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宝贝在楼梯间做好刺激,看着我是怎么上你的

宝贝在楼梯间做好刺激,看着我是怎么上你的,淩冽也沒多想,直接無視了遠處不斷緊逼過來的警車。直接拉開車門,將呂美玲丟到了後座,自己坐在了副駕駛上,道:“開車!去光州!”

被淩冽這么一吼,李平也懶得思考了,直接油門踩到底,一路狂奔。

身後的警車依舊不依不饒,持續追捕,帶頭的那輛警車還在不斷地向無線電請求支援。

“目前嫌犯正在往光州方向逃竄,即將駛入高速,請迅速布置路障!”

奧迪裏的李平這才緩緩回過神來道:“我說哥,這又怎么了?又有啥事啊?我這正忙呢!”

淩冽有些不耐煩道:“別管那么多,只管沖!”

“唉,我這輩子真算是搭在您手裏了。”

李平歎了口氣,加快了速度。本來只要穿穿小巷就能甩掉這些警車,現在倒好,得去光州,上高速,就算跑到了也只能被抓了。

奧迪飛快的在公路上穿梭,沒有絲毫減速。也算是李平這車技驚人,在車流間穿梭非常流暢,別說撞車,連刮擦都沒有。

而那些警車就沒那么幸運了,還沒多遠最靠前的警車就微微側了一下,就被後面的警車追尾了,結果可想而知,幾輛警車亂成一團,整個交通完全堵死。

李平看著後視鏡,也是大笑起來道:“哈哈哈!看來我車技還是不賴的嘛。”

但是這一看,李平也注意到了後座的呂美玲,也是一個激靈,道:“哥!這怪物怎么回事啊?拍戰警啊?你演啥?鐳射眼嗎?”

淩冽懶得跟著個話癆叨叨,自己現在腦子裏全在想要怎么治好呂美玲,換血肯定已經不行了,這熊貓學也不是白叫的。而且這至陰之血也難以把控,一個不小心,恐怕呂美玲就會靜脈盡斷而死。

“哥?怎么不說話啊?你們片場還缺人嗎?會開車的那種?”

也許是被李平逼逼煩了,淩冽這才歎了口氣道:“你看清楚,那是呂美玲。”

李平一聽,愣是看了好幾眼,臥槽!還真是!有些難以置信的口氣道:“她,她怎么變成這樣了?難道是藍鑽?”

李平也不是傻子,他也是見過那兩個生化戰士的。那般常人難以理解的怪物,現在竟然跟自己在同一個空間裏,而且近在咫尺,這么一想,李平也是冷汗直冒。

“哥,你放過我吧,我,我還年輕”

然而就在李平微微分神的這一瞬間,一輛警車直接從左邊的街道中沖出,狠狠地撞向了李平的奧迪。

砰的一聲,李平差點就失去了平衡,但幸好李平反應快,直接一個漂移,飄到另一條路上,然後猛然加速,彈射起步一般,沖了出去。

眼看高速就在眼前,但是那裏明顯已經被捷足先登,警員們早就備好了釘刺帶,這要是不減速沖過去,車胎絕對會破,然後等著的就是失去平衡,車毀人亡。

“臥槽,這些條子不管人的死活了嗎!”李平憤憤道,現在已經沒辦法了,減速只能等死,加速也充不過去。不如跳車吧,用車吸引注意力,人偷偷跑掉。

李平想得很美,但是這去開車門的時候才發現,之前那一撞,竟然把車門撞變形了打不開。

難道只能等死了嗎?

淩冽瞬間就想到了解決方案,他側身去抓方向盤,直接往右猛打,那邊停著一輛運車的大板車。

李平似乎也明白了淩冽的想法,道:“我明白了!哥!交給我吧!”

隨後李平抓住方向盤,開始及其繁瑣的操作,換擋,離合,松開,油門踩到底!發動機發出低吼,順著班車的那斜坡,奧迪直接沖了上去,將上面其他的車當做路面,一路直沖,到了車頭之後,順勢就飛了出去。

下面釘刺帶旁的警員們也都看呆了,臥槽,這是拍電影呢?

然而很快就有幾個警員晃過神來,道:“還傻愣著呢!快追啊!”

奧迪飛出了一長段距離,隨後落地,劇烈的沖擊傳來,但車還頂得住。之後遇到關卡也只能闖了,就這樣上了高速,身後也是跟著一長串警車。

“我說哥,這好像鬧大了。”李平說著,也是慫了,頭上滲出冷汗。之前玩的倒是爽快,還說什么“都交給我”。現在看到身後那些警車就慫了。

“別管他們,你只管開!”淩冽道。

現在呂美玲的狀態已經刻不容緩了,然而現在這情況,自己一個人是忙不過來的,需要一個強力的助手,才能進行治療。

賴有全他們四兄弟雖然已經有了不錯的實力,但是還不夠。其他人自然是更加不用說了。

奧迪依舊狂奔著,終於下了高速。然而等著他們的依然是已經封路的警車。

李平一臉無奈的看著淩冽,而淩冽則不慌不亂的指向了一旁的荒地,道:“走這邊!”

李平也是破罐子破摔了,二話不說就沖了出去。

盡管後面還跟著一大串警車,但最終還是在淩冽的指揮下,有驚無險的到達了目的地,宏遠醫院。

奧迪一個漂移,轉向直接沖了進去,停在了醫院門口。

淩冽趕緊下車,打開後座的門,抱起呂美玲。此時的呂美玲呼吸越來越急促了,留給他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

然而這時,一堆警員攔住了淩冽的去路,道:“不許動,放下手裏的人,抱頭蹲好!”

淩冽哪裏會管這些人,直接就准備往裏沖。

那警員看著勢頭,硬生生讓其他警員的堵住了醫院的門口,道:“你他媽還挺牛啊!無視我?”

淩冽眉頭一皺,道:“我現在有一個急診的病患,我需要立刻進去,別攔路!”

那警員瞟了一眼淩冽懷中的呂美玲,這才驚訝道:“臥槽!拍電影啊!反正我們懷疑你跟一樁案子有關,請你立刻協助調查。”

“我沒時間跟你耗!快讓開!”

那警員到還跟淩冽懟上了,眉毛一挑,拉開了手槍的保險道:“不准讓!我今天就不讓!看你能怎樣!我的話都敢不聽!不知道我是幹什么的嗎?”

李平見狀,趕緊笑著道:“嘿嘿,我們是真的有急病的病人在,沒辦法才這樣的。”

“那我不管!”那警員道。

淩冽也是怒了,現在時間已經非常緊迫了,呂美玲身上的經脈都開始躁動了。淩冽沒想那么多,直接推開了那警員,徑直穿越了人群。

然而那警員也是瞪大了眼睛摸著胸口,故意裝道:“臥槽!還他媽敢襲警!給我上!”淩冽抱著呂美玲在醫院裏穿梭,自然是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不僅僅因為呂美玲現在的外表,還有身後緊追的那些警員。

終於在一個拐角處,淩冽又被提前繞路的警員攔了下來。

警員十分囂張的道:“媽的,目無法紀!給我抓走!”

其實於情於理,等淩冽把呂美玲送進醫院再抓都沒關系,畢竟病人為大。然而這小警員其實現在正是要升官的節骨眼,就差整個大案子。這不正好碰上了,要是淩冽帶著的呂美玲死了,那他就正好可以在這裏面做做文章。

不過更主要的還是因為,他收了關玉河的錢,說絕對要攔住這輛奧迪上的人,不能讓他進任何醫療設施。

說著,就有警員過來想要拷住淩冽。

淩冽冷聲道:“如果你要抓我,請出示逮捕令!否則,要是出了人命,你付得起責嗎!”

那警員也是一臉無所謂道:“負責?那也是你負責,管我什么事?帶走!”

“你這樣和殺人有什么區別!分不清楚輕重嗎!真把自己當天王老子了?”李平也是怒了,不管多么嚴明的組織,總會些敗類,為了自己的功績之類的,道貌岸然。

“那我不管,你別說我是天王老子,就算真的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好使!”警員說道,拿著手銬就走向了淩冽。

然而,天王老子還真來了!早就站在了他面前。

“你拷他一個試試!”是韓筠,韓筠也聽到了騷動,正大步流星的走過來,道:“你怎么來了?”

淩冽道:“這是我一個朋友,現在很危險,你趕緊帶她進重症監護室。這裏我來解決。”

淩冽說完,將呂美玲交給了韓筠,韓筠趕緊招呼旁邊的幾個醫生護士,用活動擔架將其帶走。

淩冽看著遠去的韓筠,這才冷冷的看向了這警員。直接掏出了電話,撥給了劉文正。

“劉大哥,我現在在光州,嗯對,現在在宏遠醫院,被人攔住了,對,事情就是這樣。”

說完,淩冽掛斷了電話。

那警員也是歪了歪頭,笑道:“喲,找關系呢?有用嗎?這世道不還是咱們說了算?”

說著那警員拷住了淩冽,一臉壞笑,道:“你剛才很囂張啊,我看你到了局子裏還怎么囂張。”

“那個,上面說要你接。”

突然一個警員拿著電話,遞給了這正囂張的帶頭警員。

他也是一臉納悶,接過電話,電話那頭是熟悉的聲音,道:“你他媽不想幹了是吧!你知道你攔的是誰嗎?這就算了病人你也攔?出了事誰負責?你他媽趕緊給我把人松了滾蛋!這人的事我親自處理。還有,你他媽竟然利用公職收人家錢,濫用職權。你等著吧!”

“是是是,我立刻把他放了”囂張警員說著,准備送手銬。

然而淩冽直接掰斷了手銬,理都沒理他,走向了重症監護室。

旁邊一個小警員問之前囂張的警員道:“這人什么來頭啊?”

那囂張警員這才知道,自己還真收了不該收的錢,心有餘悸道:“天知道,上頭廳長直接打電話過來了,我恐怕完了。”

朝陽集團內,

關玉河坐在桌前,接聽著電話。

電話那頭不知道是誰道:“關少爺,淩冽已經成功進入宏遠醫院了。我們買通的人沒能攔下他。”

關玉河臉上面無表情,但是眼神裏有疑似怒意。他從劉向天哪裏得知,呂美玲被注射了藍鑽,於是當作實驗開始監視。沒想到呂美玲的身體竟然跟劉向天一樣,和藍鑽十分合拍。

但是淩冽的出現擾亂了關玉河的計劃,買通小警員也是下策,畢竟現在豫州,光州警界已經被劉文正管的嚴嚴實實,中間的人買不了,上面的人更是買不到。

“廢物!”關玉河低聲道。

若是換了之前,關玉河肯定還會想著怎么派人暗殺淩冽,但是現在不同。他不會為自己的一些情緒影響大局。

關玉河拿起旁邊的電話,向他的秘書傳達了命令,道:“讓孫天奇做准備,開始投放生化戰士。”

關玉河簡短的說完,掛斷了電話,臉上揚起了一抹陰笑。“淩冽,我看你是不是真的三頭六臂,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一個人管兩邊!”

淩冽來到重症監護室,韓筠已經換好了醫護服,給呂美玲的初步檢查也已經做完了。她轉頭看向淩冽,神色嚴峻。

“你朋友她到底怎么回事?身體結構已經開始出現異常了。有些開始偏離人類了。”

淩冽遲疑了一會,道:“我不是之前聯系過你,有說道一種新型毒品,你還記得嗎?”

“記得,我也研究了,但是為什么會變成這樣?”韓筠疑惑的問道。

淩冽抽出了兩根禦針,分別紮在了呂美玲的胸口和腹部,道:“本來就算是中了藍鑽也不會被侵蝕得這么快,但是她的血異於常人,所以”

淩冽遲疑了,他不知道該不該把這些事情告訴韓筠,畢竟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韓筠跟淩冽之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自然看得出淩冽有不方便說的事情,於是也不打算過多的追問。

“沒時間說這些了,得快點想辦法救她,她心髒已經開始衰竭了。”

淩冽查看了韓筠的診斷書,呂美玲的生命體征確實在不斷衰竭。然後回想那天晚上與生化戰士的戰鬥。淩冽很快得出了結論,生化戰士在接觸藍鑽之後並不是完美的,完美的生化戰士必須要經曆一次死亡,然後由毒根重塑身體循環系統,才能成型。

然而現在,呂美玲正是在准備迎接毒根重塑的身體循環系統。

韓筠看著沉思的淩冽道:“我從來沒見過這種案例,之前按照你的要求,我讓中醫協會也進行了研究開發,但是出來的藥只能清楚初始階段的藍鑽,到了這個階段,怕是沒用了。”

淩冽思考著,確實呂美玲現在這個階段已經根本不能清除了,毒根已經完全盤踞在了心髒,身體的循環系統也發生了改變,乃至。

如果要救,就只能鋌而走險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