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宝贝我想你了我要,乖让它进去太想你了

宝贝我想你了我要,乖让它进去太想你了,淩冽回到百草集團也是從許隊哪裏回來之後,過了一天的之後了。

淩冽坐在會議室裏,跟黎嫣然兩人交談著。

“百草集團旗下的醫館已經恢複正常營業了,之前的事也沒有帶來什么負面影響。”黎嫣然說道,拿出來一份文件放在桌上。

淩冽拿起那厚厚的一疊文件,皺了皺眉頭道:“這什么啊,這么多字,能做個pp嗎?簡單易懂的那種。”

“不能。”黎嫣然簡潔幹脆的答道。

“”淩冽無奈的抿了抿嘴唇,道:“行吧,那反正你大概跟我說下,這文件寫了什么吧。”

黎嫣然也是歎了口氣,自己也是花了大功夫的,這人竟然看都不看。雖然有些生氣,但也怪不得他,畢竟這幾天淩冽也都沒閑著。

“這份是最近我們百草集團的收支,以及一些集團內的資源流向,規劃,以及一些與其他商鋪,個人合作的信息。”

淩冽有些為難,說實話,這些東西他不怎么懂,也不怎么想懂。“行吧,都交給你了。”

看著那一臉嫌麻煩的淩冽,黎嫣然著實還是有些話想說,雖然一直以來淩冽都是這樣的,太相信自己了。

“你就這么相信我?就不怕我把你的百草集團整成我自己的?”

淩冽笑了笑道,“不怕!我知道你是什么樣的人,會做什么樣的事。”

黎嫣然聽著淩冽的話,心裏倒還有點小高興。被人信任是一種很舒服的感受,然而其中最令她感覺舒暢的還是聶大小姐對她的信任,所以就算是為了聶大小姐的信任,她也不會做出對百草集團不利的事情的。

“還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說。”

“什么事?”

黎嫣然清了清嗓子,道:“最近在豫州,有一家連鎖藥店正在瘋長。短短的兩三天時間,在豫州已經有大大小小數十家了。”

“那又怎樣?要合作嗎?”淩冽道。

黎嫣然搖了搖頭頭,眼神十分銳利,道:“這連鎖藥店叫做齊天堂,是朝陽集團手下的。所有的店都是孫天奇在管理。”

“”淩冽陷入了沉思,他回想起劉向天口中被大量輸送到朝陽集團的藍鑽,以及那恐怖的生化戰士,然後又是這連鎖藥店,淩冽不禁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們現在生意怎么樣?”淩冽問道。

“生意非常好,而且裏頭中藥西藥都賣。賣的都是他們自己研發制作的新藥,而且價格低廉。”黎嫣然道。

“那些藥的成分你有采樣調查過嗎?”

黎嫣然點了點頭,拿出一份調查報告,遞給了淩冽。

淩冽仔細的看著上面的藥物及其成分,沒有任何異常,都是正常的配方配制。淩冽也開始覺得是自己多心了,但始終心裏那份違和感還是放不下來。

然而黎嫣然接下來的話,卻讓淩冽瞬間就明白了。

“他們的藥品其實銷量只占總額的一半,朝陽集團的另一半銷售總額是保健品。”

“保健品?”淩冽這就納悶了,為什么是保健品?一直被消費者詬病沒用的保健品為什么會賣得這么好?而且賣這個又有什么用,又不治病,只是打著各種幌子的東西能有多少人買?就算買,也頂多是老人或者是買了送給老人的,銷量絕對不會很高,為什么可以和藥品處於等同銷量低位呢?

黎嫣然似乎也看出了淩冽的考慮,低聲道:“確實保健品一直都是比較尷尬的定位,雖然寫著有什么神奇的功效,但其實並不治病,對於強身健體也只是輔助作用,只能說是聊勝於無。”

淩冽聽著,點了點頭,示意繼續。

“但是,如果這保健品上面所說的功效都能夠很明顯的體現呢?亦或者說同時又能達到治療一些病症的程度呢?”

淩冽明白了,這朝陽集團背後的關玉河,又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朝陽集團內,

關玉河正站在窗邊,俯視著整個豫州。這么一看,人就跟螞蟻一樣,密密麻麻的。

“人這種東西,還真是好騙呢。”關玉河喃喃道。

一旁的孫天奇也淡然的回道:“畢竟每個人都在追求同樣的東西,那就是利益。無論是買菜少給一兩毛,還是商場上多賺幾十萬。所有的一切都在圍繞利益。不僅僅是金錢,下至人際關系,上至高層管理,無不圍繞著利益。只要明面上讓他們覺得自己獲得了比對方要多的東西,他們就會覺自己賺到了。”

“所以你才會把藥品的價格調的那么低嗎?”關玉河道。

孫天奇搖了搖頭,“那倒不是,本身藥品這裏面的利益分支就特別大,我們自產自銷的話,就算比市場上便宜一半,我們依舊能賺到不少。要知道,人家是沖著賺錢在賣的,而我們的目的可不一樣。”

關玉河轉過身來,看著孫天奇,道:“藍鑽的研究怎么樣了?有新進展嗎?”

孫天奇知道關玉河會這樣問,於是拍了拍手,一個皮膚偏黑的男子走了進來。

然而下一秒,孫天奇直接掏出來一把手槍,毫不猶豫的朝著那男子的額頭扣動了扳機。

砰!槍聲響起,男子的頭上赫然出現了一個貫穿的彈孔。

但是神奇的是,那男子頭上的彈孔沒有流血,反而在不斷地快速愈合。

關玉河看著那男子,眼睛睜得老大,一臉喜悅的道:“已經可以做到這種程度了嗎!”

“還不夠,這手槍威力傷口也不大,才能愈合。你要砍掉他的手,或者腦袋,也是裝不回去的。心髒被擊穿也無法愈合。”

“現在的實驗樣本還不夠嗎?”關玉河道。

“盡管我們已經把整個豫州當成了實驗室,但是要等到實驗結果,還需要一段時間。”孫天奇笑道,把手指伸進了那男子頭上的彈孔裏,攪動起來。

隨著孫天奇的攪動,一些藍色的液體也溢了出來。

“不過還是關少爺厲害,竟然搞到了地府的配方。”孫天奇陰冷的笑著,道:“你真的不怕地府來找麻煩嗎?”

關玉河一臉從容的笑道,“如果我們能夠制造出比勾魂使者更強的生化士兵,地府又有什么好怕的。就算造不出來,至少我們提交處研究報告,他們也不會那我們怎么樣的。”

“畢竟,他們的目的,也是真正的不死戰士。”早早地,淩冽就起床開始了日常的鍛煉。之前與生化戰士的一役中,發現自己實力確實還不夠,那種程度的東西竟然要用禦針才能秒殺。要是地府的人這時候攻過來,自保沒問題,但是其他人怎么辦?

之前光是保護呂美玲,淩冽就感覺束手束腳。那要是在這大本營裏,自己還能夠戰鬥嗎?

淩冽正在凝神練氣,突然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是康木孜。

淩冽接過電話道:“康大哥?怎么了,這么早找我?”

然而康木孜那邊語氣卻是十分急切,“你趕快過來!到了我在跟你說!沒時間了!十萬火急!”

聽康木孜這么一說,淩冽也是眉頭一皺,趕忙抓起椅子上的外套,沖出了房間。

來到康家,發現康木孜站在門口來回踱步,老遠看到淩冽就跑了過來,一把拉著淩冽就往家裏跑。

淩冽疑惑的問道:“怎么了?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康木孜頭也不回的,繼續拉著淩冽跑,神情凝重的道:“曦兒出事了!”

跟著康木孜,淩冽來到了康木曦的房間,房間外站著很多康家的侍從,他們一個個都神色緊張,但是不敢進去。

“都讓開!”康木孜大喝道,那些人趕忙讓出一條道。

淩冽趕忙跟上,直接打開了房間的門,然而就在開門的那一瞬間,一個梳妝台就朝著淩冽的頭飛了過來。

淩冽側身一閃,直接躲開。但是他身後的一個人就沒這好的身後了,直接被梳妝台砸中,暈了過去。

淩冽定睛一看,此時的康木曦正咬牙切齒的趴著,但是,是趴在天花板上。

原本康木孜雪白的皮膚此時更白了,白的有些令人恐懼。眼瞳也變成了藍色,充滿了煞氣。指甲也變成了藍色,更甚是那倒垂下來的頭發,也都開始有些漸變成藍色了。

“康大哥,這是怎么回事”淩冽疑惑的問道,要換平常,大病小病,自己一眼便知,但是現在他卻看不出康木曦的身體有哪裏不正常,反倒是意外的超正常水平。健康到了極至。

康木孜一般躲著被康木曦扔來的各種東西,一邊說道:“昨天她在外面買了個什么保健品回來說是可以提神補腦,益氣活血的給我,我自然是不要的。”

說著一張桌子飛了過來,康木孜是閃不過去的,淩冽趕忙過來一拳擊碎,道:“畢竟你也經常會收到些類似的玩意,誰叫你現在是官呢。”

康木孜點了點頭,道:“然而我跟曦兒說這是騙人的東西,她倒不樂意了,也不知道是賭氣還是怎么的,就開始自己吃了起來。然後第二天就變成了這樣。”

其實說到這裏,淩冽已經猜到了,為了確認,又問了一句。“那保健品是朝陽集團出品的對吧。”

康木孜點了點頭,神情凝重。

“那事情可能有些大了。”淩冽說著,從兜裏掏出針套,一揮手,銀針射出,分別射在了康木曦的百會穴,通天穴,心井穴和六宮穴上。

那暴躁不已的康木曦這才像是睡著了一樣,從天花板上掉了下來。

淩冽一個箭步沖上前去,接住了下落的康木曦,將其抱在懷裏。

這樣近處一看,才發現康木曦從脖子處有大量的藍色脈絡延伸而出,不斷向腦部延伸。情況已經不容樂觀了。

“康大哥,趕快聯系秦爽!找一塊百年陰沉木,還需要些冬蟲夏草和一支千年人參,再找宋超輝,需要一塊羊脂白玉,要原石!快!”

康木孜點了點頭,趕忙掏出電話就往外沖。

淩冽將康木曦平放在床上,又掏出一根禦針,紮在了正額穴上。催動真氣開始探查。沒想到短短一天的時間,竟然就到了如此程度。

淩冽雙目緊閉凝神,催動真氣在康木曦體內探索著。所有的一切都顯示正常,所有器官都在正常運作。

但慢慢的淩冽發現,竟然有一種毒融在了血液中,還在不斷的吞噬同化康木曦的細胞。然而更加令淩冽意外的是,這種毒他並不是沒有見過。

這是勾魂使者體內的毒根。

勾魂使者全身都是毒,然而他們是因為身體裏有毒根,才不會被自己的毒影響。然而這毒根並不是什么好東西,不僅會不斷蠶食人的生命力,使人逐漸變成行屍走肉。

“這藍鑽裏竟然還有毒根!”淩冽這下開始著急了,因為可能是因為康木曦本身經過自己一次洗髓換骨,生命力早就得到了飛躍性的提升,所以毒根才會這么快速的蔓延。

其他市面上買過朝陽集團保健品的人,現在就像是不顯示時間的定時炸彈,一旦毒根開始蔓延,那么整個豫州都會陷入混亂。

淩冽趕緊將自己的真氣注入康木曦的身體,壓制住毒根,同時拿出電話撥給了黎嫣然。

“沒時間多說了,趕緊讓賴有全四兄弟立刻配一副定神散,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應該不難。配好之後交給所有百草集團下面的產業,然後挨家挨戶送!”

黎嫣然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淩冽做的決斷,絕對都是有意義的。黎嫣然想都沒想,直接掛斷了電話,一邊用電話吩咐,一邊親自趕往百草廬。

淩冽看著沉睡中的康木曦,臉上也是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我一定會救你的。”

這一次,關玉河的行動已經不單單是對淩冽個人的報複了,或者說從一開始,關玉河的目的就很明確,整個豫州才是他的目標。

淩冽也可以確定的就是,關玉河與地府的聯系越來越密切了。

朝陽集團內,地下實驗室13層。

孫天奇穿著一套防化服,把全身上下包裹的嚴嚴實實。旁邊兩個跟著他的人那是更加過分,整得跟宇航員一樣,生怕暴露在外面。

“孫先生,實驗體阿爾法已經回收了。現在生命體征一切正常。”其中一個宇航員模樣的人說道,領著孫天奇走向實驗室深處。

孫天奇沒有說話,跟著那人走著。

不一會,一個巨大的玻璃罐子出現在他們面前,裏面全是藍色的培養液。而那培養液中的人,只有頭還依稀保持著人型,其他的部位都變成臃腫的肉塊,還在不斷增值。

孫天奇看著這培養罐中的人,面具下的臉露出陰冷的笑容,“沒想到,所有實驗體裏,接近完美的人竟然是你啊,劉向天。”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