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们已经分手了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这个样子对我

我们已经分手了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这个样子对我,一套完整的劍法舞了下來,葉依晨的頭上布滿了晶瑩汗珠,她笑著跑到淩冽的身邊,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那個,還是要謝謝你啊,之前還說你想騙我的殺劍用呢,那都是我開玩笑的,你可不要當真。”看得出葉依晨確實很開心。

淩冽本就不是小氣的人,這時候他看了看殺劍說道:“廢話就別說了,你可得記清楚了,殺劍的威力就在於他的暴戾氣息,現在朱雀血能暫時淨化這暴戾氣息,但與此同時也相當於削弱了殺劍的威力,至於威力降了幾成,還得靠你自己感受。”

“三成。”葉依晨直接回答道,她和殺劍的默契早已到了一個別人無法理解的地步。

“哪還挺多的,不過你也別擔心,什么時候你強大到可以完全這把殺劍,你再找我把那限制去除掉就可以了。”看著那把不再具有金屬光澤的黑色殺劍,淩冽的眼神還真有點複雜。

用殺劍的砍人確實是爽,但萬事萬物都有一個相互制衡的過程,如果只是沉迷砍殺之中,那淩冽還當什么醫師。

”怎么,你還想用用我的劍啊。”葉依晨把殺劍在淩冽面前晃了晃。

淩冽往後退了退,笑著說道:“果然還是不合適啊,我的目的是成為最強醫師,殺心太重會影響我的醫心。”

葉依晨點了點頭,只是扭頭看向了西方的血紅落日。

看她眼睛裏的神情,淩冽笑著問道:“怎么,這就要離開豫州了嗎?”

正如淩冽想成為最強醫王一樣,葉依晨要去尋找的是他的師父,目標在心裏放久了,就會慢慢的成為一種信仰,不達到目標,誓死不休。

從葉依晨來到豫州開始,淩冽就知道她必定會離開,雖然淩冽不希望她走,但這一天總會到來。

“不,暫時不走,我來豫州的目的還沒有完成。”葉依晨突然笑著說道。

這個答案無疑是給淩冽了一個驚喜,兩人在血紅的夕陽下,四目相對,雖然都是笑眼盈盈,但目光中又有一種不無法描述的情感。

淩冽伸出了一只手,輕輕撫摸著葉依晨的臉蛋,葉依晨並沒有拒絕,只是閉上眼睛,感受著這一抹來之不易的溫存。

想到葉依晨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尋找魔主,並不斷的追殺地府的人,淩冽就說道:”無天,鬼哭,九尾,這三個名字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

“恩恩,師父以前經常提起他們,據說這三個人是師父最得力的助手。”

淩冽點了點頭,他的腦海裏又想起了三個人誇張的裝扮,已經和自己在一起的種種。

“現在他們三個人也算是我的手下,而且現在也在尋找魔主,如果你遇到了他們,提上我的名字,他們肯定會幫你。”淩冽得意說道。

能夠把這三個人納入麾下,一直是淩冽的驕傲之一,只可惜魔主先行一步成了他們的頭領,這么重情義的三個人絕對不會放任魔主的安全不顧。

也正是因為他們的情義之重,淩冽才詳相信這三個人也永遠不會忘了自己。

葉依晨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淩冽,還沒等他說話,淩冽就繼續說道:“可不僅僅是這三個人,哪天你遇到了樂神,也一定要幫我向她問個好,當然還有她的徒弟。”

無天,鬼哭,九尾,樂神,一個個當年魔門鼎鼎大名的人物,現在卻是被淩冽如數家珍一般全部搬了出來,聽得葉依晨也是目瞪口呆。

“你來到豫州,恐怕也是抽空看看我吧,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淩冽沿著馬路走去,葉依晨則是和他並肩而行。

“為了殺一個地府的高手。”葉依晨說道,地府的高手有很多,他以為淩冽不會在意那個地府高手的名字。

畢竟地府的高手這么多,被自己殺掉哪一個都差不多。

但淩冽卻是皺著眉頭問道:“你要殺的是誰?”

在葉依晨回答之前,淩冽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在豫州流竄的東陽高手和景家的高手倒是不少,他們似乎和地府都有些合作關系,但嚴格意義上來講,這兩股勢力都不屬於地府的人。

真正呆在豫州的地府高手,淩冽只知道一個,那就是阿蝶。

淩冽心裏想著哪有那么巧的事情,這裏肯定還潛伏著地府的其他高手。

“血紅花。”當這三個字從葉依晨嘴裏說出來的時候,淩冽一個踉蹌差點摔了個狗吃屎。

果然,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額,血紅花我倒是遇到過,上次相遇她已經受了重傷,說不定現在已經撤出去了吧。”淩冽訕訕說道。

但葉依晨卻是一邊走一邊說道:“不可能,地府執行任務從來都是不死不休,絕對不會因為受傷撤退,她肯定還在豫州。”

看到葉依晨斬釘截鐵的樣子,淩冽覺得自己的頭都要大了,她追殺誰不好,非得把血紅花定做目標。

淩冽一時間陷入了沉默,他得好好打量打量怎么能讓葉依晨換一個目標。

不過這也給葉依晨思考的時間,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樣,直接停下腳步,緊緊地看著淩冽。

“怎么”淩冽被他看的有點不自在,也停下來問道。

“地府的人做事從來都很陰險,不找到目標絕對不會現身,她在你面前現身,就說明她的目標是你!”此時葉依晨的眼神很複雜,有限擔憂,但更多的是果決。

雖然這姑娘想的一點都沒錯,阿蝶確實是為了殺自己而來,但淩冽絕對不能看著自己在乎的兩個女人拼命。

他趕緊解釋:“不不不,其實這裏面的事情很複雜,血紅花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過還沒等淩冽說完,葉依晨卻是直接說道:“師父教過我一個很重要的道理,那就是絕對不能對敵人手軟,殺地府的人,我從來不會猶豫。”

“可是血紅花不一樣”淩冽想要繼續解釋,但葉依晨已經不給他這個機會,她已經快速離開。

夜色慢慢降臨,淩冽還聽到樂了葉依晨夜風中的聲音:“我可不是為了你,我只是為了完成自己的目標。”

淩冽苦笑,這次真的要麻煩了。葉依晨離開沒多久,突然有一聲虎嘯從山林的方向傳來。

淩冽一愣,在豫州旁邊的這幾座山雖然是保護區,其中有不少野豬毒蛇等野獸,但老虎這種東西真的不應該出現在這裏。

不過這聲虎嘯卻絕對不會假,唯一的可能,這老虎是從山脈那邊過來的。

保護區和豫山山脈只有極少的地方交彙,大型野獸跑過來的概率並不大,但現在看來,它還是過來了。

淩冽身形一動,迅速朝著呼嘯傳出的方向趕去。

按照大熊陸天明他們的脾氣,就算是受了傷,也肯定會偷懶選擇近路。

所以這聲霸氣的呼嘯很可能是老虎發動進攻的信號,能讓老虎憤怒至此的人,大概也只有人了。

最近幾年來,能出現在這幾座山裏的人只有兩種,第一種是不知道愛惜生命的偷獵者,第二種是特戰小隊的這些瘋子。

淩冽加快了腳步,已經恢複了的飯飯則是跟在了她的身後。

山林裏的鳥兒受到了極大的威脅一般,四散飛離。

看這架勢,那絕對是一個難纏的家夥。

“來啊,來咬我啊!你霸王爺爺就在這裏等著你。”遠遠的,淩冽就聽到陸天明的吼聲。

現在陸天明的身上到處流血,在剛才景凡碎片的重傷下,元氣更是險些散掉。

別說是和一只老虎搏鬥了,他就算是站在那裏都有點不穩當。

看到他要一個人單挑老虎,特戰小隊的人不但不擔心,反而都大聲呼喊起來為他加油。

淩冽無奈搖了搖頭,真特么是一群瘋子啊。

淩冽的身形在特戰小隊的一旁墜落到地上,揚起了一片灰塵。

看到他來了,淩歡才終於松了一口氣,在陸天明和老虎對峙的時候,她的手一直在緊握著兩把飛刀。

雖然流雲飛刀精妙絕倫,但淩歡單是手臂上就有四處被碎片刺透的傷口,經脈大損,現在的她根本就不能確認飛刀的精准度,說不定待會兒想要刺的是老虎,但飛刀卻會落在陸天明的後背上。

老虎本就是叢林之王,智商也非同尋常,之所以它敢一個人威脅十幾個人,就是因為他們都身受重傷,戰鬥力大打折扣。

現在淩冽的傷勢已經全部恢複,他的到來無疑讓老虎忌憚了。

看到老虎伸出來的虎爪又縮了回去,陸天明一萬個不樂意的回頭說道:“師父你幹啥呀!徒弟我出名的機會就在今天了!古有武松打虎,今天我要向武松看齊!”

“第一,武松打虎純屬虛構,第二,就你現在這鬼樣子,狗都打不過,還妄想打虎?”淩冽走過來,輕輕踢了踢陸天明的小腿,本就站的不穩的陸天明直接倒在了地上。

陸天明不服,趕緊爬了起來,但是他剛一抬頭,就看到淩冽瞪了他一眼。

無奈的小霸王只好吐了吐舌頭,站到了隊伍裏面。

淩冽來回走動,打量著老虎,老虎也來回走動,打量著淩冽。

這老虎看來來這裏也是有一段時間了,這裏的野獸這么多,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所以堂堂山林之王,也快把自己給吃成熊了,他的身軀要比普通的老虎大上幾分,腳上的力道也更加穩健。

陸天明一百個不高興嘟囔道:“這么好的一個機會被師父給搶了,好心痛啊。”

“心痛個屁,你師父是在救你!”淩歡一腳踢在了陸天明的屁股上,陸天明嘿嘿笑了笑,就趕緊觀察起了一人一虎之間的形式。

都說這種高級的野獸智商也很高,而且擁有一定的靈性,淩冽也就嘗試著展示自己的實力。

在淩冽的周身突然吹起一陣大風,把淩冽渲染的就好像天神下凡一樣。

如果真的動手,淩冽有信心秒殺這只老虎,畢竟這些年的修為可不是鬧著玩的。

但是以前打老虎或許是英雄,現在要是幹掉一只老虎,那一輩子都別想從監獄裏出來了。

再說現在老虎的數量實在是少,野生的更是鳳毛麟角,面對這只野生老虎,淩冽也實在不忍心下手。

他本想通過展示自己的實力,讓這只老虎知難而退,但誰知道這智障老虎卻一點後退的意思都沒有。

這老虎要么就是好久沒遇到過對手,自信心爆棚,認為自己可以秒天秒地秒空氣,要么,它就是腦子有問題,連最起碼的畏懼都不懂。

看到這老虎的反應,淩冽也摩拳擦掌准備動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七彩的身影再次從天空降臨,這一次飯飯直接落在了老虎的額頭上,把那個王字踩在了腳下。

一只鳥向一只老虎挑釁,這聽著都新鮮,但誰知道下一秒,老虎就立即低下了頭,往後退了幾步,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

不是在威脅,更像是在撒嬌。

“噗!”陸天明和宋超輝幾個人一口老血噴了出來,剛才還是威脅眾人性命,凶猛無比的老虎,現在一瞬間就特么變成大貓了,任誰也無法接受。

“臥槽!師父你幹什么了,我要學這個訓虎絕技!”陸天明激動喊道。

但他的屁股又挨了一腳,淩歡沒好氣的說道:“你傻啊,一看就知道是那只鳥的問題!”

淩冽沒功夫理會他們,他也只是聚精會神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

這么倔的老虎確實瞬間臣服了,也確實是像飯飯臣服的。

這就說明這只老虎是有很高的靈性的,知道飯飯是神獸,但同樣也肯定知道它不是自己的對手,那為何還要和自己繼續對峙。

就在淩冽沉思的時候,飯飯站在老虎的頭頂,展開了翅膀,發出了一聲嘹亮的鳴叫。

這鳴叫溫婉動人,讓人聽的只覺得非常舒心。

但淩冽卻顧不得欣賞,也為周圍的樹林中有很強烈的動靜。

淩歡更是眼神一冷,直接命令道:“防守!”

特戰小隊的隊員們立即行動,圍城了一個圓形,提防著四面八方很可能出現的情況。

但淩冽卻是沒有任何動作,他只是靜靜看著。

一頭野豬瘋狂沖了進來,在看到老虎後,四肢腿都軟了,肥碩的身軀在地上滾了好幾個圈,直接滾到了老虎的面前。

這特么比送外賣的還專業。

但奇怪的是老虎並沒有伸出利爪,也沒有直接上去撕咬,只是冷冷的瞄了野豬一眼。

野豬趕緊後退了幾步,這才站穩身形,低下了頭。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