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每次见面都在车里要我,小腹被精华灌满鼓

每次见面都在车里要我,小腹被精华灌满鼓,楚香湘的公寓樓距離楚母所在的醫院並不遠,兩人很快就到了。

楚香湘帶著淩冽到了三樓住院區,果不其然,有一幫子社會青年堵在病房門口。其中一名青年好像看到了楚香湘,於是便徑直走了過來。

“來送錢來啦?”那青年看著楚香湘,眼神明顯在楚香湘的身體上遊離,仿佛要把她渾身上下舔個遍。

然而淩冽並沒有打算理會這青年,直接拉著楚香湘就往裏走。

“站住!誰准你進去的!”青年也是瞪大了眼睛,怒喝道,完全不在意這是醫院。

看見淩冽慢慢轉身,青年笑道:“哼哼,我跟你”

啪,青年話還沒說完,一個耳光就呼了上來,打的青年原地轉了兩圈。

“醫院不許大聲喧嘩懂嗎?沒教養。”淩冽道,隨即繼續拉著楚香湘往裏走。其他那幾個人還想說什么,但被淩冽那么狠狠一瞪,哪裏還敢說話。

走進病房,楚母正躺在病床上,十分痛苦的樣子。

“媽!”

楚香湘一看見楚母,立刻沖了上去,握住了她的手,眼裏充滿了悲傷,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香湘你怎么來了?”楚母低聲緩緩道,仿佛沒說一句話都要承受撕心裂肺的痛楚。“我不是叫你別管我了嗎,那幫人不是好東西,他們的目的一直都是你啊。”

“伯母,沒事的,我來了。”淩冽道,走到病床邊,掏出來一顆小藥丸。“伯母,吃了這顆藥就會好些了。”

“你來幹什么!”楚母見到淩冽的那一瞬間,情緒開始激動起來。“你不要再來了!我不會吧香湘咳咳”

“媽,你別激動”楚香湘趕緊輕撫楚母的胸口,對楚香湘來說,楚母的痛,那就像是自己的痛一樣。

“伯母,我來沒有什么別的目的,你就算不為自己,算為了香湘,吃了這顆藥吧。”淩冽說著,將藥塞到了楚香湘手中,點頭示意。

楚母看著楚香湘日漸憔悴的臉,也實在是心疼。也只好吃下了藥丸。

然而就在著這個時候,有些人就不請自來了。

“就是那個小子!”金巴抱著那纏滿繃帶的右手,活像抱著個粽子。盡管叫來了一大幫子人,但臉上依舊對淩冽有著幾分忌憚之色。

“就是你在我地盤上鬧事的?”

巴金身旁帶頭的男人冷冷道,看上去也就是個三十出頭的中年男人,一身橫肉。但好死不死,多虧這一身的豬肥膘,讓他身上紋著的那些龍蛇虎豹顯得更立體了。想必這位也就是金巴口中的“王哥”了。

“還跟他廢什么話!上!”金巴道,使勁的指向淩冽,他知道淩冽厲害,不能給他准備的時間。

隨著金巴的話,那“王哥”身後的一幫子人抄著家夥就朝著淩冽沖了過來,那都是真家夥,明晃晃的西瓜刀。

其中一個青年惡狠狠的揮下手中的刀,沒有絲毫遲疑,一看就是見過些場面的。但是在淩冽面前還不夠看。

“什么!”青年發出驚歎。

只見淩冽伸出兩根手指,直接夾住了刀刃。任由青年怎么使力,那西瓜刀就像是在淩冽的手指尖生根了一樣,拔也拔不出來,推也推不進去。

其他幾名青年也有點慫了,媽呀,拍電影呢這是。這要是萬一這小子還會個什么降龍十八掌之類,自己沖上去不還得玩完。

幾名青年面面相覷,回想起之前跑回來報信的兩個壯漢。現在那倆還在隔壁的病床上躺著呢。

“怎么了?你們不上嗎?”淩冽笑道,眼裏透出一股寒光。

叮鈴哐啷,所有青年都將自己的刀丟在了地上,轉身就走了,口裏還念叨著。“臥槽,這么牛的。”“罷工了,這怎么玩。”“整個就是作弊好嗎。”

不一會,病房裏就只剩下了“王哥”和金巴。和那個依舊不屈不撓想要把刀從淩冽手中抽出來的青年。

見這青年這么執著,淩冽也懶得為難他了,直接用兩根手指將西瓜刀折斷了。

“臥槽!”青年懵逼了,看著手上還剩半截的西瓜刀,轉身就跑了。“這哪有命玩啊!老子不幹了!”

“誰是王哥?”淩冽緩緩道,在金巴和那“紋身哥”身上來回看著。

“我!不幹了。”那“紋身哥”剛氣勢還挺足的,下一秒就慫了。他語重心長的看著金巴道:“哎,兄弟只能幫你到這了,你自求多福吧。”

說完,“紋身哥”高舉雙手,做投降狀,倒退著離開了。

金巴此時的表情也是無比的驚恐,就像是自己掉進關獅子的籠裏,而這獅子還咬過一次自己。

“那個都是誤會誤會”金巴嬉皮笑臉的說道,用那左手搓揉著自己那粽子一樣的右手,臉上也是汗如雨下。

“你還沒告訴我誰是王哥呢?”

撲通一聲,金巴就跪在了地上,把頭深深地埋了下去,道:“爺,我錯了!沒有什么王哥,都是我瞎幾把說的,您放過我吧!”

“沒有王哥?那你還這么囂張?”淩冽道,眉頭微皺。

都沒有人撐腰,還敢這么囂張?這人不是傻的吧。

“爺,你只要答應放過我,我什么都告訴你!”金巴說道,但依舊不敢抬頭。

“那你說吧。”

聽淩冽這么一說,金巴也是一陣狂喜。懸著的心終於下地了,他趕緊抬起頭,一臉獻媚的說道:“爺,其實咱們根本就沒人罩,是這家醫院的李院長教我們玩這么一出的。專門盯上那些得了急病的人,然後我們就冒充黑大哥,來騙錢。”

淩冽轉念一想,確實,如果不是醫院裏有人,那這幫子人早就進局子了。哪裏還有什么機會在醫院裏“綁架病人”。

“那李院長現在在什么地方?”淩冽冷冷的問道。

“李院長去參加光州中醫協會的會議了!”

淩冽一聽,瞬間就火了。沒想到他之前和韓老頭他們一起創辦的協會裏竟然出了這種敗類,看來是時候見見韓筠,幫著清理一下門戶了。安頓好楚香湘和楚母,淩冽馬不停蹄的帶著金巴到了宏遠醫院門口。

還沒進去,門口進出的一些醫護人員就認出了淩冽,那就跟見到了偶像一樣,紛紛湧上來,打招呼。

“小神醫!!你怎么回來了!”

“你終於回來了!來來來,趕緊的,我們那有個醫療計劃,趕緊看看。”

淩冽一邊回應著,也是無奈道:“我還有急事,下次聊。”

硬是半推半就一直磨到了院長室門口,才把這些一擁而上的醫護人員打發走,淩冽也是費了不少功夫。

“我的天,大爺,你究竟是什么人啊?”金巴說著,那眼裏已經沒有了恐懼,轉而的是一種敬畏。

“什么大爺!怎么說話的!”淩冽微微皺眉道,“不許叫我大爺,叫我神醫!”

“神醫,神醫。”

院長室裏的人似乎聽到了淩冽的聲音,門兒旋即打開,伴隨著一道輕柔的聲音。

“神醫好厲害啊,怎么有空到我這裏來啦?”韓筠靠在門上,有些冷冷的看著淩冽。

“臥槽!這么美的妞!”金巴見到韓筠的那一瞬間,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眼睛瞪得老大。

也不怪他,是個男人見到韓筠拿多少都會有些反應。黑色短裙下是一雙修長的黑絲美腿,外面套著的那一襲白大褂,還真有一種不由分說的誘惑。

“我這不是有事嘛。”淩冽無奈道,還不忘在金巴頭上用力的一敲,“看夠了沒!是給你看的嗎!”

“謔,合著有事就來找我,沒事就不願意來是吧。”韓筠笑道,那笑確實有點冷。

生氣的女人不好惹啊,更何況確實淩冽這段時間幾乎和韓筠沒有過聯系。也難怪人家會生氣,畢竟該摸的也摸了,該親的也親了。感覺就是得了便宜就跑一樣。

“沒,我這次來是有正事的。”淩冽道,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什么正事?”

淩冽推了一把金巴,道:“你聽他說吧。”

金巴被淩冽敲了一把,那頭上還疼得很,哪裏還敢看韓筠。愣是把頭埋得老低,道:“那個事情是這樣的。”

啪!聽完金巴說的,韓筠一拳就打在了金巴的頭上,怒喝道:“混蛋!竟然做這種騙別人救命錢的事!這種人該死!”

金巴也是有些委屈,怎么這兩個人沒事就打他。但轉念一想,怒也怒不得,反正這裏是醫院,出了事也好搶救吧。

“是我的錯,沒有好好地監督,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韓筠有些自責,當初淩冽將中醫協會交給自己就是出於對她的信任,但是現在自己管著,竟然還出了這樣的事情。

“不,這不是你的錯。畢竟你也不可能24小時監視他們,這種漏之魚也是不可避免的。”淩冽說著,拍了拍韓筠的肩膀,想要安慰她。

然而韓筠正為這事生氣,下意識的就是一拳呼了過來,幸好淩冽閃得快。但是他身後的金巴,就閃的不快了,臉上又多了一塊紫。

“你們是存心的吧!”

韓筠沒有理會,一甩白衣,徑直快步走了起來,道:“馬上就要開會了!我要當場揭穿這個王八蛋!”

光州這邊的中醫協會的例行會議在宏遠醫院內展開,韓筠和淩冽到場的時候,不大的房間裏已經坐滿了人,小到小藥鋪的中醫,大到大醫院的院長,都在裏面等待著韓筠的到來。

韓筠一臉冷意,走上了演講台,冷冷道:“今天我要說一個非常嚴肅的話題,關於某些醫生利用病人的信息來威脅榨取錢財的事情!”

韓筠一發話,下面的人立刻開始交頭接耳起來。畢竟這種事情是為人所不齒的,更何況還是作為以治病救人為己任的醫生。

“韓會長!究竟是誰做的,你說出來!今天咱們弄死他!”其中一個老者喊道,周圍的人也開始跟著喊起來。

“對!把他拉出來!這種人不配當醫生!”

“拉出來!拉出來!”

韓筠揮手示意,周圍也就安靜了下來。可見韓筠在中醫協會裏的地位確實已經根深蒂固了。

“李院長,你心裏就沒點數嗎。”韓軍冷冷道,看著不遠處一臉淡然的李院長。

所有人的視線也在這一刻集中到了李院長身上,看似四十出頭的年紀,帶著一副眼鏡,給人感覺就是一股子“高尖端”的感覺。但沒想到竟然他會做這種事。

“韓會長,俗話說捉賊要捉贓,你這空口無憑的,別怪我告你汙蔑!”李院長似乎毫不畏懼,一臉正色的說道。“況且這種事情也不是輕易可以辦到的,你說就我這樣的小院長怎么可能辦得到?”

“你辦不辦得到,你心裏就沒點數嗎?”淩冽冷冷道,走到了韓筠身邊。

“你是個什么東西!這裏是你說話的地方嗎!”李院長直接就懟了淩冽,確實他這醫院也是新開的,哪裏認得咱們小神醫。再說,淩冽此時也是一身休閑打扮,怎么看也不像是中醫協會的醫生。

但是周圍的人就不這么想了,這李院長多半是要垮了。的最小神醫就算了,這事還是小神醫抖出來的,那多半不離十了。

“我是個什么東西你還不夠格知道,你要知道的是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一名醫生了。”淩冽冷冷道,轉而向金巴打了個響指。“你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

“好嘞!”

看著一臉殷勤臉的金巴,李院長頓時心就涼了半截。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為了省錢找這么幾個社會青年,現在基本沒救了。

很快,金巴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把李院長如何找到他們,如何利用病人的恐懼心理以及醫院的掩護威脅詐騙的事情全都繪聲繪色的說了出來,中途還不忘吹淩冽兩把,什么醫者仁心,曠世神醫之類的。

“誹謗!你們這是誹謗!我根本就不認識他!”李院長還不死心,做著最後的掙紮。

然而淩冽早就料到他會這么說,淩冽淡然道:“是不是誹謗,估計等會就知道了。”

砰的一聲,大門打開,走進來的人是衛生局和警察局的人。這些人自然是淩冽事先通知的,他們早就在李院長的醫院裏調查獲取到了最有利的證據。

“李鴻,我們現在有證據證明你私自販賣違禁藥物,現在吊銷你的醫師執照,你的醫院也已經查封了。”一名衛生局的人拿著一張調查表,說道。

“你串通社會人員對病患進行敲詐勒索的證據確鑿,和我們走一趟吧。”一警員說著,將手銬拷在了李院長的手上,李院長這是也才是萬念俱灰,已經沒有掙紮的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