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爸爸像我提出要求,紧致得让他疯狂

爸爸像我提出要求,紧致得让他疯狂,武警頭頭抽著煙,歪了歪頭道:“怎么不知道,我也是天京的武警,雖然只是聽說,但是還是知道的。”

李平一聽這才笑了笑道,“其實吧,不瞞你說,我和那邊那哥們其實是天京緝毒所的。”

那武警頭頭也是皺了皺眉頭,半信半疑。畢竟,天京緝毒所通常都是做地下臥底工作的,很少在上面露臉,李平這么一說還真有點唬人。

“是又怎么樣?”武警頭頭道。

李平猜到這人估計被自己唬住了,於是又接著道:“其實我們在執行秘密任務,這次豫州的瘟疫很大程度上跟我們要追捕的世界級大毒梟有關,這可是跨國追捕,任務大得很啊。”

李平說著,那武警頭頭眼睛也是越張越大。

李平繼續道:“我們現在很急,如果慢了,上面一怪罪下來,那肯定是有關系的沒關系的那要統統罰個遍啊,最嚴重的情況引發國際糾紛就麻煩了!”

那武警頭頭也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這李平說的跟真的一樣。

不過到底李平本職就是做送黑貨的,自然這種忽悠人,騙過關卡的事情,那就跟吃飯一樣。但冒充天京緝毒所這還是第一次,要不是看到有淩冽在,他還真不敢這么玩。

看到這武警頭頭即將淪陷,李平決定出絕招了。

李平朝著淩冽揮了揮手道:“哥!快來!咱們可以過關了!”

淩冽一聽也是納悶,怎么突然又可以過去了?這邊廳長,軍政委員一個個都被關在外面,他怎么一個人就說可以過關了?

淩冽半信半疑的走了過來,一臉疑惑的看著李平,道:“怎么了?”

李平也是朝著淩冽擠眉弄眼道:“咱們天京緝毒所的任務還是要放在第一位的嘛,這位警察叔叔好像也同意幫咱們開一面。”

淩冽這一聽就明白了,嘿,這李平鬼點子還挺多。於是道:“那樣就最好,耽誤了任務,上頭可不會就這么算了。”

然而那武警頭頭還是保留了最後一份智商,道:“那你們出示下證件吧。”

臥槽,哪來的證件?李平這樣就懵逼了,他還真沒想到這武警頭頭會問他要證件,之前自己吹得真的一樣,這要掏證件還不得完蛋。

李平連忙道:“哎,我們做臥底的,這證件哪能隨便戴在身上呢?萬一被發現了那還不得玩完?”

雖然李平說的有點道理,但是那武警頭頭也是慢慢警覺起來,道:“那沒有證據,我不能相信你們,我也是接到了命令守住關卡,大家都是授命之身,就不要互相為難了。”

李平一臉吃癟,但是淩冽確笑了笑,李平沒有證據,他還真有。

淩冽趕緊撥通了韓筠的電話,道:“韓筠,呂美玲狀態怎么樣。”

電話那頭的韓筠道:“已經恢複大半了,現在說話已經沒問題了,但是那藍色的皮膚脫落似乎還要點時間。”

“那你把電話交給她吧。”淩冽道。

“喂?”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有氣無力的聲音,道:“謝謝你救了我,找我有事嗎?”

淩冽聽見呂美玲的聲音,心裏也是有些高興的,畢竟自己真的把她治好了。

“我想問下許隊的電話號碼。”淩冽道。

呂美玲也自然是傾力相助,直接告訴了淩冽電話號碼。隨後淩冽道了聲謝便掛斷了電話,畢竟天京緝毒所的人,包括許隊都還在用豫州裏面,豫州爆發了瘟疫,他不想讓呂美玲知道,這會影響她病情的康複,她需要的是靜養,而不是擔心。

淩冽熟練地輸入了許隊的號碼,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許隊?我是淩冽。”

電話那頭的許隊一聽見是淩冽打來的,語氣頓時有些激動,道:“美玲怎么樣了?你現在在哪?豫州現在出事了!對,你趕緊過來,我有個計劃”

然而還沒等許隊說完,淩冽就無奈的笑道:“許隊,我還被關在豫州外面呢,在光州的關口就被卡主了。”

許隊也是明白人,這一聽就明白了淩冽打電話給自己的理由。

“我明白了,我立刻派許斌過去接你。”說完,許隊就掛斷了電話。

不一會,一輛標致就從關卡那頭疾馳而來,那是明顯超速了,盡管這是在高速上。那輛標致也是速度太快不好停車,於是一個漂移將攔路樁都撞斷了,硬生生的橫向停在了那武警頭頭的跟前,還差一厘米就撞上了。

許斌快速打開車門,將自己的警員證拿了出來,道:“我是天京緝毒所的許斌,這兩個人也是我們的人,我們在執行及其重要的任務,讓他跟我們走!”

那武警頭頭定睛一看,臥槽,真東西,警員證上滿那徽章,那碼都是真的。而且,嘿,這許斌官職還比自己高出了一大截。

武警頭頭剛忙敬了個禮,隨即打開了關卡。

許斌也是看向淩冽,一臉冷漠的說道:“快走吧!沒時間了。”

之後標致與奧迪兩輛車,一前一後,在高速公路上狂飆起來。

很快兩輛車就都行駛到了豫州的關卡,這裏顯然也有著武警駐守。

許斌慢慢的減速,拉下車窗出示自己的證件,說了一段和之前一樣的話。

可以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眼前的這個武警似乎不吃這一套,冷冷道:“不能過,上面吩咐了,誰都不許過。”

這下可把許斌惹毛了,上面的?我就是上面的!之前還能過,現在怎么就不能過了!

然而不管許斌怎么說,那武警就是不肯放淩冽等人過關。

許斌也是氣不過,發現這人並不是自己過來時候的那個人,於是准備下車跟他好好再理論一遍。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淩冽注意到了一個小細節,這個武警的衣領上有一絲絲血跡,一般人可能注意不到,但是淩冽的“望”功可不是一般人水平。

“小心!”淩冽大喊道,但是似乎晚了一點。

在淩冽喊出口的那一瞬間,這武警突然眼裏閃過一絲藍光,呼嘯著,一記擺拳朝著許斌揮來,虎虎生風。這武警眼裏閃爍著藍光,明顯也是中了藍鑽的生化士兵。

揮出的一拳也是剛猛有力,正面吃下這一拳的話,如果不是像淩冽這樣有天生血脈護體的話,下場必然是腦漿迸裂。

然而許斌已經來不及閃躲了。

千鈞一發之際,淩冽快速的擲出一根銀針,刺在了生化戰士的大腿上,瞬間,這生化戰士就像是斷了一條腿一樣,失去了平衡。那一拳自然也是打歪了。

許斌抓住機會,及時閃開。但是許斌的車就沒有那么好運氣了,車身完全凹陷,一個碩大的拳印深凹了進去。

“這和美玲一樣!”許斌驚訝道,盡管他之前就已經知道了這生化戰士有多么恐怖,但是再次接觸難免還是心有餘悸。

此時幾人才注意到異常,除開生化戰士之外,其他駐守在這的武警們自始至終都沒有動過,就好像從一開始就是死人了。

這生化戰士疑惑的看著自己的腿,不斷捶打著,但是沒有作用,淩冽已經封住了他大腿上的穴道,血液無法流通,就會麻木失去知覺。這本身是一個長時間的過程,但是被淩冽含有真氣的一針下去,這個過程就被無限加快了。

李平倒是很識相的躲了起來,淩冽則掏出禦針沖了過去。

他經過之前的戰鬥和對呂美玲的治療後就已經明白了,生化戰士本身剛覺醒並沒有多么強大。只是身體能力超出常人數倍,但是一旦經曆一次死亡,毒根重塑身體循環,那么就會變成完全體。

淩冽奮力擲出禦針,只要這禦針紮在這生化戰士的百會穴封印他的行動,那么在用真氣逼出他體內的藍鑽便可。畢竟這人並不像康木曦和呂美玲那般根骨清奇或者血脈異常。

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這生化戰士雙手奮力一揮,在身前交叉,之前那些站著不動的其他武警紛紛像是人牆一般飛了過來,擋住了禦針。

緊接著,人牆又突然散開,從那散開的縫隙中一只拳頭呼嘯而來。淩冽一個側身閃開,順手拔下插在人牆上的禦針,隨後爆退與其拉開距離。

“這下有點麻煩了。”淩冽道。

倒也不是淩冽打不過,只是畢竟這人還只是被侵蝕,還沒有完全變成生化戰士,還是可以挽救的。

但是這人也是經過高度訓練的天京武警,戰鬥能力自然不在話下,而且其本身還有些特殊的能力。

許斌和李平可能沒看出來,但是淩冽看得很清楚,在那一個個組成人牆的武警脖子後,都連接著一根鋼線,而這些鋼線另一端則連接到了那生化戰士的手指上。

生化戰士依靠著戰鬥本能,察覺到,與淩冽戰鬥有極大風險,於是他舞動手指,那些仿佛已經死了的武警紛紛朝著淩冽沖了過去。

生者自當挽救,死者淩冽也沒啥辦法,該打還是要打。

掃腿,擺拳,肘擊,推掌,一招一式下來,一氣呵成,沖過來的那幾個屍體直接就被淩冽快速打飛,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那生化戰士一臉懵逼的抽動手指,這才發現,淩冽在那剛才華麗的連招中,已經將鋼線切斷。

失去了武器的生化戰士怒吼著,搬起旁邊許斌的車,直接朝著淩冽投擲了過去。

許斌想要上前幫忙,但是腿卻不聽使喚了,恐懼使他退卻,無法動彈。此時他再次感受到了之前呂美玲發狂時的那股不甘於屈辱。

然而淩冽看著飛來的車並沒有慌亂,而是淡然的從兜裏掏出那斷劍。

淩冽雙眼一凝,頓時一道虛實不定的劍刃就從劍柄中生出,相比做手術那時的短小精悍,現在的才稱得上是劍。

嚓!

一道寒光閃過,飛來的汽車直接被切成了兩半,切割面無比整齊,光滑。也說明了這把劍現在有多么的鋒利。

那生化戰士一瞬間也仿佛被震住了,畢竟要將這斷劍變成這般長劍是要輸出大量真氣的。手術時變出手術刀大小的就已經累得夠嗆,此時輸出的真氣可想而知有多么龐大。

然而淩冽此時自然也無法維持多久的長劍模式,畢竟最近一直在消耗真氣,卻沒有機會靜養補充。但這場戰鬥,只需要用禦針封印他就行了。

禦針飛出,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生化戰士的額頭飛去。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生化戰士在即將被禦針紮到的前一秒,用雙手扭動了自己的脖子。

哢嚓一聲,倒在了地上,禦針也飛過了頭,紮在了一棵樹上。

然而這並不值得高興,第一,說明這人沒救了,淩冽沒有救到他。第二,他即將變成完全體的生化戰士。

躺在地上的生化戰士的身軀開始扭動,關節不斷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他的皮膚在不斷變藍,變得像是布滿鱗片一般,眼瞳向外爆凸,閃耀著深邃的藍色。

一下一秒,他的身影消失了。

“不對!”淩冽喊道,趕忙向前掠身而出。

而在他剛才站著的地方,那生化戰士正一拳砸在地上,地面也龜裂開來。

李平看到情況不對了也是准備偷偷開溜,正摸索著匍匐前進。然而就在這時,他被淩冽叫住了。

“李平!帶著許斌先走,我隨後就到!”

這還真是李平自認識淩冽以來聽到過最讓他感動的一句話。但是,你要問他感不感動,那李平現在還真是不敢動。

與淩冽纏鬥在一起的生化戰士也是拳拳生風,雖然淩冽也絲毫不遜色與他,但是論持久力,人家是死人,自然略勝一籌。

但是李平知道,自己和許斌呆在這裏只能是累贅,於是鼓起了這輩子的勇氣,站起身來,跑向許斌所在的方向。

已經被恐懼籠罩的許斌這是被李平一拉,也是回過神來,來個人趕忙坐上奧迪,揚長而去。

這是生化戰士注意到了奧迪,剛想去追。但馬上又打消了念頭,他本能的感應到了危險,但是晚了。

一只纏繞著真氣的拳頭正中他的頭,被打中的生化戰士就這樣旋轉著飛了出去,狠狠地砸進了值班亭裏。

“礙事的人也走了,那就可以放開打了。”站在原地的淩冽松了松骨,揉拳笑道:“我倒要看看,你這高仿的勾魂使者,到底有什么本事!”

那值班亭裏的生化戰士仿佛聽到了淩冽的挑釁一般,也是從瓦礫堆裏站了起來。下巴已經被打脫臼了,但僅僅只是脫臼而已。常理來說被這樣一拳擊中,打死都很正常。

但是,這生化戰士本來就是死人。

生化戰士將自己的下巴掰正,眼裏閃過一絲凶光,朝著淩冽暴掠而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