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女生开了包之后,连开三个女同学的包

女生开了包之后,连开三个女同学的包“一個一個來!誰要是再擠,我就不給他治了!”淩冽喊道,然而這一喊,那人群就不擠了。紛紛站在原地不動了,但是依舊沒有什么排出隊伍,而是都站在原地,等待淩冽的治療。

淩冽按照自己的判斷,有限給被藍鑽侵蝕稍微深一些的人先進行治療。

有那么一個青年藍鑽的毒根已經侵蝕了不少,皮膚有些微微發藍。但是還不至於換血,或開刀,依舊是可以用真氣逼出的。

淩冽慢慢的扶著青年,走到一塊石板旁,讓他在上面盤腿坐下。

青年自然是及其配合,隨著淩冽慢慢將掌放在他後背中心處,青年感覺到一股熱流在不斷湧入自己的身體,緊接著一陣刺痛傳來,淩冽將一根銀針插入了青年的後頸。

也就是這一針,就是穩住青年心神。緊接著青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惡心感覺。

一陣劇烈的咳嗽下,一塊雞蛋大小的藍色淤血塊就這么被青年咳了出來,吐在地上。

看著那地上的藍色淤血塊,眾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雖然之前淩冽幫那大漢治療的時候就已經看過了,但無論看多少遍,都令人觸目驚心。

淩冽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道:“下一個,你!”

等到淩冽指向一名中年婦女,那中年婦女才一臉欣喜的走了過來。如果不是淩冽親自喊,那其他人現在還真不會想之前那樣推搡了。

現在這個狀態,淩冽是他們唯一的救星,而他們中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起讓救星生氣的事。要知道,淩冽萬一真不給他們治了,那就真的得等死了。

不一會,接受治療的人就已經去了小半。

治療完成的人雖然依舊消瘦,但是神色明顯健康了許多。

這也讓淩冽心裏稍稍放松了一些,這對於他來說,能夠治療更多的人,自然是好的。但是同時他心裏也產生了一絲擔憂。自己身邊的那些人現在到底怎么樣了,自己還不知曉。

如果他們中任何一個人出了事,淩冽不敢再往下想。

朝陽集團門口,許多消瘦的民眾圍在朝陽集團門前,敲打著朝陽集團的外大門。

“孫先生!救救我們吧!”

“開門啊!我要買藥啊!”

“有沒有人啊!求求你們了!開門吧!”

但是任憑這些人叫喊,大門依舊緊閉,絲毫沒有打開的跡象。

然而在不遠處的地方,之前被淩冽醫治的那名壯漢,正悄悄的沿著外牆走著,行之一處之時,左顧右盼,確認沒有人之後,輕輕推了牆上的一塊磚。

哢哢!

機關一樣的聲音響起,大漢跟前的牆壁立刻左右打開,讓出一條路。

大漢熟練地過了牆,走到了朝陽集團的後門處,在哪裏有一個身著黑色西服,帶著墨鏡的男子站在那兒守著。

大漢徑直走了過去,道:“八哥,是我,我回來了,我要進去找孫先生,有要緊事稟報。”

那被稱作八哥的男子把頭微微轉向大漢,拉下自己的墨鏡,露出裏面那藍色的瞳孔,仔細打量著大漢,淡淡道:“進去吧。”

說完,八哥推開身後的那扇鐵門,目送大漢走了進去,隨後再次將鐵門關上,守在了門前。

大漢走著,不一會就到了總經理室門口。

他敲了敲門,等到裏面傳出一道聲音,他才推門進去。

“進來吧。”

大漢一進門,就看見坐在沙發上品著美酒的關玉河,而他身旁則坐著孫天奇。

孫天奇看著這大漢,嘴角微微翹起,眼神裏帶著笑意道:“怎么樣了,關少爺叫你辦的事情辦好了嗎?”

大漢不敢抬頭,低著頭道:“辦好了!辦好了!”

關玉河一聽,也是笑了笑,道:“哦,詳細說說。”

“好的,老板。”大漢點了點頭,繼續低頭說道:“我按照兩位的計劃,隨便找了個小孩演了一出戲,果然那淩冽就爽快的幫我治療了,不過確實嚇死我了,我當還還真以為他會一掌打死我。”

關玉河聽著大漢的話,也是更加愉悅的笑了笑,道:“他不會的,他是個好醫生,一個好的過頭的醫生,只要是病人,他都會幫你醫治。哪怕你是窮凶極惡的罪犯,他也把你治好,然後再將你丟進監獄。”

“是,老板說的是。”大漢說著,雖然心裏還是不怎么相信。你要說這世界上真會有這種願意幫別人治病還不要錢的人嗎?大漢還真不相信。

但是,還真有。

關玉河打開身前桌上的筆記本電腦,上面正是一個攝像頭的畫面,畫面在移動,可能是無人機之類的東西。

畫面中淩冽還在幫人進行治療,現在幾乎已經治療了大半。之前還都面黃肌瘦,甚至“面藍肌瘦”的人們,都紛紛煥發了健康。

“這淩冽還真有點本事。”孫天奇笑道,那並不是對淩冽的誇獎,而是對他的嘲笑。竟然為了一些毫不相幹的人,消耗真氣。

關玉河也是笑了笑道:“他越是心腸好,對我們的行動就越有幫助。你看他現在,真氣已經所剩無幾了。”

確實,畫面中的淩冽已經顯得有些氣喘籲籲,額頭上也布滿了豆大的汗珠。

也就是在這時,關玉河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拍了拍手道:“都出來吧。”

話音剛落,四個藍色皮膚,藍色瞳孔的保鏢模樣的人就突然出現在了總經理室裏。四人紛紛道:“關少爺,有何吩咐。”

這四個人毫無疑問都是完全體的生化戰士,身著黑色西裝帶著墨鏡,但是身上釋放出一股常人所不及的一種威懾力。

每個人給人的感覺都像是身經百戰的士兵,並且充滿了生人勿近的氣氛,感覺一旦接近,都會被他們釋放出的殺氣刺穿。

關玉河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而是直勾勾的看著畫面中有些疲勞的淩冽道:“你們給我去,殺了淩冽。”

關玉河說完,那四人點了點頭,消失在了陰影中。

孫天奇待到關玉河說完之後,才緩緩朝著那大漢說道:“行了,你也可以走了。”

然而那個大漢似乎還並不想走,有些扭捏的道:“那個,孫先生,說好的事情要是辦好,就給我是吧。”

聽著大漢的話,孫天奇微微一笑道:“行,馬上就給你。”朝陽集團內,那名大漢正跟隨著孫天奇的女助手,走在朝陽集團的走廊裏。

大漢滿臉的喜悅,因為他們之前約定,只要將淩冽帶入計劃中,就給與豐厚的獎勵。大漢沖著這獎勵,實在是內心平靜不下來,充滿了喜悅。

想著想著,那女助手停下了腳步,指著前方一扇門道:“就是那裏了,孫先生吩咐我帶你到這,你自己進去吧。”

說完女助手就匆匆離開了。

而大漢則是一臉欣喜的小跑向了那扇門,一把推開。

可是門內幾乎什么都沒有,只有一條長長的沙發,和一名坐在沙發上的男子。

這男子渾身都是藍色的鱗片,瞳孔是深邃無比的深藍色,仿佛能把人吸進去一般。

是劉向天。

他看了一眼有些懵逼的大漢,淡然道:“把門關上吧。”

大漢也沒多想,便關上了大門,但是他不知道,這將是他人生中做的最後一個動作。

大漢將房間的門徐徐關上,當門完全關上後一兩秒。沒有絲毫征兆的,門下的縫隙中開始溢出鮮血。

淩冽催動真氣,一掌推入一名老者身體裏,那老者也是雙目圓睜,不一會就吐出來一團藍色的淤血塊。

淩冽擦了擦汗,這老者確實就是最後一個了。

當淩冽確定全部醫治完之後,也是松了口氣。但是隨著自己的放松下來的感覺,淩冽感覺到一陣輕微的眩暈。

當然這樣也在淩冽的意料之中,幫著這數十人逼出身體中的藍鑽毒根,必然會消耗大量的真氣,接下來自己需要的還真就是靜靜休息一小段時間用來恢複了。

當淩冽准備找個地方休息恢複的時候,之前那個小女孩走到了他的身邊,拉了拉淩冽的褲子道:“大哥哥,這個給你。”

小女孩是說著,將一塊面包遞給了淩冽。

淩冽笑了笑,接過面包,咬了一口說道:“謝謝。”

小女孩看到淩冽吃了面包,也是一臉滿意的笑了起來,但是隨後這笑容又被一股黯淡的憂傷所取代。

小女孩滿臉憂傷的抬頭看著淩冽道:“大哥哥,你能救救我媽媽嗎?求求你了!”

淩冽自然是不會拒絕的,自己回來豫州即是為了確認自己身邊的人安全,但同時也是為了在救助被“瘟疫”侵襲的豫州人民。

“你媽媽在哪呢?”淩冽問道。

“跟我來!”聽到淩冽的話,小女孩臉上頓時重新顯現了笑容,用她小小的手,拉著淩冽就跑了起來。

在小女孩的帶領下,不一會,淩冽就來到了一處平房。

小女孩松開了握住淩冽的手,徑直走了進去,在門口稍作停留招呼著淩冽快進來。

淩冽跟了進去,就看見一名病態的女子躺在床上,皮膚已經微微有些發藍。而且感覺這女子並不單純是被藍鑽毒根所感染,應該還有其他病症。

小女孩看到女子那一瞬間,也是立刻迎來上去,抱著女子的手。而女子也是輕撫小女孩的頭,微微笑著,那笑容裏充滿了苦澀。

那女子不一會就注意到了一旁的淩冽,問道:“你是?”

淩冽笑了笑道:“我是一名醫生。”

那女子一聽,臉上的神情明顯發生了改變,微微有些憂傷的樣子,道:“那個,我沒有錢”

淩冽連忙搖頭,走了過去,道:“放心吧,我不要錢。”

可是這一說女子反而更加疑惑了,道:“你不要錢?那你要什么?我這裏沒有什么可以給你了。”

女子環視著家徒四壁的房間,也是有些無奈。

淩冽也陷入了沉思,自己確實是什么也不要,但是這女子這般的想法確實也只能說明豫州現在已經到了這樣一個地步,自己不在的時候究竟發生了什么,淩冽大概也可以猜想得到了。

當然治病救人也是工作,作為醫生收取一些勞動所得的酬勞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在救人和報酬之間,救人理所應當是處於首位,如果將個人的利益放在首位,那也就只能算是一個普通的醫生,算不上治病救人的醫生。

淩冽也苦笑道:“我真的不要錢,是你女兒帶我來的。而且你女兒給了我一個面包,也就當做酬勞了。”

“可是,僅僅一個面包”女子顯得有些尷尬,畢竟對她來說,淩冽的突然出現就已經足夠令人吃驚了,而且還說要幫她治病,還不要錢。這著實讓女子有些難以相信。

“媽媽,媽媽,這個大哥哥真的不要錢的!剛才他在外面還幫好多人治病了呢!”小女孩拽著女子的手,說道,眼神裏充滿了對淩冽的崇拜與尊敬。

女子聽完,小女孩口中的來龍去脈,有些驚訝的看了看淩冽。她有些不太相信。畢竟她也不是第一次看醫生,但真的是頭一次看見會這樣做的醫生。

女子一開始也是有些半信半疑,但是看到自己女兒這般真摯,又看了看淩冽,確實不像是壞人,女子便也慢慢放下心來,

淩冽看到女子放松了警惕,便走到床邊,幫女子把了一下脈。

藍鑽毒根的侵蝕還不算太大,依舊是可以用真氣逼出的程度,但是這女子的內髒功能均有些衰竭。

淩冽將女子慢慢扶起,道:“我現在要幫你吧體內的毒先逼出來,你能夠忍受住嗎?”

女子點了點頭,就算忍受不住也得忍住,畢竟她為了她的女兒也不能繼續在床上躺下去了。

淩冽也微微頷首,運起真氣在女子背後一推,女子臉上頓時浮現一股難受的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畢竟女子的內髒本就有衰竭跡象,淩冽要用真氣逼出她體內的藍鑽毒根,那么她所感受到的痛苦必然是尋常人的兩倍。

“咳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女子身體猛的向前一傾,一塊雞蛋大小的藍色淤血塊就從女子嘴裏吐了出來。

淩冽也強忍著眩暈感道:“這樣毒根就已經排出,接下來就是另一件事了。”

淩冽看向小女孩問道,“你能夠好好照顧你媽媽嗎?”

小女兒用力的點了點頭道:“能!我會好好照顧媽媽的!”

淩冽笑著,摸了摸小女孩的頭,小女孩就像是一只小貓一樣,一臉滿足的樣子。

淩冽起身,走到門口,回頭朝兩人道:“你們在這裏等我,我去抓藥。很快會回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