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闺蜜说老公那很大,我和两个人同时做了

闺蜜说老公那很大,我和两个人同时做了“怎么了?這資料有哪裏不對嗎?”劉文正看著正在笑著的淩冽,一臉的疑惑。

淩冽搖了搖頭,道:“資料本身沒有什么不對,只是看過的人肯定都會產生一個疑問。”

“什么疑問?”劉文正更疑惑了,自己從朝陽集團建立開始就在關注他們的一舉一動,這資料也是看過無數遍了,那還真沒看出有什么疑問。

“你看著上面的資金流向,只進不出。”

“嗯?確實啊,雖然我猜到這朝陽集團不過是關玉河做的一個幌子,但是他哪來這么多錢?”

關玉河經曆之前的事情,按常理來說是不能有這么龐大的資金操控的,要么就是背後有大人物在支持,要么就是有別的斂財手段。

“既然關玉河有心嫁禍我,我也就趁這機會好好查查他吧。”

“怎么查?你知道現在朝陽集團的戒備有多森嚴嗎?”一道女聲傳來,之間從警局內深處,黎嫣然正緩緩的走了過來。

“你沒事吧。”淩冽問道。

“沒事。”

黎嫣然也米有做什么多餘的事,就像是排練過一般,直接拿起桌上的另一份資料道:“這是我之前拜托劉大哥做的一份資料,上面是一些監控攝像頭拍攝的朝陽集團周邊的畫面。”

淩冽接過資料,翻看著。上面全都是朝陽集團的照片,其中有一個地方引起了淩冽的注意。

關於朝陽集團的倉庫,總有一輛車進進出出,還專挑晚上。而且這輛車還很眼熟,一看車牌號,正是之前李平所開的那輛仙草園的面包車。

審訊室內,李平被拷在椅子上,而他對面坐著的是淩冽,正一本正經的做著筆記,還有模有樣的。他身旁還站著劉文正和黎嫣然,也是一臉嚴肅的看著李平。

“說吧,你給朝陽集團送了什么。”

“哥,我都說了,我從來不管送的什么,也送來不會問是誰送的。”李平無奈道,他是真的不知道。

“行,那讓你送貨的那個人你有沒有印象,比如他有什么特征?”

淩冽說道,玩弄著手上的警棍,道:“你最好仔細想想啊,我動起手來連自己都打的啊!”

李平也是遭不住,他明白淩冽有多強,真要動起手來,那就真要命了。趕緊埋頭想了起來。

半響之後,這才一個激靈,道:“臥槽!我想起來了!有人叫他劉哥!”

“臥槽!該不會是你吧!”淩冽一臉驚訝的看向劉文正,但明顯帶著笑意。

“別鬧,要是我,你倆就要換個位置了。”劉文正皺了皺眉頭道。

淩冽想了一想,往朝陽集團送貨,自然是送給關玉河,和孫天奇的,根據資金流向,要么就是龐大的現金,要么就是有這么龐大價值的東西。能夠輕易弄到這些,又被稱作劉哥,那么滿足條件的就只有一個人。

“劉向天。”

聽到淩冽念出這個名字,劉文正也是大驚道:“他難道沒被抓?”

劉向天可是當初豫州四大幫會頭子之一,關玉河倒台之後,他也就隨之失蹤了,本來以為他要么已經死了,要么就是徹底的銷聲匿跡,沒想到現在又蹦躂了出來。

而黎嫣然卻沒有絲毫的驚訝,淡淡道:“關玉河和孫天琪都能安然無恙的開公司,那劉向天就算現在大搖大擺的走進警察局,我也不會覺得有什么太令人意外的地方。”

“但現在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辦?去哪找劉向天?況且他還不一定真的做了什么犯法的事情。”劉文正說著,看了看淩冽。

淩冽再次朝著李平問道:“你還記得你這些天送貨的順序嗎?”

李平想了想道:“記得,前段時間我一直在給朝陽集團送貨,直到前天晚上才突然說要送到百草廬。”

黎嫣然聽到這裏,他就知道淩冽在想什么了,道:“哼,我就知道關玉河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你們懂什么了?我可一點也沒明白?”劉文正一臉懵逼的問道,他還真不明白,這送貨的順序能說明什么。

淩冽笑了笑,道:“你想想,這天京緝毒所你也說了,是不可能被收買的。那么他們必然是掌握了豫州這邊的毒源流通才會找過來,關玉河不可能蠢到利用不可控因素來陷害我,這毫無意義,也不符合他的性格。”

聽到這裏劉文正就明白了,他恍然大悟的說道:“哦!也就是說,其實是劉向天一直在運送毒源道朝陽集團,然而某一環出了差錯,被天京緝毒所察覺到了,於是為了轉移緝毒所的注意力,將毒源送到了百草廬。嫁禍你只是順便!”

“沒錯!”淩冽笑道,“關玉河還是聰明,一來這樣可以洗清自己的嫌疑,讓緝毒所認定我是毒源,二來又可以嫁禍於我。唯一在他計劃之外的,就是李平被我抓到了。”

劉文正歪了歪脖子,想了想。道:“等會,那就算知道了朝陽集團才是毒源,我們沒有證據也不能抓他們啊。難道直接去搜?”

淩冽搖了搖頭道:“沒用的,出了這樣的事,關玉河必定早就將毒源轉移了。現在去搜肯定搜不到。”

“那怎么辦?”

“簡單,找劉向天!”

傍晚,仙草園內,李平駕駛著百草園的面包車,緩緩駛出了倉庫。

“哥,你這樣搞,以後誰還找我送貨啊?你這不是打我的臉嘛。”李平憤憤的朝著副駕駛上的淩冽道。

“你還送貨,你這進去不知道要坐多久好嗎,我這是給你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少做一點是一點,出來你就別幹這個了。”

此時的淩冽穿著和李平一樣的工作服,戴著帽子。在晚上,這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是淩冽。

“不是我說啊,哥。那會你在追我,我還真沒接到劉哥那邊要我再去接貨的消息,我們這樣過去不會暴露吧。”

淩冽笑了笑,道:“現在緝毒所注意力全在百草廬身上,他們不趁著這時候送什么時候送?快走吧!”李平駕駛著百草園的面包車,在高速上打著轉轉。不知不覺以經到了晚上。

“哥,反正我們是幫警察做事,就別轉了吧,我平常是怕人跟蹤才轉,現在我都被抓了,還轉個屁啊”李平歎了口氣道。

淩冽直接一拳敲在了李平頭上,看著窗外道:“你傻啊,警察不盯著你,就沒人盯著你了嗎?你以為讓你送貨的都是傻逼?”

這一聽,李平就不樂意了。“我在道上可是出了名的!誰信不過我!”

淩冽無奈的笑道:“我看信你也是信你蠢,不會耍心機。”

兩人一邊在高速上轉著,一邊瞎叨叨。不一會就有一輛黑色的寶馬從左邊跟了上來。

“哥!來了。”李平低聲道,從後視鏡裏緊緊的盯著那輛寶馬。

“注意!跟平時一樣,千萬別路出馬腳。”淩冽也低聲說著,隨即拉低了帽簷。

李平熟練的從車前的小櫃子裏拿出一個手電筒,往後照了照,而且還是有規律跟頻率的,顯然是一種信號。

那輛寶馬裏的人,也朝著李平做了一下回應。

“哥,果然!他們是要送貨,還是特大的號!”李平說著,臉上不禁揚起一陣興奮,要是自己沒被抓,那這一單可能真的可以讓他之後金盆洗手了。

“照計劃進行,別緊張。”淩冽低聲道,瞟了一眼後視鏡中那輛寶馬,雖然坐在車裏的人他不認識,但從那人的謹慎中可以看出,這一次送貨必然是很重要的。

確認雙方信息之後,那輛寶馬加快了速度,越過了李平駕駛的面包車。然後又打了一串信號。

“哥,他們說這次是大單。要我們跟著去,直接接貨換車。”

“跟上。”

李平回了信號,那輛寶馬也開始加速。

最終寶馬帶著李平的面包車在高速上轉了五六圈,這才在一個通往豫州郊區的路口下了高速。

一路上沿途都沒有看到任何建築,不是樹就是土,最後就開到了一片荒無人煙的地方,這時才出現了一座廢棄工廠。

寶馬緩緩駛到工廠門口,立刻有兩個人過來攔住了寶馬。用手電筒照了照車內。

寶馬裏的駕駛員朝著那兩人道:“兄弟,是我,我帶送貨的過來了。”

然而那兩人卻沒有立刻放寶馬進去,而是轉而問道:“後面這個妞是誰?”

隨著手電筒的光照去,寶馬的後座上有一名面容姣好的美豔的女子,女子看似二十出頭,撩著大長腿坐著,一襲黑色緊身衣勾勒出火辣的線條,盡管已經被束縛的嚴嚴實實,但依舊無法讓人忽視她胸前的傲人。

那寶馬的駕駛員稍微遲疑了一會,但轉而說道:“我妹,我妹,本來是要去我家玩的,這不突然有貨要送,就幹脆幹完再說了。”

那兩個拿著手電筒的人面面相覷,一臉淫邪的說道:“你妹啊?挺水靈的嘛,反正你也是打算“幹完了再說”,不如也帶上我兩唄?”

寶馬駕駛員有些急的樣子,腦袋上都開始滲出了汗水,急忙道:“就別跟我打趣了,我還有事,快讓我進去吧。”

“進去吧。”兩個拿手電筒的男人說完,推開了工廠的大門。

李平也跟著寶馬緩緩地駛進了工廠。

從外面看那就是個破舊的工廠,從裏面看那就別有一番天地了。周圍都是精密的儀器,許多穿著防護服的工人正在忙碌的工作中。而那些機器也在不斷地往外吐著白色的晶體。

寶馬駕駛員打開車門走了出來,但後座的美女卻沒有下車。

“劉哥!我帶送貨的回來了!”

寶馬駕駛員喊著,從工廠二層走出了一名刀疤男,這刀疤男沒什么印象,但肯定不是劉向天。

刀疤男看了看下方的兩輛車,揮手示意。工人們便都止住了機器,工廠的大門也同時關上了。

“劉哥今天不在,我代理了。”刀疤男說著,慢慢走下樓梯。

“劉劉哥不在啊?”寶馬駕駛員說著,顯得有些緊張。

這時刀疤男已經走到了寶馬駕駛員的跟前,他伸出手拍了拍寶馬駕駛員的肩膀,道:“阿福啊,你也跟了我這么久了,我待你怎么樣?”

“虎哥待我很好!很好!”寶馬駕駛員越來越慌張了,說話都開始有些打顫。

然而下一秒,一塊冰冷的東西頂上了寶馬駕駛員的額頭,那是一把漆黑的手槍。

“那你為什么要背叛我!”

“我沒我沒有啊!”

這時車上的李平造不出了,他慌張的看向淩冽道:“臥槽!哥,怎么辦!我們暴露了!”

淩冽環顧四周,工廠二樓此時已經站滿了人,手上都拿著槍。紛紛緊盯著這邊。

“你還記得你朝我開槍的時候我說過什么嗎?”淩冽笑道。

“什么?”

“沖鋒槍我都能躲!”

那寶馬駕駛員也是滿臉的驚恐,豆大的汗珠不斷滾下,道:“虎哥,我真沒背叛你啊!我真沒!”

“你當我傻!我早就接到消息了!”虎哥大喝一聲,扣動了扳機。子彈貫穿了寶馬駕駛員的腦袋,應聲倒地。

隨即虎哥轉過身來,說道:“朋友,下來吧。等你很久了。”

“怎么辦啊!哥!我還年輕啊,現在可沒有想要掛掉的打算!”李平不住地顫抖著,就跟見了鬼似得。

“瞧你那點出息。”淩冽搖了搖頭,道:“下去就下去唄,你以為我會怕?”

淩冽把帽子一摘,一臉從容,直接打開車門,瀟灑的走了出去。

然而虎哥就一臉懵逼了,歪著頭用手槍指來指去,道:“不是說一個嗎?怎么來了兩個?”

淩冽這一聽也是懵了,順著虎哥的槍指所處看去,在那寶馬車旁站著一名身材火辣的美女,那美女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淩冽。

美女道:“你誰啊?”

淩冽笑了一聲,一臉無奈道:“呵,我還想問呢。”

虎哥倒是冷笑了起來,拍了拍手道:“那不管你們誰是緝毒所的了,通通殺了!兄弟們!給我動手!”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