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人说骑我,蹭蹭就怀孕了太倒霉了

男人说骑我,蹭蹭就怀孕了太倒霉了“師傅!你終於回來了!”陸天明一看到淩冽,趕忙迎了上去。

“發生了什么嗎?”凜冽問道,緩緩坐在了椅子上,而他對面則是一臉失落的肖俊豪。旁邊的賴有全四兄弟也是低著頭,不敢看淩冽。

“唉,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你問俊豪吧。”陸天明歎了口氣,也是一臉無奈的坐了下來。

肖俊豪看了一眼淩冽,眉頭緊皺,支支吾吾的說道。:“師傅,百草廬我”

“百草廬怎么了?”凜冽問道。

“百草廬被查封了”肖俊豪說道,滿臉的自責。

“怎么會這樣?到底出什么事了!”

“那天我們照往常一樣給病人看病,行針。但是到中午的時候,突然有一幫緝毒所的人過來搜查。”肖俊豪說道,臉上明顯燃起了憤怒。“他們硬說我們私藏毒品,還將幾個中醫打傷了”

“他們沒事吧!”比起所謂搜查,淩冽更在意的是自己的人有沒有事。畢竟清者自清。

“都沒事,但最後他們強行搜查,把店裏搞得一團糟,還搜出了大量的粉和小藥丸。”肖俊豪說道,咬了咬牙。“絕對是有人存心想要誣陷我們!”

淩冽想了想,毫無疑問這絕對是有心之人的栽贓嫁禍。自己手底下不可能會有人做這種事情,就算不怕被查出來,被淩冽發現恐怕也是死路一條,更何況憑淩冽的洞察力和醫術造詣,難道手下的人藏毒品他會發現不了?

“你有沒有去找劉大哥幫忙,他現在也是廳長了。”淩冽道,拍了拍肖俊豪的肩膀,安慰他。畢竟這事並不是他的錯,他沒有理由自責。

“嗯,找過了。”肖俊豪說道,也是一臉無奈。“還是沒用。這些人是天京直屬的緝毒所,劉大哥也無能為力。”

說完,肖俊豪突然就跪在了地上,眼裏全是淚水。道:“師傅!你罰我吧!是我太膽不敢擔。嫣然姐為了不讓百草集團攤上汙名,已經被抓走了!”

“什么!”

確實,自從那通電話之後,淩冽確實沒有見到黎嫣然。但是沒想到她竟然是為了百草集團被抓進了局子。

“你先起來。”淩冽道。

“不,師傅,你不罰我我就不起來!”肖俊豪嗚咽著,自從他父親重病那事之後,肖俊豪再也沒有這般哭過,一個男人無比重要的就是膝下的黃金,和眼裏的淚水。然而此時的肖俊豪所感受到的罪惡感就有這么沉重,是他那一瞬間的膽讓黎嫣然背了這份黑鍋。

“這事錯不在你,就算你擔下了,局面還是不會改變。”淩冽道,扶起肖俊豪。“而且,現在我們要做的不是為難自己人,而是要先吧黎嫣然弄出來,然後找出背後陷害咱們的人。”

“是!師傅!”肖俊豪抹了眼淚,站起來一手握拳狠狠地錘在胸口。

扶起肖俊豪後,淩冽坐回了椅子上,思考著。整個豫州現在能和自己作對的無非就只剩朝陽集團了,其他的蝦兵蟹將在白雲文幾人和康木孜的威懾下肯定做不出這樣的事。但是關玉河和孫天奇現在真的還有能力做到這樣的事嗎?他們難道還有餘力可以指使天京的緝毒所?

“俊豪!你現在馬上去一趟光州,找一個叫做金巴的人,把他給我帶來。”

“好的!師傅!”

“賴有全,你帶著你們幾個兄弟立刻開始嚴密搜查百草集團旗下所有產業,以防萬一!”

“是,師叔!”

“天明,你趕緊的去找秦爽,帶她過來。”

“是,師傅!”

分配完任務,眾人馬不停蹄的沖了出去,只剩淩冽獨自留在會議室裏。

淩冽自言自語道:“敢動我的人!關玉河,我會讓你加倍奉還的。”

仙草園,豫州最大的中草藥供應商,百草集團,乃至整個豫州的中草藥流通都要通過這裏。如果有人想要嫁禍淩冽,那么這裏必然會有線索。畢竟想要直接在百草廬裏動手腳還沒那么簡單。

“誒?淩總?什么風把您吹來了?”一個富態的中年男子道。

這個男人就是仙草園的老板,錢草。四十後半,盡管頂著個啤酒肚,但是神態,氣色卻看上去比一般人都要來的健康。

“我這次來,是為了問錢老板一些問題。”淩冽道。

問題肯定不會出在錢草身上,畢竟他幹這行也幹了幾十年。不說有多具有職業操守,但至少不至於為了這點蠅頭小利,讓他龐大的草藥買賣絡出現汙點。

“淩總想問什么!只要是錢某人知道的事,必定毫無保留的說出來。”錢草拍了拍胸脯道。

“我想錢老板一定也知道現在百草廬發生了什么。”淩冽道,心裏一股憤怒油然而生,無意中釋放出了一點點細微的殺氣。

錢草雖然不懂武學,也不是練武之人,但是能感覺到淩冽現在很生氣。連忙招呼身後的秘書過來。

“小王,趕緊去給淩總倒杯安神茶。”錢草說道,趕忙領著淩冽到了裏頭的會客室。

“淩總,這事我也知道,但這跟我仙草園絕對沒有關系!我怎么可能會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呢!”

淩冽接過秘書遞來的安神茶,抿了一口道:“我知道錢老板自己是不會做這種事的,但是你手下的人,我就不能肯定了。”

“這我可以保證,跟我的一般都是老夥計,我都清楚他們的人品。他們也不會做的。”錢草又拍了拍他的胸脯,那啤酒肚也跟著顫了顫。

“那新員工呢?”淩冽問道。

“額你這么一說,確實前幾天新來的那個送貨的李平確實有點奇怪。總是要求送夜班莫非!”錢草說著說著,也意識到了不對,趕緊大喊道:“趕緊給我把李平找過來!”

然而沒過一會,一個看似管理人員的員工就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一臉慌張的說到:“老板!李平突然像瘋了一樣,搶了一輛車跑了!”“什么!跑了!”錢草一驚,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他倒不是擔心別的,就怕旁邊的淩冽發飆。

然而淩冽並沒有向錢草想像中那樣發飆,反倒是微微一笑,看向那個依舊慌慌張張的員工道:“你知道他往哪跑了嗎?”

“估計是打算出城,往高速上去了。”

聽完,淩冽就走出了會客室。走時還留下了一句話。

“錢老板,你那摩托車借我用下。”

轟轟!淩冽駕駛著仙草園借來的摩托車,在公路上飛馳起來。

順著往高速的方向,淩冽很快就發現了目標。

“逃跑也不知道換輛車,仙草園的車我還認不出來嗎?”

那李平從仙草園搶來的車實在太過打眼,通體嫩綠色就算了,上面還有裝飾用的爬山虎,想不認出來都難。

淩冽加快了速度,直接沖到了那輛車旁,敲了敲他的窗戶,道:“停車吧,你沒的跑的。”

那車裏的李平一看見淩冽,也是眼睛瞪的老大,趕緊將油門踩到底,完全無視交通規則的奔馳了起來。

“臥槽!這么拼!”

之間那李平開著那輛仙草園的左搖右晃,試圖在這車流中甩開淩冽。但是淩冽那是摩托車,論靈活程度可比仙草園這面包車靈活得多。

不一會,李平沖出了車流,但是淩冽也沒有絲毫落後。

“下車吧,我還能給你個機會。”淩冽朝著面包車駕駛室說道。

但李平又那會束手就擒,開著開著,突然猛打方向盤,朝著淩冽撞去。

此時已經快要接近高速,橋上的路面並不寬,淩冽來不及閃躲,也不能減速。但這一撞必定會被撞飛。

砰!摩托車果然被撞飛了,直接翻過了護欄,掉到了橋下,迸發出一道沖天的火光。

李平看著橋下冷笑著,自以為已經完成了任務。也逐漸減慢了速度。

“這可怪不得我,我也是拿錢辦事。”

“拿誰的錢呢?”

李平頓時就驚了,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淩冽竟然像個沒事人一樣坐在副駕駛上。

“你你你什么時候”

“你什么你,告訴我,你拿誰的錢,幫誰辦事!辦的什么事!”淩冽冷聲道,眼裏閃爍著寒芒。

李平顯然也不是什么善茬,直接從胸前掏出來一把手槍,二話不說就直接向著淩冽開了兩槍。

但是更令李平吃驚的是,這兩槍自己是瞄准了的,然而淩冽僅僅擺了擺頭就躲了過去。

“沖鋒槍我都能躲,你就別白費力氣了。”

李平一咬牙,猛踩油門,同時打開車門一個轉身,跳下了車。動作行雲流水,明顯不是普通人有的身手。

李平其實之前一直都是幹“送黑貨”的,專門給人送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做這種事,別的可以不擅長,但是跑路那是必須得是絕活。

翻滾,跳躍,爬牆。一連串像是跑酷一樣的動作對於李平來說就像是家常便飯,不一會他就離開了公路,逃到了一幢民房的房頂。

“哼,打不過,我還跑不過嗎?”李平冷聲道,幹了這么多年送貨,自己還真沒遇到過幾個跑得過自己的人。

“你跑得過我?”淩冽道。

李平這就懵逼了,一路上自己盡全力跑的,這淩冽竟然跟上了自己,還沒讓自己發覺。

李平也算是專業跑路的,下意識的就又跑了起來。

但無論怎么跑,始終甩不掉淩冽,甚至還被淩冽“捷足先登”。李平終於跑不動了,氣喘籲籲的癱在了大樓頂上,而淩冽則大氣都不喘一口的坐在一旁。

“跑夠了?”

“得,要殺要剮你來吧,技不如人,我服。”李平躺在地上喘著粗氣,這輩子還真頭一次碰到能夠跑得過自己的人。

“我不會殺你,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拿誰得錢,為誰送貨。”淩冽道。

“不知道,我從來不問送貨人是誰,我只管送。”李平說道,慢慢的坐起身來。“但是讓我送貨的那個人不只讓我送到你百草廬,還有百草集團其他地方也送了。”

“送的什么你知道嗎?”

“不知道,我也不管。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好東西。”

見從李平這裏得不到什么消息,淩冽也懶得為難他,起身道:“行了,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

聽淩冽這么一說,李平也是拱手招呼了一下,起身就准備離開。

然而卻又被淩冽叫住了。“誒!誰說你可以走了?跟我去一趟警察局!”

臥槽,問完了還要帶我去警察局,傻子才幹!李平哪裏還會管那么多,轉身就跑。但還沒跑出多遠,李平就耷拉著頭,停了下來,眼前站著的不是別人,就是淩冽。

“跑?你跑得過我嗎?”淩冽甩著手上的麻繩,一臉自信的說道。

豫州警察局內,淩冽拉著被五花大綁的李平走了進來。

警察局內已經是亂成了一鍋粥,文件到處飛,每個警員都在電腦前忙的不可開交。而一團文件堆裏,一雙眼睛看到了淩冽。

“老弟啊!你可回來了!”劉文正看見淩冽趕忙迎了上來,身上還左一張右一張的掛著文件。“這事我也幫不上太多忙,但是我想辦法吧黎嫣然留在了咱們局裏,沒讓他們帶去天京。”

“謝啦,劉大哥。”凜冽笑著,將李平推向了劉文正道:“就是這家夥往百草集團送的毒品,我是被人陷害的。”

劉文正一看李平,也是大喜。好家夥,這可是重大通緝犯,出了名的轉送黑貨的李平,是他送的貨,那就是天大的證據。“哈哈哈!這就好,有證據就好,那個誰!趕緊把黎小姐放了!緝毒的人那邊我去說。”

將李平轉交給其他警員後,劉文正一把將淩冽拉到一旁道:“淩老弟,這次事情絕不簡單,但是天京緝毒所的那些人肯定不會被收買,他們本身大多都是幹臥底的,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我知道,如果是被收買的,那我就算抓來了李平也沒用。”淩冽說道,拿起了一份資料,上面正是朝陽集團的資料,上面記載著朝陽集團最近的資金流向。

看著這資料,淩冽也是大喜道:“看樣子,咱們有得玩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