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婆唱歌回来下面肿了,送男友绿帽子全文阅读

老婆唱歌回来下面肿了,送男友绿帽子全文阅读“今天你們都得死在這裏!”虎哥喊著,二樓的槍手們一齊開槍。頓時,子彈向雨點一樣傾瀉而下。

淩冽一個掃腿,激起一層煙霧,隨即躲到了不遠處的集裝箱後,那美女也趁機跟了過來。

“你到底是誰啊?”淩冽問道。

“你又是什么人!說!”美女說著,迅速的拉開胸前的緊身衣拉鏈,仿佛得到解放一般,但淩冽注意力不在這,而是緊接著,美女從那山峰之間掏出來一把銀白色的手槍,頂在了淩冽的頭上。

“你就是那個通緝犯!送黑貨的李平對不對!”美女道。“我知道了,你想黑吃黑對不對?你現在開始全力配合我突圍,興許還能爭取到戴罪立功的機會。”

淩冽這就蒙圈了,從這話裏聽,這妞是緝毒所的。搞了半天不是自己被發現了,而是這妞被發現了。捅了個烏龍。

“我說美女,送黑貨的還在車上發抖呢,我是良民。什么黑吃黑,我本來就是過來幫忙捅毒窩的。”淩冽無奈的說道,外面的子彈雨依然還在傾瀉。

“哼,你以為我會信?這個叫虎哥的毒梟也是最近才出現的,但是出貨量極大,及其謹慎,你要不是送黑貨的,怎么混的進來。”美女冷哼一聲道,一臉的懷疑。

“我不是跟著你進來的嗎!唉,信不信由你了。”淩冽懶得爭了,乘著子彈雨傾瀉的間隔,直接翻身出了掩體。站到了工廠中央。

虎哥看到淩冽自己跳了出來,便也揮手示意,二樓的人這才停止了射擊。“喲,還挺有種啊!連把槍都沒有還敢出來?”

淩冽冷笑道:“別說廢話了,把你們劉哥帶來,之後就沒事了。”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啊。你是傻逼嗎?你一個空人,能拿我怎么樣?”虎哥大聲笑了起來,在他眼裏的淩冽多半是個傻逼,連一把槍都沒有,還他媽想找劉哥?笑話!

“讓你半身不遂信不信?”淩冽笑道。

“哈?你要能讓我半身不遂,我就把這槍吃了!哈哈哈。”虎哥笑了起來,把槍口塞進了嘴裏,樓上的那些小弟也跟著笑了起來。

無稽之談,這么多把槍指著,還想打的人家半身不遂?怕是還沒動手就被打成篩子了。

躲在集裝箱後的美女心想著,她也覺得淩冽太傻,但是畢竟她是一名警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死。

美女心一橫,決定拼了。剛准備翻出去,結果下一瞬間,她整個人就愣住了。

只見淩冽大手一揮,一道寒芒閃出。那虎哥就好像真的半身不遂了,直接倒在了地上,臉上也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幹了什么!我怎么動不了!我怎么沒有知覺了!”虎哥大怒道,它除開脖子能扭扭,全身都是去了知覺,仿佛從一開始就沒有這些東西一樣。

淩冽慢慢走近了虎哥,用手輕輕的點了一下虎哥的背,道:“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一點。不過不打緊,我幫你解開,算我的。”

瞬間,虎哥的身體恢複了一些知覺。他趕緊將槍指向淩冽,扣動了扳機。然而子彈並沒有飛出去。

淩冽一根手指插進了槍口,用真氣頂住了裏頭的子彈。任由虎哥怎么摁扳機,子彈就是射不出來。

“別摁了,吃了吧,吃完好幹活。”淩冽冷笑道,眼裏閃過一絲寒芒。“做販毒這種勾當,不就是刀口上舔血嗎?吃把槍也沒啥區別。”

“你唔唔!!”虎哥想要說什么,但是話還沒說完,他的手就不聽使喚了。直接抓著槍就往自己嘴裏送。

看著虎哥吞的困難,淩冽也不忍心,道:“哎,我幫幫你吧。”

淩冽用手在虎哥脖子處一抹,塗了一層藥液。瞬間虎哥就像是蟒蛇一樣,下巴直接脫臼,然後複合,脖子也開始擴張。硬生生的把槍吞了進去。

“你你你你!!!”虎哥很快恢複了正常,但是他懵了。臥槽,這家夥讓自己吞了一把槍!不會死吧!二樓上的那些小弟也是看的觸目驚心,甚至都忘了自己人多勢眾。不過就算開槍,估計也傷不了這人一分一毫。

“你也吃飽了,那就說吧,你們劉哥在哪?”淩冽問道。

“你!”虎哥怒從中來,剛想起身動手。就被淩冽一句話定住了。

“誒!你別亂動啊!你肚子裏的槍萬一走火那就怪不得我了啊!”淩冽說道,拍了拍虎哥的肚子。

這下虎哥還真就慫了,自己平時虎得一逼,但那是一回事。命還是要啊,該慫還是要慫,這人不知道搞了什么,讓自己吞了把槍,著玩的下去的。就算拉得出來,那菊花還不得爆炸啊。

“哥!哎喲!哥啊!你先幫我把槍弄出來,我什么都說,什么都說!”虎哥笑著說道,但其實再找一個機會,趁著淩冽稍微有些分神,虎哥大喊道:“開槍!”

“不好!”美女察覺到有些不對,趕緊沖了過來,將淩冽撲倒。但是子彈卻一顆都沒有射出來。

“美女,這么野的啊,這還在辦正事呢。”淩冽笑道,看著那壓在自己身上的人。

“你!”美女這才注意到,也是漲紅了臉,趕忙起身,環顧四周。那二樓的小弟們一個個都倒在了地上,從下面看不到,但是仔細看的會發現,他們每個人腦門上都插著一根銀針。

美女確認一番,轉而用槍指向虎哥道:“我是天京緝毒所的呂美玲,你已經被捕了!”

淩冽看著呂美玲也是一臉懵逼,道:“你不會要抓他走吧?這打草驚蛇你不懂嗎?你一抓他回去,他上面的人不都躲起來了!”

而呂美玲也一臉疑惑的看著淩冽道:“這個販毒團夥的頭目就是他啊?上頭難道還有人?”

我的天,這妞合著都沒調查清楚就沖到這來了,難怪他們這天京緝毒所會被朝陽集團當刀使。這一個個都不帶腦子的。

“美女,我看你就先回去,這裏交給我。我到時候吧他們連根拔起,全送給你們。”淩冽說著,伸手示意,打算握個手。

哪裏知道,這呂美玲二話不說,又從她那山峰中直接掏出一副手銬,直接拷在了淩冽手上,道:“你這個送黑貨的還想跑?都跟我回局子!一個都別想跑。”

“我真不是送貨的啊!”黑色的寶馬車在公路上飛馳,不一會就到了一處看似普通的公寓。

“我真的不是送黑貨的啊,你怎么就不肯看看那輛面包車呢?”淩冽無奈的笑道。被呂美玲拉下了車。

“就算你不是,你也應該協助我的調查。”呂美玲說道,用力的拉了拉手銬。

淩冽無奈的笑了笑,這種手銬怎么可能拷得住他,只是他覺得這一切太過蹊蹺。為什么天京緝毒所的行動會被劉向天提前得知?為什么李平送貨到百草廬之後,緝毒所就這么及時的趕到了?很明顯,答案就在這棟公寓裏。

呂美玲拉著淩冽,到了這棟公寓的三樓301。

呂美玲輕輕的敲了敲房門,道:“是我。”

房門很快就打開了,但是只開了一小條縫,縫隙的那頭有一名男子,從縫隙中謹慎的窺探著外面,當他看見淩冽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道:“進來吧。”

“美玲回來了?”房間裏,一名英武的中年男子坐在沙發上,身後的窗簾緊緊拉了起來,他身前的茶幾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照片和筆記。

“許隊,我抓到了一個送黑貨的,但是任務”呂美玲說著,微微低下了頭道:“我們的消息提前走漏了,任務失敗。”

“虎哥跑了?”

看著一臉疑惑的許隊,呂美玲搖了搖頭,道:“虎哥已經被後續趕來的警察控制住了,但是我懷疑虎哥只不過是下家而已,上面還有人,那個人才是毒源。”

“你怎么知道的?哪來的消息?”許隊問道。

呂美玲指著淩冽說道,“這個送黑貨的好像知道很多關於上家的線索,所以我把他帶回來了。”

“我是知道關於你們口中的上家,但我真不是送黑貨的,把手靠解開吧。”淩冽笑道。

“美玲,別跟他廢話,拉到裏面去,讓我審,保准他都吐出來。”之前開門的那個男子摩拳擦掌道,眼裏閃過一絲凶光。

“我明白你想要快點得到情報,馬志。”許隊說道,眼神變得銳利起來道:“但是你每次都把人弄得半死不活的,我們也是警員,要有分寸。”

“放心吧,許隊。不會出事的”馬志笑著,看向淩冽,道:“咱們是外屬組織,而且這種犯罪分子不知道做過多少傷天害理的事,不需要手下留情。”

“但”許隊剛想說什么,就被淩冽打斷了。

“還是審一審吧,又不放我走,幹坐著也挺無聊的。”

馬志聽到淩冽的話,頓時臉上就蒙上了一層陰霾,他一把抓起淩冽的衣襟,將他提到自己面前,道:“挺囂張啊,看我等會怎么審你!”

“你能怎么審?還能殺了我不成?”淩冽說道,但是他此時正在仔細的觀察某人的情緒變化。

呂美玲歎了口氣,走上前分開了兩人,道:“算了吧,他畢竟也只是個送貨的。上家那么謹慎,他估計是真的不知道。”

馬志就奇怪了,這呂美玲怎么一會一個意思。“我說美玲,你不會看上這小子了吧?一會說他有線索,我這一要審,你就這么護著他。”

“你有病吧!誰護著他了!我是怕你打死他!”呂美玲憤憤的說道,眼神和淩冽對上的那一瞬間,竟然還有那么點害羞,立刻別開了視線。

“那不就得了,你有沒看上他,那不就讓我打死了又怎樣?你也知道,現在的毒販被抓就是死刑,這種人一般都是亡命之徒,殺人不眨眼的!”

馬志似乎還不想放棄“審問”淩冽的機會,一直在跟呂美玲糾纏。

“美玲啊,你要知道,現在唯一的線索就在這人身上,我們不能錯過啊!”

“行了行了!我不管了!”呂美玲也覺得煩了,直接撒手不管了,而許隊也別過了臉去。

“馬志,你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如果這次再沒分寸,那我就保不住你了。”許隊說道,眼睛沒有看著馬志。畢竟這段時間緝毒所的戰功都是依靠馬志的“審問”得來的。雖然手段有些過分,但效果很好,就算了出了一兩條人命,上頭也想著反正是死刑犯,也就都給馬志壓下去了。

“我明白,許隊。”馬志笑著,那股笑容中帶著一股狂氣。“我保證,會有分寸的。”

301室的一個房間被做成了專門的審問室,盡管天京緝毒所其實是到處遊離不定的組織,但是每次都會想辦法弄一個審問室。

這房間四周都貼滿了隔音板,裏面哪怕是開演唱會,外面都聽不到。

馬志粗魯的將淩冽推了進去,自己輕輕的將房門反鎖上。

此時的淩冽雖雙手背拷在身後,但馬志那一推還不足以讓他失去平衡,他反倒是借力一轉,直接坐在了一張小木椅上。

“喲,身手不錯啊。”馬志笑道,他見過很多身手不錯的。但是至今還沒有一個能囂張到底的。

“還行吧。”淩冽道,依舊是一臉從容,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馬志。

馬志並沒有向在外面那般易怒,而是慢慢的從房間的櫃子裏掏出一根胳膊粗的鐵棒,拿鐵棒上還有著一些紅色的痕跡,難以辨認是鏽跡,還是血跡。

馬志抓著鐵棒放在手上拍了拍,道:“趁現在說吧,你上家是誰?”

“我說了,我不是送黑貨的。”

然而馬志接下來的回答,倒是出人意料。

“我知道,送貨的是李平。我再問一遍,是誰指使你去工廠的?”

馬志惡狠狠的說著,拖著鐵棒圍著淩冽慢條斯理的走著,鐵棒在地上拖行,磨出了火花。

“你這話挺有意思的?”淩冽微微一笑,側過頭看著站在他身後的李平。“連外面的呂美女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馬志一挑眉,道:“這不用你管!我要你回答我的問題,你要是不說,我不敢保證你能活著從這裏走出去。”

“第一,我不會說,而且說了也沒有意義。”淩冽冷笑著,表情開始變的冷峻起來。“第二,我能不能活著出去,憑你這菜鳥,還做不了主。”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