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肚子涨啊涨死了别揉了,太深了肚子都鼓起来了

肚子涨啊涨死了别揉了,太深了肚子都鼓起来了,很快李院長被帶走後,中醫會議又恢複了正常。但是討論的點全變成了關於淩冽的話題。

“小神醫真是醫生的楷模啊!”

“是啊,剛回光州就幫忙揪出了這么個黑心醫生!”

“咱們中醫界真是出了個好醫生啊!”

淩冽聽著,也是有些不好意思。雖然事實,但是這些人還是吹的太過了。

“要不,這個會長還是你來當吧?”韓筠道。

淩冽搖了搖頭,看著韓筠道:“現在你在中醫協會已經有了足夠的地位,而且你的醫術我也是認同的,最重要的是,我能夠百分百信任你。”

“那我還沒謝謝你咯?”韓筠笑道,雖然表面上沒什么波瀾,但實際上她心裏已經有些動搖了,能夠讓淩冽這般無條件的相信,韓筠還是很高興的。

“不過這段時間你可能要多注意一下中醫協會裏的動靜了。”淩冽道,表情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察覺到淩冽的表情變化,韓筠也正色起來,道:“最近會發生什么嗎?”

“很有可能最近會掀起一場不小的波瀾。”淩冽道,拿出了一張紙,那是之前警員拿的一份調查報告的拷貝。“這李院長的醫院,背後的出資人是朝陽集團。”

“朝陽集團?”韓軍歪了歪腦袋,對於這個名字她是十分陌生的。

“朝陽集團的幕後是幾個心懷不軌的家夥,而且可能和更大的惡勢力有勾結。我不能和你透露太多,但是你一定要小心。”淩冽道,確實淩冽不能向韓筠透露太多,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這一次李院長的事情乍一看很普通,但實際上都是一連串的陰謀。無論是針對楚香湘的,還是針對中醫協會的。全都是為了讓淩冽的人生出現汙點,從而逐漸搞垮淩冽。

能幹出這種事的人,只有關玉河。而關玉河經曆之前的事件之後,還有餘力能夠建立集團,並且布這樣的局,能讓人聯想到的只有他背後隱藏著更大的黑幕這一說法。

至於他背後的黑幕,要么就是地府,要么就是更為強大且仇視淩冽的家族。亦或是兩者都是。

淩冽現在還想不出個所以然,線索太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朝陽集團絕對來者不善。

“你接下來怎么打算的?在光州留一陣子嗎?”韓筠問道,同時用及其細微的聲音悄悄的補了一句。“我不介意你留在我們醫院再當一陣子實習醫生”

“嗯,之後處理完一些事情,我就會回豫州。”淩冽說道,眼裏已經透出了寒芒。“既然人家已經欺負到我頭上來了,那我就沒理由不送些回禮了。”

“那你快走吧!快走!快走!”韓筠似乎有些不高興,非常用力的把淩冽往外推。

“欸!等會嘛我還沒吃飯誒!你別推啊!”

將淩冽推出門外後,韓筠用力的將門關上,靠在了門上。低聲呢喃道:“一聲不吭的就來,匆匆忙忙又要走,以後不要再來了!笨蛋!”

從宏遠醫院出來,淩冽就看到金巴在門口和一個護士在聊天。

“美女,今晚有空不?我在7天有會員哦!”

那護士也是一臉嫌棄的看著金巴,眼神裏充滿了不屑,道:“我估計你那會員別說7天,一天也沒用過吧。”

說完,護士小姐揚長而去,頭也不回。只留下金巴站在原地,憤憤道:“什么玩意!小看老子!老子一般都去城市便捷!就是不用7天!”

“你怎么還在這呢?”淩冽看著金巴,問道。

金巴那看到淩冽就像是見到親爺爺一樣恭敬,點頭哈腰道:“嘿嘿,我這不是在等您嘛。”

“等我幹什么?”

“您不是還有事要辦嗎?”金巴壞笑道,指了指自己那張猴子一樣的臉。“光州我熟啊,有啥事我可以幫忙啊!”

“你幫不上的,你管好你自己吧。下一次你再被我抓住就沒這么好運氣了。”淩冽說完,揮了揮手,瀟灑的揚長而去。

而金巴則是如癡如醉的看著淩冽遠去的背影道:“真他媽帥啊,這種大哥才夠味啊!老子跟定你了!”

回到楚母所在的醫院,醫院已經被查封了,幾名工作人員正在貼封條。而楚香湘也正攙扶著楚母從醫院裏走出來。

淩冽看到了,趕緊迎了上去。

“伯母,我給你介紹一家醫院吧。你吃了我的藥只需要在醫院裏接受一下護理,很快就會好了。”

“不用你管。”楚母冷冷的拋下一句話,看都沒有看淩冽一眼。

“媽!”楚香湘拉了一下楚母的衣角,道:“他也是好心,你也不用這樣的態度嘛。”

“你這丫頭,胳膊肘都不知道拐到哪裏去了,真是唉”楚母說著,歎了口氣。“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也管不了,也懶得管了。”

“媽,你的意思是?”楚香湘有些疑惑的問道,但明顯臉上有了一絲喜色。

“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楚母說道,看了淩冽一眼,“我不管你究竟怎么想的,但是如果你辜負了我女兒,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媽!你突然說什么呢!”楚香湘臉頰有些微紅,比起之前確實有了些血色。不僅僅是因為楚母的病好了,也不單單是因為自己脫離了險境,更多的是因為,終於,又見到了淩冽,而他此時就在自己身邊。

“我還不知道你想什么,跟我回光州這么久,沒有一天你的魂是在這的。”楚母說著,淡淡的笑了起來。“我也明白,你長大了,有些事我確實管不了你了,但只要你自己能夠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不後悔,那我也就不會再插嘴了。”

“媽我”楚香湘想說什么,但始終還是沒有說出口。有些事情是說不出口的,是一種無言的信任,也是無言的感謝。

“得,你們倆就別管我了”楚母說道,甩了甩手臂。“這小子的藥那倒是真的厲害,我自己能回去,你們該幹嘛幹嘛去吧。”

“謝謝。”一直沒有說話的淩冽,最終也就說了這么一句。但這裏面包含著什么,估計也只有淩冽自己知道了。送楚母回到家之後,淩冽和楚香湘站在了公寓樓下。兩人之間的氣氛有種說不出的尷尬,就像是回到了那多年前學生時代的青澀年華。

“那個嗯,沒什么。”淩冽想說什么,但卻又不知道怎么開口。

自己確實對不起楚香湘,楚香湘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獻給了自己,但是自己卻沒能給她只屬於她一個人的愛。

“嗯,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楚香湘低聲道,慢慢的走動起來。“你肯定覺得自己對不起我,明明已經有了我,還在外面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我”淩冽無法否認,這是事實,也是導致現在這種局面的原因。

但還沒等淩冽說完,楚香湘就堵住了淩冽的嘴。兩人的嘴唇碰在一起,交換著對方的氣息。

分開之後,楚香湘立馬抓著淩冽,將他轉了個邊。從背後抱住了淩冽,說道:“我明白,你是個很好的男人。也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好的男人。”

“我沒有你想象的那樣好。”淩冽道。

“不,我知道的,也是因為你的好。我才會無可救藥的愛上你,和你分開的這些日子裏,我真的很想你。”

聽著楚香湘的話,淩冽感受到了,從背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浸濕了自己的衣服。他想要轉過身來,抱住她。但是被她拒絕了。

“不要!”楚香湘道,聲音有些顫抖。“我哭的太多了,我想讓你覺得我是一個軟弱的女人。”

淩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聽著。這也是現在自己唯一能做的了。

“我不是一個完美的女人,我會嫉妒,我會猜疑,我會傷心。我也知道我永遠都得不到你全部的愛。”楚香湘一邊說著,抱著淩冽的手,抱得更緊了。“但是,我會努力的,只要你還愛著我,我就會努力成為配得上你的女人。”

“你已經足夠了。”淩冽說著,緊緊地握住了楚香湘有些顫抖的手。

“不,還不夠。一直以來都是你在幫助我,我也是一味的接受你給我帶來的幸福。肯定是因為我太過幸福了,才會有今天。”

聽著楚香湘的話,淩冽的眼裏劃過了一絲憂傷。自己並不是因為想從楚香湘這裏得到什么,只是單純的愛她,想要為她付出罷了。但是這時淩冽才明白,這種單方面的付出,給楚香湘帶來的不僅僅是幸福,還有壓力。

“所以,我會自己努力的,努力成為能夠配的上你的女人。”楚香湘說著,松開了抱著淩冽的手,“你願意等我嗎?”

“我願意。”淩冽說完,轉過身來,一把將楚香湘抱在了懷裏。緊緊地抱住,仿佛這次再松手,她就會消失不見,去到自己觸及不到的地方。“多久我都會等,所以你也要等我。”

淩冽緩緩松開楚香湘,注視著她的眼睛。

“我會來接你的。”

夕陽下,兩人相擁在一起。仿佛時間也在這一刻停滯了,沒有話語,沒有聲音。就這樣一直相擁著,默默地立下了只屬於彼此的約定。

與楚香湘短暫離別之後,淩冽也打算回豫州了。回去並不像來的時候那么急,於是淩冽打算乘車回去。

路程行至一半,淩冽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上面顯示的聯系人是黎嫣然。

“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一個。”電話那頭傳來黎嫣然淡然的聲音,雖然話說的像是在開玩笑,但是也並不盡然。

“先聽好消息吧。”

“好消息是,現在百草集團在豫州已經沒有危險了。依靠白雲飛三人的軍權,以及康木孜在政界的協助,之前所有的麻煩都已經解決了。該趕走的人也趕走了,趕不走的人也基本上知難而退了。”

“果然是好消息。”淩冽笑道,雖然自己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結局。畢竟這是龍老給的機會,讓自己能在豫州立足。而且以黎嫣然的能力,自然也是水到渠成。

“但是也不盡然,畢竟這一切發生得還是太過順利。”黎嫣然道,話語間透露著一絲擔憂。“要知道有些人並不是僅僅因為這些就會肯輕易罷手的,但是他們都幾乎在同一時間停止了對百草集團的阻礙,反而是任由我們發展壯大,這明顯不自然。”

“所以這就是壞消息?”淩冽淡然道。

“不,壞消息是,在你離開的這短短一段時間內,朝陽集團獲得了大量的融資,目前市值已經緊逼百草集團了。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會超越我們。”

“”淩冽聽著黎嫣然的話,陷入了沉思。

朝陽集團毫無疑問就是關玉河和孫天奇為了報複自己而建立的,背後有著龐大的靠山自己是有考慮的。但是沒想到,竟然會這么快,即便他們有著把握能夠對百草集團進行阻礙,那為何還不動手?而是做出像李院長這種不痛不癢的小動作?

“你在聽嗎?”

“嗯,你說吧。”

“我認為,朝陽集團最終的目標可能並不是單純的為了阻礙,或者對你個人進行報複。他們肯定是想惡意收購百草集團。”

“這種事並不是簡單能夠做到的。”淩冽臉上的表情在此時明顯的冷了起來,散發出明顯的敵意。

“自然,但是不能否認的是,關玉河這個人在這方面必然是不可小看的。這個人太過心機,暗地裏肯定已經開始布局了。”黎嫣然對於關玉河自然也是比較熟悉的,不僅僅因為之前的事情,更多的是因為關玉河身邊還有一個孫天奇,藥王傳人的分量是不輕的,而且在他們身後的勢力,現在還不能一口咬定。

“我會盡快趕回來的,你那邊先做好准備。我們也要采取一些行動了。”淩冽道,說完,掛上了電話。轉而凝視著窗外的夜景。

與朝陽集團的鬥爭必然會是決定豫州勢力所有權的最後一役,然而最後一役只能贏不能輸。

淩冽自然有這個自信能夠在明面上擊敗朝陽集團,但心中總有一股不安。他潛意識裏有那么一個想法總是揮之不去。

這一次的朝陽集團,絕對沒那么簡單。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