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想要了怎么叫醒老公,给我好吗我想要

想要了怎么叫醒老公,给我好吗我想要,淩冽觀察了呂美玲一兩天,這才放下了心。准備離開。

他來到韓筠的院長辦公室,推開門,就看到韓筠正坐在桌前,帶著一副眼鏡,認真的看著手中的一份醫療報告。

淩冽輕輕敲了敲門板,韓筠這才注意到淩冽。

“咳咳,你還有什么事嗎?”韓筠說著,快速的取下了眼鏡,她似乎不太願意讓別人看到她帶眼鏡。

淩冽見狀走了過去,拿起那副眼鏡,重新給韓筠帶上,道:“為什么取下來?你戴眼鏡其實挺好看的。”

一瞬間,韓筠的臉泛起紅暈,她倒也有一瞬間腦袋當機,不知道該說什么,隨口道:“說什么呢你!信不信我告你性騷擾!”

淩冽咧嘴笑道:“不是吧,這也算性騷擾。”

韓筠知道自己是在瞎說,但說出去的話總不能收回來吧,於是雙手環在胸前,托起那對山峰,道:“我說是就是!”

淩冽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道:“行吧,我過來也就是跟你說個再見的,我要回豫州了。”

韓筠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走吧走吧,別回來了!每次回來都給我添麻煩,用我的東西還不給錢!”

淩冽知道韓筠是個口是心非的人,她哪裏在乎那些東西,那些錢。

不過淩冽確實很感激韓筠,一直以來韓筠都會無條件的支持他,幫助他。雖然她並不是唯一一個這樣人,但在淩冽心中,韓筠也是有很重地位的。

“那可說不好,說不定我明天又來了呢?”淩冽笑道,緩緩走向門口,隨即又轉身過來,揮了揮手。“對了,我那個朋友就交給你了,接下來應該不會再有什么岔子了。”

“行了!快走吧!你不是忙嗎!”韓筠道。

淩冽也是笑著,走出了院長室。

待到凜冽離開後,韓筠這才緩緩伏在了桌上,低聲呢喃道:“別回來了,大傻逼。”

還沒走出多遠,淩冽這才想起,自己的手機好像落在哪裏了。仔細一想,才想起,好像是落在手術室了。

回到手術室,淩冽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手機。然而按下待機開關,淩冽看到了手機上竟然有幾十個未接來電,來電人都是同一個人,黎嫣然。

淩冽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趕緊撥通了電話。

一秒,兩秒,三秒,這段等待的時間顯得那么漫長,終於,十幾秒後,黎嫣然終於接了電話。

“發生了什么事嗎?”淩冽道。

然而電話那頭的黎嫣然,遲疑了許久才擠出了一句話,道:“你不在的時候,朝陽集團開了一個發布會,推出了新型保健品,功效非常驚人,竟然能讓半身不遂的人重新走路”

“!!”淩冽大驚,心中也是五味雜陳,嫉妒?說不上,疑惑與擔憂才是主體。不可能存在這種能夠使人發生如此變化的藥,自己當初為了治療康木曦的腿,也是非得給她重塑根骨才讓其恢複,現在這一款保健品也能做到?

不可能的,這藥都算不上的保健品怎么可能做到得到,既然不是藥,那就只有可能是毒。

“是不是藍鑽!他們更新了藍鑽!”淩冽有些焦急的說道,如果真是那樣,那現在豫州就更危險了。

“沒錯,肯定是的。自從那之後,朝陽集團的保健品就銷量寶增,以低廉的價格賣出,很快就完全占據了市場,幾乎是一夜之間。”

“你們有沒有阻止他們!”

“有的,然而收效甚微。畢竟無論用什么儀器檢測,都顯示裏面的成分純天然,很健康。盡管我讓賴有全幾兄弟也查看過了,看不出有什么不對的。”

“我馬上回來,我們立刻開展免費體檢活動,趕緊為豫州的人進行大面積治療!一定要防止藍鑽的繼續蔓延,否則這無異於一場生化危機。”

淩冽說完,掛斷了電話。

淩冽在等候室終於看到了正在撩妹的李平。

李平伏在前台,搔首弄姿道:“小姐姐,約嗎?”

一邊說著,一邊甩了甩手上的車鑰匙。

然而那護士則是一臉無語,眼睛半睜的看著李平,似乎根本不想和他說話。

“還撩妹!快開車送我回豫州!”淩冽徑直走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李平的衣襟,就往外拉。

李平被淩烈拖著走,還不忘跟遠處的護士一個飛吻,道:“小姐姐!等我啊!我會來找你的!”

然而收到的只是一根無情的中指。

李平駕駛著奧迪,淩冽坐在副駕駛,車輛很快行駛道了高速關卡。

然而關卡卻是緊閉,還有些武警守在關卡前。

很快一名武警注意到了奧迪,迎面走了過來,敲了敲車窗。

李平搖下車窗,一臉笑容道:“嘿嘿,兄弟,咱不是送黑貨的。讓我過去吧。”

那武警也是一臉疑惑,皺了皺眉頭道:“什么送黑貨?我又沒問你。”

李平顯然也是一驚,臥槽怎么今天智商就下線了。

那武警顯然懶得管李平,畢竟他已經在這裏連續值班兩天了,於是打量了一下奧迪和車裏的李平,淩冽,淡然道:“豫州現在被封鎖了,你們回頭吧。”

淩冽一聽就感覺不對勁,立刻下車,追問武警,道:“豫州被封鎖了?豫州發生了什么?”

武警顯然有些不耐煩,嘖了下舌道:“你管那么多幹嘛,不許過就是不許過。”

淩冽見在這問不出個所以然,於是便打算打電話問黎嫣然,可是電話怎么打都打不通,無論等多久,等來的都只是那一句話。

“您好,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srr,”

但是淩冽立刻想到了,打電話給劉文正,既然是武警封路,那么他肯定知道一些消息。

淩冽趕忙撥通了電話,而劉文正也很快就接了。

“喂,劉大哥。豫州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現在把路都封了?”

電話那頭的劉文正也是遲疑了很久,總是發出一點聲音,又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斷斷續續的說了出來。

“淩老弟,你別急,你先聽我說。現在,豫州爆發了瘟疫。整個城市都癱瘓了。我現在也被困在外面,進不去豫州了。”“什么!瘟疫?”淩冽大驚道。

但是淩冽第一直覺,這不可能是瘟疫。要爆發一場疫情絕無那么簡單,不可能之前一例患者都沒有出現,然後突然爆發。

如果真要說可能性的苗子,那就是藍鑽。關玉河不斷埋下的藍鑽,終於開始開花結果了。

淩冽咬了咬牙,道:“那白大哥他們呢?他們怎么樣了?”

劉文正歎了口氣道:“唉,說來也是奇怪,就在瘟疫爆發前一天,不只是白雲文他們三個,包括我,還有大病初愈的康木孜都同時接到了趕往天京參加會議的命令。”

“什么會議?”淩冽問道。

“哎,能有什么會議,就是瞎幾把扯談。關鍵的是,這會議背後可能是常家發起的。”

常家,說到常家,淩冽一瞬間腦海裏浮現出的人物就是常龍。自己與常龍之間並沒有什么明面上太大的過節,不如說常龍隱藏的非常好,表現的十分友善。

但是淩冽感覺得到,在常龍那看似和善的微笑下,隱藏的是一把銳利的刀子。

“我懷疑這是常家故意的!他們就是為了搞出個大事件,讓你在豫州做不下去。畢竟豫州現在最大的醫療相關集團就是你們百草集團,除了這種事,你們多少都會收到牽連。”劉文正說道,語氣裏充滿了擔憂。

劉文正的擔心也不無道理,雖然表面上看來,常家的行為的確像是在針對淩冽,為朝陽集團鋪路。但是淩冽覺得以常龍的性子,是不會做這么明擺擺的事情的,要做,也是要把人耍的團團轉,他才會開心。

“我看不見得,雖然這事和常家有些許聯系,但是幕後到底是誰,還說不准。”淩冽冷靜的說道,眼神明顯變得銳利起來。“無論如何,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毫無疑問是朝陽集團,但是他們背後絕對有著一股龐大的勢力。”

“那是,現在我聽還在豫州的部下說,豫州現在整個都在依靠朝陽集團的庇護,你們百草集團已經處於劣勢了。”

“這是為什么?”凜冽的疑問更深了,論醫術,賴有全四兄弟雖然還不及藥王後人的孫天奇,但是畢竟有四個人啊!三個臭皮匠還能頂一個諸葛亮呢!

再者,論經營,黎嫣然是絕對不會輸給關玉河的。在傾城國際帶的那段日子,黎嫣然雖說不上“舉世無雙”,但至少也是聶無雙最信任的人,能力自然不低。

那為什么會變成朝陽集團在庇護引導豫州呢?

“我那部下還說到,這次的瘟疫被稱為b233。是一種突變型的病毒,傳染力非常低,傳染途徑也非常少,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當疫情爆發時,整個豫州的人幾乎都患上了這種病毒。”

淩冽聽著劉文正的話,想了想。如果藍鑽是病因,那么沒有理由會傳染,再者藍鑽也說不上是突變型的病毒,而是潛伏型的才對。

但是劉文正接下來的一段話,讓淩冽瞬間就明白了。

“那百草集團之前分發的那些藥,我之前問了下黎小姐,她說是為了遏制朝陽集團的什么藍鑽的,沒錯吧?”

“是沒錯。”淩冽道。

“唉,也就是這藥讓你們百草集團背了個大黑鍋。”劉文正歎了口氣,轉而又道:“朝陽集團在疫情爆發後,很快就放出了一份資料,原來你們分發的那副藥,竟然跟他們賣的保健品產生了反應,誘發了這病毒的突變。”

媽的,被關玉河這王八蛋擺了一道。

“我明白了。”淩冽道。

確實,淩冽已經明白了。自己的藥是不可能和藍鑽起沖突,而突變的。那份資料必然是假的,然而在這樣恐慌的環境下,沒有任何一個民眾回去考量這份資料的真假,這種情況下,任何一種可能性都會被絕對化。

就跟當年的一樣,也是人心惶惶,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能傳播病毒,板藍根也一度脫銷。民眾們只想知道有什么辦法可以救他們,不會在意真假。

淩冽基本也猜到了朝陽集團接下來做的事情,道:“然後朝陽集團是不是發不了一些號稱可以預防這病毒的藥?”

“沒錯!在百草集團失信後不久,他們立刻發布了一副沖劑,號稱可以預防這瘟疫病毒,我那部下也搞了一份,回家一泡,竟然是藍色的。”

藍色,毫無疑問這才是關玉河的真正目的,之前的一切都是為了現在做鋪墊。原本稀釋後的藍鑽流入市場對於一般人的影響肯定不強,加上淩冽的幹預,想要擴大藍鑽的侵蝕幾乎是不現實的。

然而那只是個晃子,他只是為了放出藍鑽的苗子,然後在適當的時機,放出另一份,使得藍鑽在人的體內得以突變,變成完全體的藍鑽。最後再利用民眾的恐懼心理,分發售賣完整版的藍鑽。

這樣下來,所有的人,無論是之前就感染了的,還是沒有感染的,所有人都會在這一次變成藍鑽的奴隸。

“劉大哥,你有沒有什么辦法讓我進去豫州?”淩冽道,畢竟劉文正也是廳長級的,沒理由不讓進。

然而劉文正也是深深的歎了口氣道:“淩老弟,不是大哥我不幫你,這些守關的人,都是天京來的,我們根本幹預不了,連白雲飛他們都被困在豫州外,也是想盡了辦法都進不去。”

然而就在淩冽與劉文正電話交流思考方法時,李平也是等的不耐煩了,也是走下車,一路小跑到了那警員身邊,遞上一根煙道:“嘿嘿,警察叔叔辛苦了,來,抽根煙吧?”

那武警似乎是帶頭的,也是好幾天值班,壓根就沒休息,更別說抽煙了,上面臨時發布任務,整個人都繃得緊緊的,被李平這一說,還真想抽一根。

那武警頭頭也是接過香煙,塞到嘴裏,李平趕忙幫他點燃。

看到他長舒了一口氣,吐出雲霧,李平這才開口道:“警察叔叔,你知道天京緝毒所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