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玩舞蹈班的小姑娘,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玩舞蹈班的小姑娘,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聽到響動的人紛紛趕到了現場,只見馬志躺在地上,淩冽則是一手捂著胸口,喊道:“有人搶了藍鑽!快追!往那邊跑了!”

看見淩冽往左一指,那群人就不假思索的都跑了過去,卷起一陣沙塵。

待那群人都走遠了,淩冽還伸長了脖子瞧了瞧,確認完全沒人,這才慢慢扶起馬志,道:“兄弟?醒醒!”

那馬志依舊紋絲不動,完全沒有一點要醒的樣子。

“臥槽,你不是挺耐打的嗎!”說著,淩冽一個耳光直接呼在了馬志臉上,但似乎還是沒用。

啪啪啪啪,一連串耳光下去,馬志這才緩緩地醒了過來。

“嘖,剛才發生什么了?我只記得我突然眼前一黑”馬志看著淩冽道,摸了摸後腦勺。

“哎呀,剛才有人想搶藍鑽,把你打暈了。但是人已經被我趕跑了!別怕。”

“這樣啊,那謝謝啊!”馬志說道,想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臉頰。“誒,我怎么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這馬志要真摸到自己的臉還不等崩潰,先前一拳就不說,這一連串的巴掌直接把他臉都打腫了,幸好附近沒有鏡子,不然馬志可能就可以見到什么叫做真正的被打成豬頭了。

淩冽立馬阻止了馬志的行為,道:“一定是這裏頭太悶了!別在意,一會就好了。”

“哦,那就先我出去了。”

淩冽趕忙拉住馬志,笑道:“你忘了,你說要帶我去見你們老大的呀!咱們不是說好要談藍鑽的後續發展嗎?”

馬志愣了一愣,道:“我有說過嗎?”

“有啊!”

“”馬志陷入了一小段沉默,但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道:“那好吧,你跟我來。”

說完,馬志往這拍賣會場的後門走去,淩冽也趕忙跟上,同時朝躲在暗處的呂美玲和李平打了一段手勢,大概意思就是要呂美玲和李平先離開。

李平一臉懵逼的眨了眨眼睛,轉而看向一旁的呂美玲,道:“他那手勢是什么意思啊?”

“我怎么知咳咳,大概就是叫我們跟在後面的意思。”

“哦!大姐頭就是厲害,這都看得懂。”

說完,兩人也悄悄跟了上去。

馬志和淩冽從後門走了出來,後門停了一輛豐田。

“老大現在在郊外的場子,咱們坐車去。”說著,馬志便上了車,淩冽也跟了上去。

引擎發動,豐田快速的沿著道路飛馳而去。

跟在後面的呂美玲和李平這才冒出來,看著遠去的豐田,有些無奈。

李平道:“我說大姐頭,這怎么跟啊?”

而呂美玲則冷冷道:“你不會去找輛車來嗎?要你何用?”

李平這就不樂意了,這鬼地方怎么弄車啊!過分了吧!我是送貨的,又不是偷車的,李平低聲嘀咕道:“什么事都要我來,也沒看你有啥用處”

“你說什么?”呂美玲眉頭一挑,冷聲道。

“沒什么,沒什么,我說大姐頭英明神武,肯定會想到辦法!老弟我全力配合!”李平說著,搓著手掌。畢竟人家是條子,萬一惹得人家不開心,給抓進去做個三年五年的那就完了。

呂美玲眼睛這么一瞟,看見了一輛自行車,道:“沒得選了,就這輛吧!”

“騎自行車追還不得累死啊!大姐頭,你看你要是累著了,腿變粗了,多不好啊!”

“又不是我騎,是你騎!”

“啊?不帶這么坑的吧!”

豐田裏,馬志和淩冽之間有那么一點尷尬,兩人似乎沒有什么話題。

馬志率先問道:“那個兄弟,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呢?”

淩冽稍稍有些遲疑,但為了吞吞吐吐被懷疑,隨口就道:“那個我是朝陽集團的那個”

話還沒說完,馬志就一臉驚訝的看了過來道:“你不會就是孫天奇吧!”

顯然這馬志也是劉向天新收的小弟,亦或者是因為之前臥底在緝毒所太久,這竟然吧淩冽錯認成了孫天奇,難道孫天奇長得像吳彥祖不成?

淩冽也就將計就計道:“對!我就是孫天奇,我和你們老大也是經常交易的,應該說差不多也算是一夥的。”

“哦!難怪,我早就感覺你好像在哪見過一樣。”馬志笑道。

“呵呵,是吧。”淩冽無奈的苦笑道。

“不過,孫哥。你跟老大關系這么好,為什么還要買藍鑽啊?直接要不就完了。”馬志疑惑的問道,看了看後視鏡,後視鏡的角落裏儼然映照著一名男子,一臉快累死的樣子,騎著自行車,後座還搭著一個人。但馬志並未注意。

“親兄弟不是也明算賬嘛,一碼歸一碼。”淩冽道。

“也是,向孫哥這種品位又高,又懂得欣賞美的人,果然器宇不凡。”馬志也是一臉尊敬的看著淩冽,道:“反正不急,不如咱們繞個路,找幾個妞玩玩?”

“算了吧,下次再玩嘛。這事要緊。”

還繞路,這易容的臉馬上就要到期了!

馬志似乎是硬要賣個人情給淩冽一樣,吹噓道:“孫哥,你是不知道,我帶你去的那地方絕對你沒玩過!那裏的女人啊嘖嘖!個個都是極品!”

淩冽也是眉頭一皺,還極品,就你這樣審美觀,怕是侏羅紀公園都能被你看成紂王的酒池肉林。

“不了,我對這些不感興趣。我們先去你老大那裏吧。”

這馬志也是被淩冽那一拳打的,本來腦子就不特別好使,這下可能是真的傷的不輕,道:“孫哥,你難道喜歡男人?”

“”淩冽也是無語了,這什么腦回路。跟這人說話真費勁,索性破罐子破摔,道:“是啊,我喜歡男人!行了吧!你他媽能不能閉嘴,好好開車!”

“是是是,孫哥,你別激動”馬志說著,抓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顫抖,另一只手則將自己那原本敞開的襯衣上,所有的扣子都扣上了,是不是還警惕的瞟一瞟身邊的淩冽,眼神裏有種莫名的恐懼。

“”淩冽也是懶得跟他拗了,索性也就不回話了,反正現在自己是“孫天奇”,喜歡男的就喜歡男的吧。反正不影響計劃。

然而此時的淩冽還不知道,之後孫天奇一直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待了很久,甚至還被關玉河嚴肅隔離了一段時間,不過這都是後話了。一路上馬志也是心驚膽顫的看著身邊的“孫天奇”,自己長得這么帥,玩意被襲擊了該怎么辦?叫破喉嚨有用嗎?破喉嚨會來嗎?

懷著這樣的忐忑心情,終於達到了目的地。

馬志將車停在一間巨大的廠房門口,聲音有些顫抖,道:“孫哥,到到了。”

“嗯,你不進去嗎?”淩冽道。

“我就不進去了,我怕被人誤會。不不是,我還有別的事。”馬志慌張的說道,孫天奇是個基佬的印象似乎已經在馬志心裏根深蒂固了。

淩冽也是無奈,最終一個人下了車,慢慢走進了廠房。、

此時一直騎自行車追的李平也緩緩的到了,整個人仿佛都憔悴了不少,從市區一路騎行到郊區,還搭著個女的,不說呂美玲重不重,反正看著她胸前那兩坨,就覺得她反正不會太輕。

“不,我不行了,大姐頭你繼續跟吧,我動不了了。”李平喘著粗氣,趴在自行車把手上,也是一臉慘白。

“真沒用。”呂美玲冷哼一聲,也謹慎的流進了廠房。

廠房內和廠房外那完全就是兩個世界,外面那般破舊,還包了一層爬牆虎。而這裏面就驚人了,儼然就像是夜店一般,各色閃爍的燈光,周圍擺滿了高檔洋酒,還有一群美女,四散開來,有的在跳鋼管舞,有的正躺在沙發上嬌喘連連。

淩冽四處張望著,很快就看到了熟悉的臉孔。

是劉向天!此時的劉向天正坐在二樓一個透明的房間內,左右各擁著一個美女,身前的桌子上擺滿了藍色的晶體。

馬志沒跟過來倒也是好事,這樣淩冽反而更方便混進去。

這裏頭的女人一看到淩冽易容過的臉,也是發情的母貓一樣,圍了過來。

“哇,好帥的小哥啊。”

“帥哥,不來玩一玩嗎?”

然而劉向天很快就注意到了這景象,竟然親自走了下來。道:“你是誰啊?進來都不跟我打個招呼?這么不懂規矩嗎?”

那些女人看到劉向天來了,也是紛紛變臉,趕忙推開淩冽,該幹嘛幹嘛去了。

“呵呵,劉哥。我是朝陽集團派過來的,談一下關於藍鑽的事情。”淩冽笑道。

“你是新來的?關少爺手下的還是那孫天奇手下的?”劉向天依舊很謹慎,皺著眉頭問道。

“我新來的,還沒來得及分。”

“”劉向天其實是誆淩冽的,一直以來所有的人都是關玉河管,哪有他孫天奇的份。“行吧,你來想談什么?”

“也沒啥特別的,也就想讓你送一些貨過去。”淩冽道。

“哈?關少爺不是說這段時間不送嗎?又該主意了?”劉向天一臉疑惑,但他一直以來都只聽關玉河的,而且長期跟在關玉河身邊,自然也養成了不輕易相信他人的習慣。“我打個電話問下。”

臥槽,這電話打過去不就穿幫了!淩冽自然是想讓劉向天人贓並獲被緝毒所的人直接抓現行。不然的話關玉河總會有辦法吧劉向天弄出來,只有讓這天京直屬的獨立緝毒所抓到,關玉河才不好動手。

就這緊要關頭,突然劉向天的兩個手下拉著一個女人過來了,那女人也不是別人,正是呂美玲。

“放開我!你們這些混蛋!”呂美玲掙紮著,但劉向天的這兩個小弟似乎不簡單,淩冽能夠感覺到兩人散發出了些許靈氣。

“喲,這不是天京緝毒所的呂警花嗎?這仔細一看還是個大美人啊。”劉向天一臉壞笑的打量著呂美玲,舔了舔嘴唇:“怎么,一個人就過來了?”

淩冽也是懵了,不是叫她們先走嗎?怎么又過來了?

淩冽趕忙趁劉向天注意力在呂美玲的身上時,又打了一串手勢,大概意思是讓呂美玲別承認自己是緝毒所的,打馬虎眼,劉向天明顯沒見過她,這話是虛張聲勢。

呂美玲看著淩冽打的手勢,也是心領神會一般,從容一笑,大聲道:“沒錯!我就是天京緝毒所的呂美玲!束手就擒吧!你已經被逮捕了!”

劉向天笑了,淩冽那心裏也是哭了。這智商看不懂就別瞎說話啊。

“想不到呂警花這么有種!很好!我很欣賞你!”劉向天拍手道,:“來人啊!給呂警花上一份藍鑽套餐!”

完了,這藍鑽可不是鬧著玩的。按他們的說法,這藍鑽只要碰一點,這輩子都擺脫不了。就算意志力在堅定,也會被與渴求感所吞噬。

“住手!”淩冽喊道。

劉向天回過來頭,狠狠地瞪著淩冽道:“你什么意思?這裏輪得到你說話嗎?”

淩冽也破罐子破摔了,冷聲道:“我告訴你,關少爺說過了,這天京緝毒所的人動不得!人家在天京有大靠山,動他們的人,找死嗎!”

劉向天被淩冽這么一吼,也是心裏不舒服,但是淩冽說的確實有那么一點道理。萬一呂美玲被自己搞壞了,被天京的人知道,那他們還就真混不下去了。在豫州也許還能橫行霸道,但萬一把天京的人招惹過來,哪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確實有點道理,就算再怎么掩蓋,一個警花就這么消失了,總歸有些打眼。勢必會遭到天京緝毒所的全力追查。那幫人要是動全力,怕是確實有風險。”劉向天點了點頭,道:“但總不能把她放了吧?”

“我們可以給她洗腦!”淩冽道。

“洗腦?你開玩笑呢?怎么洗?”劉向天眉頭微皺道。

淩冽笑了笑道,從衣服兜裏掏出一枚藥丸,放在掌心,道:“這是孫天奇最新研制的丹,人吃了就會變成對你死心塌地的奴隸。懂了嗎?”

劉向天瞬間就懂了,也是露出了一臉淫邪的笑容:“看不出孫天奇還是可以的嘛,還能整出這種玩意。”

“哈哈,是啊,孫天奇你別看他那樣,其實路子挺野的。”淩冽道。

然而這之後孫天奇不僅僅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待,一段時間內都沒有人願意和他呆在一起,都躲著他。不過這也是後話了。

然而劉向天笑了笑,道:“行吧,反正都有丹了,藍鑽也一起喂了!不打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