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亲爱的我好想你干,宝贝 想你了 想要

亲爱的我好想你干,宝贝 想你了 想要“我說兄弟,你讓我抓這玩意來幹嘛?”大熊一邊壓制那在他懷中不斷掙紮的王血水蛭,一邊問道。

這王血水蛭不同於一般的水蛭,也是非常罕見的生物。光從體積上看就大上了十多倍不止。更恐怖的是,這玩意生性殘暴,一旦不幸被這王血水蛭咬到,那絕對會被吸成人幹。其鋒利的口器會牢牢地咬住獵物,就算把它砍成兩半,它也不會停止吸血。世間廣為流傳的許多吃人水怪湖怪傳言,其中有些指的就是這王血水蛭。

“我要給康木曦換血。”淩冽正色道。

“什么!換血?”大熊驚訝道,他知道一般的換血應該是做透析,不過那是西醫的玩意。若要是從淩冽口裏說出來,那這換血怕是有些恐怖。

康木孜也是驚了,滿臉的擔心,道:“除開換血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雖然不知道淩冽要怎么做,但是光從換血這詞上感覺,這件事就必然充滿了風險。

淩冽朝著康木孜搖了搖頭,道:“康木曦的毒根已經融入血液大半了,光是過濾透析已經沒用了,只能進行全身換血。”

康木孜聽完,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淩冽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會成功的。而且這換血也需要你這個親哥哥的幫忙。”

“什么我都願意做!哪怕是要我的命!”康木孜道,臉上充滿了決意。

淩冽點了點頭,隨即轉身道:“康大哥之外的人都出去吧,大熊,你把那王血水蛭弄暈之後,也就可以出去了。”

大熊也是奮力朝著那王血水蛭重重的錘了兩三拳才將其擊暈,說到底,大熊也不知道自己打的地方是不是腦袋。

當所有人都出去之後,淩冽抱起那王血水蛭,朝著康木孜道:“你把上衣脫了,背朝上躺在康木曦旁邊。”

康木孜很快照做了,此時的康木曦也是和康木孜一樣,背部朝上,露出慘白的後背,而在她背上,一條條藍色的脈絡仿佛還在鼓動,觸目驚心。

淩冽不緊不慢,將王血水蛭放在桌上,雙目凝神,定睛一看。在那王血水蛭身上赫然有一條極具靈氣的脈絡。

淩冽手出雙指,說時遲那時快,刷的一下就刺進了那水蛭身體裏。隨後兩指一鉤,猛地往外一拉,拉出來三四條鮮紅色的血管。

說起來也神奇,這些血管的兩頭都像是針頭一般,只不過有一頭粗一頭細的區別罷了。

淩冽將那幾根血管置入一白玉器皿中,隨後抱起王血水蛭,走到了康木曦身邊。用銀針在康木曦的脊椎出紮了一下,那雪白的背後這才溢出一點紅。

然而那王血水蛭就像是被這血腥味所喚醒了一樣,開始瘋狂的扭動。瞬間就黏在了康木曦的背上開始貪婪的吮吸。

時間快速的流逝著,淩冽一邊仔細觀察王血水蛭的情況,一邊調至出一副蒙汗藥。雖然叫這個名字,但是改良版的,只會讓人失去痛覺,而不至於直接失去所有知覺。當然,這是為康木孜准備。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王血水蛭此時已經變得鼓了起來,原本漆黑的外皮現在已經泛起了微微的藍色。而康木曦身上的藍色脈絡也在逐漸消退,但是身形現在已經變得極端消瘦了。

淩冽看著王血水蛭的變化,心中的大山也是放下了一半,他快步走過去。直接用銀針紮在王血水蛭的口器處,以及其七寸之處。這王血水蛭才停止了吮吸,緊閉了口器,變成了一個血包。

隨後,淩冽將王血水蛭安放好,對康木孜道:“把這幅改良版蒙汗藥喝了,我要開始給康木曦換血了。”

康木孜好點了點頭,想都沒想,一飲而盡。隨後躺了下去。

淩冽抓起之前從王血水蛭身體抽出來的血脈,用銀針紮上,用醫用棉線連接,線抓在手裏,同時將那血脈針頭一般的地方,刺進了康木孜的身體裏。

頓時,康木孜瞳孔爆睜,布滿了血絲,緊握著雙拳,指甲都嵌進了肉裏。盡管喝了蒙汗藥,但這痛楚依舊撕心裂肺。

畢竟這血脈其實是王血水蛭用來吸取獵物骨髓之用,自然是蝕骨之利,鑽心之痛。而另一頭就是將吸進來的骨髓送到胃裏的。

淩冽將另一頭紮在了康木曦背上,但康木曦僅僅是痙攣了那么一下,隨後便回歸平靜。畢竟現在她已經沒有體力做過多的動作了。

反複這個程序兩三次,四根血脈已經完全將康木孜與康木曦鏈接在了一起。淩冽這才握住之前連上的棉線,往裏注入靈氣,開始操作這些血脈。

如果說之前插入血脈針頭是鑽心蝕骨,那先在這抽取骨髓的痛楚那更是痛苦上千百倍,這根本就是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若不是淩冽配置的改良蒙汗藥,加上康木孜本身意志力堅定,不然早就痛死了過去。

過了大概一刻鍾,換血基本結束了。康木曦被毒根侵蝕的骨髓早已被王血水蛭吸取的一幹二淨,現在骨子裏注入的是康木孜健康的骨髓。

現在的康木孜已然是處於失神狀態,汗液將床單浸濕,身體也消瘦憔悴了幾分。

淩冽將血脈抽出,收拾好,慢慢扶起康木孜。喂他吃了一顆增血丸,道:“康大哥,我喂你吃的是增血丸,也是用之前的千年人參和冬蟲夏草制成的。現在你已經元氣大傷了,必須靜養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就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做,明白嗎?”

然而康木孜這才回過神來,有氣無力的樣子,艱難的出聲問道:“曦兒怎么樣了?”

淩冽微笑道,“她已經沒事了,也只需要好好休息,讓體內的造血幹細胞慢慢造血,修養之後絕對比之前還要好!”

聽到淩冽這么說,康木孜這才滿意的笑了笑,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淩冽隨即出門,吩咐康家的侍從侍女,讓他們給康家兄妹好好洗個澡,靜養一段時間。隨後便准備離去。

然而大熊一看到淩冽,就趕忙迎了上來道:“兄弟!剛才有幾個人找你,我看你在裏面幫康小姐治病,所以就沒讓他們進去。”

淩冽歪了歪頭道:“找我什么事?”

大熊也是懵逼的聳了聳肩道:“不知道,說是什么呂美玲出事了,不認識。”

“壞了!”淩冽飛快的在樓宇間穿梭,上一次這樣著急恐怕就是去見楚香湘的時候吧。這一次的事情就是有這么急迫。

當聽到大熊的話時,淩冽腦海裏能想到的便是之前呂美玲被劉向天劫持到了二樓,在那段時間裏,很有可能被劉向天強行注入了藍鑽。若果真如淩冽所想,那就真的壞了。康木曦都只是攝入了稀釋後的藍鑽都變成了這樣,直接注入的後果不堪設想。

更何況,呂美玲也算是習過些武,身體骨骼都鍛煉的很好。這要是被藍鑽侵蝕,恐怕會比康木曦來的更快。

淩冽一個大跳,落在了天京緝毒所所在的那棟樓樓頂,他迅速趕往三樓,但剛都門口,砰的一聲,就看見301的牆壁被轟了個稀巴爛,一名青年被擊飛到瓦礫裏,嘴角掛著鮮血。

淩冽趕忙上前,封住他的穴道,他已經內出血了,若不及時,是要致命的。

被轟飛的青年正是許斌,之前與淩冽的那一鞭腿可以看出,他還是有些實力的,為何未被打成這樣。

“快滾!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許斌捂著胸口道,想要起身,但卻使不上力。

“你別動了,你的內髒已經有了破損,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淩冽說到,扶著許斌讓他平躺著。

“別管我!硬要插手,就去”然而話還沒說完,許斌就昏了過去。

幸好淩冽之前煉制了不少增血丸,現在便讓許斌服下了一顆,隨後快速的從那被轟爛的牆口中沖了進去。

裏面赫然已經變成了戰場,楊帆為首的幾名青年渾身是傷,勉強的與呂美玲對峙著。許隊也是捂著小腹靠在牆邊。當他看到淩冽的時候,臉色才有些緩和。

“你終於來了,之前我去找你,但是沒找到咳咳”

淩冽看著許隊咳出一大口鮮血,立馬將一顆增血丸給許隊服下道:“呂警花從什么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

許隊咽下增血丸,低聲道:“那天你走了之後,她就開始有些不對勁了,起初我們以為她只是被嚇的心有餘悸,結果之後越來越嚴重,直到我剛回來,她就變成了現在這般模樣。”

淩冽看向呂美玲,此時的呂美玲全身都變成了藍色,就像是戰警裏的魔行女一樣,皮膚已經失去了光澤,變成像是鱗片一樣,瞳孔竟然變成了金色。渾身上下釋放著令人膽寒的煞氣。

呂美玲注意到了淩冽,瞬間眼裏浮現出一股殺意,暴掠而來。

淩冽一個側身一躍,躲開呂美玲的一抓,而淩冽原來站著的地方,已經被擊穿。

之後淩冽開始與呂美玲纏鬥起來,但是淩冽不能輕易出手攻擊,畢竟自己出手,萬一擾亂了呂美玲的經脈,那么很有可能呂美玲就永遠都變不會來了。

淩冽快速的閃躲著呂美玲的攻勢,閃躲的間隙間,淩冽也服下了一些龍檀木碎片,若不這樣,現在早就被打死了。

呂美玲現在已經變得極其蠻橫,不僅僅力量是遠遠超越常人,速度上也是。照道理來說,淩冽也與幾個變成生化戰士的人戰鬥過,但是向呂美玲這樣強力的還是例外,而且這金色的眼瞳絕不正常。

“許隊!呂警花是什么血型?”淩冽問道,也就這么一瞬間的分神,淩冽的臉頰上就劃過了一道血痕。

許隊也是呆住了,自己還真不知道呂美玲什么血型的。

“她是r陰性血,也就是熊貓血。”扶著牆壁,許斌緩緩地走了進來,朝淩冽道。“我記得,絕對沒錯!”

沒有時間糾結為什么許斌知道這種事,但是果然和淩冽想的一樣!

正是這種陰性血的原因使得呂美玲身體中的藍鑽急劇反應,而且不僅僅如此。呂美玲是被直接注入的原版藍鑽,藍鑽的毒根本來就是勾魂使者至陰之血才能駕馭,不過那都是地府後天改造的。而呂美玲這則是天生的。

現在呂美玲的狀態即是至陰至邪!

容不得多想了,呂美玲現在才被毒根侵蝕一天,還保持著人型。若是要再過段時間,恐怕就無力回天了。

淩冽之間硬吃呂美玲一抓,淩冽的肩膀被撕裂,但是這正是淩冽的目的。從這個體勢,淩冽快速的將手穿過呂美玲的腋下,順勢一個轉身,將其鎖住。

然後抽出一根禦針,從呂美玲的後頸出紮下,呂美玲這才緩緩地平靜下來,逐漸失去意識。

“她怎么了!還有得救嗎?”許隊也是趕忙迎了上來,一臉的擔憂。

然而淩冽此時也是一臉凝重,說實話目前沒有進行診斷,他也不能確定還有沒有的救。

淩冽道:“還不知道,我得去找一個人,現在手邊的東西太少了。”

“我送你去!”許隊說道。

而淩冽搖了搖頭,用公主抱抱著呂美玲,道:“不必了,我這樣更快。”

說完,淩冽直接飛身出了窗外,一路狂奔,那身影時虛時現,已經是淩冽全力的迷蹤步。

許隊看著淩冽遠去的身影,依然滿臉擔憂。他十分敬佩淩冽為一個不相幹的人願意做到這種地步,但也十分擔心,畢竟他對淩冽並不是完全的好意,因為他不知道淩冽最終究竟會站到哪邊。

“但願他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

一旁的許斌自然是聽不到許隊的低聲細語,但他臉上也是寫滿了不甘。他用力的一錘牆壁,咬緊了牙根道:“我竟然什么都做不了跟廢物有什么區別”

淩冽飛快的狂奔著,目的地自然是光州。但是僅憑自己一雙腿是來不及的,現在必須找交通工具。

淩冽跑著跑著,身後一輛奧迪疾馳而來,身後還帶著一隊警車,上面坐著的人淩冽道也還熟悉,正是李平。

淩冽直接攔在了奧迪前面,李平本來那是不會刹車的,但是定睛一看,臥槽,這不是淩冽嗎!怎么又碰上了!

原來之前與淩冽被呂美玲帶走後,他就偷偷地一個人跑了。當然還是幹回了老本行,送黑貨。但是畢竟也被淩冽整了幾回,也不敢送什么別的,現在就私運些偷渡過來的手機電子設備什么的,怎么突然就有警車過來追我了?

李平一個急刹漂移,將車橫在了淩冽面前,朝著淩冽道:“哥,又怎么了?能放過我嗎?”

此時的李平還不知道,其實這些警車是沖著淩冽來的。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