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诱骗处~女 开,苞小说,诱骗开嫩苞的小说

诱骗处~女 开,苞小说,诱骗开嫩苞的小说,淩冽帶著之前在百草廬找到的藥,重新回到了之前那對母女所在的房屋。

淩冽還沒到,遠遠地就看見那個小女孩蹲在地上畫著圈圈。

當小女孩看到淩冽的那一瞬間,小女孩的臉上就笑開了花,笑得十分燦爛。

“大哥哥!歡迎回來!”

小女孩笑盈盈的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淩冽的腿。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淩冽,道:“你能治好媽媽嗎?”

淩冽緩緩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女孩的頭道:“當然可以,哥哥我現在就去幫你媽媽治病好嗎?”

“嗯!”小女孩點了點頭,啪嗒啪嗒的跑進了屋裏。

淩冽進了屋,那小女孩的媽媽也看到了淩冽,微微頷首示意,淩冽也點頭表示了一下,隨後走到女子身邊,幫她把了把脈。

從脈相上來看,女子的病情確實不容樂觀,但並不算棘手。

“之前已經幫你排除了藍鑽毒,只要吃過我接下來熬的藥,基本上就能逐漸康複了。”淩冽笑道。

那女子也是連忙點頭,道:“謝謝,神醫。”

淩冽笑了笑,轉身走向外面,拿著個瓦罐,將之前百草廬找到的藥系數灌入,升起了火,慢慢的開始煎藥。

火勢恰到好處,淩冽的藥很快就煎得差不多了。就叫小女孩過來,將藥端了進去。

藥爺煎好了,淩冽這才起身,伸了個懶腰,這幾天確實一直都沒機會休息,身體也確實有些疲勞了。

然而就在這時,淩冽看見,不遠處有一幫人正往淩冽這邊走來。

一群人一擁而入,很快就將整個小院給堵滿了。

其中一個似乎是帶頭的老大爺,一看到淩冽,就連忙跪了下來。淩冽一見,連忙去扶老大爺,道:“老大爺,你趕快起來,後生我受不起啊。”

然而那老大爺似乎有些不依不饒,硬是要跪。

淩冽也是急了,趕忙道:“您要是有什么事,您就說吧,別這樣。”

聽到淩冽這么一說,老大爺也是作罷,緩緩道:“神醫啊,我們都是住在豫州郊外的一個小村裏的人,你之前救助的一個人正是咱們村的”

淩冽似乎已經明白了老大爺的來意,但是實在不好打斷老大爺說話,只好聽他繼續說下去。

老大爺頓了頓繼續說道:“實不相瞞,其實我們村子裏的疫病是最為嚴重的,自從那個男人來了之後,我們村就頻發怪事。”

淩冽這會又搞不懂了,本來以為老大爺是要讓自己去醫治他們村的人,但是現在聽這老大爺一說,似乎事情沒那么簡單。

淩冽道:“男人?怪事?老大爺可否說說詳細的來龍去脈,身為醫者,要是幫得上忙,淩冽定當全力相助!”

聽淩冽這么一說,老大爺也是歎了口氣,緩緩道來:“事情是這樣的,最開始咱們村也算是安靜祥和,跟普通村子沒啥去別,種種田,養養豬。可是有一天,村裏突然來了一個黑衣人”

“黑衣人?”淩冽有些疑惑,在這種瘟疫爆發的前提條件下,聽到黑衣人這個詞,淩冽難免會聯想到地府。

老大爺接著道:“沒錯,是個身著黑衣,看不見臉孔的黑衣人,他行為古怪,老在水井,水港附近轉悠。村裏人跟他搭話他也不理睬,就好像是鬼魅一樣,白天的時候夜間不找他,一到了晚上就出現了”

其實聽到這裏,淩冽也感覺挺玄乎的,要真是什么奇怪的東西,怕是找自己也沒用啊,得找些道士和尚什么的。

但是老大爺接下來的話,讓淩冽重新振奮了精神。

“有一次,村裏有個膽大的小夥子,看見那黑衣人正在往水井裏丟什么東西,小夥也是怕這人做什么壞事,於是上前抓住了那黑衣人的肩膀,之後發生的事情也沒人知道了,至於那小夥現在已經變成了瘋子”

“難不成真是鬼?這就給嚇瘋了?”淩冽打趣道,但也不是真的開玩笑,有一半是認真的,畢竟地府的那些人和鬼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也就在那小夥瘋了之後,村裏就開始頻發怪事,一開始還只是一些家禽失蹤,然後緊接著就有人在晚上遭遇了襲擊,知道最近,人也開始失蹤了。”

說著,老大爺的臉上蒙上了一層陰霾。

淩冽環視著周圍,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過來的這些人盡是些老弱婦孺,看不見半個成年男子。

淩冽問道:“老大爺,你們村裏的男人們呢?”

一聽到淩冽這么一問,仿佛就像是戳到了大家的痛處,那些老婦小孩們紛紛哭了起來。

老大爺趕忙安撫那些人的情緒,良久,才停止了哭聲。

老大爺拉著淩冽,低聲道:“村裏的男人幾乎都失蹤了,剩下的不是寫老頭老太,就是女人孩子,還有那個瘋了的小夥。”

淩冽道:“老大爺,你帶我去你們村子看看吧,也許我治好那個小夥,說不定就能有轉機。”

老大爺聽著淩冽的話,也是大喜,連忙點頭。

既然決定了要去村子,那么先得做些准備,淩冽先回到了房裏,跟小女孩和她媽媽告別,並叮囑小女孩,將剩下的藥按時煎給她媽媽喝。

臨走時,那女子叫住了淩冽,道:“神醫,這救命之恩,實在無以為報,這塊玉佩也算是我最後的家當了,還請收下吧。”

“這怎么行,你既然都說這是最後的家當了,那就該好好留著以備不時之需。”淩冽說著,搖了搖頭。

但是那女子很倔,硬是要給淩冽,淩冽拗不過,沒辦法就收下了。

凜冽看著手中的玉佩,感覺粗制濫造,並不是什么特別的東西,似乎只是一般的地攤貨。但是畢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淩冽便好生收在了衣兜裏。

告別母女倆後,淩冽又去了趟百草廬,拿了個藥箱,帶了些藥材。這才跟著老頭去他們村子。

村子距離豫州城區還是有那么一段距離,不遠不近。但是一下午的時間過後,還是走到了。一來到村子裏,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片死寂的氛圍,一般人可能看不出來,但是淩冽知道,這裏布滿了瘴氣。

回到村子裏的一瞬間,淩冽就開始劇烈的咳嗽,甚至感覺有些頭暈。但是神奇的是,這些村民都沒有什么異常,就像感受不到這瘴氣一般。

淩冽趕忙讓大家幫忙生火,在火堆放入了些蒼術和雄黃。

隨著一陣陣中藥特殊的味道飄散開來,瘴氣也減弱了許多,淩冽這才開始進村。

剛一進到村子,就看見了那發瘋的小夥。

小夥癱坐在地上,玩弄著一根樹枝。看上去就像是就像是失心瘋,但是淩冽看著他微微有些違和感。

淩冽慢慢的靠近那旁若無人的小夥,朝他打了個招呼。

“嘿,小兄弟!”

那小夥也順著聲音,看向了淩冽,結果看到淩冽的那一瞬間,就像見了鬼一樣的大叫起來,隨後跑進了山裏。

“這”淩冽搞不清楚狀況,為什么這小夥看到自己就跟見鬼似的。

然而當淩冽准備詢問一下老大爺情況的時候,村裏的人都紛紛遠離了淩冽,用一種帶有恐懼的眼神看著淩冽。

老大爺頓了頓,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說了出來,道:“那瘋小夥叫做狗子,他偶爾會朝著人大喊大叫,然後跑走,然後那人之後必定就會失蹤”

淩冽也是懵逼了,臥槽,這么迷信的。

老大爺一邊招呼著其他人趕緊回去,仍然與淩冽保持著距離,道:“神醫,其實我們也不是想害你,但是反正你也來了,就幫我們一把吧。那些男人也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至少,你救救那個孩子。”

“孩子?”淩冽有些疑惑的問道,“之前你怎么不說讓我救孩子?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老大爺沒有回答淩冽的問題,走到了一座茅草屋前,伸手示意,隨後遠遠地走開了,站在一片樹蔭下,遠遠地看著淩冽。

淩冽也不好多說什么,但是既然知道了這裏有病人,也不能見死不救。

淩冽推開茅草屋的門,立刻見到了一名少女,少女渾身長滿了黑斑,眼瞳也是微微有些發綠。

少女看到淩冽,十分警戒,立刻縮到了牆腳。

淩冽緩緩蹲下身來,道:“我叫做淩冽,是個醫生,我是來給你看病的。”

無論淩冽說什么,少女始終保持著高度的警戒,視線始終不願離開淩冽,不讓淩冽有絲毫的機會靠近,一旦靠近,少女就會開始狂亂的尖叫。

無果,淩冽只好退下身來,將一些甘草放在旁邊的櫃子上,道:“我看你有些心氣虛,這裏有些甘草片,你待會自己拿起嚼一嚼吧。”

說完,淩冽便走出了茅草屋。

那老頭見淩冽出來了,便遠遠的問道:“神醫?怎么樣了?”

淩冽搖了搖頭,別說治病了,這少女根本不讓人靠近。

得知治療暫時無果,老大爺也是有些失落,但是盡管有些莫名的害怕,但老大爺也算是村裏最不怕的一個了。

老大爺領著淩冽到了另一間屋子,道:“天色也不早了,你今晚就睡在這裏吧,若是明天還沒有辦法,你也可以走的,畢竟萬一出了什么事,老頭子我心裏也過不去,畢竟你也是個外人,沒理由為了我們這些不相幹的人把命搭上。”

說完,老大爺便緩緩離去。

進入房間,房間內布滿了灰塵,似乎很久沒有人住過了,但是灰塵之下,這些家具卻都還比較新。盡管淩冽心裏覺得有什么不對,但是卻又無法把這些不對勁的地方聯系到一起。

淩冽試圖打個電話給黎嫣然,但是卻發現這裏是圈外。

當晚,淩冽並睡不著,他不明白,黑衣人,瘋了的狗子,以及長滿黑斑的少女,這三者之間究竟有什么關系,亦或者說,村裏神秘消失的男子和見到淩冽就發狂似得大叫的狗子,這兩者和前面三者有什么聯系?

不明白,淩冽想了很久,光從現在的信息量上來看,這一切太過玄乎,就像是有什么東西在詛咒這個村子,然而這詛咒又是否和豫州爆發的瘟疫有關呢?難道藍鑽並不是這場瘟疫爆發的主要原因?

淩冽左思右想也沒有個結果,畢竟自己也不是偵探,或許劉文正,或者江崇武在的話,也許就不一樣了吧,畢竟他倆對於這種懸疑案件還是有些心得的。

想著想著,淩冽的眼皮開始有些沉重,自己這些天太過勞累,沒有休息過,趁著這個機會是該好好睡一覺。

懷著這樣的念頭,淩冽打算吹滅那盞煤油燈,然而就在這時,凜冽注意到屋外似乎有一個人影。

淩冽直接翻身下床,飛快的沖了出去,然而附近一個人都沒有,但是門口卻意外的遺留下來一件奇怪的物品,一只削的十分尖銳的樹枝。

當晚淩冽還是美美的睡上了一覺,隔天,天剛蒙蒙亮,村子裏的大夥就都圍到了淩冽的屋子外面,熙熙攘攘。

淩冽察覺到了屋外的響動,於是推開門查看。

這一推門,門外的村民們也是驚了,但是明顯沒有了昨天那般恐懼。似乎更親近了些。

率先跟淩冽搭話的是老大爺,這時老大爺也沒有像昨天那樣拉開距離了,而是一臉欣慰的道:“太好了!你沒死!也沒事失蹤!”

淩冽也是哭笑不得道:“大爺,你還信這迷信呢。”

盡管淩冽不斷地跟村民們解釋,但是始終村民們都不能認同,同時淩冽感覺到,這些村民有些事在瞞著他。

吃過村民們准備的早飯後,淩冽再往火堆裏添加了些雄黃,蒼術。村子裏的瘴氣也快消散了。

之後淩冽在村子裏逛了逛,不大的小村裏,大約也就戶人家,算上那黑斑少女大概也就十戶,如果那黑衣人是地府的人,為什么會盯上這種小村落呢?另一點值得奇怪的就是,村子下方還有幾圈屋子,但這些屋子都已經廢棄了的樣子,但是裏頭的東西都還顯得比較新。

淩冽巡視了一圈,依舊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事情,於是再次來到黑斑少女的家,進去之後,黑斑少女依舊保持著高度的警惕,但是明顯少女的氣色要好了一些,桌上的甘草片也少了些。

淩冽笑了笑道:“很好,我這裏還有一些藥丸,一並放在這裏了,你待會吃了,過一陣子你的身體應該就不會這么虛弱了。”

說完,淩冽就走出了少女的房間。

之後淩冽確實得出了結論,少女身上的黑斑絕對不是病。

然而就在淩冽思考著少女的問題時,村後的小樹林裏,瘋了的小夥,狗子,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淩冽的一舉一動。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