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干了十多个处,可能性与必要性的区别

干了十多个处,可能性与必要性的区别,淩冽打開桌上的黑色盒子,裏面赫然放著一塊黑漆漆的泥巴。其他人都沒看明白,這一塊黑泥巴有什么用啊?

淩冽倒是喜出望外,道:“今天給你們見識見識。”

淩冽掏出針卷,沾了沾黑泥,然後紮在了臉上。反反複複紮了幾十針,活像個刺蝟。

陸天明看不懂,一臉疑惑的問道:“我說師傅?你啥時候染上這種特殊愛好了?”

“去你的,什么特殊愛好,給我看好了。”

淩冽說著,滿滿一根根的將臉上的針取下。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淩冽臉上的肌肉就像是有自主意識一樣,紛紛湧動起來。連骨頭都開始卡拉卡拉的移動,那聲音還怪嚇人的。

不一會,這些肌肉和骨頭的移動就停止了。周圍的人也都蒙了。

這淩冽的臉硬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還有幾分像吳彥祖。

陸天明一看,頓時眼冒金光道:“我的天,師傅,你這個厲害了!趕緊教我,以後就靠這個泡妞了!臥槽,還真他媽像吳彥祖。”

一旁的李平也是眼睛睜得老大,張大著嘴,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雖然淩冽一直都在刷新他的世界觀,但這也太過分了吧!還可以變臉!

秦爽和呂美玲也遭不住了,也是兩眼放光,紛紛說道。

“天呐,你這才是真正的瘦臉針啊!有副作用嗎?給我也紮兩針吧。”

“你你你你!你原來是整容醫生啊!這針能瘦腿嗎?”

這倆美女其實本身都已經近乎完美了,但是這愛美的天性還是改不了的,這么安全無痛苦,輕輕松松三分鍾的事,怎么會不想要來一發?姐追求的是完美!

淩冽也是頂著那張酷似吳彥祖的臉微微一笑,那還真是帥得過分了。“厲害吧,咱們中醫比那西醫強多了吧!只是我這招只能維持半天,而且還必須有這天池湖底的泥。”

淩冽說著,輕輕挑起一塊黑泥道:“這天池湖底的泥終日吸收日月精華,實際上就是極具靈氣的泥。我用針驅動他,讓臉部的肌肉骨骼跟隨靈氣活動固定,說白了就是把臉上的肉撥動,然後用膠水粘好一個意思。”

雖然李平沒聽懂,但是還是覺得很厲害。“哥,我還是不明白,你變帥了又有什么用啊?咱們不是要去那個什么肉鋪嗎?”

“笨啊,我這不是易容嗎?”淩冽敲了一下李平的頭,道:“你還是古裝片看得少,要潛入怎么能不易容呢。”

李平摸著頭,低聲道:“之前你又不搞馬後炮。”

“你說什么?”

“沒沒啥”

眾人離開茶樓,淩冽帶著呂美玲和李平回到了許隊所在的公寓。

一開門,許隊就驚了,道:“臥槽,美玲,你什么時候認識吳彥祖了!”

“什么吳彥祖!他是淩冽!”

許隊一聽,仔仔細細的在淩冽邊上轉了一圈又一圈,左看右看,時不時捏兩下淩冽的臉,道:“哎喲喂,這還真看不出來,小子,你還有這本事?”

“我本事還多著呢。”淩冽笑道,搓了搓手指。“許隊,接下來我想要潛入馬志的交易點,然後順藤摸瓜。所以問你這裏借點貨。”

許隊也是微微一皺眉頭,道:“行吧,你們萬事小心。”

易容後的淩冽帶著呂美玲和李平來到了肉鋪,三人都換了一套衣服。淩冽穿的就像是個土老板,李平則是一身黑色西裝配墨鏡,除開身板不夠之外,還挺像個保鏢的。

而最打眼的莫過於呂美玲了,一襲深藍色長裙,胸前深,露出一道深不可測的山穀,背部打開,雪白一片,大腿根部直接開叉,如玉般潔白的大腿一覽無餘。剛一走進肉鋪,那個一直平靜如水的老板都看傻了,嘴角都流出了口水。

“咳咳,老板,來兩斤排骨,把骨頭剃了。”

聽到淩冽的暗號,那老板才回過神來,緩緩道:“裏面第三道門,自己拿”

直到三人走了進去,老板的眼睛還收不回來,不禁感歎道:“長得跟吳彥祖一樣就算了,還帶個這么美的妞,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三人走進那扇門之後,儼然是通到了另一個地方。寬敞的室內,足足有兩個籃球場那么大。周圍則是大大小小各式攤位,但是上面擺著的卻不是軍火就是毒品。而在這些攤位間逛的,也都是些凶神惡煞的人。

“媽的,加特林怎么這么貴!保修嗎?”

“昨天在你這裏買了兩斤藥丸,媽的有一半都是假的,你他媽是不是不想幹了!”

“臥槽,你他媽還買無人機的!”

此起彼伏的叫喊聲,在著室內回蕩。但是淩冽的注意力始終都在那前方的舞台上,明顯這才是重頭戲。

突然,所有的燈光都被切斷了。整個場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但是沒有任何人覺得驚訝或恐慌。

緊接著一束燈光打在了舞台上,舞台上站著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他向台下的人深深鞠躬,道:“各位尊敬來賓,歡迎參加今天的拍賣會!”

好家夥,難怪這地方一直沒有被查。原來它不僅僅是販毒的流通交接點,還是一個地下拍賣會。淩冽左顧右盼,果然在這人群中,見到了幾個太子黨的,有權有勢的人。

台上的男子寒暄完後,開始接受起了拍賣品。

“今天的開胃菜是一件春秋戰國時期的青銅寶劍!起拍價,50萬!”

男子說完,一個身著兔女郎服裝的妖豔女子就抱著一柄斷劍走了上來。這斷劍嚴格的來說都不算劍,因為劍刃基本上都沒了,只剩下個刀把了。

周圍的人不禁發出唏噓聲。顯然對著把斷劍不怎么感興趣,一來這裏的人多半都是黑商人,不好賣的東西自然是不會怎么在意。

但是淩冽卻不同,他一眼就看出這斷劍上散發著濃鬱的靈氣,必然是件珍寶。但是可惜的是,自己沒帶錢,好像也不能刷卡的樣子。這把斷劍還是淒慘,連一個想買的人都沒有,幾個看上去像托的人都懶得喊,反正也不會有人跟。

然而台上的男子並不在意,繼續介紹第二件寶貝。

“開胃菜大家好像不太喜歡,但是沒關系。我們第二件大家一定會喜歡。”男子說完,伸手示意。

只見舞台那頭,一個身著旗袍的美豔女子,一路扭著腰走了過來。手上拿著一個很小的盒子。

“這就是劉先生最新制作出的新型毒品,藍鑽!”男子一邊說,那穿旗袍的女子便打開了小盒子,一顆像是鑽石的藍色晶體出現在大家眼前。

台下也是開始躁動起來,紛紛交頭接耳。

淩冽也很在意,畢竟這劉先生很大幾率就是劉向天。

“竟然還有這種地方,公然販賣!太不把我們緝毒所放在眼裏了!”呂美玲咬了咬牙,眉頭緊皺。

淩冽則低聲道:“小聲點,別沖動。還不是時候。”

台上,還在男子繼續介紹那“藍鑽”。

“這是劃時代的產物,不僅僅可以體驗超絕的快感,而且絕對讓人欲罷不能!哪怕碰上一丁點,這輩子都不能離開他。絕對的。本次僅售賣100克”

這會台下整個就了,男子還沒報價,下面的人就開始瘋狂的叫起價來。

“一千萬!我承包了!”

“三千萬!”

“五千萬!”

競價聲此起彼伏,價格也是越炒越高。場面也是越來越控制不住了,有那么兩個人甚至還懟了起來。

“媽的,和老子搶東西!找死!”

“來啊,有種動我啊!”

眼看兩幫人就聚到了一起,但是畢竟是在這種場合,要真打起來,怕是會被趕出去。

淩冽察覺到機會來了,於是偷偷喊道:“臥槽,想要就搶啊,買個蛋啊!有沒有種啊!”

淩冽的話一出,全場都寂靜了。所有人都在想,這么說好像沒錯。

雖然這拍賣會是天京靠山罩著的,但是,搶了這一筆完全就可以不幹了呀,出國找點地下科學家一分析,量產之後,害怕沒錢?

台上的男子也感覺有些慌了,趕緊招呼身旁的旗袍女子趕緊下去。

這時淩冽趕忙補了一句,“那個王八蛋動手了!”

這會,台下的人一聽,媽蛋有人已經動手了,自己還等什么,槍打出頭鳥,自己跟著起哄准沒錯。

然而所有人都被耍了,但是在這龐大的利益面前,人都是盲目的。哪裏會去確認是不是真的有人動手,搶了再說!

當所有人爭先恐後的上台,然後扭打在一起的時候,淩冽帶著呂美玲和李平偷偷的溜向了後台。

“哈哈哈,你還挺會玩的。”呂美玲笑道,這是淩冽第一次見她笑,沒想到這一只苦著臉的呂美玲笑起來竟然這么美,有那么一瞬,淩冽都看呆了。

“別笑了,你看,是馬志。”淩冽說道,指向前方。“你們呆在這,我一個人去。”

前面馬志正在和旗袍女郎交接,畢竟出了這么大岔子,自己肯定得跑路。不然東西丟了,還沒拿到錢,回去保准要死。

呂美玲和李平礙於沒有易容,只能躲在後面。只有淩冽一個人方便前去。

然而馬志看到了淩冽,也是有了那么一絲警惕,眉頭微皺道:“你想幹什么!”

“別激動,我是來買藍鑽的。那些人太野蠻了,所以我這不是溜進來跟你直接交易嘛。”

馬志依然沒有放松警惕,道:“你有些面熟啊,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淩冽無奈的苦笑道:“人家都叫我豫州吳彥祖,虛名,虛名。”

馬志倒是冷哼一聲,道:“巧了,我也是豫州吳彥祖,幸會。”

淩冽這就不舒服了,臥槽,你長成這樣也好意思說是豫州吳彥祖?媽蛋,還巧?巧個屁!真不要臉。

“呵呵,是啊,你是挺像的,特別是鼻毛那一塊。”

馬志笑了笑,摸了摸頭,“是吧,我就說我特像吳彥祖,別人還不信。還是兄弟你眼光高!”

“呵呵,是啊,那藍鑽”淩冽伸手將想去拿藍鑽,誰知這馬志直接一轉身,照起鏡子來了。

馬志看著鏡子,一手拿著藍鑽,一手摸著下巴道:“其實我覺得我像劉德華多一點你說呢?”

“像,像!特別是眼角膜那部分。”

“是吧。”馬志聽著,還沾沾自喜起來,完全沒感覺到淩冽在諷刺他。“你說那些妞怎么就看不出來呢?之前我認識一個警花,她生日的時候,我還特意拍了張自拍送給她。她還不要,兄弟你說她是不是沒眼光。”

聽到這裏,李平也是一臉疑惑的看了看呂美玲,低聲道:“他真送了?”

呂美玲也是捂著嘴,強忍著吐意,微微點了點頭。

淩冽也是哭笑不得,但是只能強行接了下去。“是啊,兄弟你這么帥,是她瞎了眼!”

馬志轉過身來,一把抓住淩冽的肩膀道:“還是兄弟你識貨!”

“那,這藍鑽”

眼看藍鑽要到手,這馬志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撐著臉道:“唉,兄弟,我看你長得也還湊合,你給出個主意吧,你看我怎么才能讓別人欣賞到我的帥。”

淩冽這時候想殺他的心都有了,但是這裏實在不好動手,只能忍。“我說兄弟,你這么,這個世界上這么大,你總會找到能夠欣賞你的人的,說不定有天突然就遇到了呢,這就叫做緣分。你要有自信!”

淩冽自己說著說著,都感覺胃裏的東西在翻騰。媽的,說這么違心的話,趕明個不會遭雷劈吧。

然而那馬志大笑起來,一臉的喜悅道:“兄弟,說得對!我少的就是自信!”

說完,馬志還擺出一個秀肌肉的造型,露出閃亮的牙齒,道:“兄弟,怎么樣,你看我嗎?”

砰的一聲巨響,淩冽終於忍不住了,一拳直接把馬志打飛了出去,嵌進了強力。撿起地上的藍鑽,一臉要吐的表情,道:“我看你媽了個蛋!還是個基佬!草!真他媽惡心!”

然而這時,巨大的響動也引起了外面那些人的注意,紛紛湧向淩冽三人所在的地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