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恶魔首席放开我,你放开我啊

恶魔首席放开我,你放开我啊,看到短信的一瞬間,淩冽腦子裏閃過了無數的訊息。

經過之前與楚香湘之間的局面,兩人幾乎已經沒有了來往。自己也無數次撥打過她的電話,但也始終無人接聽。然而現在竟然有一條空白短信發送到了淩冽的手機裏。淩冽腦海裏能夠想象到的,都不是好事。

淩冽當機立斷,直接跑了起來,同時喊道:“大哥!之後暫時麻煩你們了!我要回光州!”

“啊?”

話音剛落,淩冽已經不見了身影。只剩下一臉懵逼的白雲文和康木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淩冽馬不停蹄的趕往光州,幸好有這一身好修為。一身輕功在這種時候就發揮了無比的作用,飛快的在樓宇間穿梭,蜘蛛俠看見了那肯定都要跪下拜師。

轉眼間,淩冽已經到了光州。

還是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樣子。關於楚香湘的回憶更是向潮水一般襲來,怨不得她,是自己的三心二意讓楚母對自己失去信心,如果自己在可靠一點,也許就不會走到今日這般了吧。

“冽哥哥,你這是打算去哪?”

隨著聲音,淩冽猛地回頭,臥槽,淩歡這丫頭的進步實在快的可怕。跟過來了,一路上自己竟然沒有發覺!

“你怎么過來了?”淩冽問道。

“喬大哥讓我跟來的,他說你一個人不安全。”淩歡抬頭看著淩冽說道。

“讓你們擔心了,沒事的。我只是來見一個人。”淩冽說著,摸了摸淩歡的頭。“放心吧。”

淩歡很享受被淩冽摸頭的感覺,如果換了別人,那這只手可能已經在地上了。但是在淩冽面前,淩歡就是個孩子。自始至終她都是個孩子,只是被那慘痛的過去所扭曲了。

“對了,歡歡。你反正都來了,以後就跟在你鏡心姐和奶奶身邊吧。”淩冽說道。

“不!我要保護淩冽哥哥!”

“傻孩子,我那要你保護!你信不過我啊!”淩冽笑著道,捏了捏淩歡那棉花糖一樣的臉,“聽話,現在有些不該回來的人回來了,你得好好保護姐姐和奶奶,當然,還有你的綿綿妹妹。”

“嗯我知道了。”淩歡嘟嚷著,轉身准備走。

在淩冽面前,淩歡確實就是個孩子,會撒嬌,歲撒潑,會展露出自己真是的一面。但這也說明她還是將自己籠在了高牆裏。這並不是淩冽想看到的。

他更希望淩歡能像普通的小孩子一樣,永遠快樂,無憂無慮的生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過著刀口上舔血的生活。

淩冽站在原地,直到淩歡的身影消失在視野裏,他才緩緩動身。

雖然有些狡猾,但是動用ps定位,還是很容易找到短信的來源的。楚香湘現在躲著自己,如果不這樣,還真找不到她。

終於ps顯示目的地到達,在淩冽眼前的是一幢破敗的公寓。在上面四樓的陽台上,淩冽看到了熟悉的淡紅色長裙,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時她的顏色。

上樓,淩冽來到了401的門前。破敗的門仿佛都不需要上鎖,輕輕一推就會支離破碎的感覺。

淩冽站在門前,稍微遲疑了一會,但最終還是敲了敲門。

很快裏面傳來熟悉的聲音,伴隨著更為熟悉的腳步聲。

“來啦。”開門的那一瞬間,還伴隨著一陣淡淡的芳香,這熟悉的氣息卻讓淩冽感受到無比的揪心。

門打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楚香湘站在門前,雖然那衣裙頗顯老舊,但仍然無法阻止那優美的身體線條的凸顯。盡管許久未見,顯得有些蒼白,但楚香湘那傲人的身材依舊,而且這略顯病態的感覺,更有一股林黛玉般的柔美。

但此時的淩冽卻無心欣賞,他更擔心的是,自己不在的時候,她有沒有被人欺負,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想我。我很想你。

看到淩冽,楚香湘當即准備關門。卻被淩冽攔了下來。

淩冽抓著楚香湘的手,想了很久,腦子裏有著千言萬語,但此時卻不知道該說什么,良久才擠出這么一句話。

“最近還好嗎?”

然而淩冽這句話一出口,楚香湘瞬間就抑制不住了,直接撲進了淩冽的懷裏,無聲的哭泣著。

淩冽順勢輕輕的抱著她,任憑淚水沾濕他的衣服。淩冽知道,這段日子楚香湘肯定受了不少苦,而自己卻什么都沒做。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作為她的依靠,給她一個長久的擁抱了。

良久,楚香湘也控制了自己的情緒,慢慢推開淩冽走進了屋裏。

淩冽跟著楚香湘進了屋,做到了千瘡百孔的沙發上,道:“伯母呢?”

“她舊病又複發了。”楚香湘說道,強忍著淚水。“自從回到了老家,她就一直心裏過不去,一來是擔心我的未來,二是覺得對不起你。”

“這是什么話!本來就是我的錯!”淩冽說著,心裏就像是有刀在攪一般。“現在我馬上去給伯母治療!”

楚香湘搖了搖頭,眼淚刷刷的流,但是她沒有哭出聲。“她現在在醫院裏,被一群人挾持了,每個月我都得拿錢去,不然他們就要”

“哪裏來的混蛋!這么大的膽子!光天化日之下在醫院綁架病人!”淩冽頓時就怒了,在光州竟然還有這樣無法無天的人!還欺負到他女人頭上來了,這他媽就是找死“你趕緊帶我去!伯母的病耽擱不得了!”

然而楚香湘只是一味的搖頭,眼裏充滿了無奈與悲傷,她緊緊的咬著嘴唇,絲毫沒有注意道那嘴唇上已經溢出鮮血。“不,你鬥不過他們的,他們背後有天京的人!我不想再讓你因為我遭遇危險了!”

“我像是那種會害怕危險而拋棄你們的人嗎?”淩冽道,眼裏充滿了堅毅。

“不行的,你現在在重要的關頭,千萬不能出事,我不想因為我斷送你的前程”楚香湘說著,終於開始忍不住嗚咽了起來。一直以來,都是淩冽在向她付出。她從來沒有給予過淩冽,所以她不想再讓淩冽為了自己去冒險了。

然而淩冽沒等楚香湘把話說完,直接將她擁入了懷中,緊緊地抱住,道:“別擔心,我來了,就沒事了”

盡管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但卻讓楚香湘感到了無比的安心,也許只有這個男人的懷裏,才是她真正的歸宿吧。

然而沒等兩人緩過情緒,砰!的一聲傳來,房間的大門直接被踢開,重重的砸在地上。隨之走進來的是一名精瘦男子,和兩個壯漢。

那名精瘦男子一臉淫邪盯著楚香湘的身體,直接無視了淩冽道:“依照約定,這個月付不起錢,就拿身子來抵啦,小美人。”嘿嘿嘿,爺可是等了很久了。”那精瘦男子完全無視一旁的淩冽,徑直走向淩冽身旁的楚香湘。一臉淫邪,那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楚香湘的胸前,仿佛都快蹦出來了一般。

“哎喲喲喲!”

精瘦男子手還沒完全伸出去就被淩冽直接用力抓住,原本病態一般的暗黃皮膚也因此逐漸變得通紅。這人本來就像個猴子,這一疼起來,五官扭曲得更像一只猴子了。

“臥槽泥馬!快給老子放手!哎喲,疼!”精瘦男子叫喚著,想要掙脫。但無論怎么掙紮,淩冽的手依舊紋絲不動。

“你叫我放手我就放手?我多沒面子啊?”淩冽笑道,但是眼神裏充滿了冷峻。抓著精瘦男子的手也越發用力了。

“臥槽!疼!”精瘦男子那是疼的滿頭大汗,都原地蹦躂了起來了。“你們兩個快給我動手啊!老子手都要斷了!”

後面的兩個壯漢一聽,那立刻就沖了過來。

乍一看這兩個壯漢那叫一個凶悍啊,身上的肌肉那是棱角分明,胳膊都有人大腿粗。兩人氣勢洶洶的朝著淩冽跨步而來,揮起拳頭就往淩冽頭上砸。

嘭!的一聲巨響,兩個壯漢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精瘦男子頓時就驚了,也不叫喚了,兩個眼睛鼓得老大。也許是那發青的手已經麻痹了,但更多的還是被眼前的景象給嚇蒙了。

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兩個肌肉壯漢還沒碰到淩冽就直接飛了出去了,深深地嵌進了牆壁裏。別說精瘦男子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估計那兩個肌肉壯漢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小王八羔子!你別耍橫啊!聽說過光州的瘋狗嗎!說的就是老子!”精瘦男子仿佛已經忘卻了手臂的疼痛,看著淩冽道。

“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淩冽問道。

“我哎喲喲喲!”精瘦男子話還沒說完,淩冽又加重了幾分力道,這一下原本都被捏的麻痹的手又痛了起來。

看著自己的手從青色慢慢變成紫色,隱約還聽到像是嚼薯片一樣的喀嚓聲,精瘦男子哪裏受得住,眼前一黑就昏死了過去。

嘩啦!

一陣涼意襲來,精瘦男子一個激靈,瞬間精神了。

然而他一睜眼,看到的就是淩冽那令人膽寒的笑容。精瘦男子有些膽怯的左顧右盼,臥槽,兩個壯漢已經沒了影。一定是報信去了,這才又囂張起來。

“你知道老子是誰嗎?你知道動老子會是什么後果嗎!”精瘦男子道。

“呵呵,還真不知道。”淩冽笑道。

“老子叫金巴!是王哥罩著的!你他媽敢動我!我那兩個小弟已經去叫人了!看等會老子怎么收拾你!”精瘦男子趾高氣揚的說道,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那已經完全失去知覺的右手。

“行,你說要怎么收拾?”淩冽笑道,這會那還真是發自內心的笑了。

看到淩冽好像一點兒都不怕,金巴又一臉冷笑道:“哼哼,知道手指甲被一塊一塊掀起來的時候是什么感覺嗎?”

“好主意,聽你的!”

“哼哼,知道怕了吧!現在”金巴自以為唬住了淩冽,越發囂張起來,然而話還沒說完,他就慫了。

只見淩冽朝旁邊揮了揮手,楚香湘就拿著個老虎鉗就走了過來。

“你不會真的要這么搞吧,感覺好殘忍”楚香湘眉頭微皺道,看著金巴的眼神中還帶有一絲同情。畢竟這掀指甲蓋還真只在電視裏看過,現實中要上演還真覺得有些殘忍。

“我剛問他怎么收拾,他自己要求的,這怪不得我咯。”淩冽作無辜樣,慫了聳肩,接過楚香湘手中的老虎鉗,緩緩走到金巴面前。

這哥們是來真的啊!

“哥不,爸不對不對,爺,您饒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一家人都靠我養活呢”金巴這下是徹底慫了,這人不好惹啊!自己也就是說著唬人的,哪裏下得了這個手。然而眼前的這個男人,那是一點都不慫,說幹就是一副要幹的勢頭啊。

淩冽當然下的了手,敢動他的女人!弄殘了我給你醫好就是,有啥不敢的。喜歡玩,就陪你玩個夠。

“沒事,別怕。我是醫生,一會給你醫好啊。”凜冽笑著,拿著老虎鉗夾住了金巴的手指甲,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在金巴眼裏,這人那會是什么醫生啊!是惡魔!金巴剛想掙紮,就發現自己身上插著幾根銀針,還動彈不得了,只有脖子以上能夠晃兩下。

“爺啊,我求你了,放過我吧,我也是個打工的,平時也就收個百來塊的錢,真沒幹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啊!”

“你真沒幹過壞事?”淩冽側頭問道。

“真沒啊!爺,我就是一個打雜的啊!”金巴擺出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要說是打雜的,那自然是為了活命瞎掰的。但是他也算是在這光州摸爬滾打了十幾年,頭一次遇到這么橫的主,不慫不行啊。

“行吧,我信你一次。”

“謝謝爺,謝謝爺!”金巴連忙就地磕了兩個頭,轉身就准備往門外跑。

“站住!”淩冽一聲冷和,嚇得金巴腿一軟,一個沒站穩,直接摔在了地上。剛想爬起來,他才發現自己的右手已經紫得發黑了,跟個假手一樣,沒有知覺。

之間淩冽慢慢的走了到金巴面前,蹲下笑道:“忘了給你治手了。”

臥槽!怎么治!金巴聽著,那這句話怕不是真的要給“治”啊!這小子不會也混黑的吧,這藥真給再“治一治”自己還有命?

好歹金巴也是在道上混了這么多年,“治一治”這種黑話他難道還聽不懂嗎?

但是,淩冽還真就只是想給他普普通通的治一治手而已。

金巴現在那是更怕了,跟見了閻王似得,整個人都打起了哆嗦,說話都在顫抖。“爺爺您就放過我吧。我這手就這么算了吧,留一只給我成嗎?”

淩冽這一聽還真有點怒了,道:“什么留一只?我堂堂神醫,小醫王還治不好你一只手?”

看著淩冽臉上有些怒意,這金巴哪裏還敢真的讓他治,趁淩冽一個分神,金巴撒腿就跑,跑的的那叫一個快,正兒八經的走路帶風。

看著還在嘀咕著什么的淩冽,楚香湘有些的擔心的問道,“你還是快走吧,他一會去肯定會找人過來,那個王哥不是好惹的!”

淩冽倒是不擔心,道:“我是故意放走他的,弄他一個治標不治本。先別管這個了,我們趕緊醫院。”

“嗯!”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