走上前去把殺劍拔起,但他立即就感覺到渾身像是針紮一樣難受。

這殺劍剛剛吸收了一個半步武聖的暴戾氣息,這絕對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現在殺劍裏的暴戾氣息已經非常可怕,僅僅是拿在手上,就已經讓淩冽一個偽境的人吃不消。

淩冽只好又把殺劍插在了地上,他摸了摸額頭的豆大汗珠說道:“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用殺劍去刺傷你的手臂!“

聽到這話,葉依晨卻是皺起了眉頭,如果是殺劍裏的暴戾氣息沒有那么重,她確實可以操控殺劍,通過刺傷自己來吸收掉手臂上的黑色紋路,但是現在那氣息已經超過了她的控制能力,如果再強行吸收,只會讓那些氣息迅速攻占自己的身體。

到時候的場面必定是一發不可收拾。

淩冽再次把手向著殺劍的方向伸去你,如果不把殺劍裏的暴戾氣息淨化掉,那等待葉依晨的只能是死亡。

但如果淩冽現在強行去淨化吸收一個半步武聖的氣息,面對的危險絕對不比現在的葉依晨輕松。

最有可能的結局,就是淩冽會被這氣息反噬。

淩冽忍著劇痛把殺劍拿起,然後放在了葉依晨的面前,微笑說道:“待會兒我會幫你吸收掉一部分戾氣,如果我被反噬,你就拿這把劍直接殺掉我。”

他這話剛說完,葉依晨就直接伸手去搶殺劍,但淩冽早有准備,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

“聽著依晨,這是救你的唯一辦法,我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就這么死去!”淩冽沉聲說道。

葉依晨的雙眼通紅,她也哽咽說道:“你難道只為自己著想嗎,你就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嗎?我不需要你幫!”

就在兩人爭執不下的時候,一聲鳥鳴在他們的頭上響起,飯飯從上空慢慢落了下來,他的一只爪定在了劍柄上,另一只爪則是藏在了羽毛裏。

隨即,黑色的氣息以肉眼可見的趨勢朝著飯飯快速湧去,飯飯閉上了眼睛,似乎還有點享受的樣子。

“飯飯”葉依晨有些不敢相信地喊了一聲,但飯飯根本就沒有搭理。

淩冽這才想起來,飯飯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血脈,這氣息雖然比不上血脈,但也總有些相似之處。

對於飯飯來說,也許這半步武聖氣息只是一道難吃的菜,但並不是不能吃。

“我怎么把你給忘了,哈哈,今天你是老大!”淩冽忍不住笑了起來,葉依晨看著他,也是破涕而笑。

現在再想想剛才兩個人生離死別的樣子,著實是有點尷尬。

暴戾氣息越來越瘋狂的湧向了飯飯,而飯飯的七彩羽毛也變得越來越光亮。

要說血脈之力,一個人的血脈之力就算再強,也難比得上一只神獸。

淩冽本以為自己的混沌之力就已經夠牛逼了,但是在飯飯的轉化能力之前,那也不過是小巫見大巫。

飯飯為了更充盈的吸收暴戾氣息,忍不住伸展了一下翅膀,但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發現了異常。

飯飯的翅膀下面有一道血痕,那裏的軟羽已經被浸染成了紅色。

稍微一尋思,淩冽就立即想起來了,剛才飯飯為了自己擋住了不少黑劍的碎片。

看那時候的樣子,飯飯的七彩羽毛可比鋼鐵堅硬多了,但沒想到這小家夥也有弱點。

翅膀下的羽毛並不堅硬,被刺中的話它也會受傷。

淩冽有些心疼,他想為飯飯處理一下傷口,但這個時候又不方便打擾。

直到磅礴的氣息慢慢停了下來,飯飯才心滿意足的抖了抖翅膀。

淩冽的眼睛依然盯著飯飯左邊的翅膀,所以他能明確看出來,飯飯左邊的翅膀很不自然。

他把飯飯捧了起來,雖然飯飯的羽毛可以擋得住鋼鐵,但放在人的手裏,卻又讓人感覺到有些柔軟。

淩冽無心研究他的羽毛,而是直接把飯飯的翅膀抬了起來,下面的傷口也出現在淩冽的面前。

那是一個小小的碎片,好像卡在了皮肉裏沒辦法出來,所以飯飯的翅膀一直都沒有痊愈。

淩冽拿出了一根銀針,把那碎片挑了出來,碎片飛向空中的時候,淩冽一把抓住。

沒有了黑色碎片的汙染,飯飯的血脈立即發揮了作用,傷口很快吻合。

但淩冽卻是把那碎片拍在了殺劍的劍柄上。

這一下拍的很重,重到淩冽手都要腫了,但看到碎片鑲嵌了進去,淩冽也松了口氣。

他把殺劍遞給了葉依晨。

當葉依晨再次拿起那把殺劍的時候,她緊鎖的眉頭立即舒展開來。

雖然她現在是殺劍的主人,但是每次拿起殺劍戰鬥,殺劍的暴戾氣息都多多少少會對她產生一些反噬。

女孩子的身體本來就比男人柔弱,強行承擔這種反噬並不是容易的事。

但是現在,那種感覺已經基本上完全消失,雖然現在葉依晨的手上還有些刺痛的感覺,但這點影響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手雖痛,但葉依晨還是忍不住內心的歡愉,趕緊拿著殺劍沖到了一片寬闊的地方,輕輕舞動起來。

此時再看他的身影,簡直是身輕如燕,落落大方,淩厲氣息中還微帶著女性的柔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